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大法得健康 丈夫走出厄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我在大法中修煉二十多年了,無病一身輕,還擁有了一個豁達的心態。在大法的恩澤下,我們全家人人健康,心情舒暢,我每天生活在和睦的家庭中。我和全家人感恩偉大的師尊!

我於一九八九年結婚,次年兒子出生。他的出生卻給我帶來了一個疑惑:公公、丈夫、兒子三個人的生日是同一天,只是年份不同,感覺冥冥中有一種甚麼關聯。我曾去詢問過別人,沒有人給我答案。

兒子長大後去算過兩次命,那倆人都說這個日子出生的人,父親的壽命都不長,也就是說我丈夫的壽命不長。兒子很難過,回家告訴了我算命人的這個說法。我聽後不由得想:公公的確早早的就沒有了父親,丈夫又早早的沒有了公公,存在我心中的多年疑惑好像找到了答案,從此以後這個心病就重重的壓在了我心裏,看著生龍活虎的丈夫,我有時嘆息,有時止不住的掉淚。

兒子十歲的時候,我得了很重的慢性咽炎,疼得不敢說話,不敢吃東西。就在這個時候,在熟人的引導下,我得到了萬古不遇的法輪大法

隨著學法煉功,我身上的十多種病都不治自癒!得法後的喜悅讓我激動不已,走在沒人的路上興奮的都會跳幾下。大法使我身體健康了,脾氣變好了,家庭和睦了,所有這些都被丈夫看在眼裏。性格內向的他從行動上開始默默的支持我:我出去學法,或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不管回家多晚他從不說甚麼,特別是邪黨剛開始迫害大法的時候,我經常是整夜的在外面發真相資料,他也能理解。後來我們在異地做買賣,為了做真相資料,我每個星期必須回家一趟。我不在身邊,丈夫因做生意無法分身,不能按時吃飯,餓了就買根火腿腸充飢,但他對我從沒有半句怨言。

二零一一年,我外出發大法真相光盤被不明是非的人誣告,警察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還要抄家。他們打電話給我丈夫,讓他回家開門,遭丈夫拒絕。國保大隊警察就給丈夫工作單位的領導施加壓力。在領導的壓力下,丈夫無奈只好回家。他走到我家樓下,可就是不上樓,大聲和十多個來抄家的警察據理力爭,目地是讓住在我家旁邊的親戚聽到後去我家把做真相資料的打印器材搬走。他們的吵吵聲引來了鄰居們圍觀,丈夫終於機智的把鑰匙給了一個親戚並示意親戚去做甚麼。他接著和警察吵吵,就是不肯上樓給警察開門。最後警察沒辦法強行給丈夫銬上手銬,拉到公安局。

我回家後丈夫告訴了我事情的經過,我既感動又驚訝:平時不多言的丈夫,在關鍵時刻為了保護他的修煉的妻子,能不顧自己的安危,有膽有識的處理這樣一件突發事件,這是多麼了不起啊!我在內心裏升起了對丈夫的欽佩和尊重。

派出所的警察沒達到目地不甘心,多次給丈夫打電話找我,都被丈夫果斷的頂了回去。

丈夫的善舉得到了福報。十多年來,他身心健康,連傷風感冒也沒有過。這讓他更加相信大法。也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就在去年將要過年的時候,丈夫做了一個清晰的夢:一個聲音對他說:「你要不念法輪大法好,你的五臟六腑早就壞了。」丈夫醒後告訴我他的這個夢,我聽後,止不住的流淚,我那一顆多年懸著的心終於落地了──慈悲的師尊改變了丈夫的命運,延續了他的生命。感恩師尊的救命之恩!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再說說我的父親。我的父親在二零一九年黃曆冬月去世,享年九十二歲。走的時候頭腦不糊塗,很安詳。

父親好幾年前就得了「小腸串氣」,就是腸係膜破了,小腸漏了出來,小腹下鼓了一個大包,疼的挺厲害。我們帶他去醫院檢查治療。大夫告訴我們:這種病必須做手術,吃藥沒用。可是父親年歲大了,醫生不給做手術,怕老人傷口不癒合。我望著病痛的老人,心裏真苦啊!老人勞累了一輩子,有病卻不給治,這得疼到甚麼時候啊!

我想到大法的神奇,就叫父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由於十年文革中被整,父親嚇怕了,不敢念,這次由於被病痛折磨的沒有任何辦法,他就念了。不過他記性不好,常常忘記念。我見到他時我念,他就跟著我念,我不在跟前,他就想不起來。

即使這樣慈悲的師尊同樣慈悲於他,一直到他去世,再也沒有聽他喊過肚子疼。

我修煉這麼多年,家人和親朋好友受益的例子舉不勝舉,而且每個大法弟子的親人,只要相信大法好,在大法中受益的事例多的數不勝數。特別是在中共病毒肆虐的今天,有多少感染病毒的人就是因為相信大法好,誠心敬念「九字真言」而死裏逃生!

同胞們啊,清醒起來吧!趕快認清中共的邪惡本性,千萬不要相信它的欺世謊言,相信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擺脫中共的控制,就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