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馬三家教養院的罪惡(1)

——曝光中共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的發家、衰敗與解體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

篇首語

自古以來,人類對光明的追尋從未停止過。即使在最深沉的黑夜中,總有一些人用自己的生命點亮暗夜,讓人們看到被黑暗掩埋的真相,讓人們感受到光明的溫暖,讓人們看到走向未來的希望之路。

2013年4月6日,國內媒體「財訊傳媒集團」下屬的《LENS》雜誌第62 期刊登了2 萬字的報導《走出「馬三家」》。文章通過大量的人證、物證,深度曝光了馬三家教養院使用的一些驚人的酷刑,包括奴役、關小號、包夾、電擊、卡齊、上大掛、坐老虎凳、綁死人床等等。在令人震驚的現場描述中,讀者往往很少注意到,所有這些酷刑只用於特定類型人員,後來才延伸至普通勞教人員身上。而這個特定群體就是法輪功學員。

從1999年至今,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持續了二十多年,中共耗費大量的國庫資源,傾舉國之力,動用從上至下所有的各級組織機構人員,全方位、多角度、多層面的迫害法輪功。由於中共極度嚴密的封鎖相關消息,其中的黑幕及其邪惡程度並不為廣大民眾所知曉。

有些人在面對中共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面前,難以置信中共會用如此邪惡、卑鄙、非人的手段對待這些善良的老百姓;也有一些人看到在非人的肉體與精神的酷刑下,難以理解法輪功學員為何仍然堅持真、善、忍的信仰。

中共為何對這個以真、善、忍為做人準則的群體如此憎恨,要滅之而後快呢?法輪功學員在極端的酷刑下,為何不放棄,而撐起他們強大內心的力量又是甚麼?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文指出:「中共的目的是為了真正地毀滅人。不僅要毀滅人的肉體,而更是要毀滅人的靈魂。這一方面是出於邪靈對神佛的仇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法輪功的傳播帶動了整體社會上的信仰重建和道德昇華,且真、善、忍的理念也包含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作為通過毀滅文化、道德和阻斷人得到創世主救度為終極目的的中共邪靈來說,當然將法輪功視為第一大敵。」

本文選取多位馬三家教養院親歷者的講述,勾勒出馬三家教養院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過程中扮演的罪惡角色。但是馬三家教養院的罪惡之深、之邪,已遠遠超出本文有限的筆墨,可謂「罄竹難書」、「罪惡滔天」。

在馬三家教養院,一直上演著善與惡、光明與黑暗的對決。透過馬三家教養院的「興」與「衰」,以至最終解體,可以解讀出中共迫害法輪功滔天罪行背後的險惡用心。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所點明的:「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目錄
序(1992年─1999年)
第一部份(1999年下半年):鎮壓法輪功,馬三家教養院瀕死「復活」
一、違法、違憲的勞教制度
二、中共選中「馬三家教養院」
三、「三個月消滅法輪功」計劃破產,馬三家女二所建立
四、馬三家男所六大隊建立
第二部份(2000年─2001年):積極執行江氏密令,「馬三家轉化術」成樣板
一、滅絕人性的江氏密令
二、「馬三家轉化術」樣板模式
第三部份(2001年─2004年):瘋狂的「攻堅戰」
一、酷刑無法扼殺信仰,「自焚」偽案釋放迫害升級信號
1. 絕境中的堅守
2. 世紀謊言──「天安門自焚」騙局
二、滅絕人性的攻堅戰
1. 2001年「車輪式」的攻堅
2. 2002年瘋狂的「春雷」行動
3. 2003年「嚴打整紀」70天
4. 2004年「攻堅團」助攻
三、極端酷刑下踐行「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第四部份(2005年─2009年):借奧運之名,馬三家開啟殺人模式
一、「奧運開幕前消滅法輪功」
1. 2005年─2006年「嚴管隊」的殺人模式
2. 真正的勇者
3. 2006年「不轉化就送蘇家屯」背後的「按需殺人」
二、「死亡指標」下的恐怖
1. 2007年「奧運前殺一批」
2. 2008年─2009年女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殺人手段
3. 2008年─2009年男所──「地獄中的地獄」
三、穿透地獄的光
1.「法輪大法好」條幅飄揚在馬三家
2. 正信堅不可摧
第五部份(2010年─2012年):三年計劃,馬三家苟延殘喘
一、「攻堅戰」不停
1. 2010年「整紀殺風活動月」
2. 2011年「揭批」
3. 2012年「過篩子」
二、「薄熙來案」引爆江氏集團潰敗(2012年)
第六部份(2013年─2019年):勞教制度解體,馬三家死而不僵
一、馬三家教養院黑幕曝光,引爆勞教制度解體(2013年)
二、變身「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繼續作惡,最終走向解體(2014年─2019年)
三、馬三家毒瘤遺禍中華
1. 瘤毒擴散,殃及全國
2. 道德淪喪,全民受害
第七部份:「真、善、忍」的光芒滌盪陰霾
一、黑窩中的喚醒良知
二、逆境中的正道滄桑
1. 馬三家女一所全體法輪功學員集體起訴馬三家教養院,起訴江澤民
2. 被迫害者起訴馬三家惡警
3. 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
4.「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馬三家教養院惡警發出通告
三、天意昭顯:天要滅中共
1.「三退」大潮顯民意
2. 全面圍剿參與迫害者
結語

序(1992年─1999年)

從1949年中國共產黨建立政權以後,中國人在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中承受著巨大的苦難。中共系統的在用無神論與進化論對遵循神傳文化的中國人洗腦。但是,處在文化缺失與信仰真空中的中國人,在道德水準飛速下滑的社會中,仍在不斷的尋找著生命的意義。

1992年,正當人們迷失在金錢、權力、享樂的漩渦中時,一股清流湧出,這就是李洪志先生向社會傳出的法輪功。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用「真善忍」的標準提升人的道德水平,遇事向內找自身的原因,不求名、不求利。無論男女老幼,只要堅持修心煉功,就可以祛病健身,就能使人變的誠實、善良、寬容、平和。法輪功自傳出後,深受廣大民眾的喜愛,僅憑口耳相傳,即迅速傳播。

法輪功自1992年5月傳出至1999年,已經洪傳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吸引了上億不同種族的民眾修煉。法輪大法修煉者涵蓋大學教授、醫生、律師、工程師、公務員、軍警、士農工商、學生、家庭主婦等社會各階層,普遍受到政府部門及社會各界的高度讚揚。

這種道德回歸的強大力量,以及祛病健身的奇效,讓法輪功成為了整個社會的焦點話題。本來法輪功的迅速傳播,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大好事,但是法輪功的理念 「真、善、忍」與中共崇尚的「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假、惡、鬥」涇渭分明、格格不入,加上法輪功有廣大的群眾基礎,使中共自認為大難臨頭。可以說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與迫害,是中共本質所驅使的必然結果。

從1994年,中共對法輪功信仰的騷擾就開始了。1997年起,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利用手中的權力,命令警察在全國進行秘密調查,企圖尋機取締法輪功,但是一直沒有找到任何把柄。1998年7月21日,中國公安部發出《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對法輪功輔導員的電話、行蹤進行監聽和監視、取締煉功點、驅散煉功群眾、抄家、私闖民宅、沒收財產等,各地對法輪功學員不公對待頻頻發生。

1998年,國家體總在北京、武漢、大連地區、廣東省進行了五次醫學調查,調查人數近三萬五千人。調查結果顯示,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7.9%。1998年下半年,部份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這個調查結果令中共更加不安,這意味著中共慣用的無神論與進化論的鬥爭哲學對廣大民眾的控制開始失效。

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中國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博覽》雜誌上發表《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一文,攻擊法輪功。18日至24日,天津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陳述情況。23、24日,天津警察毆打驅散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45人。該事件引發了「4﹒25」萬餘名法輪功學員前往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法輪功學員有3個簡單的要求:天津放人;煉功自由;合法出版法輪功書籍。

當時的朱鎔基總理下令天津警察放人,並重申了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當晚10點,萬名法輪功學員們靜靜離去。整個上訪過程平靜,沒有喧嘩,沒有口號,秩序井然。法輪功學員們離開後,地上無一片紙屑,連警察扔的煙頭都被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清掃乾淨。法輪功學員所展現的和平、理性,讓整個世界為之震驚,同時也讓當時中共的掌權者江澤民如坐針氈。

此後,江澤民頻頻向政治局、書記處、中央軍委施加壓力,並將批判法輪功的講話作為文件在黨內傳達。1999年6月10日,江澤民下令成立「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相應的辦事機構──「610辦公室」,後來又被更名為「反邪教組織辦公室」以避人耳目。「610辦公室」是凌駕在法律之上的類似於「中央文革小組」、納粹蓋世太保的非法組織。是一個能調集全國幾乎所有資源的機構。不僅壟斷公、檢、法、司聽令於它,還有特務、外交、財政、軍隊、武警、醫療、通信等各個領域都受它控制。在隨後的二十多年中,「610辦公室」扮演了極其邪惡的角色,所有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政令和邪惡手段也是從這散播到全國的。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因一己之私,親手發動了一場對一群善良的法輪功民眾的殘酷迫害,旨在徹底鏟除法輪功。江澤民宣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三個月消滅法輪功」。

二十多年來,中共動用一切媒體、司法、軍警、特務、黨政、外交,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全方位的迫害。上億法輪功學員和家人長期被污衊、監控,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及非法關入洗腦班。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毒打、電刑、強姦、強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有的甚至被活摘器官,慘無人道的迫害手段令人髮指。數百萬家庭被迫害的支離破碎、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為了維持這場對善良民眾的迫害,江氏集團不斷的從國庫中盜用巨額資金。2001年2月27日,江澤民曾一次性撥發40億元人民幣,安裝大量的監視儀器監控法輪功學員。2001年12月份,公安內部傳出消息,江又挪用42億在全國各地建立殘酷邪惡的「洗腦」基地,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為了阻截法輪功真相,中共至少花了40億打造網絡防火牆「金盾工程」。 2002年,遼寧省政法委書記丁世發在馬三家一次大會上公開說:「對付法輪功的費用已經超過了一場戰爭的費用」、「原來以為這和以往的運動一樣,一陣風就過去了,沒想到(越來越升級)。」如今迫害持續了二十多年,中共投入的資金更是個天文數字。

第一部份(1999年下半年):鎮壓法輪功,馬三家教養院瀕死「復活」

一、違法、違憲的勞教制度

「勞動教養」是中共1957年從前蘇聯引進的一種特有的制度,是關於「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措施和處罰」。它是基於國務院和公安部制定的法規,屬於行政處罰,最多只能拘留十五天。根據《立法法》的規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措施和處罰」要由法律來規定,必須由「全國人大及其常務委員會」立法,而不能由國務院和公安部來制定。因此現行勞教制度是非法的。

「勞教」是法治外的毒瘤,它的要害之處在於,這套制度不受《刑法》、《刑訴法》和其它法律的管轄。公安機關可以不經法庭審判就有權關押民眾,並強迫民眾勞動數年,被勞教者形同判刑入獄。而《憲法》第三十七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經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因此,「勞動教養」是違背《憲法》的。

同時,勞教制度也違反了中國政府簽署的《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998年10月)。《公約》第九條規定:「人人有享受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確定的根據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剝奪自由。」

而這個違法、違憲的勞教制度卻在中共的庇護下,運行了六十多年。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面對國際壓力,本想取消勞教制度,卻因為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才又得以死灰復燃,成了迫害法輪功的重要場所。

勞教所是中國的「法外之地」。這個黑洞甚至比中共的牢房還要黑,因為裏面沒有任何法律的監控、監管,隱藏了無數的罪惡。很多無法想像的殺戮、酷刑都發生在勞教所。依據維基百科的數據(2013年4月),中國340個勞教所關押的至少25萬人當中,約50%以上是法輪功學員;經聯合國記錄在案的中國酷刑和虐待指控案例中,66%是法輪功學員。

從1999年「七﹒二零」至2013年,以馬三家教養院為首的遼寧省各市勞教所共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至少一萬五千人(由於中共的信息封鎖,大量被迫害實例未能傳至海外的明慧網,未被統計),其中非法勞教近萬人,迫害致死101人(不含張士教養院迫害致死6人),迫害精神失常60人,迫害致傷、致殘數百人,性虐待逾百人,遼寧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前遭勞教迫害的189人。

二、中共選中「馬三家教養院」

'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
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

馬三家是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的一個鎮。「馬三家教養院」就在馬三家村,成立於1956年3月9日。這家建在蘆葦叢和亂墳崗之上的教養院,在地圖上幾乎找不到,但是當地的人都知道這個地方。在馬三家,常能看到成群的烏鴉飛過。有時會有成群結隊的烏鴉,黑壓壓的落到圍牆上,瘆人的亂叫。院內的湖邊,大群的蛤蟆鼓譟,霧氣沉沉。

1999年以前,馬三家教養院由於連年虧損,連電費都繳不上,面臨關閉。自1999年7﹒20後,中共為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信仰,大批遼寧省法輪功學員陸續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當地政府按每人1萬元撥款給教養院,馬上關閉的馬三家教養院大門再次開啟。

中共選中馬三家教養院,主要出於兩點考慮。其一:馬三家在瀋陽市邊郊,地盤大,有1.5萬多畝耕地,能容納好幾千人,而且地處偏僻,便於中共放開手腳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強制「轉化」,不容易被外界發現與曝光。另外,法輪功發源於吉林省長春市,東北地區法輪功學員非常多,要在東三省選址創建一個樣板(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單位),位於遼寧省的馬三家教養院地理位置適中。

其二: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急需一批可以為了名利將良心出賣給魔鬼的官員。江澤民選中了一直想往上爬的薄熙來,並將他快速提升為遼寧省省長,名利熏心、心狠手辣的薄熙來成了江澤民最得力的打手。

同時,江澤民為馬三家教養院大開綠燈,提供巨額資金支持。因此,馬三家教養院在迫害法輪功方面,擁有最狠毒的領導、可以任意支配的財力、方圓幾公里的地理空間等各方面的高級配置。從1999年至2013年年底勞教制度解體,馬三家教養院始終走在迫害法輪功的最前端,並為中共迫害法輪功量產各種陰毒、邪惡的酷刑手段,並複製到全國,是中共體制內一顆碩大的毒瘤,也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罪惡的標誌之一。

三、「三個月消滅法輪功」計劃破產,馬三家女二所建立

江澤民在迫害之初,依據中共在歷次運動的手段和經驗,以及他手中掌控著所有的國家機器,信心滿滿的說:「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他曾說:「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所以最好打了,打他們,他們不會反抗的。」但是,這一次江澤民的計劃破產了,因為他面對的是一群內心平和、善良、理性的修煉人。

法輪功學員面對非法、不公的打壓,不僅沒有絲毫的退縮,而且心懷善意去北京上訪的人數越來越多,天安門廣場上空請願的呼聲一直沒有間斷。當時,北京的看守所和拘留所已經因為非法關押法輪功修煉者而爆滿。對這些法輪功學員,中共還找不出處理的辦法。

這讓江澤民再次看到「真、善、忍」道德力量掀起的巨浪。他全然不顧法輪功給社會帶來的巨大好處,他以妒嫉、扭曲、霉變的變態心理揣度:「全世界的人都信法輪功,那誰信我啊?」幾百萬上訪民眾如潮水般源源不斷的湧向北京,他更加歇斯底里,加劇了他要鏟除法輪功的決心,欲除之而後快。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其實就是與「真、善、忍」為敵,與人類最基本的普世價值為敵,這必定是一場逆天而行的惡行。要鎮壓這麼多的好人組成的群體,只要社會還有一絲一毫的維繫正義的力量,江澤民的目的都無法達成。很快,「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計劃破產。

中共意識到,要消滅法輪功,要將「真、善、忍」普世價值從人們心中剔除,必將是一個艱難的、長久的過程。在一個正常社會裏,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遊行示威自由、司法獨立等等,都是維繫社會公正的手段。要消滅法輪功,必須讓這些維繫社會公正的手段徹底失效。所以這些年來,只要涉及到法輪功問題,一切法律、法規均被摒棄,從上至下均聽令於「610辦公室」,並且公開宣稱:「對法輪功,不講法律。」

中共一方面用謊言開道,報紙、廣播、電視等輿論媒體,輪番播報捏造的謊言,欺騙所有人,挑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同時,在全國形成迫害之勢,讓民眾心生恐懼,以至於達到談「真、善、忍」色變的程度,漸漸將人類生存的普世價值從民眾的心中剝離。

另一方面,中共用重金收買替它賣命的人,鼓勵他們用極端邪惡的酷刑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以達到消滅「真、善、忍」的目的。中共又用重金打造「樣板」,再將「樣板」的迫害模式複製到全國各個監獄、勞教所。

馬三家教養院下面原來設有男所和女所,男所又分為男一所、男二所和少教所。在中央「610辦公室」的授意下,1999年10月29日,遼寧省「610辦公室」在馬三家教養院迅速籌劃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馬三家「女二所」。蘇境任女二所所長,專門負責非法關押和迫害法輪功女學員。原來的女所成為馬三家「女一所」,在關押女普通犯人的同時,也非法關押一些法輪功女學員。周芹任所長,顧全藝任副所長。

「女二所」剛成立的時候,連門衛都算上,警察人數不足10名。中共非常清楚,道德高尚的人無法被利益誘惑去執行迫害法輪功的命令。遼寧省「610辦公室」為了把下手狠毒的警察網羅起來,在教養院的警察中進行了一次「選拔」,把各單位、各部門、各科室工作不好好幹、道德敗壞、亂搞男女關係、索賄敲詐、幾乎人見人嫌的惡毒之人集中起來,組建成迫害法輪功的專職大隊,為「女二所」所用。

'最早的「女二所」'
最早的「女二所」

最早女二所是在一座三層的空樓裏。據說,此樓是馬三家教養院為全遼寧省吸毒犯專門蓋的戒毒所,建成一年多了一直沒啟用。女二所成立的第二天,1999年10月30日,全遼寧省十四個市第一批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女學員,就都被送進了這座樓裏。隨後的幾個月,陸續有700餘名女法輪功學員從遼寧省各市、各縣、各區被送進馬三家女二所,年齡最小的19歲,最大的60多歲。

遼寧省「610辦公室」為了刺激教養院警察能夠更加兇惡的對待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對送到馬三家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遼寧省按每人1萬元撥款給馬三家教養院。警察每月開兩次工資,福利待遇極其豐厚。警察們在這個過程中,漸漸的泯滅了自己人性中僅有的善良;也在一次次對法輪功學員的施暴中,打破了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線。

自此,在中共的全力支持下,馬三家教養院屠戮善良、毀滅人性的瘋狂迫害也就開始了。

四、馬三家男所六大隊建立

與此同時,馬三家男所也建立了專門非法關押男性法輪功學員的六大隊。其它各大隊也分散的非法關押了一些男法輪功學員。

'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的水田養殖示範區'
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的水田養殖示範區

馬三家教養院佔地面積兩千餘畝,有水田、旱田、菜地。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之前,大面積土地是雇佣農民幹的,普通勞改犯也出工。1999年10月,被非法關押的男法輪功學員和普通勞教犯被強迫下田間勞動。男性法輪功學員每天都被強迫在農田裏高強度勞動,種苞米、栽水稻,活特別累。有時候拔稻草時水很深,穿的靴子又不跟腳,底下又是粘泥,邁一步都困難,還要把鞋跟拔出來,一使勁就坐在水裏,靴子裏灌滿了水,但又不敢脫,因水裏有水蛭,不小心就被咬,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咬。經常有法輪功學員整個下身在水裏一泡半天。

野外勞動每天的勞動時間在十四小時以上,多數在十五至十六小時以上。教養院則名利雙收。既進行了所謂的「勞動鍛煉洗腦轉化」,又能創收得利,「一舉兩得」。有獄警直言不諱地對法輪功學員講:「知道你們沒罪,可是要把你們都放回家去了,我們到哪開支(掙錢)去啊!」勞動迫害的實質可見一斑。

29名男法輪功學員彭庚、馮剛、劉慶明,楊傳軍等,因超負荷勞動、勞累過度,加上獄警的虐待,都不同程度的出現了創傷、昏迷症狀。法輪功學員楊傳軍曾累得昏死過去10個小時;彭庚臉部有傷,手指被砸傷。

而且不讓吃飽飯。飯是窩頭和一碗渾濁的湯,很少加鹽,上面漂著幾個菜葉。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肉體折磨、精神壓力和過度勞累,法輪功學員呂開利的腳開始腫脹,不能走路。就是這樣,獄警也不放過,叫人用筐將他抬著去剝苞米粒。

2000年2月18日,馬三家教養院新收解除大隊將部份男法輪功學員下放到離女隊不遠的馬三家教養院六大隊,進行洗腦。男性法輪功學員拒絕洗腦,遭到奴役、體罰、烈日下暴曬,甚至遭到毒打、電擊、抻刑等酷刑。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暴打後流血,獄警在他破裂流血的傷口上撒鹽。

遼寧省公安廳27歲的法輪功學員彭庚多次慘遭上述刑罰、最後被毀容。遭「關小號」、騎木馬(一種酷刑,巴掌寬稜角分明硬質木方),臀部都潰爛了。在馬三家被迫害成肺結核,後在瀋陽監獄。2005年7月14日,彭庚被迫害致死。

有一位新民法輪功學員一隻手筋被打斷,變成殘廢。還有一名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教養院因抗議迫害,被馬三家獄警用床板瘋狂毒打後背,導致他的後背化膿、潰爛、生蛆,脫下衣服時,後背上的蛆直往下掉,慘不忍睹。法輪功學員崔傳軍,在牆上被掛了二十多天。

從1999年11月19日起至2000年8月初,馬三家教養院新收解除大隊總共非法關押了34名男法輪功學員。2000年10月,馬三家教養院警察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丟進男性囚犯的牢房中,任由男犯人強暴凌虐。此事在國際社會曝光後,有人寄信或打電話到教養院調查此事,教養院對外抵賴說馬三家教養院沒有男牢房。為了掩蓋事實,教養院於2001年3月將男六隊解散,營造沒有男犯的假相。直至2007年前後,馬三家教養院再次成立關押男法輪功學員的嚴管大隊。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