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綁架等迫害需及時曝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幾年來多次聽到有些同修被騷擾綁架等迫害後,本人或者家人同修有條件能夠上網曝光邪惡卻不曝光,還阻止其他同修曝光,結果一直被迫害著,或加重迫害,一些知道詳情的同修以尊重本人意見為由對迫害情況及行惡者也不曝光。也有同修被綁架騷擾等迫害後,家人同修,認識的同修(同地區、學法點等)不讓報導,或應付式的報導(在知道的眾多信息中,左篩右選,挑幾個人、幾個電話號、幾個簡單情況),或者上網報導後埋怨,發表嚴正聲明時聲明不用實名、內容敷衍、態度不明確,等等情況不一而足。

一直以來,我總停留在對這些做法覺得不合適,覺得:怎麼能不曝光呢?曝光迫害有招來打擊報復的,有加重迫害的,但更多的是震懾邪惡,阻止了迫害,減輕了迫害,營救出了同修,救了參與迫害的法官等當事人及不明真相的家人與周圍人啊……

今天,我忍不住問自己:為甚麼我遇到的聽到的都是這類情況呢?我做的怎樣呢?

我被迫害後是否希望第一時間將案例報導出去?是。那麼都報導了嗎?沒有。是甚麼原因?沒想過。後來怎麼對待的?查了,但也就是查過而已,沒有任何行動。我都寫聲明了嗎?每一次說了做了不該說的不該做的,都寫嚴正聲明了嗎?寫了,從知道寫聲明時就開始寫了,但是過段時間總會發現有不到位的,於是重寫,或者又說了又做了不該說的不該做的,於是又寫。為甚麼沒有像別的同修一樣一步到位呢?真的很慚愧。

今天突然想起生小孩時,曾經配合過一次邪惡,沒有聲明作廢,上網搜了自己以前發過的嚴正聲明,發現(一)有些聲明其實沒被發表,因自己沒有查詢結果的習慣,並不知為甚麼沒發表,自然也貽誤了向內找解決根源的最佳時機。(二)看以前寫過的聲明,總覺得寫得不甚如意。怎麼現在才發現?現在不比以前,一般人,只要有心就可以接觸到電腦,或者得到幫助查一下自己的聲明等,然而我卻無心,直到今天才發現,唉,可惜啊!於是我又回想了自己的被迫害經歷,並查了案例的報導情況,發現有的信息滯後,有的沒有發表,有的有筆誤或者信息不夠準確,不是明慧的原因,明慧最遲在投稿後第二天就會發表的,而且內容一般不會做修改。細想,由於信息封鎖,及智慧、職業、閱歷、社交圈等因素導致被迫害信息沒能及時準確全面的曝光,但是自己有條件接觸了,怎麼就沒想到查一下,做及時的校正與補充呢?實際還是對為何要曝光邪惡迫害理解不夠,救人的心不強,修煉的層次不達所致啊!

那麼到底為甚麼要曝光邪惡迫害呢?

我想,有這麼幾方面:(一)讓世人認識中共的邪惡本質;(二)震懾邪惡;(三)間接提醒作用,如提醒認識的有聯繫的同修及當地同修注意安全,及早發正念破除邪惡的大面積或進一步的迫害企圖;(四)認識的與不認識的,當地與外地同修,海內外同修,及時的相互配合,了解信息並針對參與迫害者講真相,窒息邪惡。相關的,自己做的很不到位。

這麼多年來,自己被迫害的消息有的當時以為及時發出去了,其實沒有;被綁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停止後,以為自己或同修將消息發出去了,其實並沒有;有的曝光了,但有筆誤或不準確的地方。我想無意之中發現這些絕不是偶然的。現在想來,其一,可能同修認識不同,重視成度不一樣,條件也不一定具備,過的時間長了就擱置下來了;其二,可能輾轉的路途環節與時間太長所致;其三,表達欠妥,稿件不符合要求;其四,寫稿者(當事人、參與人、周邊等)某一方或幾方心態或者基點沒擺放合適,認識不到位,不純淨,有執著;其五:責任心不夠,發稿之後,沒有回頭看回頭找的習慣,實質是為發而發,不負責任,可能與多年來黨文化侵蝕而不自知;其六,自己有條件上網查看卻沒有查看與核對做出相應處理,究其因可能存在認識不到位,法理不明,不想面對或回憶遭受的傷害,害怕遭來報復,沒有認識到曝光邪惡的意義,或者因為惰性、不自信而不去嘗試寫……

也許就是因為我自己都沒有將自己遭迫害的經歷全部曝光,並且將不該說的不該做的聲明全部作廢,才導致同修不願我知道當地同修的被迫害消息,才不願曝光。

再查一下給我遞話的同修,發現他曾講過的多次被迫害的經歷都沒有上網發表過,關於他被迫害的信息很少,聲明也很少,近幾年邪黨搞的大範圍大規模迫害,所謂「敲門行動」、「清零行動」,他被騷擾過,但網上既沒有他被騷擾的信息,也沒有做的好的交流。

我想可以分三種情況來對待,對惡人惡言惡行準確揭露曝光,哪怕過後曝光,也很有必要,對其本人、家人和認識的人認清中共的真面目,做出正確的應對,都有很重要的參考價值,當然對其他人與注重研究、關注數據的,幫助人們從感性上認識中共的邪惡,也很有利。明慧網每天也都在統計被迫害信息啊;作惡者怕被曝光,因為曝光有輿論壓力,說明曝光有震懾與制約作用。

自己在被迫害過程中正念正行,遏制了邪惡,救了人,可以寫成體會文章。

在聽到同修被迫害消息後,我做了些甚麼?

我只是想到要以最快的速度將消息投稿給明慧網,在網上發表震懾邪惡,讓當地同修知道消息,根據情況該警惕的警惕,該幫忙的幫忙,有條件補充信息的補充信息,海內外同修看到消息後幫助發正念,打真相電話,營救同修,震懾邪惡,救度有緣人,也使被迫害數據更接近準確……

第一時間,當事同修或家人同修拒絕成文投稿曝光後,我找過自己嗎?沒有。想過去溝通嗎?想過。想過參與營救嗎?想過。被拒絕後,默默的去做自己該做的了嗎?沒有。默默的去圓容了嗎?沒有。像海外同修被誤解之後去大街上派發真相資料,去面對面講真相,默默的高密度長時間發正念了嗎?沒有。仍然按部就班的做著自己要做的事,要過的生活,要管的孩子,甚至看小說追劇……高密度發正念,我能做到長時間很純很強很集中嗎?不能。為甚麼?那是修出來,煉出來的,我平時學法不到位,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沒那麼強的力量。哦,這才是問題的根源。

想到這些,覺得自己很對不起被迫害的同修及其家人,也對不起因同修被迫害而加深對大法對同修誤會的普通世人,如果我做的好,他們可能會因此而得救,同修也會被營救成功,最起碼不會遭那麼重的迫害。

遞話的同修,您該打牌還打牌,該幹甚麼還幹甚麼,我們真得好好想想自己了,想想我們的誓約和使命,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窒息邪惡中,我們全力以赴了嗎?我們的時間、精力、經濟都用足了嗎?面對不理解甚至斥責時也會堅持不懈嗎?還是有條件的參與呢?我們會不會心有餘而盡力不足呢?見面不方便,如果您看到了,有不當之處,還請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