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朝鮮族法輪功學員者遭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血腥迫害法輪功後,中國朝鮮族很多法輪功學員同樣遭受了迫害,無罪被抓、被關押,僅含冤離世(包括直接迫害致死)的至少有四十多人。那些受中共邪黨誘惑、脅迫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為了金錢與所謂的政績等私利而泯滅了人性,許多人遭了惡報。下面曝光五個參與迫害這些修煉者的相關人員遭報實例。

1、延邊圖們市組織部副部長羅曉利,辦洗腦班迫害延邊法輪功學員,遭惡報家破妻亡。

羅曉利原任石峴造紙廠黨辦主任時,最早受命於廠邪黨委、「610」在造紙廠養老院開辦洗腦班,迫害廠裏的修煉者,他的「首創」引起省、州「610」的肯定,並成為樣板推廣全省。二零零一年,圖們金永男及幾十名延邊法輪功修煉者被綁架至石峴造紙廠養老院,遭受了非人的洗腦迫害。為此不久,羅曉利的妻子突患腎壞死病,到京城醫院手術換腎,前後花去了二十多萬元,不幾年其妻病重不治而亡。因羅迫害法輪功,遭家破妻亡之惡報。

2、遼寧省委統戰部副部長、原撫順市委書記高宏彬,涉嫌「違紀違法」,被起訴。

高宏彬二零一二年初出任本溪市長,並於3年後接任市委書記一職。二零一六年六月,他改任撫順市委書記,2年後赴省委統戰部工作。然而,僅三個月後,即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初,其即被宣布落馬被查。一年後,遼寧撫順原市委書記高宏彬,於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被「雙開」並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在高宏彬任職本溪市邪黨書記期間,本溪法輪功學員遭到較嚴重迫害;朝鮮族女性法輪功學員金順女,撫順市國營八二三一廠退休工人,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二零零三年四月八日被送到遼寧女子監獄,遭受慘無人道的折磨十三年,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早出去到撫順市順城區新華街道順大社區開證明就再也沒有回來,家屬到親屬家打聽也沒有打聽到,直到十月六日金順女姐姐接個電話,她告訴金順女女兒來電話說你媽在撫順市中醫院搶救。當家屬到醫院時,看見金順女處於昏迷狀態。警察威脅家屬簽字,如不簽字就重判,簽了就放回家。金順女的女兒簽了字,金順女的丈夫、女兒陪護四天,金順女一直沒有醒來,十月十日早上四點多含冤離世。遺體在當日就火化了。

3、牡丹江監獄惡警朱再良遭惡報殃及家人。

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的惡警朱再良對朝鮮族法輪功學員金宥峰吊銬,並威逼唆使刑事犯毒打金宥峰不久,其唯一的兒子死於車禍,而車內其他人都安然無恙。

鮮族法輪功學員金宥峰,男,四十歲左右,原牡丹江師範學院體育系教師,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十三年,關進牡丹江監獄,被關小號期間全封閉的房間只在小門上有碗口大小的透氣孔,人在裏面呼吸都很困難。水泥光板上沒有被褥,冰冷徹骨。獄警還給他們腳戴三十八斤鐵鐐,手戴手捧子,再用鐵鏈與腳鐐一同穿上,強制「定位」十五天。金宥峰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根根肋骨清晰可見。因監獄的惡劣環境、超強度奴役勞動、吃不飽、睡不好,加上長期酷刑折磨,金宥峰的身體每況愈下,不幸感染了肺結核,被獄警告知時已是晚期,但監獄仍以「不轉化」為由拒不放人。經家屬多次找獄方要人,監獄在拖延十個月後,於二零零八年端午節前才給金宥峰辦理保外就醫。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晚九點,金宥峰經搶救無效含冤離世。

4、延邊龍井市東盛湧鎮龍山小學校長趙哲稿,遭惡報,並殃及自己兒子與學校

趙哲稿開除法輪功學員金德洙之後,其子在海蘭江釣魚時被石頭砸死;趙哲稿本人也遭惡報,學校意外發生火災,校舍嚴重毀壞,當校長的趙哲稿無法推脫責任而被撤職並離開學校。

朝鮮族法輪功學員金德洙,男,四十多歲,龍井市東盛湧鎮龍山小學教師。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二年被校長趙哲稿開除公職、被迫離婚。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金德洙在工作單位被兩名便衣警察強行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劫持到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迫害。在勞教所裏,金德洙長期被罰坐板,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坐在又涼又硬的木板床上,頭、頸、腰挺直,腿散盤,手放在膝蓋上,如果動一下,立即遭辱罵或毒打,不許和任何人說話,早晨四點起床,晚上十點睡覺,期間三頓飯都得在床上吃,每頓只給兩個小饅頭和半碗湯。七個月後,金德洙被勞教所迫害成皮包骨,並出現嚴重的肺結核症狀,多次出現昏迷現象,生命垂危。勞教所為了推脫責任,在大夫的護送下將金德洙送回龍井。出來後,兩次住院,最後經醫院搶救無效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離世。

5. 吉林圖們市看守所副所長崔松哲夫妻雙雙遭車禍燒死

二零零九年大年初五,圖們市看守所長崔松哲因迫害法輪功遭車禍,四十歲的他與妻子開轎車至下嘎村,車衝出高速路安全欄,墜落路下鐵柵欄處,車輪四腳朝天,因車門鎖死,其夫妻叫救命,救援的村民與出租車司機用大斧砸車門,剛砸,車突然燃火,並向四處噴發,人們不能近前,眼睜睜的見崔松哲夫婦被大火吞噬,燒成兩具炭團。

崔松哲,男,朝鮮族,四十歲左右,曾任看守所會計,教導員,副所長。二零零一年九月,崔松哲發現被非法關押的兩名年輕的法輪功女學員在抄錄大法經文,他用手銬將兩名法輪功女學員吊了起來。一名六十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喝斥他停止動刑,他又殘忍地把這名花甲之年的法輪功女學員腳不著地的吊了起來,並惡狠狠地說:吊你個三天三夜,不給你上廁所,不給你吃、喝,等你老師來救你吧。隨後,他上街裏喝酒去了。這一次不著地的吊就是十八個小時,同獄的十幾名犯人們看不下去了,她偷地用枕頭給被吊者腳下墊了墊,以緩輕重墜之苦。儘管如此,被吊者疼痛如刀扎,年長者因懸吊而昏死過去約一個小時。檢察院駐所檢察員聽到呼救,才把吊銬者放了下來。

不一會兒,酒氣熏天的崔松哲回到看守所,看到這一切,發狠地說:啊,不經我同意,就放下啦!?說著,又把三人吊銬了一個多小時。因長時間吊銬,受害者雙手被銬壞的手腕處,約一個月才恢復正常。

這件吊銬惡性事件被受害者家屬知道後,家屬責問崔松哲:你行的哪家王法?那麼凶殘?!我們要起訴你!起先崔松哲還能狡辯幾句,後看到家屬們據法律之理相爭,並要逐級上訴,他嚇壞了。崔松哲為了保住官位發橫財,連連求家屬別上訴,請求原諒他年輕無知。家屬們見他有悔改之意,心一軟而饒恕了他。

然而,他從此迫害的手段隱晦陰毒起來。零六年,崔松哲又對一名被關押,正在絕食反迫害的朝鮮族法輪功學員威脅說,再絕食我有辦法讓你明天很難受。第二天在走廊牆角處確實有人偷偷的把一種白色粉狀的東西放進灌食物中,當時灌食管子一把下來,此學員就感到全身發軟,後感到一陣噁心全部吐出來了,就是這樣那天一直感到異常的無力。

崔松哲作惡,不但自己遭報喪命,還殃及妻子,孩子也成了孤兒。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