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脫胎換骨、善解淵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一日】我今年快七十歲了,二零一三年與老伴同時走入大法修煉,在這短短的七、八年裏,我們老倆口的一身疾病不翼而飛,身體精神面貌真的是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今生今世得遇這樣超常的高德大法,無比幸運、幸福。

在不斷的學法中,我們深知大法的珍貴,更加珍惜修大法的機緣。於是我們以親身經歷講大法的美好,抓緊一切有利時機講真相救人,把大法修煉人的寬容、慈悲、善良展現給周圍的人。下面我僅把最近發生的一件事的心歷過程與大家交流。

我家經營的是公路安保工程的打樁、護欄、做路標牌子等部份項目,雇佣了五、六個員工。不幸的是,二零一二年出了個大事故,兩個員工在拆卸牌子回家的半路上,由於車沒裝好,其中一人被車上滑下的牌子砸死了,我家賠償了死者家屬五十萬元;另一個被砸的腦裏有瘀血住進醫院,我們為他付住院費、護理費、誤工費等一切費用,並準備付給他一萬四千元。當他看到死者家屬拿走五十萬元,就眼紅了開始勒索我們。我們決定把手裏的活幹完再與他坐下來商量時,沒想到第二天他帶著妻子、兒子、弟弟、姪兒五個人闖進我家裏,對我丈夫大打出手,造成了:眼眶骨骨折、胸椎二、三骨折、肋骨五根骨折、左腿內韌帶撕裂傷、左腿半月板損傷等。同時我的右手無名指也被打的至今不能伸直。

這裏說明一點,這家人為何敢如此行兇?因他們與當地黑社會關係密切,這黑社會的人又與時任公安局長串通一氣,行兇前已串通好。當時家人打電話到派出所報警,正在打麻將的派出所所長卻悠然的對手下說:「不急,等打完了再去。」警察到我家時,行兇的五個人已經走了。這時警察對我們說:「俺們也沒看見打人,也沒有人證明,有證據才行。」當時我們也不知內情,又到公安局找法醫鑑定,可想而知,鑑定結果是:丈夫身上被打的五處傷都被鑑定為輕傷或舊傷。可謂政匪一家,他們一手遮天,我們求告無門。

真是蒼天有眼。二零一三年時任公安局局長因腐敗落馬被判十多年刑(也是多年來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派出所所長唯恐我們向新上任的局長提案訴訟,為撇清關係、保全自己,主動要我們狀告行兇打人者。因此判入室打人者賠償我們十多萬元。他們不服判決,執行庭給他們弄成黑名單。後來他們分別在大年三十和清明節在我家、廠子門前供著小餑餑、燒著、撒著死人錢來詛咒我們。這樣兩家的仇是深深的結下了。

這一年我夫妻倆修煉大法了,慢慢的這事就沒放在心上了。沒想到二零二零年春天,他們夫妻和弟弟三人來到我家,央求我們是否能少要點錢,因丈夫得了病花錢,也無錢給兒子買房,同時希望幫他把黑名單弄掉,否則兒子出國打工都出不去。此時他們一家過去的種種惡行浮現在我眼前:「人差一點被打死,你們還有臉進這個門。」沒給他們答覆。雖然知道自己是修煉人,但心裏挺糾結,進退兩難,感覺上不來、下不去的。

後來在學法中,師父多次點化我們:「修煉人沒有敵人」[1],「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2]「佛家講空,道家講無。」[3]

向內找,發現自己有很嚴重的怨恨心、爭鬥心、利益心,不去考慮對方如何,根本沒有慈悲心。師父不就是利用這件事來去掉些不好的東西嗎?我這樣以怨報怨對待他們,甚麼時候是個頭啊?!我問自己:這能修成無私無我的覺者嗎?這是大法弟子的作為嗎?常人在迷中互相傷害、爭鬥,大法弟子不能啊!

於是我與丈夫商量,這十來萬元錢我們不要了。沒想到的是,還沒通知他,第二天,他們全家三口與弟弟竟然來了,於是我倆堂堂正正告訴他們:我們是按真、善、忍修煉的大法弟子,師父讓弟子做好人,遇事為別人著想。你們家境困難,我們不要你們欠的這筆錢了。同時還把以前沒付給他的工資和給他買的保險近三萬元,全給了他。

這四人聽後震驚的馬上要跪倒叩謝我們,並要讓兒子認我們做乾爹乾娘。我倆將他們扶起並婉言拒絕,真誠地告訴他們:「要謝就感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教我們這樣做的。如果不修大法,我們一分錢也不會少要的。」他們同時連聲說:「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大法師父!」

接下來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告訴他們大法是大難之時救人的。都爽快的做了三退,又送給每人一枚真相護身符,我看到他們眼裏都充滿了淚水。

在後來的很多天裏,我的身心都特別輕鬆愉快,就好像背負的一塊大石頭突然卸掉了。我們悟到了,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為弟子承受。通過此事,給我們拿掉了很多壞東西,把壞事變成了好事。

值得一提的是,前幾天村裏人告訴我,上述夫妻倆在大集市上與一幫人嘮嗑,聽他們在激動的告訴人們:「煉法輪功的人就是好,他們(指我夫妻)一分錢沒要,這個社會哪有這樣的人?只有大法弟子能做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