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前局長梁清海遭報落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據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日大陸消息,前天津市監獄管理局中共黨委書記、局長梁清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梁清海因迫害法輪功,二零二零年五月被民眾舉報。

梁清海,男,吉林磐石人,一九五七年九月生。一九八零年五月起,歷任天津市勞改工作管理局財務處會計、副處長,審計處副處長;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審計處處長、行政裝備處處長、副局長,中共黨委副書記、政委、局長;二零一一年十月任中共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市監獄管理局黨委副書記、局長;二零一四年三月至二零一八年一月期間,任中共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市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

梁清海被查的四個半月前,其前任祖文光落馬。已於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落馬的天津女子監獄原監獄長馮力也與兩人共事多年。三人仕途相交,都在監獄系統工作多年,都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得到升遷,最終也都遭了惡報。

祖文光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至二零一零年七月,任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副政委、政委、黨委書記、局長。期間,馮力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九年四月,任監獄管理局辦公室副主任;梁清海也在天津市監獄管理局任職。祖文光於二零一零年八月至二零一四年二月,任天津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局長,市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一年後,梁清海就任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市監獄管理局黨委副書記、局長。祖文光於二零一四年三月轉任天津市政法委專職副書記。梁清海於二零一四年三月直接接班祖文光,任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天津市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梁清海被舉報在任職期間,積極執行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執法犯法,縱容天津市監獄系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採用「三挺一瞪」、灌食、毒打、體罰、虐待等酷刑,及高強度逼迫做奴工、強制洗腦、非法剝奪會見權、侮辱人格,甚至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致使陳瑞芹被迫害致死,致多人命危或精神失常。以下是梁清海在任期間,迫害法輪功的部份事實。

案例(一)陳瑞芹遭天津女子監獄長期凌虐致死

薊縣白澗鄉劉吉素村的陳瑞芹於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因不放棄信仰,長期遭受凌虐。在五監區受到殘酷迫害,被長時間罰站、不允許大小便,她的雙腳腳趾曾被踩得鮮血淋漓,身體被毆打得傷痕累累,包夾在引水機上接來熱水往她臉上潑,更下作地掐乳頭、猥褻下身,甚至讓她吃屎喝尿。包夾隨手抓起尿桶、凳子等物件就打,還說:「杜大隊當班可以隨便打。」獄警徐莉穎鼓勵包夾暴力毆打說:「打吧,打破了我親自給她縫去。」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幾號,五監區對陳瑞芹的迫害升級,她從監號被轉移到隔離室封閉起來。有三個包夾直接參與迫害,其中兩個輪流值夜班,白天她們配合包夾鄔萍對陳瑞芹進行殘酷野蠻的迫害。被封閉隔離後,一個月內陳瑞芹幾次出現生命垂危,人們看到犯人的伙食裏夾雜的不是一個小窩頭而是一袋米湯,由雜役遞給隔離室。那幾天隔離室幾乎沒有聲音,可是沒過幾天毆打辱罵聲又不時的傳出。包夾鄔萍的叫罵聲時常被隊長提醒:聲音小一點兒!隊長交接班點名時陳瑞芹是被兩個包夾架著站在門口,嚴寒的冬季她只穿著單衣,人已經被折磨得不能站立,佝僂著身子彎曲近九十度。

然而有一天上午(大概是二零一七年一月中旬過年前那幾天)只見陳瑞芹倒在監舍鐵欄門口內側,包夾鄔萍騎在她身上,兩手緊緊掐住她的脖子,惡狠狠地說:我憋不死你!

陳瑞芹於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晚十點左右被天津市女子監獄迫害致死,時年四十四歲。

案例(二)張洪聚被迫害致腦出血 天津濱海監獄仍阻撓「保外就醫」

南開區法輪功學員張洪聚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被天津市「六一零」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南開區看守所一年半後,被南開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三個月,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投入天津濱海監獄。

入獄僅三個月時間,張洪聚就出現了腦出血的症狀,獄方拒絕給其辦理「保外就醫」。目前張洪聚血壓很高,滿口牙齒全部脫落,每天吃飯都很困難,人非常消瘦虛弱,精神狀態也不好。張洪聚的家人非法擔心他的身體狀況。

張洪聚家人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接到天津濱海監獄電話,稱張洪聚突然發病,正在送往天津環湖醫院(腦繫科醫院)搶救,讓家屬帶著戶口本、房產證等證件,準備給張洪聚辦理「保外就醫」。張洪聚妻子急匆匆的趕到了醫院,只見張洪聚身體非常消瘦,面色蒼白吐字不清,肢體活動受限。

經環湖醫院確診是腦出血,當時醫院就下了病危通知書。同去的獄警讓家屬簽字,並要求張洪聚妻子交納住院費及治療費,遭到張妻拒絕。在環湖醫院搶救期間,張洪聚說話言語不清,肢體活動不便,濱海監獄仍然給張洪聚戴著腳鐐,還在他的病床前安裝了攝像頭及錄音裝置,二十四小時全程監控張洪聚及家屬的一舉一動。

入院第五天,張洪聚病情稍有好轉,但還處於輸液治療階段,就被強行拉回了康寧醫院(原新生醫院)。當家屬強調張洪聚並沒有完全康復,要求辦理「保外就醫」手續,以便在專科醫院繼續救治時,獄警尚樂百般阻撓不予辦理。

案例(三)李彥霞遭天津市女子監獄關小號、毆打、辱罵致精神失常

李彥霞,五十出頭,於二零一四年五月由四監區調到三監區加重迫害,一直隔離關小號,強制「轉化」迫害,被嚴格控制大小便,從凌晨四點罰站到深夜兩點不讓睡覺,不讓吃飽,三四個包夾動不動就對她拳打腳踢,威逼辱罵,說她精神病。連續五個月洗腦迫害,到十月回組後又讓全組犯人陪她「學習」,不讓人與她說話,不讓其他人看電視,挑動仇恨。當時李彥霞已被迫害的身體虛弱消瘦,目光呆滯,動作緩慢,精神極不正常。

案例(四)呂桂芬被天津市女子監獄逼迫服用「降壓藥」後成植物人

呂桂芬被非法判刑八年後被劫持到天津市女子監獄。被迫害成植物人之前,她被關在五監區內。監區從上至下所有獄警全部參與「轉化」法輪功學員、輪流洗腦,越是邪勁十足的人才越容易被提拔上位。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底左右,一同被關押在天津女監的法輪功學員看見呂桂芬走路打晃、天天頓頓服藥,說是「降壓」。呂桂芬遭受了怎樣的迫害還不為人知,還被掩蓋著。

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清晨三、四點鐘,呂桂芬從床上坐起來想喝水,值夜的看她動不了就把水杯遞給她,她端著水杯想喝但卻頭一歪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案例(五)唐中貞被天津女子監獄逼迫服用迫害中樞神經的藥物

唐中貞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被非法關押到天津女子監獄。一年來,唐中貞被獄警和他們指使的惡犯強制洗腦和持續吃各種迫害腦神經的藥物,若不從,則是面臨惡犯暴打。唐中貞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消化系統紊亂。

唐中貞在監區被迫服用藥品(佐匹克隆膠囊、勞拉西泮),其實都是迫害中樞神經的藥品,導致唐中貞精神失常,時而恐懼、焦慮、疑惑,同時消化系統紊亂,一停藥,就睡不著覺、吃不下飯,停藥三天,唐中貞生不如死,就受不了。

案例(六)天津市濱海監獄近五年時間非法剝奪黃禮喬會見權

天津無縫鋼管公司工程師黃禮喬,二零一二年四月被綁架並於九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判刑七年,關在天津楊柳青監獄。二零一四年四月,黃禮喬被轉押至天津市濱海監獄,據說身體狀況堪憂,已經坐了輪椅,家屬聽到消息後非常著急,每月的接見日都趕到濱海監獄,要求見自己親人,了解黃禮喬的健康情況。在監獄探視登記處,卻被登記獄警以家屬也煉法輪功為由,一再拒絕辦理探視手續。反而偷偷給家屬錄像。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七日,黃妻到天津市政法委、司法局、監獄管理局遞交了她對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非法剝奪自己會見丈夫等權利的投訴書。

六月十七日下午,當黃禮喬的妻子到天津市司法局反映情況時,和司法局工作人員說自己諮詢過律師,監獄不讓家屬會見是違法的。一個黃姓工作人員竟然脫口而出:「我看哪個律師敢接你家的案子,我嚇死他。你丈夫都被列為重點的重點了,你還敢上這來投訴。」

七月十五日,黃禮喬妻子到監獄管理局遞交第二份投訴書,提出以下訴求:1、港北監獄不讓我們夫妻相見法律依據是哪條?2、港北監獄聽令於政法委,依據哪條法律?3、黃禮喬身體已不能待在監獄,急需回家調養身體。監獄局依然不予理睬,黃禮喬妻子會見丈夫的要求繼續被監獄無理拒絕。

七月十八日港北監獄接見日,黃禮喬的妻子又被拒絕會見,非常擔心自己丈夫的情況,在悶熱的天氣中,在監獄門口站了六、七個小時,人都快暈倒了。而監獄警察卻還在偷偷給她錄像。

七月二十五日,黃妻去監獄管理局信訪處,接待的倪姓工作人員和他的上司都說,「我認為港北監獄不讓你見是合法的,如果你認為我們違法,你就到檢察院去投訴。」

七月二十九日,當黃禮喬妻子到檢察院信訪處投訴時,檢察院卻拒收投訴信,工作人員說:「這事不歸檢察院管,讓你們會見是他們(監獄)的舉手之勞,怎麼推到檢察院了?!」

入獄以來,黃禮喬繼續申訴,多次向獄方遞交申訴狀,均被獄方扣押。黃禮喬的妻子葛秀蘭申訴多年,奔走於司法局、監獄、監獄管理局之間,飽受所謂執法人員的刁難、恐嚇,並被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將近五年的時間不准她與丈夫相見。為此葛秀蘭向監獄管理局發出了信函,要求申請不讓家屬會見規定的信息公開,司法部門無從抵賴,最終黃禮喬在陷冤獄五年後,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下午夫妻終得一見。

案例(七)滑連有被天津濱海監獄迫害致奄奄一息

二零一二年被冤判七年的法輪功學員滑連有,被濱海監獄迫害的奄奄一息,於二零一四年初被獄警用擔架抬回家。

二零一五年四月,滑連有自述被迫害經歷,曝光天津濱海監獄的犯罪事實。二零一五年六月,滑連有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最高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江澤民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其它相關責任。在控告書中,滑連有再次曝光在天津濱海監獄遭受的非人迫害。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滑連有被綁架,當天下午被劫持到天津濱海監獄。入獄後近兩年時間中,滑連有遭受到獄警、包夾各種酷刑折磨虐待,曾一度神志不清。

案例(八)張立芹依法為夫申請國家賠償無理被拒

天津市靜海區法輪功學員任東生在天津濱海監獄遭受多種酷刑折磨,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其妻張立芹(張立琴)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向最高檢察院、天津市檢察院等部門郵寄了控告信,要求依法追究天津濱海監獄張士林、高佩志等人虐待被監管人罪的刑事責任;並依據《國家賠償法》相關條例向天津濱海監獄郵寄了《刑事賠償申請書》及相關材料,主張醫療費、殘疾金等賠償。

自寄出《刑事賠償申請書》之日起,半年之中張立芹多次往返於天津濱海監獄和天津市監獄管理局之間,依法要求就《刑事賠償申請書》給予答覆,但是賠償義務機關(天津濱海監獄)及上級機關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均未給出明確的答覆。

同年九月十九日,天津市檢察院第二檢察分院以濱海監獄「沒有犯罪事實」為由向張立芹下達了《不立案通知書》,並稱濱海監獄的警察都簽了字了,證明沒有人毆打過任東生。張立芹正告他們:「作偽證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十二月二十一日,張立芹依據《國家賠償法》第二十五條「覆議機關逾期不作決定的,賠償請求人可以自期限屆滿之日起三十日內向覆議機關所在地的同級法院賠償委員會申請作出賠償決定」的規定,向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遞交了《刑事賠償申請書》及相關材料。

十二月二十二日,天津一中院將《刑事賠償申請書》及相關材料退回,理由是沒有附加上天津濱海監獄及天津市監獄管理局的答覆函。張立芹一再強調正是因為濱海監獄及監獄管理局逾期不予答覆,才依法向一中院提出申請的。天津一中院工作人員及其上司均稱,沒有上述單位的答覆函就不能受理。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天津濱海監獄向任東生妻子張立芹下達「不予刑事賠償決定書」,其理由是:「任東生所提到使用暴力、唆使他人使用暴力致人傷害與事實不符,查無實據;根據監獄醫院的就診病例,任東生在獄服刑期間,身體未發生異常情況」。

從以上案例可以看出,天津監獄系統對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講過法律,殺人者至今逍遙法外。身處天津市監獄管理局最高領導層的梁清海對此不僅不加以制止、懲罰,反而縱容、包庇,使得監獄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最邪惡黑窩,對此梁清海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如今,中共政法系統「倒查」二十年,其中「徇私枉法罪」和「虐待被監管人員罪」,都是涉及迫害法輪功的重罪。梁清海的落馬,是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報應。迫害善良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不僅違犯世間法律,而且違背天道,必將給參與迫害的個人及其親人、後代帶來天懲。奉勸世人切莫為了蠅頭小利毀了自己、家人及後代的福份和將來。

更多報導見明慧網《原天津監獄管理局中共黨委書記、局長梁清海被舉報》、《原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局長祖文光遭惡報落馬》、《天津女子監獄原監獄長馮力遭惡報被調查》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