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學法的一點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那時我只是每天早上到公園裏煉煉功,根本沒想也不知道學法的重要,當時我還沒退休。退休後,我去給兒女帶孩子,也不知道學法的重要,以為法輪功就是煉功,一直很認真煉功。就這樣,一晃幾年過去了。

二零零零年八月的一天上午,我正在家打掃衛生,突然間耳邊響起師父的說話聲:「多看書多學法、多看書多學法、多看書多學法。」一聽師父一連說了三遍,我心裏一震,好神奇呀!這時我才想是師父看到了我雖然有想修煉的心,可悟性太差,不知道學法更重要,師父為我著急啊!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啊!

師父點悟我,我非常激動!是啊,光煉功不學法,不修心性,那是修煉嗎?那是煉功人嗎?從此以後我開始重視學法了。

我原本是個很強勢的人,性子急,脾氣暴躁,得理不饒人,遇事總愛說上幾句。學法時間不算太長我就感到自己在變,說不出來的一種變化,感覺有點奧妙。自那對學法就很感興趣了,很愛學法了。自己給自己來個約定:四至五天通讀一遍《轉法輪》,必須做到。當然我真的做到了,一直都在堅持著。

在學法過程中,我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增強了正念。法學的多一些就能識別真偽。有一外地同修給我認識的一位同修帶來一本書,說是師父的講法。認識的同修就打來電話叫我到他家去看師父的講法。到他家後他念我聽,沒念幾句我就對他說:「絕對不是師父的講法,而是亂法!」同修也說有點不對勁。我就和同修說:「這書如果是給你的就馬上銷毀;如果是借給你的,馬上還他,並告訴他這是假的,是亂法,讓他趕快銷毀掉!」這事因處理的及時,我們沒受到干擾和影響。

九評共產黨》問世後,需要大量發給世人,讓人們認識邪黨的本質,得救度。協調人就給了我一項任務:讓我幫著做《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接受了這項任務之後感到很高興,這是很神聖的事!可是怎麼能把這件事做好,不但不能出現任何偏差,還得做到安全無誤?一本書很簡單,可是要做起來真是一件很繁瑣的事情:同修把打印好的每一頁給我送來,我要一頁一頁的摺疊好,再按頁碼一頁一頁擺在一起,摞起來。例如,從一頁到十頁折好摞在一起,再把十一頁到二十頁折好摞在一起。以此類推,把一本書的全部頁數都集中到一起進行裝訂。

要想把這件事做好,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學好法,要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所以我每天上午首先就靜心學法,儘量多學、多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因為那時邪惡還是很猖獗,我每天晚上九點以後才能做,一直做到早晨四點。就這樣堅持了九個月左右。在師父的保護下,安全順利的裝訂了三千八百多本《九評共產黨》。在師父的保護下,期間沒有出現一次干擾,沒有做錯一本書。這就是大法的威力,也是多學法,正念正行的結果。

二零零六年街道治保科長換人,新科長上任,有一天帶著社區兩位主任來到我家,說是進行甚麼「家訪」,實則騷擾。我很熱情的請他們坐下。沒等他們說話,我就說:「給你們看一樣東西。」他們問是甚麼東西?我說:「當然是好東西了。」我就把《天音歌曲》光盤放給他們看,主要就是給他們看《藏字石》裏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當那個「亡」字落下第一次時,他們就要走,我就攔著不讓他們走,我說既然來了就多看一會。當那個「亡」落下第二遍時,說甚麼他們也不呆了,甚麼都沒說就走了。走到門口時問我:這光盤是哪來的?我說是在門口的缸裏撿到的。他們真的就去翻那個缸,還真就翻出兩盤神韻光盤,就拿走了。我心裏一直都在求師父加持。我知道這就是多學法才使我有這麼強大的正念,才敢這樣做。

從此以後,社區人員很少再來干擾,還告訴我說把我的甚麼甚麼材料都撤銷了。

多學法正念足,在邪惡干擾時都能正念闖關。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我想作為一個真修弟子,就應該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所以我每天都能做到先靜心學法,發完十二點正念後再做講真相的事或其它事。不管學多學少都得學,在做證實法的事之前必須做到先學法,再發一會正念。我覺的只要多學法,就有安全感,也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一切順利;只有多學法,才能做到正念正行;只有多學法加煉功,才能達到淨化身體,去掉各種人心,如:怕心、爭鬥心、不讓人說的心等等。只有多學法,才能在法中得到提高與昇華。

多學法就會有說不出的奇妙感。每天沐浴在大法中,會感到非常的幸福與喜悅,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修煉中還有很多不足,有待於在學法修心中歸正。這是我對多學法的一點點感悟,與同修交流,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慈悲救度!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