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市政法委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綜合報導)攀枝花市位於四川省西南部邊緣,是人口為123萬的地級市。據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二一年,中共迫害法輪功22年來,攀枝花政法委「610」系統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造成至少65人被迫害致死,至少106名學員被非法判刑,刑期五~十年的高達46人次以上;至少112人次被非法勞教,勞教期限一~三年不等;數千人次被非法拘留,被拘留的學員大多數沒有任何手續,而且絕大多數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被勒索錢財數百萬元。而對法輪功學員的隨意抄家、非法拘禁及肆意毆打,多至無法統計。

特以此文將攀枝花市政法委系統及有關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及遭受的惡報予以曝光,盼國內外正義之士共同關注與譴責,以制止與結束這場迫害。

一、攀枝花市政法委書記迫害法輪功學員期間的任職信息

◎謝道全,男,漢族,一九五四年十一月生,重慶人。一九九七年三月至二零零七年二月期間曾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書記。

◎單榮,男,漢族,一九五六年十二月生,四川西昌人。二零零七年二月至二零一一年十月期間曾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書記。

◎張偉,男,漢族,一九六二年九月生,遼寧義縣人,二零零四年八月至二零一一年九月曾任米易縣委書記。二零一一年九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副書記,米易縣委書記。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期間曾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書記。手機號:13982361266。

◎謝忠華,男,彝族,一九六四年九月生,四川鹽邊人。二零一六年九月開始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書記。

◎鄧靜,男,漢族,一九七七年七月生,二零一九年四月至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八日任攀枝花市西區政法委書記,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九日開始任攀枝花市政法委副書記。

二、攀枝花市政法委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事實

1、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1)楊文會(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米易縣沙壩鄉警察蓄意將法輪功學員楊文會從五樓推下致死,並對外宣稱楊文會自己跳樓自殺,警察不准親人認領屍體,火化後才通知家人。警察為了封鎖消息,還將其不滿十八歲的女兒關押在米易縣看守所。

(2)辜興芝(女),一九三八年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北京上訪,關押九天,罰款五百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強行洗腦罰款五百元。二零零零年九月北京上訪,關押一天。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綁架,非法關押一百八十七天。二零零二年十月四日年,僅六十四歲的辜興芝在攀枝花市米易縣看守所的死刑床上被迫害致死。

(3)闕發芝(女),一九五四年生。二零零二年五月底,闕發芝第三次到北京上訪,六月三日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綁架,被轉移到附近地下室的醫院。不法人員將闕發芝的眼睛蒙上甚麼都看不見,進院後才將布取下,闕發芝看見有背槍的警察站崗,她被弄到病床上,雙手被銬在床上,腳被戴腳鐐,然後給闕發芝輸液,輸了不明的毒藥。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米易政保科的楊梓華到北京東城看守所接人,闕發芝已生活不能自理。闕發芝被楊梓華劫持回米易看守所,闕發芝體內的毒藥發作,五臟六腑像火燒一樣,一直提不起氣,痛苦萬分,生命危在旦夕。幾天後,闕發芝被送到縣醫院檢查,醫生說此人病情危險,是不會好的,很快就會死掉。公安局怕擔責任,六月二十八日才將闕發芝放回家。闕發芝回家後,全身淌黃水,生命垂危。政保科的柴發祥等十多個惡警還到闕發芝家騷擾,更加劇了闕發芝的病情。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晚,闕發芝在極度的痛苦中離開人世,年僅四十九歲。

(4)張貴超(男),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判刑三年,回家後身體一直沒有恢復,不久含冤離世。

(5)黃顯坤(男),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在米易縣貼大法真相資料被綁架判刑四年,被迫害得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回家後含冤離世。

(6)羅俊玲(女),涼山州會理縣政協委員,糖果廠副廠長。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羅俊玲因講法輪功真相,被攀枝花市惡警綁架到攀枝花市看守所,羅俊玲被兩次夜間「外提」到五十一(地名)的「沁園山莊」。期間被國保惡警張柏林,田萍(女)等輪番折磨:多次吊銬幾天幾夜、用打火機燒手心腳心,用樹枝戳臉部穴位,用帶鐵腿的凳子凶殘地打她,直到鐵凳被打得散了架,最後將無凳面的鐵架子乾脆套在她頭上,用盡殘暴卑鄙的手段,她幾經昏迷,又被冷水澆醒。當放下時,羅俊玲幾乎無知覺了,監中醫生慌忙趕來粗略的檢查了一下,才被放回看守所。到看守所時,羅俊玲已被摧殘得幾乎無法行走,看守所都怕承擔責任,不想收下。因吊的時間過長,直至半年後,羅俊玲的手都還是冰涼麻木的。被綁架勞教一年超期關押二十天,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上午含冤離世。

(7)關學和(男),一九五四年生。二零零零年三月七日被綁架到鄉洗腦班七天,回家後上訪被綁架拘留三十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綁架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五日被綁架勞教三年被迫害患肺癌,二零零四年十月四日上午八時在成都市腫瘤中心醫院含冤離世。

(8)王光志(男),攀枝花市攀鋼新鋼釩廢鋼廠退休職工。二零零一年王光志被惡警查到了講真相的信件,馬上就被非法抄家和綁架。惡警將他綁架到鹽邊縣金谷酒家進行毆打,手段極其殘忍,隨後將他吊了三天三夜,並將大法師父的法像放在他的腳下。王光志絕食三十八天,遭惡警強行灌食並把門牙都撬鬆了。王光志被非法判刑兩年,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時才送回家中看管,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含冤離世。

(9)劉本洪(男),一九三二年生。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在米易縣草場鄉兩岔河水庫開法會,被米易縣政保科向金發、楊梓華、周林、柴發祥和草場鄉治安室周超等人綁架到縣公安局,雙手用手銬銬住吊在二樓的走道上,不准喝水、不准睡覺二十多個小時。後關押在米易看守所受盡折磨。由於不「轉化」、不配合邪惡,在米易看守所被注射不明藥物,經常頭暈、嘔吐,神志不清。在米易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八個月零八天。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回家,不明藥物的毒素隨時都反映到身體上折磨著劉本洪,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七日含冤離世。

(10)鄧玉芳(女),攀枝花仁和區攀鋼職工。二零零三年八月被仁和公安分局不法人員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資中楠木寺勞教所被強迫注射,灌服不明藥物,導致腎壞死,全身浮腫。非法勞教回家後,住醫院治療。在鄧玉芳住院期間,在老人生命垂危時,仁和國保特務並不放過,頻頻恐嚇騷擾。鄧玉芳於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11)趙鳳英(女),一九九九年九月和十月兩次進京上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第三次去北京上訪被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六月被綁架,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成都市購買衛星天線--小耳朵,途中遇車禍,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離世。

(12)張興才(男),彝族,攀枝花市仁和區國土局病退幹部,在修煉大法前,張興才的雙腿已近癱瘓,拄著拐杖行走都很艱難,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得以康復。二零零四年三月,張興才被攀枝花市公安局綁架,關押在鹽邊縣看守所。在非法關押期間,鹽邊縣國保大隊多次從看守所提出張興才進行酷刑折磨,暴力取證。惡人將張興才雙手銬起來,連續吊在窗欄上三天三夜,只有腳尖觸地。國保大隊的惡警們對張興才刑訊逼供:拳打腳踢、搧耳光、用裝滿水的礦泉水瓶狠打他的臉,還將礦泉水瓶嘴使勁往他嘴裏塞。打得他鼻青臉腫,滿口流血,被折磨得一次次昏迷、不省人事。當張興才昏迷過去後,國保大隊的惡徒在刑訊筆錄上強行拉過他的手指按了手印。當惡警們從窗欄上放下他時,張興才已不能站立,兩腕被吊得血肉模糊。送回看守所後,張興才已不能行走,一度送醫院住院、搶救。即使已被迫害到這種程度,610惡徒仍多次叫其他犯人將張興才背出去刑訊逼供,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惡警製造假材料後,二零零四年十月在鹽邊縣法庭非法開庭,張興才是由犯人背到所謂法庭上的,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後來被劫持到樂山沐川五馬坪監獄,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被四川省沐川縣五馬坪監獄迫害致死。

(13)劉靜德(男),二零零二年一月上訪非法拘留三十天,開除公職,造成妻離子散。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判刑三年,回家後出現肝腹水症狀,肚子腫脹如鼓,眼睛也看不清楚東西了,去一趟菜市場十五分鐘的路需要一小時,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這時有兩位同修主動照顧他的生活,後來同修相繼被綁架,無人照顧他,二零零七年上半年劉靜德含冤離世。

(14)江正華(男)一九五零年生,從西藏當兵復員在仁和區絲綢公司上班,任蠶繭站站長。二零零零年三月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了十五天,每天晚上都被拘留所警察弄出去毒打。之後被罰款一千八百元,被停發工資,一年半不准上班。同年四月份被公安局和單位聯合強制去「洗腦」,七天被扣發一千多元的所謂「生活費」。同年七月份被同德鄉政府洗腦班敲詐兩百多元。聯防隊和單位還派人白天黑夜守著,沒有任何自由。二零零一年四月,妻子胡安書被非法勞教,女兒上大學,江正華被停發工資後去找「610」(專司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要求補工資,最後爭取回單位看守大門、掃地。在經濟和精神種種壓力下,他身體從修煉後的健康狀況開始出現異常,腿部肌肉開始萎縮,在二零零六年又出現了糖尿病復發症狀,於二零零八年三月離世。

(15)李桃芳(女),二零零四年五月被攀枝花鋼鐵集團公司政保科惡警綁架,在攀枝花市彎腰樹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十天,期間被注入不明藥物,被勒索五千元保證金。回家後頭腦不清醒,走路恍惚,二零零九年胃出血離世。

(16)馮忠良(男),一九六三年生,四川省攀枝花市建設局設計管理員。二零零六年夏天由於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被中共綁架非法判刑三年,在五馬坪監獄被迫害成纖維空洞型肺結核。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獄時已經走不動路,身體各臟器嚴重衰竭,呼吸困難;攀枝花市人事局以他被判刑為由,不發給他生活費,他只好回到南部老家鄉下與八十多歲的父親相依為命,於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端午節)含冤離世。

(17)徐浪舟(男),一九七三年生。原攀枝花市交警一大隊警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市政府上訪,被拘留三十天。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被綁架拘留十五天並強迫每人交生活費二百二十五元。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被綁架勞教兩年,延期九個月。二零零四年四月九日被綁架判刑八年半。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在樂山五馬坪監獄被迫害致死。

(18)廖遠福(男),一九六六年生。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上訪,被綁架拘留七天。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上訪被綁架拘留三十天,家人被勒索一千元,廖遠福又被劫持到米易洗腦班。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被綁架判刑十年,回家後仍持續受當地610、國保恐嚇威脅,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含冤離世時只有四十七歲。

(19)吳名山(男),一九四九年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上旬上訪被拘留十二天,被劫持單位洗腦班。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天安門被綁架,被拘留所十五天。不久又非法關押四十二天。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綁架拘留三十二天。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被綁架判三年,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被綁架判四年。二零一零年五月在監獄被迫害成晚期糖尿病,視物不清,血壓高達180,被保外就醫回家,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老家含冤離世。

(20)陳祥芝(女),一九六三年生,攀枝花市礦務局工會俱樂部主任。三次進京上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綁架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被綁架判刑八年,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不幸離世。

(21)羅江平(男),二零零一年判刑五年,二零一二年判刑四年半,被監獄打毒針,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22)馮娟(女),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被綁架判刑五年半,二零一八年二月含冤離世。

(23)羅楊生(男),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上旬上訪,被劫持單位洗腦班。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去了天安門煉功被拘留四十天。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綁架拘留三十二天。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被綁架拘留三十天。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拘留四天,被勒索五百元錢。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六日被綁架勞教一年半,超期關押二十天。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被綁架勞教二年。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綁架判五年。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判監外執行一年。二零一八年上半年突然出現全身浮腫,不能走路,還被居委會人騷擾,不久在家離世。

(24)廖健甫(男),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被綁架判刑兩年半。二零一六年十月綁架後被取保候審,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被收監判刑四年,處罰金三千元。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晚上九點在雲南第一監獄第十一分區被迫害致死。

(25)燕洪(女),一九八二年生。二零零零年七月去北京打橫幅被警察打,被劫持回家。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綁架到炳草崗公園洗腦班迫害,被七、八個警察圍攻她一個人。二零零二年九月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零年五月媽媽上訪,燕洪被學校人員圍攻、居委會人員騷擾,後來畢業證都沒拿到就被迫離開學校。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媽媽被綁架,她也被騷擾,後因身體出現癌症症狀,被父親接往成都化療,於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離世。

(26)毛林芳(女),一九四九年生。二零零一年毛林芳被綁架判刑九年,非法關押回家後,不修煉的兒子不久得癌症死亡,毛林芳成了孤寡老人。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中旬遭到敲門騷擾。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遭到中共清零行動的騷擾,大渡口派出所一名身穿便服的警察和光明社區人員楊建及另一名工作人員三人,以看望毛林芳為由,要求毛林芳寫「三書」,毛林芳嚴厲的回答:「我不寫」!楊建馬上說:不要你寫,只是讓你跟周圍的人說:「我不煉法輪功了」、「我是轉化了的」、「我寫了三書的」。毛林芳說:你們這個時候還來玩這種騙術,真可笑!這三人沒趣的走了。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毛林芳在家離世。

2、謝道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七年二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書記期間的犯罪事實

(1)被綁架在當地看守所,造成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零年:楊文會(女),被米易縣警察從5樓推下致死。

◇二零零一年:劉本洪(男),一九三二年生,在米易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八個月零八天,被注射不明藥物,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辜興芝(女),一九三八年生,在米易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百八十七天,在死刑床上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闕發芝(女),一九五四年生,在米易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五天,被輸入不明藥物,含冤離世。

◇二零零四年:李桃芳(女),在攀枝花市彎腰樹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十天,被輸入不明藥物含冤離世。

(2)被綁架勞教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
蘇麗娟(兩年)龔志會(兩年半)溫躍超(兩年)關學和(三年)周玉敏(一年)蔣光富(兩年)
李慧瓊(一年半)鄭尚碧(兩年)燕寶萍(兩年)韓應成(兩年)吳秀蘭(一年)
何芙蓉(一年半)白朝霞(兩年)高龍英(兩年)劉國興(兩年)
黃天才(一年半)蔡會蓮(兩年)羅世美(兩年)羅楊生(兩年)
陳祥芝(一年半)王美(兩年)黃國芬(兩年)張國俊(兩年)
張佩雲(一年半)蔣賢鳳(兩年)黃承會(兩年)楊枝群(兩年)
徐天福(一年)曾會菊(一年半)謝文英(兩年)鄧玉芳(一年半)
趙鳳英(一年)趙鳳英(一年半)羅巧蘭(兩年)段曉玲(一年半)
朱昭傑(一年)羅楊生(一年半,超期二十天)呂波(一年,超期三個月)呂濤(一年零三個月,被勒索四千元)
張玲(一年)關學植(一年半)聶華(兩年)
胡安蘇(一年半)王衛(兩年)
董孟久(一年半)陳啟榮(一年半)
鐘義芳(一年半,被勒索一千元)羅俊玲(一年,超期二十天)
羅玲珍(一年半)
鄒燕(一年半)
燕洪(一年)

(3)被綁架判刑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
廖遠福(十年)張玲(十年)劉坤伍(九年半)徐浪舟(八年半)張佩雲(九年半)譚海燕(六年)
廖健甫(八年)毛林芳(九年)劉龍雲(九年半)張興才(七年半)姚佳秀(九年)劉秀珍(五年)
駱興貴(八年)徐天福(九年)朱明春(九年半)陳鶴瓊(七年半)羅楊生(五年)聶榮芹(五年)
周盛會(八年)陳祥芝(八年)何遠超(九年半)高朝群(五年)廖曉徽(四年)呂濤(五年)
范躍海(六年)胥斌(七年)朱召傑(九年)朱文輝(四年)肖會再(三年半)張洪英(四年半)
曾世華(五年半)幹勁(七年)任福萬(九年)謝經雙(三年)張家霜(三年半)
吳桂芳(五年)羅江平(五年)耿德新(九年)梁淑芳(三年)胡秀芬(三年半)
吳敏(五年)吳名山(三年)羅曉星(九年)耿桂榮(三年)
羅秀梅(四年)王光志(兩年)陳京西(八年)馮忠良(三年)
黃顯坤(四年)龔文友(八年)
張洪英(四年)闕發秀(八年)
宋成會(四年)郭光秀(七年)
張正煥(四年)龔官雷(七年)
范勝美(四年)楊順發(五年)
李國瓊(四年)楊成英(三年)
李永會(四年)
李會瓊(四年)
王元品(三年半)
莊德林(三年半)
李銀奇(三年半)
張貴超(三年)
熊聶珍(三年)
姚佳秀(三年)

(4)被綁架關押勒索錢財、取保候審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段曉玲,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一日去北京上訪後,被單位停薪停職近五年。

◇吳永瓊,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五日非法拘留十五天,並冤判取保候審一年。

◇江顯英,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被判取保候審一年。被強迫家人交二千元保證金。

◇周玉敏,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被綁架,取保候審回家,家人被勒索七千元。

◇覃仕秀,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六被非法關押四十多天,家人被警察勒索五萬元。

◇王愛英,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被非法關押二十六天,取保候審,家人被警察勒索兩千元 。

◇羅亨祥,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被綁架拘留二十天,被警察非法取走個人存款六千二百二十點零二元現金,取保候審一年。

◇遊元章,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被綁架拘留三十七天,勒索二百元現金,被單位扣發當月工資大約一千多元。

◇江益蘭,米易縣糧食局退休職工。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去北京上訪,在攀枝花駐京辦非法關押六天,被勒索現金五百二十二元。在米易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被向金發勒索二百元。回家後,糧食局在江益蘭的工資中扣留二千五百元,作為到北京接她人員的差旅費;又在工資中扣五千元作為保證金,若再去北京上訪這五千元就沒收了,工資存摺也被單位收繳。如果發現江益蘭不在家,單位就派人出去找,所花差旅費,都從江益蘭的退休金中支付。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江益蘭被國保惡警周林綁架在米易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四天,回家時就被國保大隊勒索「罰款」一千元。從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起到二零零七年二月,退休金被全部停發。

3、單榮在二零零七年二月至二零一一年十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書記期間的犯罪事實

(1)被綁架判刑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七年二月以後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
王秀英(八年半)姜秀蘭(四年)鐘義芳(八年)蘇麗娟(六年)
黃碧先(七年)溫躍超(四年)湯仕國(七年)馮娟(五年半)
陳榮(三年半)韓應成(三年)余川程(六年)
關學植(三年)劉世波(六年)
高龍英(五年)
張正煥(四年)
龔順會(四年)
吳名山(四年)
黃秀英(四年)
牟建昌(四年)
何永紅(三年半)
楊興春(三年半)
羅世美(三年)
蔣光富(三年)
廖健甫(兩年半)
周建先(兩年)

(2)被綁架關押勒索錢財、取保候審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吳永瓊,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被綁架拘留三十天,取保候審一年,期間多次被非法監視居住、非法監聽電話、被單位保衛科的人騷擾,被單位停發工資,直接經濟損失約二萬多元。

◇王安才,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被綁架三十天,勒索一千元。

◇吳秀蘭,二零零八年三月被綁架,被勒索一千元,取保候審一年。

◇唐瑞珍,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家人以幾十萬的房產證作扺押將其保出。後還不斷受到騷擾。

◇遊元章,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被綁架拘留二十八天,監視居住半年,被單位扣罰一個月工資兩千多元。

◇江益蘭,從二零零七年二月到年底,退休金被全部停發。從二零零八年到二零零九年,這兩年中每月只發三百元。二零一零年以後,糧食局每月只發給江益蘭生活費六百元,每月被扣留二千二百多元。

◇劉天芬,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被綁架在米易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家人被勒索一千元保證金,「取保候審」回家。

(3)被非法判刑致殘的法輪功學員

◇黃秀英(女),一九三六年生,醫院護士。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冤判四年,被監獄迫害致雙目失明,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回家。回家後,當地居委會還讓雙目失明的黃秀英老人去居委會報到,遭老人拒絕後才罷休,至今八十五歲的黃秀英老人還在黑暗中度過每一天。

4、張偉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書記期間的犯罪事實

被非法綁架判刑的部份法輪功學員有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二零一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前
羅楊生(監外執行一年)羅江平(四年半)金曉蓉(四年)隆玉梅(三年)吉祥壽(三年半)
張繼美(三年半)何永銘(兩年)蔣賢鳳(一年半)
馮世分(三年)
郭會兵(三年)
李欣垚(三年)
胡安書(三年)
楊枝群(三年)
羅紅(一年)

5、謝忠華二零一六年九月開始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書記期間的犯罪事實

(1)典型案例

◇付文德,原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安局東區分局拘留所警察,退休後於二零一四年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因高血壓,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取保候審。每月退休工資五千多元,被東區公安分局扣除四千元,每月只給一千多元作為生活費。從二零一七年五月開始,五千多元的退休金,每月只給二十二元。仁和區公安分局還強迫他搬出在仁和轄區內的租房。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付文德被收監判三年半,處罰金三千元。

(2)被綁架判刑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七年二零一八年二零一九年二零二零年二零二一年
陳鶴瓊(一年零兩個月)廖健甫(四年,處罰金三千元)張繼紅(三年)羅曉星(八年,處罰金五萬元)羅援朝(一年)
宋南瑜(三年半,處罰金三千元)鐘義芳(四年半)羅巧俐(五年,處罰金三萬元)
付文德(三年半,處罰金三千元)劉秀珍(四年,處罰金兩萬元)羅巧萍(四年,處罰金兩萬元)
聶榮芹(四年,處罰金兩萬元)燕寶萍(四年,處罰金兩萬元)
陳祥雲(四年,處罰金兩萬元)譚海燕(三年半)
羅援朝(監外執行一年,處罰金五千元)

(3)被騷擾造成離世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羅楊生,二零一八年上半年突然出現全身浮腫,不能走路,還被居委會人騷擾,在家離世。

◇燕洪,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媽媽被綁架後,她也被騷擾,後因身體出現癌症症狀,被父親接往成都化療,於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離世。

◇毛林芳,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中旬遭到敲門騷擾。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遭到中共清零行動的騷擾,大渡口派出所一名身穿便服的警察和光明社區人員楊建及另一名工作人員三人,以看望七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毛林芳為由,騷擾毛林芳,要求毛林芳寫「三書」。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毛林芳在家離世。

(4)被綁架非法關押、取保候審、強行停發養老金和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張繼紅,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四月十三日取保候審。回家後隔十天半個月東區公安分局就提審,每次不簽字不讓回家。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東區公安分局把構陷張繼紅的材料移交到檢察院。二零一八年十二月東區檢察院因證據不足,兩次退回東區公安分局。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東區檢察院把張繼紅非法起訴到法院。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非法判刑三年。

◇張桂霞、胡秀芬、王淑坤三人於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綁架,當天回家。

◇聶榮芝,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監視居住半年。

◇遊元章,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綁架拘留三十一天,取保候審一年。

◇李珉珉,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被綁架,當天回家。

◇王秀英,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被東區公安分局綁架、抄家,非法關押三十六天後被取保候審一年。二零二零年從十月份起,王秀英被強行停發養老金。

◇彭成普,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攀枝花市仁和區棉紗灣看守所,過年前才回家。

◇段曉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被攀枝花東區國保大隊和臨江路派出所警察綁架,被抄家後非法行政拘留十天。

◇羅援朝,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被綁架,被劫持到仁和區棉沙灣拘留所非法關押五天。二零二零年七月被攀枝花市仁和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綁架後,監視居住。針對此事公檢法構陷,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羅援朝被攀枝花市仁和區法院非法庭審,羅援朝庭審中自己辯護,被非法判刑一年(監外執行),罰金五千元。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七日,羅援朝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一年,現在非法關押在攀枝花市仁和區棉紗灣看守所。

◇吳敏,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講真相被構陷,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被騷擾,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二日被炳草崗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七天後取保候審回家。二零二零年八月吳敏去炳草崗派出所時給辦事群眾講法輪功真相,再次被人構陷,二零二一年四月被騷擾,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在家再次被炳草崗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庭審,現在非法關押在攀枝花市仁和區棉紗灣看守所。

(5)被騷擾、搶劫私人物品的法輪功學員

◇鄒燕,「十九大」中共邪黨會議召開前夕,攀枝花市東區公安分局向陽村派出所警察李國民夥同一名男警察和長壽路街道冶金東街社會居委會幾個人,先後四次到法輪功學員鄒燕家進行敲門騷擾,企圖非法照相。據知情人透露警察李國民為了騙取鄒燕開門,撒謊說她家漏水把樓下給淹了,像土匪捶著門大聲喊:快開門,並恐嚇不給開門就把門撬開。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十八日晚上,網格員鮮小梅找到正在跳廣場舞的鄒燕母親,鄒燕的母親不配合網格員提出的任何要求,無奈之下,網格員鮮小梅只好偷偷的將自己與鄒燕母親對話內容非法錄音,向派出所彙報情況。

◇張明蘭,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遭到敲門騷擾。

◇洪玉仙,二零一九年六月上旬七十七歲洪玉仙威脅、恐嚇、撒野,搶劫私人物品。

◇宋天英,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早上六點四十分左右,在沒有任何事由的情況下,四川省攀枝花市東區派出所七八個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宋天英(女,七十四歲)家中,宋天英正在吃早點,一個女警察要求她不要動,其他人員有的在家裏照像,有的就開始非法抄家。折騰了大約半小時,抄走了所有的大法經書、師尊的法像、香爐、播放器等物品。還強制家人陪同她到派出所,詢問這些東西是從哪裏來的。要求不准煉功。折騰了一天,晚上七點左右才回家。

◇王於瓊,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攀枝花市東區公安分局東區派出所警察王照(音)勇、東區金福社區一名男性工作人員到王於瓊家騷擾。

◇遊元章,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被騷擾。

◇聶榮芝,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騷擾威脅家人,二零二一年四月中旬被電話騷擾。

三、攀枝花市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應的典型事例

1、原攀枝花市米易縣政法委書記陳忠恕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自殺身亡

陳忠恕,男,漢族,1962年9月生,四川自貢人,2003年3月至2005年3月曾任米易縣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2013年5月至2017年1月4日曾任攀枝花市國土資源局黨委書記、局長。2017年1月4日其因涉嫌違紀違法受到調查而心懷不滿,故意實施報復殺人,當天被發現時,已在會展中心一樓自殺身亡。

在陳忠恕米易縣政法委書記期間,米易法輪功學員遭受到嚴重迫害。其中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六人,有劉龍雲(九年半)、朱召傑(九年)、朱明春(九年半)、闕發秀(八年)、郭光秀(七年),楊順發(五年)。被非法抄家的有十六人次。

2、原攀枝花市國保大隊隊長田萍惡行殃及丈夫患直腸癌,兒子患急性髓繫白血病死亡

田萍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一零年退休前,長期積極參與並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很多守法向善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判刑,使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二零一三年田萍的丈夫患直腸癌需要長期服用抗癌藥物進行控制、治療。

二零一六年九月田萍的兒子張益又被確診為急性髓繫白血病,做骨髓移植,前後花費醫療費100多萬元。二零一八年九月兒子病情復發後,田萍在平台上籌款,在求助信中聲稱:「人生無常,我們一家都是警察,為人民服務一輩子,萬萬沒想到晚年卻經歷這樣的變故……老天為何要這樣對我、這樣對我的家庭?」

如果在二十年前,田萍能想到「老天」,能想到「老天有眼」、「人在做,天在看」、「善惡到頭終有報」這些真理,也許她就不會為了能「往上爬」和為所謂的「立功」「受獎」,對善良的父老鄉親痛下毒手:綁架、抄家、毒打、酷刑,刑訊逼供,誣判……不幹那些傷天害理的惡事,犯下各種罪行,或許不至於有兒子的死亡,人生的痛苦和償還。

攀枝花市現任各區縣政法委書記任職信息

◎陳康,男,漢族,一九六九年二月生,二零一九年四月開始任攀枝花市東區政法委書記。

◎敬波,男,漢族,二零一九年九月至二零二一年九月任攀枝花市政法委政治部主任。二零二一年九月開始任攀枝花市西區政法委書記。

◎汪雪林,男,漢族,一九七八年四月生,二零一九年九月開始任攀枝花市仁和區政法委書記。

◎熊玉蘭,女,彝族,一九七二年九月生,二零一九年十月開始任攀枝花市米易縣政法委書記。

◎朱林光,男,彝族,一九七一年六月生,二零二零年一月開始任攀枝花市鹽邊縣政法委書記。

附:攀枝花市各政法委人員照片(878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