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的源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七日】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有一個因和果。只是每個人所在的層面不同,對事件的理解和認識也會不同。從信仰的角度,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瘟疫的出現一定是神在懲罰罪惡的人了。如果一個地方道德高尚,民風淳樸,民心向善,官員公正清廉,會是風調雨順,河清海晏,人民安居樂業。這種文化的傳承在我國歷史長河的記載中也已經深入人心。站在這樣的文化上看瘟疫的發生也就不難理解了。

中共邪黨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誣陷成某教而肆意殘害、蹂躪、詆毀,已經犯下謗佛、迫害正信的天大之罪,其終將被清理、埋葬。而那些泯滅良知,助紂為虐,為滿足私慾而參與迫害善良的追隨者,也將難辭其咎。除非人能改過向善,否則天理昭昭,報應一定會來。

就拿河北省石家莊市藁城這個一夜之間成為瘟疫的重災區來說。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初期,石家莊就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就有藁城市增村鎮黃家莊村農民李疇人。2001年12月23日,李疇人和其他幾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在家中學法煉功,被藁城公安局、增村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到藁城市看守所,遭到殘酷迫害,包括毆打、罰站、不讓睡覺、坐飛機等刑罰、甚至逼著喝尿。李疇人被折磨至身體十分虛弱。李疇人父母早故,妹妹出嫁,有一傻兄弟,兩人相依度日,家中十分貧寒。最後看守所還敲詐了他妹妹家1500多元才釋放他。李疇人被放出後,十來天就去世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藁城市增村鎮果莊村村民武秀琴,原來全身浮腫,糖尿病、婦科病等多種疾病纏身,經常臥床不起。法輪大法弘傳時,她得法修煉,疾病神奇地不治而癒。2001年7月,武秀琴突然右半身失去知覺,小便失禁,動不能動,說不能說,但是她就憑著對法輪大法的堅信,20多天後出現了奇蹟,幾乎每天一個變化,最後能下地走路了,還能幹一些簡單的家務。可是當地不法人員違背「憲法」的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執行江澤民邪惡的鎮壓命令。增村鎮派出所的一幫人如土匪進村,破門而入到武秀琴家,上牆、上房,在屋內亂翻,有關法輪功的書籍、煉功磁帶被沒收,強行將當事人帶走,非法關押到藁城市610洗腦班,強制她放棄信仰,最後武秀琴身心難熬,身體又出現病態。藁城市610為推脫責任,才電話通知她家人把她接回家。2003年11月3日,武秀琴又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只因煉功祛病健身就遭受如此折磨。

李文素,女,一名教師,她是97年下半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煉功前患有神經衰弱、頭疼、心絞疼、氣管炎等多種疾病,脾氣不好,夫妻經常發生矛盾。煉功以後認真按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1999年一段時間文素和婆婆一塊兒住,每天早晨早早起來床,給老人端尿盆、倒爐灰、掃地,把飯做好,感動的婆婆和丈夫從心裏說法輪大法好。李文素一直按真、善、忍的標準,兢兢業業工作,學校交給她一個亂套班,平均分與其它班差18分,到期末她把本來最落後的一個班出人意料的考第一,班裏的事物也整理的井井有條,經常受到校長的表揚。就是這樣的老師,1999年她被藁城市文教局非法開除公職,之後被非法關押四次,被當地政保科勒索6000元,不給任何收據,還被送到石家莊非法勞教三年。

路峰,增村鎮果莊村人,是增村鎮中學教師,工作一直兢兢業業,盡職盡責。因為他修煉法輪大法,一到敏感的日子(4.25或7.20或國家召開會議期間),校領導就逼迫他寫「保證書」,逼迫他放棄信仰「真善忍」,不寫就以失去工作相威脅。

董翠芳,女,二十九歲的醫學研究生,藁城市興安鎮人,畢業於河北醫科大學,1999年7月20日後,因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多次遭當地國保人員騷擾威脅,被迫於2001年初流離失所於北京郊外。2002年春,董翠芳在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抓,關押在北京大興勞教所,期間受盡酷刑,於2003年3月20日冤死於監禁中,遺體頭部有一洞,全身布滿傷痕。

這樣的案例在藁城市也僅是冰山一角。據不完全統計,在九九年左右,藁城市學法輪功的人有一千人之多,多少家庭經歷了甚麼樣的風風雨雨,一言難盡。2005年3月明慧網曝光了一份藁城市委防範辦2005年2月1日發放給各鄉鎮(區)、市直有關單位關於在2005年過年期間迫害法輪功的工作部署通知,證明了中共藁城市市委積極地不遺餘力地參與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洗腦轉化。文件指示要達到 「三個零指標」──「進京上訪零指標、在當地聚會抗議零指標、有線插播和無線電發射零指標」。「三個零指標」的落實,就是法輪功學員被限制自由,被無理騷擾,被非法罰款,被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被強制洗腦,被酷刑折磨,被開除公職,被取消退休金,被株連單位、家人,甚至被迫害致殘致死,家破人亡。

隨著迫害的惡行,報應的警示早已如影相隨,可是有多少人靜下心來反思一下呢!

張紹國,原藁城市委書記。二零零零年前後,正是迫害法輪功的高峰,藁城市公安局就迫害法輪功的問題向其彙報工作時說:「有咱們自己人(指官員本人、家屬),怎麼辦?」張紹國歇斯底里地喊:「不管是誰,一律抓、一律打、一律罰。」結果,二零零二年春,在藁城市開人大會上,張紹國成植物人,半年後死亡,時年五十多歲。

魏立岩,原藁城市公安局政保科(專門非法抓法輪功學員)科長,政保科後來更名國保大隊,魏立岩任國保大隊大隊長。藁城區所有法輪功學員被抓,被罰,被勞教,都與其有關。期間,法輪功學員董翠芳(女,醫學研究生,藁城市興安鎮人,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就是魏立岩直接帶人多次非法抄家抓人。此人還參與綁架楊雪翠(大學教師),把她勞教一年。結果,魏立岩於二零一四年秋患胃癌死亡,時年五十多歲。

張素苗,女,原藁城市看守所女獄警。二零零零年前後,有女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張素苗就和獄醫利用男犯人把女法輪功學員從監號抬出,並野蠻灌食,她還用鞋底打該法輪功學員的臉。結果,二零零三年左右,她的獨生子騎摩托車撞在一輛停著的貨車上身亡,年僅十八、九歲。

李路平,原中共組織部副部長。中共藁城市委市政府多次舉辦強制「轉化」「學習班」(即洗腦班),強制法輪功學員看污衊誹謗法輪功的電視,強制法輪功學員寫「不煉功的保證書」,不許法輪功學員為澄清事實而上訪,非法關押十幾天、甚至幾十天不讓法輪功學員回家。李路平是「轉化班」的總負責人。二零一四年,此人因貪腐被抓而遭報應。

也許單個人出了問題,周圍的人還是認為事不關己,不以為然。如今瘟疫來了,人人自危啊!看看全國瘟疫的重災區,卻都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明慧網調查顯示:1999年至2013年的14年中,黑龍江、河北、遼寧、吉林、山東、四川、湖北、湖南、河南、北京等迫害法輪功最猖獗的十個地區,其中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人數,黑龍江省最多、排第一,河北省排第二,遼寧排第三。中共用謊言、暴力害人,用利益誘惑各級人員對神佛的弟子犯罪,是中共的惡行招致來瘟疫的流行,中共對正法的迫害才是瘟疫之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