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徐栩「消極抗災」說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在歷史資料《搜神記》中,有一個真實的故事,後漢時,徐栩以執法公正而聞名。他當小黃縣縣令時,鄰縣發生大蝗災,草都被蝗蟲吃光了。可是蝗蟲過小黃縣時,沒有停留飛逝而過,沒有造成任何災害。刺史聽說徐栩沒治理蝗災,於是大怒,將他免職。徐栩丟官而去,蝗蟲隨後而至。小黃縣的百姓集體為徐栩喊冤,說他是難得的好官,有他在,蝗蟲就不敢來。刺史得知實情後,向他道歉並請他官復原職。當徐栩復職後,小黃縣的蝗蟲立刻都飛走了。

在刺史看來,當災情到來時,在傾力抗災、向朝廷申請錢糧的支援、一封又一封加急快報,地方官晝夜難眠,是正常的;而相鄰的小黃縣,卻是「消極抗災」。但現實的結果是,積極申請錢糧「抗災」的官員們,並未讓百姓免遭蝗蟲之禍,而「消極抗災」的徐栩卻讓本地避免了蝗災。為甚麼呢?今天我們不妨跳出無神論的框框,好好想想,關鍵點在哪裏?

無獨有偶。在當下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從媒體上可以看到,河北、黑龍江等疫情重災區,防疫手段,層層加碼,不僅要讓每個人戴上口罩,呆在家裏,有的家門還要貼上封條,更有甚者,整個社區、村莊還要拉到其它地方整體隔離,不可謂不嚴密,堵病毒的「牆」不可謂不厚實。然而,「病毒」是堵能堵得住的嗎?

長了眼睛的瘟疫

歷史上發生的大瘟疫,無論是著名的羅馬大瘟疫,還是歐洲黑死病,以及近代的西班牙大流感,流行的路線看起來偶然隨機,卻似乎有一個預定的安排。

以歷史上著名的「查士丁尼瘟疫」為例,在542年春,東羅馬的都城君士坦丁堡發生大瘟疫,並在四個月之後終止,人們以為災難過去了,沒想到,它只是讓僥倖躲過的人暫時喘息而已。

它似乎按照一個既定路線,從一個地方繼續蔓延到另一個地方。但是到558年,它突然折回君士坦丁堡,第二次橫掃了整個京城,殺死了大批居民。

此時的羅馬已經有一定的防疫經驗,拜佔庭公共醫療救助發達,向公眾提供預防瘟疫的藥物,人們戴上口罩,儘量減少外出。

但是,這些防護都無濟於事。親身經歷了查士丁尼瘟疫的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告訴人們這樣的場景,在烈性傳染病面前,有人不但不戴口罩、不吃預防藥,而且主動擁抱死亡,結果「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活著」。

這次大災難的另一位見證人、《聖徒傳》作者兼歷史學家約翰描述他的逃疫之路:「如果夜晚來臨,我們就會想,死亡定會在夜間來攫取我們的性命;若黎明降臨,我們又會整日面對墳墓之門。」

約翰試圖逃離瘟疫,但是,不論他逃到哪裏,瘟疫總是接踵而至,直到最後,他再也無處可逃。

有時一座城市裏,只有一兩戶家人染疫,城裏其他人家都安然無事。而在另一些城市,幾乎只有很少人存活,整個城市被毀滅。

一些沒有被感染的人,本來以為躲過了瘟疫,卻在第二年染疫而亡。更難以解釋的是,一些居民成功逃離疫區,到了一個沒有疫情的城市,待那個城市發生疫情時,染疫的還是他們這些逃出來的人!人們在街頭巷尾談論著這些奇怪的事,都感到不可思議。

城市陷於癱瘓,所有娛樂活動停止,不再有交易,手工業和服務業停滯,糧食無人收割。瘟疫之後就是飢荒、通貨膨脹、食品短缺,有人躲過了瘟疫,卻沒有躲過飢荒,最後還是被餓死了。

一種悲觀情緒瀰漫開來,當時人認為,無人能知道瘟疫最後的結局,因為一切為造物主所掌控,只有萬能的造物主知道瘟疫的原因與走向。

拜佔庭歷史學家普羅柯比指出,查士丁尼瘟疫來自造物主的懲罰,拜佔庭知識分子也都如此認識。很多人認為,富庶與優越的羅馬人長期沉湎於奢華,縱情聲色,不遵守造物主的教誨與人間的律法,所以才遭受了無情的報應。

在災難中遭遇痛苦的人,目睹瘟疫無處不在,瘟疫像長了眼睛,想逃避的人逃不掉,不想逃的人卻安然無恙。他們把羅馬大瘟疫的教訓記錄下來,讓人們不要忘記瘟疫的原因,正是因為人們忘記了造物主的教誨。

「無神論」是毒害世人的根本

或許有人說,現在都21世紀了,現代科學有了大數據,有了基因技術,有了量子科技,人類可以掌握微觀世界的秘密。然而,越是權威的科學家,越是對於來自大自然的神秘保持著謙恭與敬畏,科學的進步與發展,與對於神的信仰並不是非此即彼的關係,諾貝爾獎的獲得者中,有宗教信仰者超過八成。

恰恰是不信神、不信天的共產黨治下的中國,宣揚戰天鬥地,認為人的力量可以上天入地,可以改造大自然。「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在這樣的號令中,多少百姓被無神論的謊言迷惑,相信階級鬥爭,相信槍桿子,淡忘了敬畏天地、善惡有報的道理。

科學很發達,科學再發達能戰勝得了「瘟神」嗎?無神論說沒有神,神就不存在了嗎?很簡單的道理,空氣中人類能看見的光線,與電波只有數種,那麼人類看不見、摸不著的就不存在了嗎?

在海嘯面前,在地震面前,在大火災面前,在大瘟疫面前,人類渺小無力,既然中外歷史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智慧,為甚麼我們不在危機來臨之前,留意救劫的良方,以及超越我們固有觀念的神奇力量呢?

當小黃縣的民眾,發現刺史把縣令貶官,蝗蟲又飛了回來,於是站出來主持公道,向刺史道明事情原委,還縣令以公道,蝗蟲居然又重新離去;

當羅馬遭受大瘟疫之後,沉心反省,為甚麼有的人四處逃避,最終難逃瘟疫,為甚麼有的人擁抱死亡,卻始終平安無事,他們發現是道德沉淪,縱慾聲色,違背了天意,而受到了天懲,逐漸地瘟疫慢慢散去。

在新冠肺炎又一次鋪天蓋地而來。憑借中共的強制隔離、層層設卡,就能把瘟疫驅趕?如果沒有對「無神論」的清醒認識;如果沒有對於社會道德淪落,人心敗壞的反省;如果沒有對於傳統和信仰的重新恢復,長了眼睛的瘟疫怎麼會「自動」消失呢?

後記

在2020年的武漢肺炎疫情中,若干遭遇瘟疫的武漢市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從絕望中生還。「瘟疫雖兇猛,救命有真言!」這是無神論解釋不了的,但卻是真真切切的事實。性命攸關。「真善忍好」是不是真理真言,大家可以花三秒鐘想一想,說出自己的答案。

機緣莫錯過,一念定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