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鞍山市被迫害含冤離世法輪功學員案例補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鞍山市含(海城、台安、岫岩)有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直接或者間接被迫害致死。由於中共網絡封鎖嚴密和各種原因有些迫害致死的案例未曾在明慧網曝光。

一、鞍山市千山區張素華與丈夫楊志文被迫害離世

遼寧鞍山市千山區大孤山法輪功學員張素華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在家中含冤離世,丈夫楊志文也是法輪功學員,多次被綁架關押,曾經被非法教養兩次,並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終年五十四歲。

'張素華被迫害前與被迫害癱瘓在床去世不久前照片'
張素華被迫害前與被迫害癱瘓在床去世不久前照片

'丈夫楊志文'
丈夫楊志文

據張素華生前的回憶曾說:一家人能夠好好待在一起的日子很少,不是張素華和丈夫一同被抓,就是張素華被抓、丈夫在家一段時間;或者丈夫被抓、張素華在家一段時間。張素華的家庭不知道被街道和派出所的警察騷擾多少次了,他們想甚麼時候來就甚麼時候來,抄家抓人,敲門不給開就砸門,多次蹲坑抓人,還找鄰居騙開張素華家的大門,抓張素華和丈夫時從未出示過任何證件。有一次警察一腳把張素華丈夫從六樓踹到了五樓的緩步台上。

當時張素華兒子小,被嚇住了,不知道這些事該怎麼辦,所以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父母被抓走。失去了親人的照顧,張素華不知道那些年日子兒子是怎麼熬過來的。張素華兒子十八歲那年報名參軍,因為張素華和丈夫修煉法輪功,兒子被取消參軍的資格。從此兒子的人生開始低落。

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張素華的家庭就無端的遭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以下是張素華和丈夫楊志文被詳細迫害的經歷:

張素華、楊志文夫婦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當地警察強行搜身,把身上的一萬元錢搶走,並在北京被非法關押拘留十五天。從北京回來,被當地派出所警察拿拖布把,打得頭破血流,拿拳頭搥,造成了內傷胸口疼。

二零零零年七月四日,鞍山市大孤山派出所的警察突然闖到家中把楊志文綁架,還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和法像,張素華到大孤山派出所給丈夫送飯時,警察問:「國家」不讓煉法輪功你怎麼還煉?張素華說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就這樣,派出所把張素華一起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才回家,丈夫楊志文被派出所扣上莫須有的罪名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非法勞教期間,楊志文堅持信仰不「轉化」,被迫害的患上了糖尿病、肛門囊腫,由於肛門囊腫每天流血不止,經過手術,按醫囑需要每天換藥一次,至少需要連續換藥十五天,可是手術後,警察直接把他押回鞍山教養院,致使肛門囊腫很長時間流膿血不能癒合,期間沒有辦法只能使用婦女使用的衛生巾來墊著吸血,儘管情況如此嚴重,不但不放人,看楊志文不轉化還給他超期羈押四個月,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才放回家中,這次非法勞教一共十六個月,楊志文的身體和精神受到了極大的摧殘。與此同時,張素華和兒子也受到了無法想像的精神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楊志文剛回家沒幾天,本地派出所──鞍山市大孤山派出所門上出現了大法的真相條幅,警察懷疑是他們夫妻所為,警察田榮革、王作剛等三個警察,又再一次非法闖入家中,將夫妻二人全都綁架到大孤山派出所,後來張素華被非法關押到鞍山市第三看守所,楊志文被放回家中,可是不到一個月楊志文就被他們抓走,綁架期間楊志文遭到酷刑毒打,門牙被打掉,打的他上嘴唇豁開一條大口子,縫了十二、三針。楊志文被綁架後,就剩兒子一人在家無人照顧。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七日,鞍山市十九名法輪功學員堂堂正正走出了鞍山市拘留所的大門,那時很多法輪功學員都在絕食抵抗迫害,這一次張素華和丈夫楊志文一起闖出了魔窟,但是也不敢回家。因為這次走脫還牽連到他們的兒子楊森,警察到家找孩子楊森要人,孩子說不知道,他們把楊森綁架到千山分局非法拘禁了一天一宿,期間進行了非法審問,他們看確實不知道,沒有辦法把孩子放回家中。因為當時楊森太小,經過這麼一番審訊和恐嚇,孩子心裏受到很大的驚嚇,心裏極度恐懼。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楊志文夫妻二人再一次被鞍山解放派出所警察綁架,解放派出所吳京華、王太權、金軍等多個警察,把楊志文的衣服扒光,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毆打他,面部被打的鼻口冒血,胸部被打的無數的紫血印,渾身上下全是血,打的他無法站立,慘不忍睹。當時毆打楊志文的警察由於用腿踢時用力過度,腿都不能還原,可見他用勁有多猛,有多麼的狠毒!

楊志文被毒打後,他們把他送到鞍山市第一拘留所(鞍山監獄),監獄的警察說你們怎麼把人打成這樣?拒收,說醫院處理之後再說。

後來楊志文又被強制非法勞教三年,在被非法勞教期間,因為楊志文仍堅定大法,被鞍山市教養院迫害的患有心臟病、肝炎等病,身體極度虛弱,不能自理,經醫院檢查後,才同意保外就醫。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本地居委會主任向大孤山派出所報告說張素華家有人來了,大孤山派出所立即派警察田榮革等多人到家想非法抄家。張素華不給開門,從早上九點一直到晚上六點,警察始終都沒有離開她家的樓房。丈夫楊志文下班時,發現家中樓梯有警察蹲坑,轉身就跑,警察緊追不捨,楊志文邊跑邊喊:警察抓好人了!後來警察把楊志文抓住後帶回家,逼迫張素華開門,警察田榮革打電話叫來大孤山派出所白所長一起搜家,警察打開立櫃沒人,掀開床鋪下沒人,就這樣不了了之。

因為楊志文一直生活在警察長期騷擾和抓捕的陰影與恐懼之中,也身體曾遭受了太多的摧殘與巨大的傷害,終於出現了糖尿病綜合症引起的突發性心臟病,於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含冤離世,去世時眼睛失明,腳上淌著膿血。

隨著丈夫的離世,張素華和兒子相依為命,只能靠兒子楊森做環衛工人(臨時工)和她微薄的退休工資維持現有的生活,艱難度日。張素華也因為長期遭受迫害,身體也出現不正常狀態,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家庭的重擔落在了兒子一個人身上。張素華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在家中含冤離世。

兒子楊森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回家照顧臥床的母親,特別孝順,三十多歲了,為了照顧癱瘓的老娘一直未婚。另外一方面因為張素華家長期受到中共警察的迫害,被多次非法抄家搶劫,家中已經一貧如洗,沒有任何值錢的物件。這樣的條件根本就沒有辦法給兒子成家。楊森十七歲開始,他的家庭就被江澤民集團弄的支離破碎,原本應該過上幸福生活的楊森,他的整個人生都因為母親張素華和父親楊志文持續不斷的慘遭迫害而被毀掉,這一切都是中共惡首江澤民一手造成的,沒有他的唆使和謊言的灌輸、物質上的誘惑刺激,警察是絕不會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二、鞍山市鐵東區法輪功學員王志賢被迫害離世

遼寧省鞍山市鐵東區新華街法輪功學員王志賢四次被非法抓捕,三次被非法拘留,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關精神病院迫害一度失去記憶,又被非法判刑四年,身體和精神都受到嚴重的摧殘,2017年1月22日臘月二十五在家中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志賢與小妹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附近被劫持到北京體育場,暴曬一天,晚上來了很多汽車,不知是誰拽起王志賢兩隻腳就往地上拖,後背都脫掉了皮,衣服粘在下面。第二天被送回鞍山,鐵東分局鋼城派出所的一個警察讓王志賢簽字準備把王志賢送進監獄。王志賢因為突發病被送中心醫院,後來被送回家中。兩天後,警察讓王志賢簽字不讓上訪,當時是家屬替簽的,還讓王志賢交書,被他們騙去一本《轉法輪》。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王志賢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被警察綁架,被劫持到北京看守所拘禁一天,第二天被送往天津拘禁一天,第三天被王志賢單位鞍山市中心醫院和鋼城派出所接回,直接送往月明山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多月。後判三年勞教,在鞍山教養院非法拘禁11個月,鞍山教養院解體後,被送到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強行洗腦轉化,不讓睡覺,在廁所罰蹲罰站三天三夜,腿腫的都要崩開。因為幹手工藝品中,使用的膠毒性太大,眼睛被迫害的幾乎要失明了提前三個月獲得自由回家。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王志賢在二一九公園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園林派出所把王志賢綁架後送到了鞍山市月明山一所,家中被非法抄家,抄走師父法像。被鞍山市公安局「610」酷刑折磨,右胳膊脫臼,折磨的精神分裂失去記憶,下嘴唇咬掉,舌頭咬爛,到醫院都不給治。家裏人接到通知時警察就把王志賢一個人扔在醫院大廳,王志賢已昏迷不醒,身上青紫。後來家裏人把王志賢送到了精神病院,把王志賢綁起來,要不然王志賢精神狂躁,無法控制自己。王志賢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了兩個多月回家,失去記憶,右臂不敢動,生活不能自理。通過2、3個月時間煉功胳膊又恢復了正常。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王志賢因發真相資料被人舉報,被鞍山市分局鋼城派出所綁架,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後被送到鞍山市第一看守所,被鞍山市鐵東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份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老殘監區。

王志賢被包夾管事犯人詐騙犯李秀蘭(50歲左右),毆打過一次。她們讓王志賢幹活,王志賢不幹,被迫害的胳膊吊環。李秀蘭拿來幾張白紙,欺騙說給王志賢辦保外就醫,讓王志賢按手印。

王志賢在監獄被迫害的十分虛弱,後期一直非法關押在醫院監區迫害,直到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三日出監,也是在醫院監區接出去的。

王志賢回家後與兒子、兒媳同住,因為在監獄受到迫害嚴重,身體恢復緩慢,後來在胸前長出腫塊,流膿,雖然經過一段治療有些好轉,最後還是二零一六年小年後的第二天在遺憾中離開了人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