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中體悟「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四日】最近兩、三週,身體突然兩次出現低燒的現象,伴隨著胸悶、頭昏、頭痛,並從腰疼發展到全身疼痛,甚至晚上睡覺也會受影響,腦子中不斷出現不好的念頭在強烈的刺激著我;在我們小組集體學法時,就像有一堵牆,擋著我學不到法;白天的工作也不能停;與此同時真應了那句「屋漏偏逢連夜雨」,家庭中、工作中和經濟上都出現了一些狀況,一時間真的感到心裏有些苦,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有一天,在發完晚上十二點正念後,我坐在床上,突然在想:甚麼是修煉?一時間我腦中變空了,先生走進房間,見我發呆,就問我在想甚麼,我就如實告訴他,當時因為太晚了,簡單聊了幾句,就睡了。第二天早上,我在煉功時,腦中想起師父一段法:「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來一點,自身的壞的東西已經去掉一些了。同時你還得吃一點苦,遭一點罪,把自身的業力消掉一些,那麼你就能夠昇華上來一點,也就是說,宇宙的特性對你的制約力不那麼大了。」[1]

煉完功,我就在想,為甚麼出現這段法呢?是我要轉變甚麼思想了嗎?前幾年,雖然也過了幾個病業關,但有一個在修煉中根深蒂固的思維,就是認為是自己心性和業力導致的魔難,對正法修煉的認識仍有些模糊,而對舊勢力與正法的關係也認識不那麼清晰,但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有了新的認識。

當時,我也無暇多想,要為學生上課了。上完課,先生走到我面前說:你昨天想修煉是甚麼,我覺的修煉就是放下自我……他還說了一些其它的,這句話在我腦中記憶猶新。是啊,我也知道放下自我,如果認識不到,怎麼放呢?

無獨有偶,就在第二天中午,先生在與朋友通電話,我從房間去客廳,剛好聽到他和朋友說到(大意是):哎,總是把自己擺那麼高,不下來,不學會傾聽,怎麼和人溝通呢?聽到這句話,就像響雷一樣,被震了一下,雖然並不是和我說話,但我真感到是師父在對我說話一樣,我開始警覺起來,而就在這之後又發生的事,讓我開始改變了。

有一天上完網課,先生問我:剛才那個男孩子(指我教的學生)是不是台灣人?他一定很貼心,講話方式很替人著想。而我隨口說了一句:嗯是,我覺的挺磨嘰的(就是講話拖泥帶水的)。過後想起這件事,突然覺的為甚麼我和先生這麼大差異的想法呢?不同的觀念會產生不一樣的互動效果,而恰逢此時,這位學生的媽媽給學校寫郵件中提到我的教學如果能調整一下會更好,總之無論提出的要求是否對,我覺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雖然我覺的不合理,也有些無奈,但我沒有堅持,還是及時調整,加入了一些課外題材和娛樂性的互動。

此後,我開始找我的思想來源,是甚麼心造成這種不一樣的想法或是觀念?於是我找到了:愛著急的人心、做事講求效率、嫉妒心、當別人不符合自己觀念時,潛意識中會不平衡或看不起人,不尊重他人和不夠為他人著想等等。意識到以後,我就開始關注自己的念頭,讓自己慢下來,盡可能的從思想中歸正,不帶怨氣、急躁情緒等,並從行為上開始調整,盡可能做到謙虛、和氣,但越向內去看自己,發現自己的思維存在著不易察覺的問題,逆反的負面思維,消沉的思想,安於現狀不想改變的固執觀念,還有用感受和感覺來判斷事物的習慣思維等。

再挖下去,發現只要自己不用法來衡量,起心動念幾乎是舊宇宙生命的思維模式,我開始不想說話,覺的自己怎麼說都是錯的,但有時又迫不得已要開口時,儘量要求自己做到能兼顧他人的立場。

師父說:「可是它也不是那麼壞,它只不過是按照上一個周期宇宙的特性在行事,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天魔。但是它對常人卻沒有甚麼威脅,它根本就不傷害人,它只是抱著它那個理在做事。」[1]「老、病、死也是一種魔,但這也是維護宇宙特性而生的。」[1]這時我清晰的意識到思維構成的我也是在一層空間,而且就同時同地存在著。

舊宇宙的特性不改變,我們的身體這個小宇宙就會出現在走向壞滅時期的狀態,人在難中,在業力造成的「病業」痛苦中,在壓力中,在各種各樣的艱難中,所有不舒服的感受中,在情中,在矛盾中,在私中,在常人社會的所有境遇中,人的思維來源於哪裏?起心動念,動機和目地是甚麼?很少有人能在這複雜環境中,複雜的感受中,清醒理智的認清自己的思維來源於哪裏,在人心和觀念的作用下,加上被高層的舊宇宙生命加強的作用下,很難找到自己的真我、本性。這或許就是為甚麼人會隨波逐流的原因。大法破迷,大法弟子的思想不在法上,那麼不正的思想因素、人心、觀念就會招來不好的生命,境由心造,這些不好的因素就使我們表面的主體與法產生隔離,而不正的生命因素在中間越積越厚,就更難找到真我,離法越遠。

師父說:「人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的觀念和那些不好的東西一下子很難去乾淨,習慣性的東西還得把習慣改掉哪。思維的方式已經是這樣了,那從思維的方式上還得去找正它,才能不再出問題。你說我不是已經清理乾淨了嗎?是,發正念,這場都亮了,可是哪,一站起來腦子就是常人的思維,想的問題做的事又回到原點,它又產生了。甚至發正念時你的思想念頭還不能夠穩定,一邊發正念清理消滅不好的東西還一邊產生著。修,就是修自己,其實就是這麼回事。」[2]

而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讓我體會到,認識到這些還不夠,還要能認識到高層次的法,才能走出來,但要能認識到,首先要轉變人心,要有一個願望。

一天,晚飯後我和先生聊天,又聊到修煉是甚麼這個話題,我說:修煉就是在人中去人心的過程;而他並沒有直接回答,卻說:修煉就是要圓滿。當時聽到這句話時,很自然的就在心中對師父說:我要圓滿,但事後我卻意識到這句話並不偶然,是因為此前我根本沒有想過這些,我該轉變思想、該提高心性了。

有一天在學法時,師父說:「在搞人體科學研究當中,現在科學家認為,人的大腦發出的思維就是物質。那麼它是物質存在的東西,它不就是人的精神中的東西嗎?它不就是一性的嗎?」[1]「為甚麼不讓你上來呢?因為你的心性沒有提高上來。每一層次都有不同的標準,要想提高層次,你必須放棄你的不好的思想和倒出你的髒東西,同化那一層次的標準要求,這樣你才能上的來。」[1]

這麼多年來,我理解了多少,又相信了多少?今天才發現我更多相信的是自己的感覺,相信的是所謂的現實,一到常人中,就在某種程度上把法放到了一邊。潛意識中圓滿的境界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遙遠了,從來沒有認真去想一想,此時,我卻開始思考圓滿的路應該如何去走了,怎麼做才能達到高層次的標準和要求,當然每個大法弟子在法中悟到的都不同,用自己所能理解的最高標準要求自己,還是能做到的。

現在我理解到, 其實修煉人的難與痛苦的大小,和能否破除舊的安排與迫害,並沒有很直接的關係,關鍵是大法弟子擺錯了自身與舊宇宙生命之間的關係,大法弟子和他們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而不是迫害與被迫害的關係。擺不正這個關係,一上來就把自己擺在了被迫害的位置上,大法弟子平時不嚴格的管理好自己的思想,各種人心觀念長期存在,會招來不好的生命讓自己與法脫離,從而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這是不精進、不嚴格的用高標準要求自己招來的難。

師父說:「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你光去煉那些動作,心性提高不上來,沒有強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談不上修煉,我們也不能把你當作法輪大法的弟子。」[1]

在逐步認清這些之後,環境與我的身體生了變化,問題忽然雲淡風輕的過去了,我的腰不疼了,沒有了低燒等現象,而學法也入心了。就在寫稿當天的早上煉靜功時,在後半個小時,忽然眼前出現一個巨大的身體,雙盤打坐,我的身體在這個身體的下面,雖然現在還分不清那個巨大的身體是誰,但這種莊嚴、堅如磐石的神聖感記憶猶新。

隨後看到了另一幅非常美的畫面,從高俯望,一眼碧色,寧靜安謐,鳥語花香,和煦的陽光從林間繁茂的枝葉中透照在青綠色草地上,金色的光點與這一眼的綠色溶合的恰到好處,溫暖而安詳……這時我彷彿置身於另外一個時空,但意識又知道在打坐,內心恢復了久違的平靜與祥和,很美妙的一種體驗。

而在學法時也出現了未曾體驗過的一種狀態,一天學法時打開書之後,就有一團白色的光,隨著我讀到哪一行,光就到哪一行,而在學法過程中,句句入心,法理不斷展現……

寫到此,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謝謝師父的救度!弟子只是悟到這一點點,大法展現,就讓我體悟到了如此美妙的境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10/4/187668.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