吉林榆樹市看守所殘暴迫害絕食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榆樹市看守所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以後,對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惡毒迫害,有兩個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一位是李淑花,另一位是七十六歲的退休女教師宋兆恆。

一、李淑花、宋兆恆遭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榆樹市培英街法輪功學員李淑花被綁架。在榆樹市看守所,一群警察用塑料袋把李淑花的頭套住,用大針扎手指尖、胳膊、後背、前胸,痛得她大聲慘叫。當時監獄裏的犯人都不止一次聽到她的慘叫聲。同年十月,李淑花在榆樹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另一個是榆樹市法輪功學員、七十六歲的退休女教師宋兆恆,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到榆樹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宋兆恆在看守所離奇死亡。

二、王洪豔、郭淑學、李秀娟等遭野蠻灌食、穿「約束衣」

榆樹看守所對絕食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野蠻灌食,甚至在灌食中加入不明藥物,目的是把法輪功學員的身體搞垮。達到肉體上消滅。遭到此種迫害的有王洪豔、郭淑學、李秀娟等。

◎王洪豔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被從長春市第四看守所轉到榆樹市看守所。到榆樹看守所的第一天,王洪豔開始絕食抗議不公對待,絕食的第三天,榆樹市看守所對王洪豔實行插管灌牛奶、不明藥物和鹽水,第四天給她穿「約束衣」,且把「約束衣」的束縛調到極限,穿「約束衣」的同時還將王洪豔的雙手捆上,且反覆插管灌食,致使王洪豔極度痛苦難以承受,停止絕食反迫害。

中共酷刑演示圖:約束衣
中共酷刑示意圖:約束衣

◎二零一八年一月份,郭淑學被非法關押在榆樹市看守所。為了抗議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關押,她幾次絕食反迫害,遭到野蠻灌食,反覆插管,每次拔出胃管,都鮮血淋漓,非常痛苦。後來,發現每次調灌食奶粉時,參與灌食的醫務人員(女:李某某)都從藥品櫃裏拿藥,往食物裏放藥,還刻意擋著不讓郭淑學看,問為甚麼放藥,沒有人回答,再後來灌食時把郭淑學的臉蒙上,不讓看。一次灌食時,女警察王某說:「灌,給她灌一號、二號,讓她爛死。」開始,灌食後不自覺的就吐出,吐出的黃色藥物非常明顯,藥味很大,後來警察就叫同屋的其他人看著,不讓吐。

一天,一個參與灌食的醫生對郭淑學說:「老太太,你別傻了,你也是有文化的人,你天天也看到了,那些藥是專門針對你們的(法輪功),你就是能活著出去,你也廢了,你整個人就完了。」之後,郭淑學停止了絕食。

九月末,郭淑學突然臉部腫大,變形,並且吐出膿血一樣的東西,很臭。臉腫得同屋的人都說簡直認不出來了,郭淑學要求去外面就醫,看守所沒有人搭理,十月八日一早,就把郭淑學和其他兩個法輪功學員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遭到灌食迫害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李秀娟,被灌食時,五、六個普通犯人把李秀娟抬到醫務室,獄警把李秀娟綁到靠背椅上,護士用管子從鼻子插進胃裏,那滋味非常痛苦。灌的是豆粉加不明藥物,每次灌食都得一個多小時,之後眼睛發花看東西重影、腿軟、全身無力、耳鳴、聽不清說話,嗡嗡響。

他們灌完食後,就直接給李秀娟戴上約束帶(也叫背背夾)。每灌完一次都要戴夾。約束帶是一種刑具,上夾前先把兩隻手、小臂在胸前,用一種有腰帶寬的帶子(像手銬但不是鐵的)將兩隻手銬上,約束帶是用鐵夾子和類似尼龍料的寬帶製作的,從前胸、兩個大臂戴上約束帶、在背後上銬,銬得越緊越痛苦。開銬時用鑰匙打開。李秀娟疼痛萬分,大聲喊叫,同一監室的法輪功學員郭淑學找獄警,獄警不但沒鬆銬,還上一扣。戴夾後心臟非常難受,坐立不安,不能平躺著,因後背是鐵銬,側躺一會胳膊極其疼痛,只好下地走,整個胳膊,大小臂、手全腫大呈紫色,因夾得太緊阻止血液循環,皮膚被損壞,血流受阻使心臟供血不足,導致缺氧,那種痛苦無法用語言描述。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車平平被非法關押在榆樹市看守所,被獄警李國良打好幾個大嘴巴,被強行戴約束帶。

對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看守所所長王君有不可推卸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