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患肝癌的丈夫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我在一九九七年三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煉。覺的大法好,也讓丈夫看《轉法輪》。那天他剛拿起《轉法輪》看了幾頁,就又帶著兒子去公共澡堂洗澡去了。從澡堂回來他驚奇的告訴我,他在洗澡時看到自己身上有各種顏色像硬幣大小的圓圈在轉,我告訴他那是法輪,讓他接著把書看完。他又斷斷續續的看了總共不到二十頁。從此以後他再也拿不起大法書了。

不修煉 但有良知善念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丈夫雖然自己不修煉,但不反對我修煉。二零零零年六月,一同修被邪黨公安人員非法抓捕,經不起縣公安局惡警的恐嚇、毆打,供出師父的新經文是我給她的。當時鄰近縣公安也正在查師父的新經文的來源,一聽到我縣的經文是我傳遞的,於是就認定兩縣的經文都是我傳送的。

其實經文是另一同修從外地帶來的,為了保護同修,我就說經文是我自己打印的。我對丈夫說,我不能為了自己出賣同修,即使不修煉的人也不能這麼做人。丈夫贊同。當然,當時大環境形勢那麼嚴酷,我和丈夫承受的壓力和怕心都相當大。縣公安局及本單位各方聯合起來對我進行迫害,並且上報到市裏,當時市委書記辦公室主任專門下達了對我的處理決定。

因不放棄修煉,我這個工程師被派去打掃職工宿舍衛生及廁所。我的親弟弟看到我都躲著走,但在同一個單位工作、同為工程師的丈夫不但完全不在意別人對我的冷眼、嘲笑,還幫我一起去打掃廁所。單位領導挑唆丈夫回家打我,丈夫就對他淡淡一笑。丈夫不擅言詞,在這風雨兼程的二十多年中,一直用他的方式支持我,同修也都知道丈夫人好,可不知為何他就是不肯修煉。

學法左側肝葉腫瘤消失

丈夫有肝病已經二十多年。二零一九年去唐山市傳染病醫院複查,發現他的肝炎已轉變為肝癌。因傳染病醫院條件有限,去市三甲醫院做加強CT,結果是:右側肝葉邊上長了大約3釐米的腫瘤,左側肝葉中間長了0.4釐米的腫瘤。醫生說,右側肝葉邊上的腫瘤手術好做,左側肝葉中間的做起來難度很大,得把左葉肝從中間劈開,並說肝臟拉開就是一包血,要在一包血中找出0.4釐米腫瘤難度很大,只能靠手摸,也不見得能摸得著。於是我們決定去北京做手術。單位給聯繫了北京301醫院。正趕上放長假,在醫院掛了號後回家,等待醫院通知哪天去做手術。

同修們得知丈夫的事後,不少同修來家裏看望他,給他講大法的美好,勸他修煉大法。一位家在農場的大法弟子年紀大了,行動並不方便,卻騎電動車跑二十多里路,多次來我家勸我丈夫修煉大法。十幾年前的老鄰居,夫妻倆都修大法,聽說丈夫得了肝癌,那位從來不串門的男同修,特意穿的精精神神來到我家,用他修煉大法的親身經歷和體會,勸我丈夫修煉,每天給他放一講師父的講法錄像,同時讓他聽師父講法錄音。

丈夫剛看了前八講,就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北京301醫院住院,準備做手術。到那裏自然要先做CT。檢查結果:左側肝葉中間的那個小腫瘤消失了。醫生只給他做了微創手術,採用消溶技術燒掉了右側肝葉邊的腫瘤。手術後三天就回家了。

師父不讓我放棄他

因丈夫從小家庭條件好,嬌生慣養,懶散成性,做啥事都沒有長性,一點苦也不能吃。雖然為治肝癌得法了,可是要真正修煉就難了。我告訴他我們每天學一講《轉法輪》。他也不反對,可每次剛學二十多頁,甚至十幾頁他就說身體沒有勁,不舒服,明天再學。

我和同修切磋後,遠處的兩位同修決定來我家一起學法。在同修不斷的鼓勵下,丈夫每天才能堅持學完一講。後來改由我們本小區的兩位同修來陪著我們學法。但每天我們都得拿好書坐那等他,叫好幾次才過來學,有時我叫不動,同修就哄著,甚至是央求似的叫著他學。過了一段時間他每天學一講法也就成了習慣。同修說,咱們只學法不行,學完法後一起煉功吧。

這下問題又來了,丈夫學動作倒挺快,可每個動作都不按照正確的姿勢煉,讓他煉動功時按照師父的要求,雙腿彎曲,他就是要站直,抱輪雙手臂抱圓,他的兩隻手臂舉起來像士兵投降,怎麼說也不改。每個動作姿勢都達不到要求。不是做不到,就是不認真,不嚴肅對待,不願吃苦。煉了一段時間,他還是這樣。有一次煉功時,同修看到他這樣不認真,心裏承受不了,哭著跑回家去了。

我們幾個同修相互鼓勵,不被丈夫帶動,就是不放棄他。我們知道在這個時候不管是甚麼原因走進大法的,說明他還有這個緣份,我們一定要珍惜。所以我們儘量不抱怨他,不指責他,讓他能感受到我們空間場的純正,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修煉大法的美好。

開始我們是每天晚上學一講法,發十五分鐘正念,再煉五套功法。前兩天,他說時間太長了,不行。我們鼓勵他,習慣就好了。就這樣一天天的堅持,慢慢的他確實也習慣了。有一次學法,因我要看孫女,他和兩個同修學法,居然學了將近三個小時,學完法後又煉功。

不久,一起學法的一同修因在小區發疫情真相資料被綁架,遭非法關押。我們學法小組停止了。只能由我帶他學法、煉功,這一下他又開始折騰了,學法磨蹭,煉功磨蹭。

我天生就是個急性子,要幹啥必須馬上行動。對別人也是這樣要求。在工作中也是這樣,做啥事,說啥話,居高臨下,下命令似的,沒有商量的餘地,長期養成的就是這種邪黨文化的作風,不管是同修還是家人,看誰都有點瞧不起。現在看到丈夫學法煉功這麼磨蹭,又不能發火,心裏憋得像個充滿的氣球一碰就要爆炸一樣。就不想管他了,愛學不愛,愛煉不煉,是你自己的選擇,不管了!

一天正在憋氣,聽到一個渾厚的聲音說:「他比你來的還高!」瞬間感覺身體一震。我知道是師父在警示我,我錯了,我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我一定耐心對待他,帶他認真學法、煉功。」從這之後,不管他怎麼表現,我儘量不動心。

現在我倆每天下午學一講《轉法輪》,晚上煉功,學法煉功他不磨蹭了。偶爾學法時間到了,我還沒有叫他,他能主動來叫我了。一天晚上我有事去同修家回來晚了,進門他還問:「怎麼才回來?」意思是他等著我煉功呢。

修大法 釋前嫌 父子重歸於好

我們有一個兒子。因是獨生子,是捧在手心裏長大的。這樣的孩子長大後各方面能力都差,性格內向、怯弱,可找對像偏偏找了一個強悍、刁鑽的女孩。他爸爸受不了,多次勸兒子離婚,把對兒媳婦的看不慣、氣恨全發洩在兒子身上。

二零一四年,丈夫和兒媳婦打了一架,吃飯時,兒媳婦把盛米粥的碗摔地上,丈夫實在忍不過,順手將一盤菜照兒媳婦頭砸了過去,兒媳婦頭被打破,縫了四、五針。兒媳婦縫針後,頭上裹著紗布,到處追找丈夫,揚言要取丈夫的命,並且到派出所舉報丈夫。丈夫不敢回家,躲在外面,兒媳娘家的姐姐、弟弟都從老家趕來追打丈夫。後來丈夫單位的領導出面調解時,兒媳婦的姐姐竟然騎在丈夫身上劈頭蓋臉的打,她打完了,兒媳婦還要打,大家都在制止,兒子知道他媳婦不解恨不會罷休,就吼著讓誰也別動,讓他媳婦打他爸爸,誰也沒有想到兒媳婦真會動手,而且手裏攥著一塊鐵,對著丈夫頭頂砸兩拳,丈夫頭上馬上就起了包,過後頭痛了很久。

從此,丈夫只要看到兒子就罵,跟仇人一樣,兒子一直躲著他爸爸,不敢和他爸爸單獨相處。去年,丈夫因肝癌去唐山、北京醫治,他寧願找我妹妹家的孩子陪著去北京,也不讓兒子去。

從301醫院做完手術回家後,隨著他學法,慢慢對法理的認識上提高了,心中對兒子怨恨心也在慢慢的溶化。我也對他說:咱們學法了,就得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得修去對兒子的這些怨恨心,不平的心。有一次兒子說他們要過來吃飯,丈夫又開始要罵兒子了,我說你看看,你又沒做到忍,他笑了。慢慢父子之間關係越來越好了,兒子還給他爸爸買了他爸爸喜歡的鞋子。現在父子之間經常能坐在一起說說笑笑,兒子、兒媳也想著法買東西經常送來,給他爸爸吃。大法使父子重歸於好,家庭和睦美好。

大法使丈夫絕處逢生,並使家庭的積怨煙消雲散!

感謝師尊的救命之恩!

謝謝同修對丈夫的善心、耐心幫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