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萊比錫法輪功集會遊行 民眾聲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六日】(明慧記者德祥德國萊比錫報導)二零二一年十月九日,德國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東部城市萊比錫(Leipzig)舉行了集會遊行,展示法輪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長達二十二年的迫害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了解真相的人們紛紛簽名聲援法輪功反迫害,認同真、善、忍,不少人想學煉法輪功。

十月九日是萊比錫非常重要的紀念日──和平抗爭紀念日,也稱「光之節」(Lichtfest))。三十二年前,萊比錫七萬人和平示威,最終導致柏林牆被推翻,德國實現了統一。

當天中午,學員們首先聚集在奧古斯圖斯廣場(Augustusplatz)舉辦集會。隨後,法輪功學員開始在內城最繁華街道遊行。遊行隊伍由腰鼓隊打頭陣,金色《轉法輪》花車、手捧各種語言《轉法輪》書籍以及展示法輪功功法的學員緊隨其後,接下來遊行方陣主題是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學員,以及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

'圖1:二零二一年十月九日中午,法輪功學員在奧古斯圖斯廣場(Augustusplatz)舉行集會。'
圖1:二零二一年十月九日中午,法輪功學員在奧古斯圖斯廣場(Augustusplatz)舉行集會。

'圖2~9:二零二一年十月九日,在萊比錫內城,法輪功學員壯觀的遊行隊伍吸引民眾駐足觀看。'
圖2~9:二零二一年十月九日,在萊比錫內城,法輪功學員壯觀的遊行隊伍吸引民眾駐足觀看。

不同於其他團體的活動,萊比錫警方非常信任法輪功學員,遊行全程都沒派警察相隨。這一天,萊比錫大街小巷擠滿了來自德國各地的民眾。遊行隊伍所到之處,人們紛紛掏出手機攝像和拍照,接過法輪功學員遞上的資料。不斷有人跟法輪功學員交談表示支持,有的還詢問哪裏可以學煉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在萊比錫內城兩個重要廣場都設立了信息台,明白了真相的人們紛紛簽名支持反迫害。

'圖10~14:民眾想了解法輪功真相。'
圖10~14:民眾想了解法輪功真相。

'圖15:德國老人問一位學員:法輪功這麼好,我可不可以學?在哪裏學?'
圖15:德國老人問一位學員:法輪功這麼好,我可不可以學?在哪裏學?

'圖16~18:民眾簽名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圖16~18:民眾簽名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國際人權協會負責人:法輪功真善忍與中共的惡對照鮮明

德國國際人權協會(IGFM)中國項目負責人科爾珀(Hubert Körper)代表該協會發來信函聲援,法輪功學員在集會期間代為宣讀。

科爾珀在信中談到,中共對民眾、特別是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持續進行極其殘酷的迫害,在中國,諸如生命權、新聞自由、信仰自由、集會自由和言論自由等人權被踐踏。

「作為人權組織,我們一再被問及──為甚麼中共要迫害法輪功這樣的和平運動?」科爾珀寫到,一九九八年,中國(中共)政府估計法輪功學員人數為七千萬至一億,這麼多人是否可能對政權構成威脅。然而,中共對法輪功嚴重人權犯罪的真正原因可能是另一個: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與中共政權的惡對照鮮明。

科爾珀還提到中共被指控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並用數據說明,自二零零零年,即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不久,中國移植中心的數量就大幅增加。最後,科爾珀表示,中共領導下的中國人權政策永遠不會改變。它總會犯下人權罪行以繼續鞏固其權力或掩蓋已經犯下的罪行。

民眾:法輪功帶來光明 黑暗不可能取勝

'圖19:本-施耐德先生(Thorsten Bern-Schneider)和妻子安妮(Anne)。'
圖19:本-施耐德先生(Thorsten Bern-Schneider)和妻子安妮(Anne)。

本-施耐德先生(Thorsten Bern-Schneider)和妻子安妮(Anne)簽名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本-施耐德手指著法輪功學員遊行隊伍說:「我對這麼美妙的事物深信不疑。我看到、感受到,也很喜歡。(簽名)別無選擇。這只是小小的聲援。」

「世界上存在著兩種事物,光明和黑暗,黑暗屬於撒旦。在我們面前有光明,現在正在發生著。」他指著穿過雲朵照耀在人們身上的陽光,說道,「就在這一刻,當這一切發生時(指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光明就來到了。」

本-施耐德表示法輪功的原則真、善、忍非常美妙,「能夠相信這些並在生活中始終遵循這些原則,非常美好。」

談到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不允許人們修煉真、善、忍,本-施耐德說:「毋庸置疑,迫害這樣的事物(真、善、忍)是最可怕的。」「但這就是黑暗對光明的恐懼。當光明投入陰影時,黑暗一下子就消失了。」

本-施耐德還說自己感覺到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法輪功遊行隊伍)是色彩,是光明,這是溫暖,這是光耀。黑暗不可能取勝!」

音樂人:媒體應更多曝光中共的迫害

'圖20:音樂人西比爾(Sybille)女士簽名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圖20:音樂人西比爾(Sybille)女士簽名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音樂人希碧樂(Sybille)女士看到法輪功學員在奧古斯圖斯廣場的集會,「我注意到這裏講述了世界上一些不公正的事,讓人無法忽視。」她因此停下腳步,並簽名聲援法輪功反迫害。

「我反對壓迫任何有不同想法的人,也相信(法輪功學員揭露的)中國發生的事,我們西方人了解的太少了。包括在媒體上,應該更多曝光這些內容,我們西方人如何應對。我認為這很重要。」

中共禁止人們修煉真、善、忍,在西比爾看來是「極大的醜聞」,「我已聽說過了,也曾讀過關於這種器官交易的文章。但在我們社會上很少注意到它。我認為這是極大的醜聞。當我聽到這樣的事情時,幾乎流下眼淚。」她說,「對此我們必須作出更多反應,在中國做生意的德國公司也應有完全不同的表現。」

「我們在這裏是自由的,經濟發達,更有理由關注這些並盡我們所能提供幫助。」她說。

退休記者:每個簽名都重要

'圖21:法蘭克福的護士貝阿特・布爾德(Beate Burde)女士和退休記者烏里・布爾德(Ulli Burde)先生贊同真、善、忍理念。'
圖21:法蘭克福的護士貝阿特・布爾德(Beate Burde)女士和退休記者烏里・布爾德(Ulli Burde)先生贊同真、善、忍理念。

來自法蘭克福的護士貝阿特・布爾德(Beate Burde)女士和退休記者烏里・布爾德(Ulli Burde)先生當天簽名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布爾德太太此前不了解法輪功真相,詢問法輪功學員後她說:「現在我認為,無論如何,簽字有意義。」

布爾德先生也表示,他是頭一次看到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很想好好了解一下,他說:「我覺得,讓我們的政府為此(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努力很重要。德國雖然相對中國來說不大,歐洲也沒像我們希望的那樣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但每個簽名都重要,我們的政府也得出面制止這些事(中共迫害法輪功),這很重要。」

對中共迫害修煉真、善、忍的人,布爾德認為「不可思議,不可以!」太太說,「不能這樣,這(真、善、忍)是生命的準則,告訴我們應該如何生活。絕不能因此受迫害。」布爾德接著說,「這說明中共政府有問題。」

高校教師:希望更多民眾聲援反迫害

萊比錫高校教師馮-德-維克(Annemarie van der Wijk)看到法輪功學員集會,覺得很安靜平和,她想知道「甚麼是法輪大法」,跟學員交談後,她了解了真相,簽名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中共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她表示無法理解,她希望迫害早日結束:「能影響更多的人來聲援,這點非常重要。」

工程師阿爾茨胡特(Tim Altshut)先生是原東德人,他說:「傳單內容打動了我,我相信它,我希望通過簽名能制止這種不公正。」「德國政府應該表明立場,不能漠視這些事情(迫害法輪功)的發生。」

'圖22:尼茨施曼先生(Nietzschmann)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圖22:尼茨施曼先生(Nietzschmann)聲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尼茨施曼先生(Nietzschmann)曾經是東德公民,一九八一年逃離東德,也曾被東德共產政權關押過,很了解共產黨本質。他簽名後哽咽著說:「我覺得迫害人權不對,不能這樣。」對於中共禁止人們修煉真、善、忍,他認為:「太糟糕了,世界都知道中國(中共)幹了甚麼,中國(中共)要掌控世界,這已經不是秘密。」

退休公司主管:發自內心支持法輪功

'圖23:來自德國巴伐利亞的摩西卡特太太(Kitty Mocikat)與先生。'
圖23:來自德國巴伐利亞的摩西卡特太太(Kitty Mocikat)與先生。

摩西卡特(Kitty Mocikat)太太退休前從事翻譯工作,她的先生退休前是一家大型公司的主管。他們來自德國巴伐利亞州。

摩西卡特太太(Kitty Mocikat)簽名後表示:「我反對(中共)盜竊器官,也反對迫害法輪功。每個人都有權生活在這個世界,享受自由。」摩西卡特先生說,「我發自內心支持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