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堅定 助我暗夜前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二日】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重遊瀋陽大東公園了。依然是春風拂柳,暖意融融,依然是仿建西湖十景的古典園林景色,和童年記憶不同的是增設了「半月亭」拱門和古風的長廊,可這些,媽媽已經看不到了。

媽媽,您還記得嗎?小時候我最愛吃皮皮蝦,您怕我被扎到,每次都給我把蝦皮剝掉。剝好的蝦仁,您被蝦須扎破的手指,及您溶化萬物的微笑……溫馨的童年時而出現腦海中。

媽媽,您還記得嗎?我六歲的時候,您手把手教我讀一本書,您從這本書中認識到層層宇宙與人生的真諦,並成為您一生的信仰,生命也由此獲得新生。您的辛苦沒有白費,女兒今天也在一遍又一遍的讀著同一本書,每讀一次,都會有新的收穫。就像您告訴我的:《轉法輪》,是一部登天的天梯。

媽媽,您還記得嗎?爸爸在單位一直都是勞模,每到週六週日或節假日,單位需要有人加班時,因沒加班費,廠裏找不到能加班的人,領導都是給爸爸打電話。是您一再鼓勵爸爸:「大法弟子是修煉人,要看淡名利。」若干年後,即使在爸媽都被非法抓捕關押的日子裏,逢年過節凡是廠裏發物品,總有好心的同事把爸爸那份送到家裏來,還自掏腰包送來不少米麵糧油。中共的謊言,即使一時能製造出肅殺的恐怖氣氛,但人心都是肉長的,誰善誰惡,百姓的心如明鏡一般清清楚楚。

媽媽,您還記得嗎?曾經,您和奶奶之間總是矛盾不斷。奶奶是一大家子人公認的「難伺候」,大事小情都要管。給奶奶做飯,洗菜時奶奶會說您用水用多了;炒好的菜奶奶會說您用的油多了;任何一點小事,稍微做的不合奶奶心思了,也要被奶奶說一頓。奶奶那個脾氣,就連兩個姑姑都忍受不了,都不願意和她們的親媽住一起。但在您修煉法輪功以後,您以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樂呵呵的接受多事的奶奶的各種無理調遣。從此,在這個四十六平米的小屋裏,再也沒有了爭吵,而是洋溢著五口人溫情的歡笑。

媽媽,您還記得嗎?我八歲那年,奶奶因為腰疼住院了。奶奶不能下地,大小便不能自理。您給奶奶接大小便、洗澡、洗衣服、做奶奶喜歡吃的飯菜,沒有一點焦躁和怨言。你的精誠所至,感動了一向待人刻薄的奶奶。從此,奶奶逢人便誇:「這兒媳比女兒還親!」

媽媽,您還記得嗎?那年樓上鄰居家暖氣漏水,把咱家牆皮沖掉了,別人都說應該讓樓上鄰居賠錢,您卻樂呵呵的說:「沒事,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就這樣放棄了索賠。好人有好報。在您身陷牢獄那段暗無天日的日子,家裏請了男保姆照顧姥爺。後來當樓上鄰居知道這個男保姆企圖猥褻女兒時,她就嚇唬那個男保姆說:「她家裏有監控!」還在單元門外等著我下班,瑟瑟寒風中足足等了兩個小時。聽到鄰居那焦慮的語氣,我又一次感受到您福蔭的保護……

媽媽,您還記得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在中共動用國家機器誣蔑、栽贓法輪功,在大法弟子遭受殘酷迫害那段紅色恐怖的歲月裏,您堅持給身邊的人講法輪功的真相,沐浴在佛光中的一家人都堅定的支持您。那段時間,家裏成了真相資料的印刷點,經常有同修往來。

媽媽您一定記得,二零零六年五月,您被中共國保綁架。在瀋陽市看守所,即使遭受再多的刑訊逼供,門牙都被兇惡的警察打掉了兩顆,您也沒有連累到任何一個同修。庭審中,您毅然獨自承擔了七年的非法刑責。即使在遼寧女子監獄被折磨到肝腹水晚期的彌留之際,您依然無怨無悔。因為您相信,做好人無罪!信仰真、善、忍更無罪!您用大法弟子應有的堅定、剛強的氣節詮釋了大法弟子的使命擔噹!

媽媽,您離開女兒已經八年了,女兒依然在思念著您。善惡到頭終有報,中共這個魔鬼,自從它一出現就已經註定了它覆滅的結局。它迫害法輪佛法,殘害並在持續的迫害著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加速並徹底摧毀了整個中華民族的道德根基。今天,整個社會、甚至於每個中國人,都在承受著世道淪喪的劇痛;中共組織下的每個成員,都要分攤它滔天罪行的惡報。

媽媽,您的堅貞不屈增強了我暗夜前行的動力。女兒現在也在傳遞著法輪大法的美好和中共迫害的真相。您留給我的那個護身符吊墜,我一直戴在身上,上面刻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在陽光的折射下更顯得晶瑩剔透,熠熠生輝,每每講真相遇到挫折時,我都會摘下來看看,因為,這裏面,有您昔日諄諄的教誨,有您欣慰的鼓勵,有您慈祥的母愛,還有您天使般的笑容。

媽媽,全面清算中共的日子已經不遠了。女兒會遵師囑,堅持不懈的講真相,勸眾生退出中共所屬的黨、團、隊組織,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存留下來,迎接未來沒有中共的美好新紀元。

今天,女兒已經長大了,從大東公園回家的路,雖然沒有了您溫暖的陪伴,但您對真、善、忍信仰的堅守,永遠鼓勵著我修煉中勇猛精進!

至善,若水;大愛,無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