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向佛的皇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這是唐代詩人杜牧的名作,詩中描繪了南朝佛教的興盛。南朝時期佛教興盛的根源就是因為梁武帝蕭衍(公元464-549),虔誠信佛,在全國範圍內大力倡導並身體力行的結果。

蕭衍即位後,政績是非常顯著的。他吸取了齊滅亡的教訓,自己勤於政務,而且不分春夏秋冬,四更天準時起床,批閱奏章、公文,冬天把手都凍裂了。他為了廣泛的納諫,聽取眾人意見,最大限度的用好人才,下令在午朝門外設立兩個盒子,當時叫「函」,一個叫謗木函,一個名為肺石函。如果功臣和有才的人,沒有因功而受到賞賜和提拔,或者良才被埋沒,都可以往肺石函裏投書信;如果是一般百姓,想要給國家提批評意見或建議,可以往謗木函裏投送。

梁武帝很重視對官吏的選拔任用。他要求地方官一定要清廉,經常親自召見、訓導他們,遵守為國為民之道。為了推行他們的思想,蕭衍還下詔書到全國。如果有小的縣令政績突出,可以升到大縣裏當縣令,大縣令政績突出可以提拔到郡做太守。政令執行起來後,梁的吏制得到顯著改善。桑農工商得到了長足的發展。

梁武帝有著一顆篤誠禮佛的心,早年以征戰為立身之本的歲月,顧不上到廟裏敬香禮拜。現在一切都是自己說了算了,那麼虔誠的禮佛、拜廟就成了他靈魂深處的寄託和國家的最重要的禮儀活動了。

公元504年,他成為一國之君的第二年,親率僧俗兩萬人在重雲殿的重雲閣撰寫了《捨道事佛文》。宣示自己一心禮佛的志願。

梁武帝篤誠崇佛的表現也是讓人敬重的。史書上說他「一冠三年,一被二年」,就是一頂帽子可以戴三年,一床被子可以蓋二年。他長齋素食,不講究吃穿,衣服可以是洗過好幾次的。穿的衣服質料全是棉花制的,不用絲綢。因抽取絲綢要殺死眾多的蠶的生命,和佛家不殺生的經義是相悖的。吃飯也只是蔬菜,而且每天只吃一頓飯,太忙的時候就喝點粥充飢。他不飲酒,不聽音樂,而自己就是精通音律的音樂家啊!這應該是中國歷史上最清苦的皇帝了。

他的慈悲心也強烈展現出來。每當朝廷要判處一些罪犯的死刑,他就好多天現出不高興的神情。到了他執政的後期,蕭衍聲稱願皈依佛門。他四次捨身於建康城中最大的寺院同泰寺,因此得了個雅號「皇帝菩薩」。

「皇帝菩薩」這個稱號,也真是實至名歸。從宏觀上看,就是營造寺塔、造佛像,使佛教的傳播在南朝出現了繁華景象。建康城東西南北各四十里,就城內外的寺院五百多座,一座連著一座。崇樓峻閣,高台寶塔,巍巍矗立。可以想見,其情其景多麼壯觀。從微觀上看梁朝有人口五百萬人,僅建康城內的僧尼就達十萬,其他郡縣可想而知。梁武帝也幾次入寺當和尚、做住持,給僧眾講解佛經。

蕭衍曾四次捨身到同泰寺(今南京雞鳴寺)當和尚。所謂捨身,一是捨資財,即把自己所有身資服用捨給寺廟,還有一種是捨自身,就是自願加入寺廟為眾僧服役。梁武帝的捨身,第一次四天,最長一次是三十七天。而每一次都是朝廷用黃金將其贖回,四次贖金達四萬萬錢。在那個歷史階段,佛教在梁國達到空前繁榮。

梁武帝蕭衍在位的近半個世紀的歲月中,同時出現文化盛世之像。連北方的敵國也頗為讚歎,紛紛效仿。

梁武帝大興佛事的同時,傳統儒學文化的興盛也達到歷史的新高。舉國上下充滿了崇尚儒學文化的氣息,研討氛圍十分濃厚。上至皇帝,下至王公貴族都以儒雅為榮,都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質。所以蕭梁一朝在統治時間不太長的五十多年裏,湧現了一大批在中華文學史上有重大成就的文學家和詩人。如《昭明文選》的作者蕭統,《宋書》的作者沈約,《南齊書》的作者蕭子良,《文心雕龍》的作者劉勰,《詩品》的作者鐘嶸。以及名士如江淹、謝出、到溉、到洽、丘遲、吳均、庾信、劉昭、劉峻、陶弘景,當然還有成為皇帝的蕭衍的兩個兒子,簡文帝蕭綱和元帝蕭繹。總之蕭梁一朝的文學之盛,在中國歷史上只能有盛唐和北宋可與之比肩了。

梁武帝蕭衍在中華佛文化的傳承和儒學文化的傳播上,在中華神傳文化流傳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