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同修過程中講真相 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弟子,每次聽明慧廣播中同修們的《憶師恩》文章,都淚水漣漣,我雖沒見過師父,但卻深切的感受到慈悲的恩師無時無刻不在弟子身邊,不知為弟子承受了多少苦痛,操了多少心,卑微的我沐浴在法光中……錘煉、成長。

一、同修遭綁架

去年春,我市協調同修W與幾名大法弟子到外地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遭綁架,其中有我家人。

家人(同修)走時,並沒有說幹甚麼去,只是說下午就回來。到了晚上八點鐘,也沒回來。我開始打電話,幾乎半個小時一個電話,同時不斷的發著正念,二十多個電話也沒人接,不祥的念頭籠罩著我。

煎熬了一夜,清早趕緊出去找人,到哪裏去找啊,東西南北、人海茫茫,大海撈針一樣。路上我正焦急無助之時,同修們開車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打開車門說:「就找你哪,快上車。」真是太神奇了,我們居然能在路上碰到,感恩師父幫助!

同修們帶著我們家屬冒著風險,幾經周折,直到傍晚,終於打聽到失聯同修們的下落。

二、陷入困境

有兩名遭綁架的同修被警察非法抄了家,被綁架同修們牽涉方方面面的事,又聽公安內部傳出消息,還有幾十個同修上了「黑名單」等等,本地區的空間場中也充滿了大量的邪惡爛鬼及因素,人心浮動,有的同修被跟蹤,電話被監控,一時間,恐怖籠罩了本地區。

這幾年,W同修一直做請律師的項目,幾乎沒有其他同修參與,怎樣請律師及相關事宜,我們一無所知,這也是教訓。在巨大的壓力面前,本地同修們發正念,配合我們家屬到公安局及相關部門講真相要人,開始因為沒有經驗,再加上心態不穩,正念也不足,帶著怕心,到各個部門講真相,效果不好,阻力重重、舉步維艱。

後來,公安內部不斷傳出還要綁架多名同修的消息等,使得本地同修都處在恐怖、緊張、壓抑的氛圍中,電話中斷……許多同修消沉了,甚至放棄了營救,只剩我們家屬勢單力薄,面對現狀,頂著壓力帶著焦慮、怨恨、艱難的奔走各部門。有時也出現了想放棄的念頭。

三、師父引領 形成整體

後來,幾經周折,有一名家屬請到了北京律師,慈悲的師父借律師之口,解開了我們家屬心中的顧慮,放下人心,找來了本地的同修們,針對本地區的現狀及當時全國的正法形勢作了深入的交流,認識到:應該以此為契機,壞事變好事,全面向公檢法各部門講清真相,救度公檢法有緣眾生。不求結果,只重過程,心念純正的救人。

F同修主動協調本地同修全力配合家屬,到綁架迫害同修們的外地派出所、公安局、檢察院、法院、信訪等許多部門講真相,特別是到兩個主管國保警察家裏去講真相,在回程的路上,又遭國保跟蹤,同修們發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機智巧妙的甩掉了跟蹤,同修們的正念抑制了惡人,連同修的車牌號,他們都沒記住。

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家屬找到國保家,這事成了當地公檢法系統的笑柄,對當地的惡人也起到了很大的震懾作用。

F同修還與當地同修直接到當地政法委書記家面對面講真相,當地同修們也大力參與到講真相營救同修的項目中來,有的當地同修直接找到國保警察講真相,郵寄真相信,貼真相粘貼等。其中有一國保警察已經明確表態,再也不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還調離了工作。另一國保警察的態度也大有改變。

由於有當地同修的幫助與配合,解體清除了另外空間大量的邪惡黑手、爛鬼及因素,邪惡操縱公檢法辦案人員想趕快對同修們判刑迫害,草草了案。一個月下了逮捕通知,案子轉到檢察院僅僅一個多星期,就被起訴到了法院。

為了解體清除邪惡因素操縱公檢法眾生對大法弟子犯罪從而毀掉眾生,家屬與同修們配合,開始依法控告、舉報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檢法辦案警察、公訴人及法官,並要求政府信息公開,出具公安機關的違法《認定意見書》負責人的信息。這是本地區迫害二十多年來從沒有過的,對本地公安及國保造成極大的震動。按《政府信息公開》法規定,公安在接到《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後,應在十五個工作日內給予回覆 。

隨後,家屬遭到公安的報復,被上「敏感人員名單」,乘車、坐火車查身份證,被攔截,布控。面對違法行徑,家屬正念抵制,多次找到派出所、公安部門問明原因,警察們很心虛,支支吾吾,互相推諉,又藉口說「十月一日」敏感日,等過了敏感日就解除等託詞。家屬同修就藉機給他們講大法真相。

一個多月後,家屬依法對本市公安局向省公安廳提起行政覆議,控訴本市公安局違反《政府信息公開》法的違法行為。省公安廳接到《行政覆議申請書》一個月後,電話告知家屬需要的補充材料才能立案的回覆。

大量的控告狀和舉報信寄往縣、市、省公檢法各個部門及各個政府職能部門,以法律訴狀的形式全面講清大法的真相,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據內部消息,有的警察接到過一千多封信件,有很多人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有力的阻止了法院的非法開庭。

所有參與的同修在營救過程中,了解了很多法律方面的知識,為以後的講真相,反迫害又增添了智慧。同時,每一個參與的同修都感受到了整體配合的正念力量,心性都在提高。

四、律師的轉變

迫害剛發生時,因種種原因和經濟條件的影響,我沒有請到北京律師,半個月後,才請了一位常人律師,只能接見捎話,帶封信件都不敢。我心裏焦急、難過,也生出了對同修埋怨的心。知道自己的心態不對,可心裏放不下。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不斷的點悟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師父的話打入我的腦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我的心漸漸的放下了,沒有經濟條件,也沒有人脈,可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啊!橫下一條心,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轉變觀念,我所遇到的魔難和困難,是師父在魔煉、成就弟子,一切都是好事,是大好事。

決心好下,遇事時的心態可還是很難過,又過了二十多天後,同修又幫我介紹了一位常人律師,此律師敢帶信件,也知道邪黨壞,但滿腦子的邪黨灌輸的觀念,甚麼「小胳膊擰不過大腿」呀,「誰也鬥不過邪黨呀」等等。由於從來沒和律師接觸過,很多事也不知道怎樣做,有時和律師配合不好,心裏苦悶、怨恨。每次和律師約好的時間,他都會晚到近兩個小時,一次、兩次、三次,我的忍耐也要到極限了。因從我地到外地看守所開車需要三個多小時,晚了,就會縮短接見時間,有時接見時間只有十多分鐘,這麼遠的路程,律師接見費用要高過到本地的費用,我嘴上不說,但心裏很生氣;如果錯過看守所中午休息時間,就要等到下午,白白浪費三個多小時。

一次,和律師約好了早上六點半,我家離約見地很遠,我早五點就得從家走,可他快八點了才到,而且,還不先打電話通知我,每次都是我打電話問,我心裏很生氣,由於動了人心,使邪惡鑽了空子,迫害我的身體,坐上車剛一會兒,我就出現了嚴重的「暈車」假相,頭暈、噁心,不敢睜眼,不能動,稍動一動,就要吐出來。來回六個多小時,我不斷的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結果我和律師沒說上幾句話,想要閱卷也沒看成,律師心態也非常不好。回到家裏,我開始反省自己,沒有偶然的事情,怎麼會「暈車」呢?回想這段時間,我和律師之間的事,他每次都這樣,而我每次心都沒有過去,才被邪惡因素鑽了空子。

師父的法迴響在腦中:「做到和一般的人發生矛盾的時候或遇到甚麼困難的時候能夠很冷靜的不和別人一樣去爭去鬥。」[2]我應該提高心性了。轉變觀念,不應該依賴、怨律師了,他是來幫助我提高來了,大法弟子是主角,律師應是配合大法弟子的,我應該修出來大法弟子的寬容和善念,展現大法弟子的風範,證實法才對。

在控告的過程中,律師不敢參與,也不相信我們的控告能起甚麼作用,還說些消極的話,以前我很不願意聽,但現在我不再動心了,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堅定正念,心中有了方向,就修好自己,向內找,無論律師怎樣,就是不生氣,善待律師。

一個月後,我打電話約律師去接見,他找理由推到下一個星期,等到下一個星期,又推下一星期,我沒有動心,守住心性。一個半月後,我和律師約好了時間。

到了那天,考驗來了,按約好的時間,他又晚了近兩個小時,我沒有動氣,熱情的打招呼,他看看我說:「你不是很忙嗎,你不用去了,存錢存衣物,我去就行了。」我說:「我不忙,有時間,如果你不願送我回來,我自己拼車回來,就行了。」他沒再說甚麼,車沒開出多遠,他說要上廁所,半個多小時才出來,我不動心。

當車開到還有一個小時就到看守所的路程時,他說要吃早餐,到了早餐店,我要好了早餐,他又接電話,我告誡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動心,守住心性,一切都交給師父安排。我默默的吃完早餐,他還在接電話。於是,我便到對面房間裏和老闆娘講真相,還幫她作了三退,這時,律師也用完了早餐。

我們上路了,到了看守所,還剩下五分鐘就到了午休時間了,律師說:「我睡覺了,下午接見。」正合我意,謝謝師父的安排,中午近三個小時的時間,我可以仔細的閱卷,掌握了很多證據,及時的發到網上。

這次律師接見的時間最長,接見出來時,還很高興。我說:「您直接開車上高速,不用送我了,我自己拼車回去 。」他說:「我送你,不用拼車。」 路上,我以謙卑的心態,熱情的與律師交流了很多問題。

這次的經歷,讓我感受到了,律師的心態是隨著大法弟子的改變而動的,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在起著主導的作用,修好自己真的很重要!

案件進入法院階段,需要聘請正義辯護律師,當時,全國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件很多,要想請到正義律師很難,師父說:「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我就想把我請的接見律師作為辯護律師,想要常人律師為大法弟子做無罪辯護是很難的。

為了打消律師的顧慮,我提出建議:第一,我們不求結果,只重過程(不給律師壓力,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第二,在保證律師的安全的情況下,一定做無罪辯護(保護好律師的安全是重要的)。以我為主,律師配合。當我說完我的建議時,律師很感動,並同意做無罪辯護。

在以後的配合中,不斷的講大法的真相,律師也在改變,特別是看到我們控告後的效果,他正念也不斷增強,在接我的案子的同時,也接了其他大法弟子的案子。一次,法官給他打電話威脅他,問:「你就想給他辯護到底唄?」律師正氣十足的說:「對,我就是要辯護到底!」我聽到後很替他高興,他是真的改變了。

五、轉機

法院幾次想非法開庭,都在大法弟子們的正念中解體了,去年年底,司法部門要求所有案子都必須結案,其它的案件全部審理完結,只有此案沒有動,據內部透露,此案家屬到處告,影響太大,誰也不敢插手。過完年後,我們家屬又開始新一輪的控告後,法官打電話通知律師說:「疫情影響,延緩開庭。」

我們知道,被迫害同修們還沒有營救出來,還有一段路要走,我自身還存有如怨恨心、私心、怕心、顯示心、爭鬥心等很多人心,還沒有徹底清除掉,時不時的會受到干擾,這是我應及時歸正的地方。無論遇到甚麼樣的困難,都會正念面對,就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叩拜師父!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一路呵護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