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中體悟業力的轉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四日】三年前,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天我想與同修交流一下自己在煉功中對業力轉化的感悟。

師父說:「我們人類發展到今天這樣一個成度,幾乎人人都是業滾業滾來的,人身上都有相當大的業力。」[1]師父說:「德多的人悟性高,也能吃苦,勞其筋骨,苦其心志,哪怕是在身體這方面承受多一些,在精神上承受少一些,都能長功的。黑色物質多的人就不行,必須得先經過這樣一個過程:首先得把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就是這樣一個過程,也是極其痛苦的。所以往往悟性不好的人要多吃苦,業力大悟性差,他就更不容易修煉。」[1]

我想:甚麼是極其痛苦?我能不能夠承受的過去?我能夠承受的過去,並戰勝它嗎?我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得到嗎?

以前,煉第五套功法時,我不怎麼感到痛,感覺時間過的很快。有時還想睡覺,煉功時整個迷迷糊糊的,頭腦中甚麼東西都想,不覺得極其痛苦(後來專心學法有了新的認識)。

師父講過在打坐時要盤腿很長時間,我就增加煉功的時間。開始的前兩天,煉功時間從六十分鐘增加到九十分鐘,我仍然沒有感到疼痛。到了第三天,坐到四十分鐘就開始痛了,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坐到七十分鐘,就已經快受不了了,眼淚和鼻涕一直流下,後背彎曲歪斜。這樣過了幾天,有時候我坐七十分鐘,有時候六十五分鐘,如果太痛的話,我就把腿放下。

就這樣,來來回回幾天,我決定不增加或減少時間。然後每天不管怎麼痛,我一定不把腿放下。我可以感受到我腿部和背部的業力在轉化。開始,胯下兩邊都出現了幾塊業力,像雞蛋一樣大,後來它跑到膝蓋。它跑到哪裏,哪裏就很痛,然後再跑到小腿,就化掉了。這疼痛從膝蓋傳到小腿,再到腳,我整個腳都發麻,每個腳趾像撕裂了一樣,彷彿爐火在燒腳。

有時,業力從我的臀部下面開始,使我無法靜下心來坐著,我只想向一側傾斜,以減輕疼痛。到某個時間,感覺一塊塊業力在減少,然後轉到每段腿的痛苦,從骨頭到骨髓的疼痛。有時坐著,突然間,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子在我的腿上划一條線,或者像一把鋒利的針或刺一樣,使我震驚,讓我感到害怕。

疼痛難忍時,我在打坐中不斷的扭動。後來我下定決心,在煉第五套功法時要靜坐不動,不管怎麼痛,我也要腰直頸正,雙手不動的結印。雖然在外面煉功有涼快的風,可是汗水和淚水混雜在一起,會讓我受不了。

大約兩個月後,在湧泉穴的位置,似乎開了一個洞,就像在開酒瓶,旋轉了一會兒,軟木塞突然彈出,腳裏的黑氣跟著軟木塞噴出來,整個腳都發熱,黑氣甚至噴到整個臉上來。之後,我全身整個都輕鬆了,疼痛立即變得好像從未存在過,真是奇蹟。

從外面看起來,我沒甚麼改變,但我身體裏已經起了巨大的變化,言語無法形容,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得到。每天經歷著類似的過程,有了師父的加持,一段時間後,消除了不少的業力。

知道業力轉化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自己在修心性過程中,我特別意識到,要在「忍」上下功夫。因為我悟到,做不好的事,會造更多業力。師父教導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剛開始,我克制自己,忍在心裏,不表現出來。慢慢的,當我被罵時,我可以包容對方,表現的很坦然,因為我知道這樣是在讓我提高心性。過去,我常常以忙為藉口,做事得過且過,就算完成自己生活中的責任了。現在,我真誠的關心周圍的人,花更多的時間與家人在一起,家裏的氣氛也變得和諧、愉悅。尤其是不修煉的家庭成員,他們不再指責我的修煉,這也許是我在家庭的改變證實了法。

現在,我已經可以靜下來煉動功了。我專心跟隨師父的口令煉動作,不再比口令快或慢。如果快了或慢了,表示我還沒專心。現在我跟著師父的口令速度,煉第二套功法時我感覺雙手手心有很強大的能量;煉到第三、第四套功法時,感覺自己要飛起來了;尤其是第三套功法,身體愈變愈大。煉第五套功法加持神通時,手心充滿了能量,與整個身體連成一片。

我悟到,當我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個人的業力也會逐漸的轉化,轉化成德。

以上是我的修煉體悟。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