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重塑了我 給了我一個幸福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一名公務員,二零零七年喜得大法。修煉大法前,我是一個自私、性格暴戾、妒嫉心與名利心很重的「女漢子」。修煉大法後,在慈悲偉大的師尊諄諄教誨下,我明白了人來世的真正目地,學法修心,在生活和工作中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越走心越敞亮、越走越踏實快樂!

我小時候就很叛逆,做的那些事,讓父母操碎了心。小學五年級時,剛學會騎自行車,在一個週末放學後,瞞著父母,將家裏的自行車偷騎出來,帶上同學,到四十里開外的縣城玩,晚上八點多,到達縣城,上同學親戚家敲門,嚇了人家一大跳,搞的人家哭笑不得,吃了一大鍋現做的粥,還留宿了一晚,第二天開開心心的瘋玩了一天。那時通訊不發達,人突然不見了,急壞了父母,到同學家挨家找挨家問,也不知下落,擔驚受怕的他們一夜未眠。看到我安然無恙回來了,也沒敢多訓斥,怕我再做出甚麼「驚天動地」的事來。

父母工作忙,我出生後,一直是外婆在我們家照顧我。讀初中一年級時,我不想再和外婆睡一屋,想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房間,來個先斬後奏,趕她走,買張汽車票,直接讓她坐車回了老家。母親下班回來一聽我說讓外婆回老家了,快氣瘋的她找個吉普車連夜去追,因為外婆不識字,從未單獨乘過車,身上沒一分錢,車子只通到鎮上,下了車,還要走十多里路才能到村子裏的家。大晚上,這一路黑燈瞎火,又是裹過足的七十多歲的小腳老太,哪能走的了那麼遠的路,迷路了怎麼辦?母親能不急嗎!所幸的是母親最終在路上找到了外婆。

工作後,受社會不正之風的影響和黨文化的浸染,我一門心思想當官,拉關係、走後門、請客送禮,和同事明爭暗鬥,整天患得患失,自然活的很累。因為願望常得不到實現和滿足,在仕途上一再受挫,本來從小就自私,叛逆的我變的更加暴戾,將丈夫的忍讓視為無能,瞧不起他,認為他沒出息,沒能混個一官半職,在仕途上幫不了我,常常對他冷言冷語、諷刺挖苦,甚至拳打腳踢,用暴力宣洩對他的不滿。

爭鬥心和妒嫉心強到歇斯底里的地步。有一次因一點小事,大半夜了,我還在無理取鬧,不讓丈夫睡覺,他被我折磨的實在受不了,將我推出門外,鎖了門。反了天了,居然敢對我動手!氣炸的我操起門外煤氣灶邊上的菜刀三下五除二就將門砍了個洞,伸進手去開了門,舉起菜刀就劈頭蓋臉的向他砍去,嚇的他抱頭而逃,住在單位一星期沒敢回家。

看誰都不順眼,心中總是充滿怨恨,在單位裏和同事勾心鬥角,爭名奪利,在家裏和親人關係搞的如此緊張,無知的造了很多業,出現心臟早搏、十二指腸潰瘍、乳腺增生等等,身體毛病越來越多。

學法修心,大法重塑一個全新的我。大法師父告訴我人生的真正意義和做人的道理,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徹底的改變了我,我用真、善、忍的高標準對照自己的一言一行,努力修去根深蒂固的為私為我的惡習和觀念,心態逐漸變的平和。

師父說:「我給大家講這樣的理,常人不能夠認識到的理: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沒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當了幹部了。不管常人怎麼想,那是常人的想法。在更高級的生命來看,人類社會的發展,只不過是按照特定的發展規律在發展,所以人的一生中幹甚麼,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給你安排的。佛教中講業力輪報,他是按照你的業力去給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沒有德,你可能這一生啥都沒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當大官,發大財。常人看不到這一點,他就老是覺的自己應該恰如其份的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所以他的一生爭來鬥去的,這個心受到很大的傷害,覺的很苦,很累,心裏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甚麼病都上來了。」[1]

我明白了道理,聽師父的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無知的造業害人害自己了,從此腳踏實地的做好自己本職工作,不再弄虛作假;在名利、榮譽面前不再爭搶,一切順其自然;不再挖空心思算計、踩貶別人,心胸變的開闊,和大家融洽相處。對年輕的同事,主動熱情的真誠關心和幫助,毫不保留的傾力傳授我的工作經驗,多讓給他們學習業務和受表揚認可的機會。有時他們稿子寫的領導不滿意,向我請教,我盡自己所能,幫他們修改。看到他們成長進步,真心為他們高興。

我在單位負責內勤工作,手上也有點實權,基建工程和政府採購管理和決定權都在我手上,我本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嚴格招投標程序,嚴把質量關,杜絕一切吃拿卡要行為,絕不利用職務之便為自己謀取私利。有時一些老闆要給我送這送那,都被我拒絕,我對他們說:「心意我領了,但禮我絕不會收的,這是我做人做事的原則,你們嚴格履行合同,高質量的完成工程,就是對我工作最大配合和支持。」

在家裏,我變的孝敬父母公婆,體貼丈夫,疼愛孩子。公婆受共產黨洗腦,和他們講真相不聽,尤其是公公,一講就跳。他患血癌已到晚期並發肺部感染,全身水腫,不停的吐膿痰和咯血,小姑子都嫌棄,不願去病房照顧。我不怕髒,整天在床前侍候,他深受感動,終於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並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出乎家人的預料,早已拿到病危通知書的公公出現奇蹟:只兩天,就拔掉了氧氣管,撤了心電監護儀,水腫消退,肺部濕羅音消失,不再吐膿痰和咯血,還能下地走動了。原來一直只能吃清淡的半流質,胃口大開,竟能吃大塊的紅燒肉了。醫生都說:「不可思議,奇蹟!」公公對婆婆說:「我有信心活到八十歲。」

現在沐浴在法光裏的我,每天工作、生活的很快樂,身體健康,覺的無比的充實,無比的幸運。法輪大法將我洗淨,並重塑了一個全新的我,大法給了我一個幸福美滿的家。我們一家人和和睦睦其樂融融。

看到我的變化,通過我講真相,先後有多人得法修煉,都無比的珍惜大法。感恩師尊!弟子攜全家叩謝恩師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