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兄妹相繼被迫害致死 一家七人備受折磨(圖)

——百個遭中共殘害的家庭(6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黑龍江省鶴崗市鶴北林業局任興芹老人一家七人因為堅持修煉大法「真、善、忍」,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五人遭受了勞教迫害,受盡折磨。二兒子賈永發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佳木斯勞教所、鶴北公安局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五歲;三女兒賈冬梅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被綁架到佳木斯勞教所迫害,又被鶴北「610」繼續非法關押,回家僅十二天,於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三歲。


賈永發

(一)二兒子賈永發被迫害致死

二兒子賈永發,鶴北林業局植物園職工,自幼患小兒麻痺等多種疾病,喪失勞動力,不能正常生活。自一九九七年修煉大法之後,身體恢復健康,能參加重體力勞動。

賈永發一九九九年七月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後被釋放,因給林業局寫一封為大法鳴冤的上訪信,談自己親身受益的體會,九九年十一月四日被鶴北公安局非法抓進看守所,並被警察和犯人毆打謾罵。二零零零年二月,他被非法勞教一年,送至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

在此勞教期間,賈永發受盡折磨,曾多次絕食抗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勞教期滿,勞教所拒不放人,無理延期,勞教所說不放棄信仰別想出去。更有一惡警叫囂:「就是不放你,愛哪兒告,哪兒告去,你們可以絕食、自殺、逃跑。」

十餘名法輪功學員為了窒息邪惡,衝出勞教所。賈永發隨後被惡警抓回,受到勞教所四惡警殘酷毆打、酷刑折磨,其中一種殘忍的酷刑,是將手槍子彈放在他的指縫內然後使勁收攏五指產生劇痛。

賈永發說:「當晚我被關進小號凍了一夜。四日中午,佳木斯市郊區公安局帶我走,我才知道,佳木斯市公安局全出動了。在佳木斯市郊區公安局做了筆錄,挨了一頓打。晚4點送進拘留所,餓了我一天,晚上讓犯人澆涼水,凍得我直哆嗦,他們問我煉不煉了,我一直說煉,澆了半個小時,見我態度堅決,說:煉煉煉,煉去吧。便不澆了。我知道我過了一大關。我沒地方睡覺,只好坐在鋪邊,睏極了,可剛一閤眼,就被叫醒,這一夜又沒睡,白天坐了一天,五日晚十一點佳木斯市公安局提審我到天亮。六日上午他們讓我配合政府與功友聯繫,我說讓我做不真的事我做不到,他們用皮帶抽我三頓,用電棍電我,手指夾子彈,用鉗子夾我指甲,我沒吭一聲,心裏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十一月十七日晚,賈永發從看守回到勞教所,被劫持在一大隊封閉管理,吃在屋裏,拉在屋裏,全所都不許接見。賈永發當時受盡酷刑,並被加期迫害一年。

賈永發多次申訴,無人理睬,在超期關押11個月的時候開始絕食抗議。二零零一年十月二日被強迫灌食時,導管插入氣管出現窒息,送醫院搶救。

賈永發身體極度虛弱,生命危在旦夕,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才於二零零一年十月三日通知家屬到醫院接人。

賈母說:「惡警強行給我兒子灌食,他出現異常,被送到市中心醫院搶救,勞教所給鶴北公安局打電話讓去接人,我到那裏一看,我兒子給折磨得不成人樣;臉色蒼白,沒一絲血色,目光呆滯。」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賈永發剛剛回到鶴北林業局的家中只有十多天,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五日,喪心病狂的鶴北公安局又一次把身體尚未恢復的賈永發綁架,賈永發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公安局政委高秀諾(音)按著頭讓他低頭認罪。賈永發說,我修真、善、忍沒有罪,沒犯法,憑甚麼認罪,認甚麼罪?政委高秀諾按著他的頭往牆上撞,狠狠地說:讓你嘴硬。

賈永發這一次被關了二十多天,又一次絕食抗議五天,鶴北公安局見賈永發已奄奄一息,才通知家屬接回。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身體飽受摧殘的賈永發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五歲。

賈永梅說:「當時他已經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呼吸困難。後來他們說,是在被勞教灌食期間,肺都被插壞了,都已經爛了一個洞。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怕承擔責任,為了推卸責任才通知家人接回。接回到家,在極度痛苦中,十幾天就去世了。」

(二)三女兒賈冬梅被迫害致死

賈冬梅,家住鶴北林業局聯營林場,合同制工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賈冬梅到母親家,正趕上母親任興芹要與幾位同修準備進京為法輪功討公道,賈冬梅同母親一起去了北京,被鶴北公安局帶回後關押在看守所兩個多月,遭殘酷的體罰。


賈冬梅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二姐賈秋梅去賈冬梅家串門,兩人被林場派出所的孫東風、610首惡國書軍、鄭文山再次抓走,非法關押在鶴北看守所辦洗腦班,非法關押了七個月。

當時林業局局長鄧恩元害怕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開始大搜捕、綁架法輪功學員。大女兒賈永梅和二媳婦王玲於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被綁架。當時看守所的大門上寫著所謂的「法制學習班」,小號門口寫著「宿舍」的字樣。

在非法關押的日子裏,惡警的打罵、諷刺、挖苦、體罰更是家常便飯,污言穢語不堪入耳。有一次賈冬梅和大姐賈永梅、譚喜卿、韓立香四人煉功,被惡警舉報,所長耿成濤(現已遭惡報被判刑)命看守和犯人強行給她們戴腳鐐拉到走廊體罰17天,不讓睡覺,吃飯只有十分鐘,蹲馬步開飛機,頭朝下長時間撅著,稍有不從就拳打腳踢。在這期間,中共黨委書記郭振岐到小號來,她們向他反映情況,這時看守所已經11天不讓她們睡覺了,她們腿腫了、腳也腫得穿不上鞋,郭書記說:「讓她們回去吧。」可等他走了不長時間,看守所惡警又把她們推出了監號,說上面有令,非得讓她們站趴下求饒不可。第十七天,法輪功學員們拒絕出去,所長又惡狠狠地掄起巴掌打在賈冬梅的頭上、臉上,打得她眼冒金星,最後硬是把她們拽到門口推倒在地,她們拒絕吃飯,抗議暴行,惡警才停止了這場迫害。

酷刑演示:開飛機
酷刑演示:開飛機

四月二十五日,宋桂萍和北京回來的孫麗被非法勞教一年,要送往佳木斯勞教所時,副局長卜英傑邪惡地對著賈秋梅、賈冬梅姐妹喊著:「下次勞教就是你們賈氏家族。」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賈秋梅、賈冬梅姐倆被非法勞教一年。在佳木斯勞教所,賈秋梅、賈冬梅姐妹倆因拒絕聽「洗腦報告」,被銬在床上五天五夜,她倆絕食絕水抗議,身體受到嚴重摧殘。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當時法輪功學員一進佳木斯勞教所就被非法搜身,必須得脫光衣服,極盡侮辱。然後送到各中隊看管「轉化」,不「轉化」的就被送進嚴管隊加重迫害。當時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多數都沒有被「轉化」。惡警們使用各種邪惡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有一次,他們放攻擊法輪功的錄像,逼迫幾個法輪功學員去看,遭抵制,誰也不去看。惡警們暴跳如雷,惡警張曉丹上去就打,賈冬梅、賈秋梅和我都挨了一腳,惡警們氣急敗壞的又把法輪功學員們領回了樓,惡警祝鐵紅掄起胳膊就打,問去不去看,法輪功學員們堅持不去,賈冬梅、賈秋梅、王英霞、王鳳君、包麗霞、魯秀芹就被關進了小號,被用手銬銬在鐵床上,白天正銬,晚上反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甚麼都不讓鋪,晚上實在睏的不行,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一會兒。惡警們就在那兒看著。第二天,連冰冷的水泥地也不讓躺了,被逼坐著。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賈冬梅、賈秋梅姐倆被非法強加的勞教期滿,因不妥協又被鶴北610辦公室國書軍、周建華、羅金雨、王洪江四人在勞教所大門口給強行戴手銬,施行暴力,帶回鶴北繼續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當時賈母任興芹也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大兒子賈永存已經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由於長期非法關押,六十一歲的賈母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精神受到嚴重迫害,經常咳嗽,又發燒、拉肚子,兩天就起不來了,他們怕出人命,承擔責任,將被非法關押了十個多月的賈母和二女兒賈秋梅一起釋放。

賈冬梅和譚喜卿仍被非法關押不放。由於長期關押睡涼鋪,加上營養不良,她倆也開始拉肚子。賈母任興芹得知後,拖著虛弱的身子由賈秋梅攙著到公安局裏去要人,要求無罪釋放。惡警便稱「上邊」有規定,煉法輪功的必須交5000元錢才放人。譚喜卿的母親拿了3000元才放了人。而賈冬梅丈夫、公婆去老家看病,沒人管。賈母任興芹多次去公安局要人,找黨委書記,新上任的政法委書記張立輝,他們互相推諉,說政保科說了算,拿錢就放人,讓她大姑姐來把她接回去。可是過了幾天還沒放人,賈母又去看守所找所長姜建國,姜建國說:「拿1000塊錢就想放人,譚喜卿還交了3000塊錢呢,她不是沒離婚嗎,讓老武家(賈冬梅的丈夫姓武)拿錢。」

賈冬梅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兩年零五個多月,被折磨成重病,生命垂危,看守所才於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釋放她回家。賈冬梅回家僅十二天,就於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三歲。當年她的兒子才九歲。

賈冬梅和二姐賈秋梅四個年都沒在家過,她九歲的兒子永遠失去了母愛,年邁的母親又失去了一個心愛的女兒,痛不欲生。賈冬梅的母親和大姐上公安局給賈冬梅討個公道,並要求釋放賈冬梅的大哥賈永存。中共邪惡之徒說「研究研究」,說是省裏定的,不能放。最後又找政法委張立輝,他推托走開,還打110報警,說「妨礙它工作」。鶴北林業局局長鄧恩元極邪惡地說:「把法輪功罰得傾家蕩產,讓他們吃不上飯,看他們還煉不煉了。」

鶴北林業局局長鄧恩元、黨委書記郭振岐、政法委書記張立輝、看守所所長姜建國、610首惡國書軍、鄭文山、羅金雨等,對迫害死賈永發、賈冬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三)二女兒賈秋梅三次被非法勞教迫害

賈秋梅,家住鶴北林業局十二委,為了維持生活,在慶林林場工段給職工做飯。賈秋梅在過去十三年裏,斷斷續續的被中共邪黨非法關押了近十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賈秋梅到妹妹賈冬梅家,被綁架,非法關押在鶴北看守所洗腦班七個月;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姐倆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佳木斯勞教所。在勞教所姐妹倆因拒絕聽「洗腦報告」,被銬在床上五天五夜。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賈秋梅與母親任興芹及法輪功學員吳光敏、江彪,在家被鶴北國保大隊惡警(李建生、國樹軍、高風等)綁架,抄走了給孩子上學的4千元錢現金。任興芹、賈秋梅在鶴北非法關押15天後,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因吳光敏、任興芹二人年齡大、又有病勞教所沒收,退回,鶴北惡警仍不放人,二十天後又將吳光敏、任興芹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賈秋梅的家人去佳木斯勞教所見賈秋梅時,給賈秋梅帶去的一百多元的水果和食品,卻被佳木斯勞教所的門衛強行扣留後據為己有。

任興芹老人和女兒賈秋梅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家人多次去勞教所要人,佳木斯國保大隊、勞教所和鶴北公安局互相推托,不放人。任興芹老人當時身體極度衰弱,出現高血壓、冠心病、膽囊炎、氣管炎,她經常迷昏,心口疼痛,很難入睡。勞教所要求住院治療,讓家人拿錢,家裏現已沒錢,因幾年來家裏遭受迫害,錢已被惡警洗劫一空,家裏人幾次去要人都無結果。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三名當地警察到工段碰到了賈秋梅,其中有個叫高春濤的問了賈秋梅一句:「煉不煉法輪功了?」賈秋梅說:「煉啊。」第二天下午,鶴北林業局公安局「六一零」國書軍、李鵬夥同十來人開車綁架了賈秋梅,晚上把她綁架到了看守所。賈秋梅說:你們憑甚麼抓我?做好人無罪。在看守所被關了四天,勒索二千元保釋金。

二月二日,鶴北林業局公安局「六一零」通知賈母去取為賈秋梅一月二十六日交的二千元保釋金,到了那裏才知道賈秋梅又被綁架了。

二月二日下午,家裏給賈秋梅送點衣物,當時去的時候已經四點了,看守所的人說:國保的人下班了,他們不答應我們不能讓見,明天再來。

二月三日早,賈母六點半到看守所想給賈秋梅送點衣物,沒人。一直等到八點半開完早會,找到國保大隊國書軍,他說:「我不管,不是我辦的,找他們去。已經勞教了,找看守所去。」

到了看守所,看守所的人說:已經送走了,五點多鐘就送走了。

當時賈秋梅的母親不信,又找局長,說局長不在家。出來一個自稱姓孫的說:回去吧,人已經送走了。這時賈秋梅的母親才確定真的送走了。賈秋梅由國保大隊指導員王智海親自非法送往哈爾濱勞教的。

賈秋梅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戒毒勞教所迫害,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出勞教所。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上午,賈秋梅在工作單位,被鶴北林業局「六一零」指導員王智海等四人綁架到伊春洗腦班。這次綁架是受政法委書記張立輝的指使。

賈秋梅被綁架後,任興芹老人幾次去找張立輝要人。任興芹老人於五月二十日、二十四日、二十一日,再次分別找鶴北林業局公安局六一零隊長劉超、五月找鶴北林業局政法委書記張立輝要人,遭到二人的躲避、轟趕及惡言惡語的威脅。劉超手下的一惡警還狠狠的抓住老人的胳膊,咬牙切齒的往外推搡老人,老人的胳膊被抓出幾道血印。

(四)大兒子賈永存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公安局長陳永泉下令到大兒子賈永存住的林場去抄家,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十幾人,沒收5台電視機、6台VCD、1台錄音機。大兒媳被罰5300元保釋出來,其他法輪功學員也遭罰款(有十萬多元),他們不給開任何憑證。林業局長鄧恩元說:「非得讓法輪功吃不上飯!」

五月十四日,610陳江賓非法提審賈永存,陳大打出手,把賈永存的牙打掉了半個,國書軍把賈永存吊銬六個小時。賈永存被打的半個月不敢呼吸,耳朵也被打出血。

二零零三年元旦中午,賈永存正在給食堂劈柴,惡警劉文舉酒後對賈永存說:「我一看到你們全家就來氣!」見賈永存不吱聲,過來就是一個耳光,「讓你不吱聲,讓你們煉,你們一家給安徽人丟臉!」劉文舉一陣拳頭把賈永存打倒在鍋台邊,直到食堂的楊師傅等人過來才住手,當時打得賈永存頭昏眼花,第二天在耳朵裏掏出許多血塊來,幾天後才恢復聽力。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一日,賈永存要去送三妹的遺體火化,遭到中共人員們的反對,說不服從管理,把他送回看守所,一路上遭到惡警吳德海、朱亞男兩人的夾擊,左右開弓,暴風雨般的拳腳打在頭上、臉上、兩肋上,下車後又帶到管教室(沒有監控,經常用來提審犯人過堂,這個班的人自稱是黃金打手,惡警吳德海說:「你們誰敢告我,我先讓你不好過,我哥是反貪局的,在哈爾濱專門查這幫當官的,哪個官沒問題,只要一查都老實。」)又是一頓拳打腳踢,足有半個小時,直到賈永存虛脫了,倒在地上,吳德海用腳踩著他的臉說:「讓你裝,給我起來!」又一陣踢,把賈永存眼眶都踢青了,渾身直抽搐才被架回房間,賈永存說二十多天胸疼得很厲害,不敢直腰,不敢呼吸。

賈母說:「我這才明白了他們不讓我見孩子的原因,一直到七月份他被送往佳木斯勞教所。」

(五)任興芹老人自述部份遭迫害事實

'任興芹'
任興芹

二零零零年二月中國新年前,我和二兒媳王玲、二女兒賈秋梅、三女兒賈冬梅先後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天安門廣場遇到了來自雙城、大連、河北、陝西、湖南等地來北京證實法的大法弟子。後來我們被帶到黑龍江辦事處,初一被帶回鶴北看守所,不法官員把我們身上的錢全部搜走,他們又把我女兒賈秋梅、還有十幾位同修強抓進看守所,晚上不讓我們睡覺,在走廊裏罰站,讓我們擺「金雞獨立」「開飛機」「蹲馬步」等各種方式折磨。那些日子裏,他們想方設法折騰我們,若不服從,就連打帶罵。

酷刑演示:蹲馬步
酷刑演示:蹲馬步

二零零一年夏天的一個晚上九點十五分,我孫女剛上晚自習回來,國保科的警察陳江賓就來敲門,進屋就問:「這麼晚了還點燈?」我說不點燈我孫女怎麼學習?他看見炕上放著書就過來看,沒發現甚麼就走了。××黨的天下,連老百姓點燈都不讓?!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公安局長陳永泉下令抄了我家,又於五月十一日到我大兒子住的林場去抄家,抓捕大法學員十幾人,沒收5台電視機、6台VCD、1台錄音機,大兒子賈永存被非法勞教兩年,大兒媳被罰5300元保釋出來,其他同修也遭罰款(有十萬多元),他們不給開任何憑證。林業局長鄧恩元說:「非得讓法輪功吃不上飯!」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我和大女兒又一次被抓到看守所,家裏只剩下八歲的外孫女和上中學的孫女沒人照顧,女警田霞騙我說,「你外孫女被人打壞了正在住院,你家房子漏水了,快說別練了就放你們回去!」我說:「法輪功好得很,怎麼能不煉呢?」一次放風時因為一點小事,惡警不讓我大女兒吃飯、罰她站。因為我被迫害得大便乾燥,上廁所時間長一點,她就使勁的催,沒幾天,她自己也乾燥了,她哪知道這裏的因果關係呀。惡警李鵬讓我罵師父,我說不會罵人,有好多次叫我罵,我說:「五講四美哪去了,××黨就教你罵人哪?」從此以後他再也不說了。

二零零二年年底,政保科科長國書軍找來記者錄像,記者問我:「你兒子、女婿都煉法輪功死了,你怎麼想的?」我說:「我兒子是讓你們迫害死的,大女婿(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九喝酒致死)他不是煉功人,大家都知道,你們怎麼能往法輪功身上栽贓呢,這不是說瞎話嗎?」當時我大女兒被非法關押在鶴北林業局看守所,要過年了也不放人,她的丈夫心裏憋屈,喝多了酒。後來記者就不錄了,狼狽收場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我在看守所被關了十多個月後,病了,很嚴重,才把我和二女兒賈秋梅放出來,出來時我都不會走路了。但是他們就是不放三女兒,勞教期滿被610從佳木斯勞教所接回當地看守所關押。所長張建國說:「拿錢就放人。」我說:「哪有錢?」姜說:「你三女兒不是沒離婚嗎?讓她丈夫拿錢來。」我三女婿回關裏了,他姐姐拿了1000元錢,姜又說:「得2000元才放人。」我又到林業局找領導,他們不是推就是躲,後來我又找國書軍要見我三女兒一面,他說:「不行,要不還讓你進去,讓你死裏邊!」我說:「國科長,我不會再進去了,也不會死裏了,再進去的應該是那些壞人了。」還沒等我把話說完,他就開始破口大罵,我知道他為甚麼罵我,他做賊心虛,他勒索很多大法弟子家屬的錢。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我局出現了大法真相資料,他們懷疑是我二女兒發放的,國書軍帶人抄了我家,強行拘留二女兒15天。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七點三十分,我和江彪、賈秋梅及吳光敏被鶴北公安局惡警在同一時間,分別綁架,一幫惡警非法抄家翻東西,抄走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被惡警偷走現金四千多元,並非法將人綁架,非法關進鶴北看守所。七月二十一日,鶴北公安局警察將我們四名法輪功學員分別非法判兩年勞教,我們三人送到佳木斯勞教所,姜彪一人是男的送到綏化勞教所迫害。在佳木斯勞教所檢查身體時,因為我和吳光敏老人倆人年紀大身體不合格,佳木斯勞教所拒收。鶴北警察仍不放人,又將我們劫持回鶴北林業局看守所。一個多月後再次將我劫持到佳木斯勞教所。

我在佳木斯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到二零零六年年底,身體出現了病態,在我的四女兒多次找有關部門要人的情況下,才於二零零七年新年的前一天從佳木斯勞教所出來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我在家中被鶴北林業局六一零、警察綁架,又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

(六)大女兒賈永梅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母親任興芹與妹妹賈冬梅等進京為法輪功討公道後,當地中共不法人員因為找不到人,半夜就把賈永梅給抓了起來,關入看守所。

'大女兒賈永梅被電棍電、罰站'
大女兒賈永梅被電棍電、罰站

賈永梅說:「在看守所裏,那天是半夜把我抓進去的。我的女兒被驚醒了,當時她才5歲,在哭喊聲中,我被他們抓走了。當時已經是半夜2點多鐘了,那時候一宿我也沒閤眼。就聽到走廊裏不斷傳來打聲、罵聲。當時我就想,有的弟子被他們毆打了。就聽到:還煉不煉了?劈里啪啦的聲音。打得我直揪心。我就想好人為甚麼被迫害?煉法輪功修真善忍有甚麼錯?直到我母親和妹妹從北京被抓回來,她們在走廊裏被體罰,『蹲馬步』還有『開飛機』等酷刑折磨。連我60多歲的母親他們也不放過。後來我兩個妹妹被他們體罰的汗流浹背,頭上都冒白煙。我在屋裏頭跟走廊一樣也被他們體罰。有一次一個看守問我,要我『撅著』。我說我也沒犯法憑甚麼撅著。我就沒聽她的,把頭揚了起來。她這時候就急眼了,把號裏的門開開。就給我戴上手銬。手銬卡得可緊了就卡在肉裏,不長時間我的手就木了就失去知覺了。」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賈永梅和弟媳王玲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政保科610的國書軍、陳江賓、鄭文山等人用電棍電賈永梅,問資料哪裏來的,見賈永梅不說,吊了兩個多小時,又把她二妹吊了三天,直到昏死過去才送回看守所。

賈永梅說:「在這期間把我們關在走廊裏頭,和我二妹賈秋梅在走廊裏站了8天8夜,當時我們的腳已經腫了,穿不進鞋。站在鞋底,當時天還很冷。還把我們鎖在最底層的暖氣管子上,腰也直不起來,彎也彎不下去。就那麼半蹲半坐著。在體罰的過程中,我的腳失去了知覺,就一頭栽在地上,腿根本就沒有知覺。他們說我裝的,就上來幾個人對我連踢帶踹,把我掄起來。因為我的腳已經失去知覺了,就像沒有腿一樣,一點感覺也沒有,就任他們掄來掄去的。一會兒趴在這個桌子上一會兒又倒在那個桌子上。最後(惡警)就過來扇我幾個嘴巴子,當時我被扇的是眼冒金星。耳鼻子出血。第二天早上,他們又把我吊到窗戶的暖氣管子上。在這期間我們又和功友一起煉功,其中就有我的三妹妹賈冬梅被警察發現了,又給拽到走廊裏對我們進行體罰。在體罰期間不讓我們睡覺。後來我們睏得實在受不了了,就坐在地上睡。看守所所長說把地上澆上水,看她們還坐在地上。除了讓我們『開飛機』、『蹲馬步』用各種姿勢來懲罰我們。」

在這次非法抄家、綁架中,賈永梅家僅有的四千元錢還有生活費、電視還有影碟機都被掠奪一空。母親跟妹妹被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上午十點,賈永梅去公安局六一零要身份證,六一零將其非法扣留,並急急忙忙用車把賈永梅送走,送往伊春洗腦班,沒有通知家裏,沒帶任何東西。六一零的科長劉超和指導員親自出馬,新調來的李姓警察非常邪惡,不許家人說話。賈永梅家人找張立輝要人時,他揚言二年內每個法輪功學員都得去學習班強制洗腦。他對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說:去「學習」二十多天就回來。

伊春洗腦班美其名曰「法制學校」,實質是專門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精神洗腦的私設監獄。伊春市的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這裏遭受著精神和肉體等多方面的侮辱和迫害,在這根本沒有自由,每天強迫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和污衊文字。二零一一年九月被劫持到伊春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有十多名,他們分別是:南岔區何苗、周秀麗,湯旺河門秋銀,伊春王忠寶,雙鴨山市孫輝和孫茹雁父女,佳木斯劉桂琴、賈永梅,鐵力市盧梅、李國燕、柴樹森,金山屯王秀青、趙國華,哈爾濱市南崗區王剛,以及牡丹江客運分段職工戰興超等。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鶴北林業局國保六一零和派出所人員,對鶴北林業局的多名法輪功學員「敲門」騷擾,他們不僅騷擾、恐嚇、非法錄像、非法抄家搶劫。當天上午九點左右,國保六一零孫建光、王建新、江某某和派出所片警高峰,還有一人姓高,自稱是省公安廳的。這些人謊稱是物業人員,用欺騙的手段騙開任興芹老人的家門,賈永梅問:「你們不是說是物業的嗎?誰是物業的?」在門口處後進來的一個人說:「我」,他是冒充物業的,因為他身上穿著警服,這個人自稱姓高,是省公安廳的,但他沒有出示證件。這些人都沒有出示搜查證,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孫建光說:「我們是執行上級命令。」(註﹕這所謂的上級命令本身是違法的)。

江某某看見衣櫃上擺著二零一八年新年台曆,伸手掠下來,又非法闖進臥室掠走一本《轉法輪》。賈永梅和母親看見大法書被掠走,都去要,這夥人不給。孫建光說:「要書明天上國保去要。」孫建光和自稱省公安廳的高某又非法闖進大臥室,恐嚇、威脅任興芹的二女兒賈秋梅和來串門的朱某(法輪功學員)。高某威脅說:「你們還在煉法輪功,宣傳法輪功,我就能把你們送去勞教,你們信不信?你們是不是都有勞保工資,是不是?我就能把你們勞保工資給停了」等等。

任秀芹老人拽著高某,讓把大法書留下來。高某惡狠狠地掙脫了,任秀芹老人來不及穿上棉大衣,穿著拖鞋從四樓追到樓下,頂著東北刺骨的嚴寒,拽著將要開走的警車討要大法書,警車把她拖走五、六米遠開走了,差點把老人摔倒。

第二天,任秀芹和二女兒賈秋梅去派出所找省公安廳的,沒有人告訴,說書在國保六一零,母女倆去六一零,六一零不給,還說願上哪兒告上哪兒告。第三天他們推諉有事或開會,第四天找,不見人。

一個原本美滿幸福的家族,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就因為堅持修煉「真、善、忍」,努力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而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而當家人試圖通過正常途經為親人討公道的時候,當地公安局和政法委卻聲稱「把法輪功罰得傾家蕩產,讓他們吃不上飯,看他們還煉不煉了。」甚至還說:「願上哪告,上哪告,隨便。」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使中國的法治建設出現了大倒退,依法治國不僅成為口號,甚至成了玩笑,中國之所以出現今天如此之亂象,社會道德徹底淪喪,「假、惡、鬥」遍地,完全是由於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所引發。這場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不僅給廣大法輪功學員和家庭造成了重大傷害,而且也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災難。所有中國人都是這場無理迫害的受害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