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在我們母女身上展現的神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我今年七十一歲,退休前從事質量監督檢驗工作,是副高級工程師。自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以來,大法淨化了我的身體,也改變了我的世界觀,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

一、病魔纏身

修煉前我是一個業力滿身、爭強好勝、體弱多病的人。有頭痛、頸椎病、胃病、膽囊炎、卵巢瘤,開過刀;例假最多時二十八天;得過肺結核;經常發生心衰;風濕性關節炎;全身關節都腫痛,特別是手關節;還有坐股神經痛。打針、吃藥、針灸,各種治療方法都用過,只能暫時緩解,不能治癒。花了單位不少醫療費,我成了單位有名的「年輕老病號」。

那時一米五七的我,體重才八十斤左右。同事跟我開玩笑,叫我:「排骨隊長」。我面黃肌瘦、未老先衰,三十幾歲就像四十幾歲的人。出差時,經常有人問我:「今年四十幾歲了?」我感到很尷尬。總覺的老天對我不公,怨天尤人,對生活失去了信心。

在這病魔纏身的十幾年裏,我接觸不少氣功,只要聽說哪裏來了氣功師治病,我就去治。太極拳、太極劍、附體功等我都練過,收效甚微。就這樣苦苦掙扎著熬了十幾年。

二、大法救命

一九九六年,同事從別的科室借來了一本《轉法輪》。一進辦公室,就叫我的名字說:「來了救命的書了!」當時我還意識不到,問一句:「甚麼救命的書啊?」隨即接過書一翻,看到師父的照片,師父慈悲的微笑著,我一直閱讀到下班。

第二天一早來上班,看到書還在桌上放著,我便又繼續看。因為我馬上要出差,同事便說:「你這麼想看,拿走吧。」在火車上,我很快就看完了一遍。

師父講的法博大精深,徹底顛覆了我的世界觀,使我明白了許多年不得其解的問題,知道了造成我體弱多病、遭罪受難的根本原因是業力所致。也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歸真。本來比較傳統的我,更加明確了做人不應該是爭名奪利,而是要返回到自己的本性上來。

我因身體多病,絕經較早。可就在出差期間,絕經幾年的我又來了例假,但不多。我知道是師父將我的身體向年輕人方向推。回來後,我請了《轉法輪》。

修大法後,師父多次給我清理身體。最典型的就是我得法不久,在似睡非睡的睡夢中,有一個聲音說:「要給你清理頭了。」就看見一個一尺左右的金色法輪在頭部旋轉。從那以後,清除掉了我久治不癒的頭痛病。再就是三次清理頸椎病,清理時頭暈、不敢睜眼,一睜眼,房頂旋轉的我又想吐、又想拉,但大部份是在晚上或夜間,也知道是自己要過的關,第二天照常能上班。最後一次清理已經過去十多年了,至今沒再反覆,全好了。

在清理病業的過程中,師父把我以前吃藥、打針留在身體裏的殘留物,全部都給清理出來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很多法,我都體驗或見證過,這也使我更加堅定了信師信法的決心。

師父多次幫我清理身體,從病魔中把我解救出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使我脫胎換骨,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像變了另外一個人一樣。我現在身體健康,精力充沛,行動敏捷,整天有用不完的勁。七十一歲的人,看上去也就五十多歲。

真、善、忍這個宇宙最高特性使我向善,也是我化解矛盾、提高心性的法寶。遇到不公,我不再與人爭鬥和悲傷,並能做到以德報怨。

三、女兒身體康復奇蹟

女兒是英語教師,親眼見證了我身心的變化,她一直認同大法並支持我修煉,但她沒有走進大法修煉中來。二零一七年,女兒得了一種叫「標準型紅斑狼瘡腎炎」的病,很難治癒,即使所謂的治好,也是一生都離不開吃激素,實際就是治不好。服用激素使人臉胖、脖子粗、駝背、飯量大增;還有很多忌口食物,如海鮮和許多蔬菜等;而且不能曬太陽,否則,滿臉起紅疙瘩。她的病友中已有這種情況,已經治療了幾年也沒好,總是反覆。年輕人也不能再生育。治療費用很高,自費藥佔的比例也很大。每月定期還要打一種對身體免疫功能破壞力極大的藥,如化療一般,治不好最後就是換腎。

女兒吃激素最多吃到每天十二粒,沒多長時間,就變成了上述的這個樣子。見到她,我內心非常震驚,從小唱歌、跳舞、運動場上都拿頭獎的女兒,變成了這個模樣。我若不是修煉人,作為母親,很難以承受這樣的打擊。我想只有師父和大法能救她,要讓她得法修煉。這期間,女兒的脾氣變的很壞,煩躁不安,吃飯穿衣等生活細節都要我照顧的情況下,還經常發無名火。我都能以修煉人的心態對待,表現出修煉人的風範,耐心照顧並幫助其他病友,也講給她們大法真相。

開始女兒並沒有想修煉大法,看的是英文基督教的書 (因被惡警兩次抄家,害怕)。我告訴她:「要修,就修法輪大法,你也從我身上看到並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當時她沒表態,我也沒太強求,走哪條路只能她自己選擇。她要是有緣人,師父一定會幫她,也只有師父能救她。又過了一個星期,我要離開醫院時,她說:「我這段時間對你胡亂發脾氣,你都忍住了,我服你了,把(大法)書給我留下吧。」就這樣,她開始走進了大法修煉。

煉功後,她不敢不吃激素,只是比醫生給下的藥量少吃點。有一次,她忘了吃藥,可是血壓、睡眠反而更好些。我就提醒她:「信師信法信到甚麼成度,就會出現甚麼效果。」因為這個病危害程度太大,她嚇的不敢全停,還是慢慢往下減,當然還是心性問題。儘管這樣,每次複查結果都比其他病號好的多,好的快,這也增強了她信師信法的信心。半年後把藥全停了下來。在這期間,師父三次給她清理身體。第一次是在腰部長出很多小泡,就是皰疹,但不怎麼痛,破了就結痂,然後半月左右就好了;第二次是有兩天又拉又吐,很厲害;再一次是胃不舒服,這次比較輕微。出現這些症狀時,女兒都沒再吃藥。

現在女兒早已正常上班,又能參加學校組織的文體活動了,臉色、氣質比原來還好,也比原來顯的年輕。

我的身心變化和女兒身體康復的實例,經過口傳,有許多了解實情的老同學、同事、親戚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在我寫稿前兩、三個月裏,就有四、五個人走進或即將走進大法修煉中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