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婦起死回生 外孫牛皮癬消失

|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自幼體弱多病,沒甚麼文化,因為學齡時期趕上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甚麼知識也沒學到。但是我有緣幸遇大法洪傳,九六年得法,二十多年來,在大法師父的保護下,不但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人生觀都發生改變了。而且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甚至親朋好友都受益。我切實體會到了大法的洪恩慈悲,福益於無量眾生。

(一)弟媳婦起死回生

我弟媳婦二零零七年秋後得了一場重病,這種病在醫學上叫「格林巴利」,土名叫「神經根炎」,住進了河北滄州醫院重症監護室,還把氣管切開上了呼吸機。醫生把弟弟叫來問:你們是做生意的?上班的?還是農民種地的?並告訴說:要拿十萬元放到醫院裏,否則會停止用藥。還說,就算十萬元拿來了也不一定能治好。

可是家裏剛蓋完房子,還有外債,上哪弄十萬塊錢啊?再看到生命垂危的親人,真是剜心透骨的難受。我們求醫生先別停藥,我們去借錢。可是從監護室裏頻繁傳來的消息都是病危通知。弟弟和兩個孩子只是哭。弟弟說:嫂子,天都塌了。那時我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忍不住,還要安撫弟弟和兩個孩子:要堅強,要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弟媳婦娘家爹和四個兄弟得知消息後,來看到病人這個情況,就給弟弟說了幾句不忍心說而又不得不說的幾句話:「算了吧,人已經不行了,你現在兩個孩子還小,以後的日子還得過,如果人財兩空,再加上一屁股外債,以後你和孩子怎麼辦啊?」

那時如果我和弟弟說句放棄治療,馬上呼吸機撤掉,接著就辦後事了。醫生也在等我們這句話。可是我們不忍心哪,就這麼堅持著。好在每天有半小時探視時間,可是弟弟和兩個孩子都不敢去,怕受不了。我就去,利用這半小時時間給她講法輪大法真相,並告訴她一定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相信我說的話她能聽到。就這樣每天半小時探視都是我去。幾天後奇蹟出現了,醫生說已經好轉了,有一個手指頭會動了。再之後,每天都有好消息,醫生說一天一個變化,而且很快,肩膀會動了,頭會動了,睜眼了,呼吸機撤了,縫上氣管會說話了。

因為付不起醫院的費用就要求出院了,弟媳到了家,我送她一個mp3,裏邊有師父的廣州講法,每天聽,不聽法的時候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每天都向好的方面轉變,大概不到一年時間,弟媳就恢復正常了,連醫生都說是奇蹟。

弟媳婦告訴我說,我探視時給她說的話她都聽見了。這話連醫生都不相信,因為醫生認為她沒有任何意識,所以切開氣管時麻藥都沒用。而且她說有一次,她看到自己身體飄起來了,天上有一個很亮的洞,自己的身體就往洞的方向飄,同時還聽到鐘錶秒針滴答滴答聲,自己就想再響多少聲我就走了。可是突然錶停了,天上的洞合上了,然後她就回來了。這是弟媳婦親自對我說的。

現在十多年過去了,弟媳每天騎著電動車,趕集,做飯,下地幹活,裏裏外外一把手,甚麼都能幹,一家人其樂融融。

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弟媳婦的生命,給了她們一個美滿幸福的家。

(二)女兒囊腫神奇消失

事情發生在我女兒身上。大約六年前,有一天女兒對我說:「媽,我這幾天總是肚子疼,用手能摸著肚子裏有個包,去醫院做了彩超,說是一個囊腫,幾釐米x幾釐米,醫生開了藥,說一週後複查,如果見好就繼續吃藥,要不就得手術。」

我聽後告訴女兒:沒事兒,不用怕,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當時我女兒說:「你又給我說這個,我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能行嗎?」我說:「師父慈悲,能行,心誠則靈。」姑娘說,好吧。

一週後去縣醫院複查做彩超,醫生說甚麼都沒有啊,都很好。就這樣女兒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囊腫神奇的消失了,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之後我女兒就以自己為例,以三嬸為例(上邊的弟媳婦是女兒的三嬸),向同學、同事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送同學或同事護身符。

(三)外孫牛皮癬好了

我的外孫活潑可愛,外孫的爸爸是個警察,因為工作積極,主動申請援疆,去了新疆,一去就是半年。女兒城裏上班,每天早走晚歸,外孫的上學接送和生活上的事需要我來照顧,孩子上學的時間就是我學法煉功時間,晚上女兒回來後,是我出去講真相或發資料時間。我們生活非常有規律,孩子每天高高興興。

半年後,外孫爸爸回來了,還立了三等功,還要各地去演講,在家裏唱紅歌,背台詞,家裏充滿了為邪黨歌功頌德的邪氣。時間不長,外孫感冒了,由感冒引起,長了一身牛皮癬,臉上都是。醫學上有一句話:內不治喘,外不治癬。很頑固的一種病,會帶一輩子的。

我經過孩子爸、媽同意,讓外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很聽話,有時坐在床上,盤腿、合十、閉眼,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他自己還說:師父,我不想要這個壞東西,求師父幫忙。

就這樣,外孫一身牛皮癬逐漸消失了,現在一點都沒了,而且白白胖胖的。

其實這些早就想寫出來和大家交流,可是一直以來都被一個「難」字障礙著,認為沒文化的人寫文章?不敢想。所以這個「難」字一直障礙著我,形成了一種觀念。當同修鼓勵我寫文章時,我說不行,太難了。話說出來之後,感覺不對勁,這不是一個障礙嗎?我不是一個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是個超常的人,應該用超常的理要求自己。而且師父講過「難行能行」的法,為甚麼不動手試一試呢?結果一動手,很順利就寫出來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