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坦蕩蕩證實法 慈悲善念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三日】我從一九九七年有緣得法至今,深深的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是師父時時慈悲的點悟、保護,才使弟子在崎嶇的修煉路上跨越了一道道溝坎,闖過了一個個險關;才使弟子在嚴肅的正法修煉中,始終堅定的走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路上。

在此弟子以摯誠的心,向慈悲偉大的師尊深深道一聲:師父,謝謝您!弟子無以回報師父的浩蕩佛恩,唯有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一、入心學法現美妙

得法修煉後,我從法中體悟到了大法的珍貴、玄妙超常,每當打開寶書,我有一種如飢似渴、樂在其中的感覺。

為了多學法,我在家裏,在單位辦公室裏都請了大法書放在書桌裏。除了晚上到煉功點學法煉功,星期天出去弘法,其它業餘時間大都用在學法上。上班午飯後到辦公室裏一人學法,我洗手雙盤,安靜入心,師父鼓勵我,經常讓我睜眼就在書中看見法輪、蓮花等,顏色由開始的紅色到各種顏色不斷變化,有時整本大法書字都隱去,呈現出金光燦爛的一片,非常美妙殊勝。

後來知道有同修在背法了,我想這麼好的法應該背下來。我就用了一個月的休假,集中時間背了一遍《轉法輪》。由於開始我就抓緊時間認真、入心的學法,自己在法中從感性至理性逐漸昇華,不斷提高,為自己以後堅定的反迫害,走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之路打下了基礎。

二、坦坦蕩蕩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瘋狂的打壓迫害全面開始了,煉功點被封掉了,電視、廣播、報紙全都是抹黑謊言。這麼偉大的師父和大法被誹謗,我感覺心情沉重。

下班回家後,我翻開《精進要旨》學了好幾篇,其中的《為誰而修》讀了二、三遍,心裏亮堂了許多,我堅信「真、善、忍」是宇宙中最正最好的。於是從迫害一開始,我就堅持每天在家裏學法煉功,並逐漸在能見面的親朋好友及周圍熟悉的人中,告訴他們大法的真相,使他們對大法有一個正面的認識。

大法遭迫害後,很多大陸同修開始陸續去天安門證實法。我想:現在大法和師父蒙受奇冤,真修弟子應該走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再說我們是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甚麼可怕的,我也要走出來證實大法和師父的偉大。然後就在九九年底和二零零零年春夏,我二次坦坦蕩蕩去天安門證實法。

第二次我決定去天安門金水橋上打橫幅。當我乘在去天安門的車上,從窗口向遠處眺望時,忽然看見天邊出現一幅美妙的仙境圖:一片碧透細膩的青山綠水,美麗的亭台樓閣忽隱忽現,有點像藍綠色的湖水邊垂柳微拂,真的很美!那種極細膩剔透的顏色只有天上有。我想這是師父鼓勵弟子做對了,師父就在弟子身邊。

我來到天安門前,坦然走到金水橋中間,橋上有不少人在遊玩。我迅速拉出準備好的「真、善、忍好」橫幅,當我用雙手高高舉起橫幅,盡力喊出心聲時,頓感自己很高大,身體輕飄飄的被能量包圍著,看見警察在遠處向我跑來也無所懼。

後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有驚無險,安全回了家。在回家的車上,我禁不住眼淚充滿了眼眶,心中深深感恩偉大的師父對弟子一次次的慈悲保護。

三、用慈悲善念救度眾生

我們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當正法進程進入到大法弟子全面進行講真相、勸三退、救度世人時,我想: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這件事是我必須要做的。我就利用上下班路上、雙休日、節假日等時間,在親朋好友、同事、同學、老師、街坊鄰居、父老鄉親及周圍熟識的人中,開始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由於有以前講真相的鋪墊,加上我學生時代一直是品學兼優,從小不說謊話。當我懷著善念真誠的向人們說清大法和大法受迫害的真相,說清為甚麼要三退時,絕大多數都能接受真相,願意三退。

後來有了手機講真相項目,我就增加了這個項目,買了三部手機放在包裏,打了幾年語音電話。手機卡實名制以後,卡越來越難買,我為買卡遇阻有點發愁。一次晨煉前,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師父讓我看到了大淘汰的一幕:在我回老家的路上,看到周圍到處是屍體,沒人料理,而且越來越多,很快布滿了周圍的田野。當我向前走時,發現前面的路上都橫滿了,我沒法移步被驚醒了。醒來後我立即意識到,這是師父點悟我趕快抓緊時間想辦法多救人,否則那些有緣人就要被淘汰掉。師父的慈悲點悟,增強了我救人的緊迫感,師父在講法中對弟子們諄諄囑咐:「在再難的情況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眾生,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1]是啊,我是大法弟子,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必須承擔起救度眾生的責任,必須得去多救人。

我把自己的情況分析了一下,覺的自己已有在熟人中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基礎,現在要能突破同陌生人面對面講這一關,就能在這方面走出一條多救人的路。於是我從明慧網及週刊中看了一些有關這方面同修的交流文章,自己再在實踐中摸索、探究,逐漸的我學會了根據不同年齡、不同文化層次、不同職業採用不同角度講真相救人,能比較輕鬆自如的同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了。突破了這一關,我就開始天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還經常騎電動車去較遠的鄉村,來回需半天。

每次出去之前,我在早上發正念時就延長時間清場,清除所到之處所有干擾有緣人聽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惡,讓所有的監控儀器對我講真相救人徹底無效。臨走時,我把所要去的具體地點、線路給師父講清楚,並請師父加持,師父就會安排有緣人等著聽真相。我就懷著慈悲救度眾生的善念,一路出去,見到有緣人,就主動「大姨、大叔、大哥、大姐」親切的打招呼,然後用慈善真誠的語氣,就像同親朋父老、兄弟姐妹間說話一樣講述真相,讓對方感受到你是為他好,在這種融和的氛圍中,絕大多數有緣人都能高興的接受真相從而得救。這樣我在面對面講真相這條救人路上,不斷探索,逐漸成熟,得救的有緣人也比打語音電話時加倍增多,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加持和保護!

去年武漢肺炎瘟疫爆發後,我們城市裏也都封街封道封小區,鄉村也封村封路了。在這嚴峻的情況下,我更感到救人的急迫,我不能停下救人的腳步,不能留下遺憾。

於是我利用能天天出去的機會,仍然堅持每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並叮囑得救的有緣人把真相傳給家裏人,讓全家人都誠心敬念九字真言。如果碰到已經明真相的熟人,我就把真相再講一遍,讓他們回家傳給家人、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等。有了這顆慈悲救人的心,師父就加持弟子。在疫情期間,那些街口、馬路口、鄉村路口、我都能順利進出,從未封住過我救人的腳步。

一次,我在一條運輸繁忙的大馬路旁,給一個整理田埂的大姐講真相,這時,一個在信步走路的大叔停下腳步,也很專注的在旁邊聽我講。我想這是個有緣人找真相來了,就把他和那位大姐一起勸退了。退後大叔很高興,激動的伸出大拇指說:「你真了不得,敢在這大馬路上講這個,你是天上來的呀!」

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弟子快抓緊時間多救人,眾生已經走出來找真相了。請師父放心,弟子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這條神路上,會堅定的跟隨師父走到最後!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