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在芬蘭漢科講真相(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漢科(Hanko)距離首都赫爾辛基一百三十公里,是一個只有八千多居民的小鎮。當地人除了會芬蘭語以為,一半居民能講瑞典語。漢科的海岸線長達一百三十公里,其中三十公里為海灘,景色宜人。每年夏天,吸引很多國外遊客和本國芬蘭人,他們從芬蘭各個城市來這裏旅遊度假。

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陽光明媚,芬蘭法輪功學員來到漢科的海邊的教堂公園(Kirkkopuisto)講真相活動,告訴人們法輪功是以修煉「真、善、忍」的高德大法,但是在中共集權統治下受到殘酷迫害並被活摘器官。

卡塔尼娜(Katanina)是艾斯堡城市一所學校的老師。她告訴學員說:「法輪功,我在學校裏有教我們的學生!」學員聽完以後沒反應過來,後來才知道她是一位教宗教信仰和人權迫害方面的老師。聊了許久以後,她說她的三個孩子在另外一邊玩耍,要過去看看。

四位小男孩,邊吃著冰激凌,在大法真相點附近左看看,右瞅瞅,在真相點附近打鬧玩耍。學員看著他們說:「等你們幾個吃完冰激凌以後,我教你們煉功吧。」吃完以後,他們四個站成一排,爸爸也加入進來學。小朋友們,最小的三歲,最大不超過六歲,他們非常非常規規矩矩的把五套功法學完,不吵也不鬧。三歲的小朋友打手印沒學會,旁邊的哥哥就給他比劃糾正。「應該這樣做, 手要這麼放……」學完以後,爸爸說:「我們是兩個家庭一起來漢科旅行。孩子們看見你們,就跟我說,『你看那邊有煉功的。』他們幾個很喜歡中國功夫。」

媽媽從老遠處走過來,其中一位孩子就叫著「媽媽,媽媽!」學員才知道,卡塔尼娜是其中三位孩子的媽媽。知道孩子們剛才認真學了五套功法以後,媽媽高興地說:「他們能學打坐太好啊!能讓他們安靜一點。」臨走時,六歲的哥哥要把真相資料拿回去繼續學。小朋友各個都高高興興地跟學員打招呼告別。

'圖1:四位小朋友和爸爸跟法輪功學員學煉法輪功功法。'
圖1:四位小朋友和爸爸跟法輪功學員學煉法輪功功法。

若蘭托(Ruolanto)夫婦是漢科的當地居民,現已經退休,每天都會出門四週轉一轉。他們看見法輪大法的攤位就停下腳步。學員告訴說:「我們這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聽朋友介紹說這裏夏天有很多遊客,所以過來想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他們夫婦倆都在媒體上了解過法輪功被殘酷迫害,他們都表示說:「活摘太糟糕了。」他們對法輪功學員都非常地友善:「你們能來這裏搞活動真是太好了。活動結束後,去漢科四處轉轉。這個地方很漂亮。」

'圖2:民眾了解法輪功真相後,簽名支持。'
圖2:民眾了解法輪功真相後,簽名支持。

Mardo(Mardo)是一位愛沙尼亞人。他的個頭有二米左右。因為太集中精力看法輪大法的橫幅,腦袋不小心被路邊的樹枝給絆了一下。他告訴學員說:「法輪功,知道知道。我在《中國解密》裏看過關於法輪功的報導。每週都看的節目,從中了解到很多中國的事情。」臨走前,他自豪地說:「我很高興能為你們做這些事情(在徵簽表上簽字)」。

海倫娜(Helena)是穿著非常優雅的女士。她直接走到桌子前要簽字。「我知道你們法輪功。中國的人權真的是很糟糕。」她還提到,中國的重男輕女的現象,造成了男女比例失調,很多孩子成為了孤兒。「芬蘭有很多家庭去中國領養孤兒。而中共的政策是錯誤的。女孩也是很重要的生命。」學員還與她交流了中共掩蓋了疫情,導致全球中共病毒大爆發。她很不理解的一個現象是,「(芬蘭)媒體沒有怎麼好好的報導,人們都沒有得到足夠的信息。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她非常喜歡桌面上擺放的精緻小蓮花。當得知她可以擁有自己的一朵,非常高興。臨走時她說:「非常感謝你們的信息。」

蘇菲亞(Sofia)一家也是乘著芬蘭的夏天沒有結束,來漢科遊玩。爸爸是一位美國人。爸爸說知道法輪功,要簽名。但是女兒沒聽說過,他讓學員解釋給他女兒聽。爸爸對蘇菲亞說:「你也可以簽。」當時爸爸接聽了一通電話後,不一會兒,媽媽和姐姐都過來了。她們也都簽字了。媽媽說:「其實我們曾經都學過中國氣功。」原來他們都是中國文化的愛好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