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毒打重傷離世 成都市易淑英又被騷擾威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市溫江區和盛鎮玉河村68歲的法輪功學員易淑英,十月十四日上午被區610人員(自稱是區工作組(關愛組))和盛鎮610楊某、玉河村大隊書記王明全、生產隊長王鳳群等八、九個人到家騷擾、威脅,這夥人用剛讀初中的孫女威脅易淑英的兒子媳婦,他們說孩子讀書查到三代有煉法輪功的就不准考大學,考上大學都不准讀;以此強逼易淑英簽字按手印不煉法輪功了。易淑英沒有順從他們的威脅。這幾天,村大隊書記王明全,生產隊長王鳳群,天天打電話威逼易淑英的兒子、媳婦。

成都市溫江區法輪功學員陳華貴的門牙被打掉三顆

易淑英的丈夫陳華貴,被和盛鎮610頭目胡冬祥打掉三顆門牙,胸部打成內傷,當時胡冬祥叫派出所把他打得奄奄一息。二零一七年陳華貴被打的傷復發,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含冤離世。

陳華貴病重期間,幾年這些人沒有來看過和關心過,剛一去世,玉河村中共大隊書記王明全就不斷來騷擾其家人。

夫妻倆遭受的殘忍迫害

易淑英(易素英),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獲得健康,多種疾病,通過修煉都沒有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受迫害後,她於二零零零年元旦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迫害,由地方警察押送到溫江看守所非法關押45天,勒索罰款一萬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日,和盛鎮政府幹部楊碧琴、李紅元等三人闖到易淑英家,在既無任何證據又無任何證件的情況下,用手銬將易淑英連拖帶拉的關進派出所。李紅元抓住手銬故意來回拉動,把易淑英的右手拉出一個大口子,鮮血直流,還把她關進又臭又小的黑屋子裏,整天不給飯吃。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和盛鎮政府中共幹部又非法抓捕易淑英和十幾名法輪功學員辦所謂的「轉化學習班」,逼寫悔過書、檢討書,毒打,逼在烈日下暴曬、罰站、餓飯、罵難聽的話,又非法關押了六天。鄉政府的法律顧問楊碧琴說:「共產黨就是要把你們法輪功整的吃不起飯,共產黨就是要把你們法輪功整得傾家蕩產,共產黨就是要把你們法輪功整得家破人亡!」沒過幾天,他們又帶人來抄家,搶走易淑英家裏全部值錢的東西。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晚十一點左右,和盛鎮武裝部部長胡冬祥、派出所警察王井善、村幹部吳雙華闖進易淑英家,搶走師父的像和大法書籍,強制把陳華貴抓進派出所。一個姓王的幹部對陳華貴拳打腳踢,邊打邊問師父的像是哪裏來的。陳華貴說不知道。他們又暴打陳華貴,打得他鮮血直流,姓王的幹部用雙手卡住陳華貴的脖子直到他昏死過去,陳華貴的鮮血染紅了衣服並流了一地,王姓暴徒再用皮鞋踢他時他都不知道了。陳華貴醒來後,暴徒就逼著他把身上的衣服洗乾淨,沒洗乾淨,派出所的所長就狠狠的打陳華貴的耳光,把他衣服再丟到陰溝裏,逼著他再洗乾淨。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鎮政府幹部楊碧琴帶領一夥人非法闖進易淑英家,強制把她和陳華貴抓進鎮政府,按在地上跪著。一個叫張喜龍的幹部打易淑英的耳光,暴打後,又叫兩個人用電纜打她的腳心,後來又有三個人用牛筋鞋底擊打她的頭部。他們還用竹棍狠狠的打了易淑英三小時,吃了午飯接著打,邊打邊罵,強制叫他們說大法不好,不准修煉法輪功,竹棍打斷了好幾根。一個叫姚兆成的幹部用電纜線打易淑英的胸部、背部、腰部,打在腰部時她慘叫一聲就昏過去了,他們把她拉起來,她眼前一黑又昏迷過去。鎮治安員陳華友對陳華貴拳打腳踢,用手銬把陳華貴的手拉出鮮血,打耳光,又叫和盛鎮派出所和村幹部一起去抄家(這是第六次抄家)。

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陳華貴去鄉(鎮)政府找610頭子胡冬祥,想要回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半夜被胡冬祥砸門劫走的身份證,由於胡不在,就直接到胡家,胡沒等他把來意說完,就用手機給派出所打電話。胡把陳華貴推出門就砸陳的自行車,接著用拳頭打陳華貴的右眼、口、腦,下面一顆門牙被打鬆,上面三顆被打掉。胡冬祥又隨手抓起木椅朝陳華貴的頭上猛砸數十下,接著從背後竄出一個彪形大漢奪下陳華貴的手機摔壞。陳華貴為了自己的人身合法權利,準備直接起訴胡冬祥。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四點鐘,胡冬祥指使610成員余秀雲、派出所李代春、派出所惡警及新上任的徐部長等七、八人,開來三輛公安警車,企圖再次迫害陳華貴,阻撓他控告。陳華貴當時外出打工不在家,妻子易淑英一個人在家,一大群惡警突然闖入,余秀雲和幾個惡警把易淑英按倒在地搶去鑰匙。兩個惡警把易淑英的雙手擰在背上,其餘警察就非法抄家,翻箱倒櫃,搶走《轉法輪》三本。和盛鎮派出所李代春、余秀雲、徐部長等企圖綁架易淑英,易淑英坐在地上,叫鄉親來看這些惡人又來迫害她家。惡人們有的抬手,有的抬腳,硬把易淑英拖到警車邊,打開車門想塞進去,被家人阻止。


成都市溫江區和盛鎮玉河村

大隊書記王明全:電話:13980636672

生產隊長王鳳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