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期間救人的兩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二零二零年大年三十晚上,我從新唐人電視台上看到了關於武漢肺炎的真實情況。正月初四,我們這裏也開始封路了。

我想:不能出去(講真相)就在我們小區裏講,去孩子的同學家長那兒。我腦子裏大概規劃了一下都去哪家。我站在陽台上看看斜對角的一戶七樓,有個孩子和她奶奶去北京了,不知回沒回來?一看燈亮了!此時已是晚上五點多,天已黑了,我馬上過去了。她家門上掛了一個牌子,寫著「居家隔離」。

我晃了晃門鎖,孩子出來了,然後去叫她奶奶。為了和她們拉近距離說話,我把口罩摘下來,當時腦子裏不斷出不好的念頭:傳染、傳染……我不斷的排斥,頂著壓力開始講大法真相,這時我聽到她的手機響了,我的心一沉,問道:「阿姨,社區隨時監控你們哪?」她說:「沒事,只是每天三次要問量體溫情況。」我穩一下心,求師父加持用功能把她的手機封住,誰也監聽不著。我給她講共產黨罪惡滔天,活摘法輪功學員身體器官,又講了劉伯溫的預言,還有羅馬帝國因迫害基督徒招來四次大瘟疫最終導致國家滅亡等。我把孩子叫跟前說:「以前阿姨一直沒給你講三退,是怕你在學校說出去影響我兒子。現在大難來了,阿姨不能只顧自己的孩子不管你的生死。你一定要從心裏面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阿姨給你取個化名幫你把紅領巾退掉。」孩子答應到:「嗯,行!」我一再囑咐孩子的奶奶每天和孩子念九字真言,一定會沒事兒的。

隔了一天,我想還去誰家呢?想起一家做豆腐的孩子的家長,每天會來我們小區門外送豆腐,我就想從門縫遞給他一封信,也是送給他一家人的。晚上頭痛信沒寫完,早晨趕緊起來寫。寫著寫著突然聽他喊:「大豆腐,兩元一塊!」我想:這下壞了,信還沒寫完哪!怎麼辦?趕緊去追他!於是我大致攏了攏頭髮,擦了一下臉就往出跑。我跑出封路口,直奔大路攆去。看見他妻子正在路邊賣豆漿,我急忙上去說:「急壞了,想去你家封路去不了啊!」她說:馬上賣完豆漿你坐我家車(有通行證)去我家吧!

到了她家寒暄兩句,我對孩子的媽媽說:「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來,你們知道我煉法輪功,我也和你講過法輪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因為你沒上過學,也沒入過甚麼,我也沒和你講太多,可是孩子和他爸爸都入過少先隊呀!大難(大瘟疫)來了,我得趕緊告訴你們三退保平安啊!以前我怕你們不理解,說我反對共產黨,我沒好意思說,今天我必須告訴你們,不然良心上都過意不去呀!聽不聽是你們的問題,可是不說錯過機會我得多遺憾呀!」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的眼睛裏含著淚花。我又接著說:「孩子,阿姨給你取個化名退出少先隊趕緊保平安。」給孩子的爸爸也取了個化名。

他們高興的退出了邪黨的組織。孩子的爸爸開車把我送回了我家小區的路口,已經八點多了,可是卻沒有人檢查。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讓我多救人,快救人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