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瘟疫中更要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日】二零二零年年初,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爆發,面對封村、封小區、大小道路都被封的情況,我沒有動搖,只有堅定的一念:越在這危險的時刻,越要抓緊時間多救人,因為救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善心救人 眾生感恩師尊

有一天,我外出講真相,碰到了一位去年拿了明慧台曆的八十多歲的老人,當時我就囑咐他要好好保存,不要光看日子,更重要的是看上面的內容,一旦大瘟疫來了,能保平安,還有收藏價值。他當時握著我的手說:「謝謝,謝謝!」並表示回去一定好好看。現在又碰到他了,別看他歲數大,一下子就認出了我,他又握著我的手高興的說:「大妹子,可見到你了!你說的話可真靈,大瘟疫真來了。我四個多月沒出門,今天出門就遇到了你,真是謝謝你!」我告訴他:「是大法師父慈悲,讓我們趕快救人。你謝謝大法師父吧!」他說:「大法師父太好了!真了不起!」

我家樓下有一家水果店,經常把水果擺到路邊賣,周圍常常聚集了不少打牌的人,我都給他們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也常給他們大法的真相資料。

有一天,我給他們送破網的卡片,當時旁邊有四個男子,那個賣水果的人邊接邊說:「現在誰要打倒共產黨,我第一個站出來支持。」還罵了惡黨許多話,把旁邊的三位都罵笑了。我也給了那幾個人每人一張卡片,講了真相,並給他們做了三退。現在隨時都可以聽到罵中共惡黨的聲音,可見惡黨是多麼的不得人心。

後來的一天,我路過水果攤,問賣水果的人買賣怎麼樣?他說:「也真神了,從那天罵共產邪黨後,買賣還真是好了。」我告訴他:「老天都要滅惡黨了,你是順應了天理。」他聽了很高興。

救人再難也不放棄

我女兒家今年換暖氣管、刷牆,這些事都要僱人做。這可把我的時間扯住了,我又要幹活,又要做飯,還要抓緊時間出去講真相救人,發真相資料,我唯有儘量做到甚麼都不耽誤。

那天,安裝熱水器的師傅來了,一老一少兩個人。我就熱情的打招呼歡迎他們,倒水、拿出水果請他們吃。他們開始幹活了,我就把話題轉到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上。那個年輕人高聲說:「我是來幹活的,不是來聽這些的,我聽的多了,我不相信這些。」我一聽,心想可能救不了他倆了,因為年輕人會技術,老者得聽他的。我笑著說:「年輕人,你不聽這些,咱就說現在科學的認識和中國五千年文明歷史,行嗎?」他說:「我甚麼也不信,就信錢。」

我在心裏求師尊:「師父,請您幫我把這個被錢迷住了眼的年輕人救了吧。」我對小伙子說:「你信錢,沒有錯。可是,錢不是萬能的。你看武漢肺炎這場大瘟疫,導致了國內、國外死了多少人?錢再多的人,也躲不過這場瘟疫。」他問我:「瘟疫是針對共產黨的,那為甚麼別的國家沒有共產黨,也有瘟疫?」我說:「問題就在這!你想想,哪個國家沒有中國的大使館?哪個國家沒有中共安排的特務?」他說:「那是。」我接著說:「你相信神,就要退出邪黨的無神論組織,神能保你平安。神不看你有多少錢,也不看你是甚麼社會地位,就看你相不相信『真善忍好』。作為一個人,連『真善忍』都不相信了,那還能是一個好人嗎?」這回他聽明白了,痛快的用真名退了他加入過的邪黨組織,那個老者也順利的退了。

安裝完後,熱水器有點小毛病,女兒讓他回來維修。這位年輕人一進門就說:「大姨,我們真有緣份,又見面了。」我說:「是啊!」我讓他吃水果,又問了他家中的情況,他說媳婦是團員,孩子還小,我說:「你記得那天給你講的三退的事嗎?給你媳婦也退了,行不行?」他連聲說:「行,行。」我給了他一張破網卡片和《疫情特刊》,囑咐他回家讓他媳婦看看,一定要讓她看明白了,這是最嚴肅的事。真心相信,真心三退,才管用。他說:「大姨,你放心吧。」我看他是真明白了。

這天,家裏來了兩個換暖氣管的,可是不管我怎麼熱情招待,他們就是冷若冰霜。我一看,十點多了,就把話題轉到了三退上。誰知其中一人把臉一翻:「你再說,我們就走,不給你幹了,我最不願意聽這些事。」這時,旁邊的女婿也瞪著眼,很不客氣的指著我說:「人家是來幹活的,不是來聽你這些的。快去做飯吧!這沒你的事。」

我不被他們的表現所帶動,就覺得他們真是太可憐了。我笑著對女婿說:「他們來到咱家是緣份,聽不聽是他們的選擇,說不說是我的責任。」我去廚房做飯的時候,一直在找自己阻礙眾生得救的人心,同時發正念清除阻礙他們得救的舊勢力、亂神。

中午,女兒回來吃飯,我沒有和她說上午的事情,只說希望她能幫忙,讓他們明白真相三退,女兒痛快的答應了。到吃飯的時候,也快到十二點發正念了,我招呼他們先吃飯,自己到師尊的法像前,對師尊說:弟子修的層次不夠,救不了他們,求師尊加持弟子,加強弟子的正念,能救了他們。

我接著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

當我去吃飯時,發現那兩個人和女兒、女婿聊得很投機,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著酒,並熱誠的招呼我吃飯。我給女兒使了眼色,女兒馬上心領神會的說起了我以前的身體情況,當談到我患了嚴重的肝病醫院治不好,修煉法輪大法後好了時,那人馬上說:「我不信,真是那樣,也不用醫院了。」我女兒說:「如果發生在別人家,我也不會信。可是,這確實發生在了我媽媽的身上。」那人又說:「咱不談這些了。」

聽到這裏,我心裏非常難受。飯後我又一次來到師尊的法像前,合十說:「師父啊!我今天救不了他們,是我的遺憾。我連來到家裏的人都救不了,還算甚麼修煉人?請您加持我。」我又走回來,發現有個幹活的人不喝酒,好像身體不舒服的樣子。

我從背後點了那人一下,把他叫到一旁問:「你是不是身體不適,不能喝酒?」他回答:「是。」我說:「身體不好可以上醫院。可是第二次大瘟疫來了,就會全面爆發。瘟疫可是有眼的,不退出中共邪黨的人,一個也留不下。」我給他講法輪功是救人的,講了善惡有報是天理,講了歷朝歷代不是皇帝不幹了,是老天要改朝換代,不管哪一朝去了,可是國家還在。他聽明白了,高興的說:「我是團員,您給我退了吧。」我又給了他一些真相資料和真相護身符,叫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點頭答應,又回去吃飯去了。

飯後女兒跟我說:「你不用再費心了,那人是救不了了。」我心裏別提多難受了。他們又開始幹活了。我不甘心,不能輕易放棄這個生命。於是,我又跟他們說:「現在中國這些災難是淘汰無神論、跟著中共走的人。」他馬上大聲說:「我跟習走定了,他是歷史上最好的皇帝。」我問他:「是誰封的?給老百姓帶來這麼多的災難,老百姓同意嗎?要按照你說的那麼好,應該給民眾帶來幸福、平安。你看現在中國哪個地方沒有天災?」

這時,我看他滿臉的汗水,衣服也濕透了,我就拿著扇子趕快給他扇。直到他的衣服都快扇乾了,我也把該講的都講的差不多了。這時,他叫他的同事和我女婿出去,叫我單獨留下。他把門關上,態度完全變了,很誠懇的對我說:「大姨,我接觸這麼多人,沒見過你這麼善良的。趕快給我退了吧,我叫某某某,我用真名退。」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了,這個生命從心裏明白了真相。當他聽說我因為修煉法輪功還被關進了監獄,氣憤的說:「這麼好的人,怎麼能關監獄呢?!」

我感謝師尊的加持,終於把他救了。

家裏刷牆、裝這、裝那,弄的亂七八糟。女兒休班,跟我一起搞衛生。有時女兒累了要歇會兒,我也不歇。一次,我和女婿從樓下的車庫往樓上(我們家是四樓)抬一張桌子,女婿說桌子挺沉,中途得歇會,可是我一點也沒覺得沉。他們雖然年輕,可幹活還不如我這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在事實面前,他們都服氣了。女兒過去不敢告訴同事我修煉法輪功,這回她在單位直接告訴同事:我媽因為修煉法輪功,身體非常好,還給三位同事做了三退。

信師信法 否定迫害

我是農村人,因為一九九九年邪惡江澤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七﹒二零」後多次進京上訪,前後被綁架過十七次,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判刑一次。我家住的是平房,抓我的時候,一個警察先爬到平房上去,再下去打開街門,把其他人放進來抓我。有時家中無人,他們就亂翻我家的東西,很多東西被惡警搶走。孩子們也都承受了很大的傷害。

後來女兒讓我住到她家。到哪裏,我也要聽師尊的話,做好三件事。在女兒家住的時間一長,就陸續有同修到女兒家來學法,被鄰居舉報了好幾次,在師尊的保護下,都過去了。

一次,又被鄰居舉報了,來了四個警察。當時我有事外出,不在家。警察走後,孩子趕快打電話讓我躲躲,不讓我回去,說警察還要來。我聽後心想:同修們下午會來我家學法,我不能只顧自己的安全,不管同修。今天是星期天,同修來給我送資料,我也得給同修分下去。再危險,我也得回去到樓下等同修。師父說:「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1]

我一回家,女兒就急忙往外推我,叫我趕快離開,說警察一定要我去一趟派出所,並要家屬配合。我跟女兒說:「他們說了不算。」女兒甚麼也不聽,就是讓我離開。這時,同修們也陸陸續續的來了。女兒一看,來了十多個人,就更害怕了。她嚇的邊哭邊說:「媽,你知不知道你姑娘現在被嚇成甚麼樣了?我是甚麼心情,你知道嗎?」我一看這樣,就給同修分了資料,囑咐他們這幾天不要來了。

我想給同修們從新找個學法地點,可是沒有找到。最後,我把心一橫,對女兒說:「我不躲了,我有師父,這麼多年不也過來了嗎?」女兒看我這樣,也沒有辦法,只好隨我。我知道,集體學法是師父安排的,再難,我也要堅持到底。

闖過道道封鎖 堅持做好三件事

瘟疫期間,各小區都被封了,同修來不了我家,特別是給我送資料的同修,讓她女兒看住了,不讓她出門。為了安全,我們也不打電話,同修住的那個小區我又進不去。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在家背法,一天背三講,這樣過了九天。

我又想,不管怎麼樣,我也得出去救人。我沒有真相資料,但手裏還有些真相護身符,進不了小區,就給周圍封路站崗的人講。我也想給同修來我家開闢個便利的途徑。我拿了點過年我家剩下的糖塊來到了樓下,走到看門的年輕人跟前,我熱誠的對他說:「因為瘟疫,今年過年時也沒有親戚來。這裏有些糖塊,別嫌棄,都是高級糖。」年輕人高興的接受了。我又給他講了大法的真相,最後跟他說:「請行個方便,有上我家的人,放她們進來吧。」他們看我身體這麼好,也就答應了。

我去了各個路口講真相,可是手裏沒有真相資料。我埋怨自己不爭氣,老認為自己沒文化,資料點遍地開花,自己卻沒能建立一個家庭資料點。

師尊點化我,讓我去找某某同修。我還沒走到同修家的樓前,老遠就看到路口也被鐵絲網封住了,怎麼辦呢?我看到鐵絲網旁邊有幾棵冬青樹,走到跟前,發現在網的東邊留了一個小口,正好能進去,我雙手合十,謝謝師尊!到了同修家,我一說情況,同修馬上給我準備了真相資料和《明慧週刊》。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同修的幫助。

我和學法小組的同修都明白,勸眾生三退的目地,是讓眾生明白邪黨的本質,天滅中共是必然。退出它的組織,在天滅中共時不被它牽連而留下來。講真相後,我們再送給眾生一份真相資料,以便有眾生看資料後真正明白,真正的得救。

最近一年的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