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天水市原政法委書記趙衛東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天水市現任政協主席趙衛東,曾於二零一一年十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任天水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在職期間,趙衛東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強行採血、強按手印、滾動指紋等,遭拒絕後,就三番五次反覆上門騷擾,伴隨著恐嚇、抄家、勒索。對法輪功學員隨意綁架、非法判刑,這一切罪惡都是在趙衛東積極策劃、組織並指揮天水公檢法及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人員所實施的,天水市對法輪功各種形式的污衊宣傳都是由他主導和推動的。這期間,發生在天水市對法輪功學員的所有迫害惡行,趙衛東應承擔主要罪責,現被舉報。

制裁迫害人權的惡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國家的高度共識。繼美國2016年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之後,加拿大、英國以及歐盟多國現在都有類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亞和日本也在積極準備立法。法輪功學員每年整理幾批惡人名單,送交民主國家的政府,要求對其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之後,天水市不斷地發生法輪功學員多人被綁架事件。

二零一一年九月,八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涉及的地區有天水市、隴縣、秦安縣、張家川縣、龍山鎮。後潘虎娃、李菊玲被綁架、抄家。

二零一二年洪亮、洪小林、丁喜軍、許寶國、李粉娥、洪喜明、李文文、許冬梅、張文花、邵小梅、鄭雪花、張文玲等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庭審。

二零一三年,經天水國安特務長期監控、監聽,於十二月二十八日綁架了三十一位天水市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四年法輪功學員張映堂被迫害離世。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張歲紅、王彩鳳、楊有錄、張九如、縣蒲雄、張鳳琴、康月菊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二零一五年下半年後,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拘留,教育系統的法輪功學員被停職、停發工資。

一、個人信息

中文姓名:趙衛東
姓名拼音:Zhao Weidong
性別:男
職務職稱:天水市政協主席
工作單位名稱:天水市政協
工作單位地址: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青年南路
電話號碼:13909380999 0938-8212130

趙衛東,男,漢族,一九六一年六月出生,出生地甘肅省徽縣,籍貫,河南偃師,一九八一年八月參加工作,現任天水市政邪黨組書記、主席。
二零零七年二月至二零一一年十月任天水市政府副市長、黨組成員;
二零一一年十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任天水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九年八月任天水市委副書記;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任天水市政邪黨組書記;
二零二零年一月任天水市政邪黨組書記、主席。

二、迫害事實簡述:

據不完全統計,趙衛東在職期間,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26人,被非法勞教的二人,被非法拘留93人次,被非法抄家129人次,被騷擾、恐嚇91人次,被綁架144人次,被勒索19人次共58965元。

(一)部份迫害案例

1、二零一二年數十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深夜,天水市張家川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馬效武和天水市政法委、「六一零」等非法闖入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家中,搶走了電腦等財物。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前後,在甘肅省政法委、天水市政法委及天水市公安局、張家川縣政法委及公安局等單位參與下,將全縣包括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前曾修煉法輪功的人都騷擾,張家川縣公安局綁架了70多名法輪功學員。龍山鎮有兩名法輪功學員為躲避非法抓捕,五月二十七日,外出流離失所。警察七次到這兩名法輪功學員家追問,並非法抄了他們的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前後,張家川法院對洪亮等人非法判刑:

許寶國,被非法判刑五年;
洪小林,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李文文,被非法判刑四年;
洪 亮,被非法判刑四年;
丁喜軍,被非法判刑三年;
張文華,被非法判刑三年;
李粉娥,被非法判刑兩年半(緩刑五年);
洪喜明,被非法判刑兩年半(緩刑五年);
張文珍,被非法判刑兩年(緩刑五年);
鄭雪花,被非法判刑兩年(緩刑四年);
邵少梅,被非法判刑兩年(緩刑四年)。

2、二零一三年「12﹒28」事件

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秦州區公安局、國保隊、刑警隊及各派出所在天水市政法委、各區政法委、國安委及「六一零」的授意下,根據長期電話竊聽、秘密跟蹤獲取情報,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八點到下午五點,出動大批警力,統一行動,對當地法輪功學員李翠芳、宮碧芳、李靜潔、趙蘭州、張志明、郭菊芸、張翠萍、張春花等三十多人非法抄家、綁架。李翠芳、李義奎、喬文成、朱開紅、張志明、王明輝、夏燕玲、唐瓊、馬曉娟、肖彥紅被非法關押在不同的看守所與洗腦班。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審訊後陸續放回家,被非法監視居住、行蹤,並不斷受到騷擾。

天水市政法委在二零一三年底,通知天水所有律師都不准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請北京律師做無罪辯護,被天水市政法委密令公安、檢察院、法院採取各種方式阻撓律師正常的工作,包括命令看守所不許律師會見當事人,並欺騙法輪功學員「只要辭退北京律師就可以減輕判刑」。最終在天水市政法委、「六一零」的脅迫、恐嚇下喬文成、張志明、李義奎等辭退了從北京請的律師。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八點到下午一點四十分,天水市秦州區法院,在天水市政法委、「六一零」的授意下,對法輪功學員李翠芳等十人非法庭審,後對其非法判刑:李翠芳四年零六個月;李義奎四年;肖彥紅四年;唐瓊四年;張志明四年;肖豔紅四年;喬文成三年;王民兵三年零六個月;馬曉娟兩年零六個月緩刑四年;朱開紅、夏燕玲均被判非法管制兩年。

此次迫害事件,由甘肅省「610」、天水市「610」策劃,甘肅省公安廳、天水市國家安全局,天水市公安局共同犯罪,前期的情報收集由天水市國家安全局負責。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之前,甘肅省「610」,甘肅省公安廳下達綁架命令,天水市公安局以天水市國保支隊為主,從天水市公安局刑警隊、各派出所調來大批警察,為防洩密,二十七日晚所有警察集結,電話被收繳,事前不知任務性質和地點,天亮前各行動小組才被告之詳情,然後秘密抵達綁架地點蹲守,外圍還有情報員再次確認信息,甘肅省公安廳派員督察,天水市國家安全局、天水市公安局的主管悉數在聯合指揮中心幕後指揮。

3、善良老婦被綁架,親屬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時許,一群身著警服的人闖進李翠芳的家,在屋裏亂翻一通,搶去大法師父的法像、《轉法輪》經書以及一些個人物品,並強行將李翠芳和串門法輪功學員夏豔玲帶走。

李翠芳和夏豔玲被架著胳膊,塞進事先準備好的小車中劫持到安居小區李翠芳的姪女李愛珍家,惡人又是一通亂翻,未找到任何他們要的東西後,問李愛珍是否煉法輪功,然後又到李翠芳的姪女李淑珍家一陣亂翻,從李淑珍出租的房屋內搶去空白光盤等個人物品,並將李淑珍帶到秦州區公安分局進行盤問。以李淑珍給人出租房子沒要身份證為由敲詐去一千元。之後,秦州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派出所、社區的人多次到李淑珍和李愛珍家騷擾、盤問她們煉不煉法輪功,並要李愛珍辨認來她姑姑李翠芳壽衣店的那些人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同時,李翠芳的壽衣店被翻了個底朝天,與大法有關的一切個人物品悉數被搶走。

李翠芳和夏豔玲當天被關進天水市秦州區呂二溝看守所非法拘禁。在非法提審中強迫她們坐老虎椅,將手和雙腳固定在椅子中的鋼圈中不能動彈。後被非法判刑。

4、張映堂被迫害致死

張映堂,男,天水市北道區(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更名為麥積區)馬跑泉鎮三十甸子村人。

二零零零年正月馬跑泉鎮派出所把張映堂送到麥積區拘留所非法關押半月。當時的國保隊長周繼祖和馮繼堂到張映堂家去敲詐了二百元錢。八月份,張映堂又被勒索三百元錢。

二零零四年正月間,警察馮繼堂、裴俊青等人又闖入張映堂家,將其綁架到公安局刑訊逼供。馮繼堂帶著裴俊青、武紅霞等警察對張映堂大打出手。怕人看見,他們用報紙糊住了窗戶玻璃,關了門,馮繼堂拿著二尺長的木棍、裴俊青拿著中間穿有鋼絲繩的膠皮管,惡狠狠地抽打張映堂,且邊打邊數數。他們每人各打二十多下。馮繼堂手中的木棍被打斷了,武紅霞也拳打腳踢,打耳光。張映堂的臉、脖子、手心手背及全身到處都被打得青紫、腫脹。馮繼堂等又把張映堂兩手緊銬在一起,呈「蘇秦背劍」狀。疼得張映堂大聲慘叫,汗水濕透了衣服。馮繼堂等人就這樣反覆的用酷刑折磨著張映堂,每次酷刑長達一個多小時。隨後把張映堂吊銬在水管子上,兩腳離地,整個身體懸空吊打。約一小時後,馮繼堂等人又把張映堂雙手用銬子銬住,拉到馬跑泉鎮去遊街,那天正好是逢集市,引得許多人駐足觀看,對張映堂進行人身侮辱。一週後,把張映堂又送進看守所繼續關押迫害,一月後武紅霞收走了張映堂家屬借來的二千元現金,不開收據,也不放人。

中共酷刑:吊掛
中共酷刑:吊掛

二零零九年,馮繼堂帶著警察卜建輝、趙小軍一夥又非法闖入張映堂家騷擾,並說:二零零四年的事還沒完,要張映堂跟他們去公安局,如果不去的話,再過二十年也跟他沒完。張映堂不去,警察臨走前還威脅一番。由於馮繼堂騷擾、監視、跟蹤,勒索錢財,威脅家屬。張映堂被迫在外長期流離失所,艱難度日。

二零一三年回到家中時,張映堂已瘦得皮包骨,飲食難咽,醫生診斷為食管癌,已多處擴散。就是這樣,麥積區公安分局國保隊隊長馮繼堂仍三天兩頭的上門來騷擾、逼供、威逼家屬。張映堂身心交瘁,於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含冤離世。

5、甘肅省清水縣李丙錄被無辜拘留

在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清水縣公安局國保董清生等五、六人,到李丙錄家中,非法抄家,搜走了李丙錄的《明慧週刊》及大法真相資料,將李丙錄劫持到清水縣看守所,非法拘留二十三天。在拘留期間公安和檢察院的人多次逼迫李丙錄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李丙錄在王河新農村工地幹活,中午時來了兩輛警車。李丙錄不知道是甚麼事。中午下班吃飯時,突然一警察喊李丙錄的名字,一看原來又是董清生等人。李丙錄問有甚麼事嗎?他說,要問個事兒,要到王河鄉再問。於是就把李丙錄劫持到清水縣拘留所,說要拘留。李丙錄問為甚麼,他說你做的事你知道。於是拿出郵件包說,是你的嗎?李丙錄看了說,是的。他說,你為啥要「誣告」國家領導人。李丙錄說,他用謊言打壓害死了那麼多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為何不能告他?每個公民都有上訪的權利,為甚麼不能告,況且我的每一句都是真人真事,沒有半句假話,怎麼能是誣告?!他說,你告別人可以,告國家領導人就不行,你被拘留了。於是把李丙錄拘留了十五天。在這期間,他們多次逼迫李丙錄放棄信仰。李丙錄回家之後才知道,八月二十九日晚上,縣國保大隊警察去李丙錄家抄家,家裏只有兩個孫子和妻子,嚇得發抖。

6、甘肅天水市黃元義被迫流亡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中午,黃元義家裏突然來了一幫人,說是武山縣公安局及山丹派出所的,穿的都是便衣,對家人說要找黃元義,因黃元義不在家,就走了。第二天就又來了六個人,是縣公安局的趙義、程耀軍、張志林、包小明等,讓黃元義「配合」他們,說他們是搞回訪,要黃元義在他們所謂的材料上按手印、簽字等,黃元義對他們說:我又沒有犯法,你們也知道我們都是好人,對社會都是有益的,為甚麼在你們的筆錄上簽字、按手印?就這樣僵持了多半天,他們才走,並說第二天還要來。

第二天中午他們又來了,聲稱是給黃元義解決宅基地的問題,又把村主任、駐村幹部也叫來,說有困難就解決,和他們配合好後有優越的補助政策。黃元義對他們說:我沒有困難,我現在無病一身輕,有兒有女的,我也不需要你們的補助,我也決不給你們簽字、按手印。一直到下午五點左右才走。就這樣到黃元義家騷擾了七次。最後一次趁黃元義夫婦不注意,在家中拍照。後來又多次騷擾黃元義的兒子和姑娘,在黃元義外出打工期間,多次到家中恐嚇他的母親和妻子,無理要求她們叫黃元義回家。

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天水市武山縣公安局四、五人夥同山丹鄉派出所警察到黃元義、王新桂家騷擾,晚上九點多到同村法輪功學員崔秋菊家,將崔秋菊綁架。八月三日下午四點多,這夥人再次闖進黃元義家,將正在洗衣服的王新桂綁架到縣拘留所。八月四日下午,武山縣山丹鄉派出所王姓警察與另一警察兩人再次來到黃元義家,黃元義當時坐在院子裏,質問他們是不是又來幹壞事?聽到說話聲,從外地趕來的二兒子從房裏出來,氣憤的將兩個警察推出院外,嚴厲阻止了他們行惡。黃元義兒子在武山拘留所見到被非法關押的王新桂,被告知拘留十五天。為避免遭受進一步迫害,五十八歲的黃元義不得不流離失所。

(二)、主導和推動天水市各部門對法輪功的污衊宣傳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政法委書記趙衛東帶領市政法委相關部門負責人對甘谷縣政法綜治維穩反×教工作進行了督查調研。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四日至十五日,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教育局召開所謂「反×教」會議,迫害目標直指法輪功,要求全區所有的中、小學、幼兒園全體師生採用各種方式誣蔑法輪功。九月十七日,區府路小學召集全校師生集體簽名,誣蔑法輪功。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上午,天水市集中污衊法輪功宣傳月活動啟動儀式在天水市中心廣場舉行。政法委書記趙衛東講話並宣布活動啟動,並和天水市副市長溫利平,首先在橫幅上簽名,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