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遇到的任何事情都當作是講真相的機緣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五日】我們夫妻二人同在我大哥的食品加工廠打工。由於大哥經營不善,再加上受邪黨的毒害,搞假大空,致使廠裏的效益一年不如一年,幾乎年年虧損,完全靠借錢貸款過日子。工人的工資都是一拖再拖,我和丈夫的工資就更不用說了。他剛辦廠的時候找我們借了近十萬元錢,到現在二十年了,按銀行的利息算,都是二十多萬了,也沒有還給我們。就是在我們孩子上大學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有還給我們一分錢。我心裏不平衡,非常怨恨大哥只顧自己不管別人。

二零一三年上半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和丈夫都修煉。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才慢慢的修去了這顆妒嫉心和怨恨心。師父教我們事事處處都要為別人著想,做一個無私的好人。

師父說:「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因為常人悟不到這個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爭,去鬥的。」[1]後來我想,大哥有錢了想還就還,不還就算了,我就把這件事看淡了,心裏很輕鬆。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聽到辦公室裏像有吵架的聲音。下班後,聽別人說是外省的倆口子來找我大哥討賬的。晚上,二哥到我家去問我有沒有多的棉被,我說要棉被幹甚麼?他說,有倆口子來討賬的,要他們住旅社,他們不去,要住在廠裏。因為接近年關了,廠裏的活也很忙,我也沒有時間關心這件事,就給了二哥一床棉被讓他拿走了。

過了幾天,我們來上班,工人們進不去,都站在外面。原來是鐵柵門被那討賬的倆口子鎖住了。後來,大哥安排兩個人把門撬了,工人才去上班。

我想這件事情讓我碰到也不是無緣無故的,他們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就和丈夫商量,到了晚上我們去看一下,問問那倆口子究竟是甚麼情況。第一次,去沒有看見他們。第二次去,他們正好在屋裏。我們說明了來意,進去一看,很寒酸,他們住的是一間不大的實驗室,放了一張單人床,只有我給他們的一床棉被和大哥給的一床棉被,非常單薄。我對他們說:「真的對不起你們,讓你們來這裏吃苦。」他妻子說:「這不關你們的事。」我說:「欠你們錢的是我大哥,我也有責任,回頭我找大哥讓他把你們的錢還了,你們好回去過新年。」

他妻子連聲向我道謝,接著就和我們講起了借錢的來龍去脈。她說:「我們輕信了朋友的話,也沒有來考察一下,就輕易的把自己半輩子積攢的三十萬借給了你大哥。這一借就將近二十年,現在家裏有困難要錢用。每次打電話你大哥都是一大堆理由,說自己如何如何困難,後來打電話接都不願意接了,根本沒有還錢的誠意。我們就火了,決定住在這裏要錢,一天不給完,一天不走。」

我一聽,原來是這樣。我說:「廠裏的情況我也知道一些,現在確實是很困難。要一下子給你們還清,好像不太可能。欠債要還,這是天經地義的,你們還是要協商把它處理好。」他們說:「怎麼協商?反正不給完不走,沒有餘地!」他們的態度這麼硬,我想,只有大法才能善解。丈夫同修就跟他們夫妻講了一個傳統文化的故事:很早以前,有一個修道的人。一天,在修煉的時候,看見一個人在他面前怒氣沖沖的走過,後面跟著一群惡鬼,敞胸露懷、齜牙咧嘴,拿著大刀、長矛和各種兵器。過了一會,又見這個人面帶祥和從來路返回,後面跟著一些神仙,舉著各種彩旗。修道人覺的奇怪,就問這個人說:「我剛才看到你怒氣沖沖的從這裏過去,後面跟著一群惡鬼,現在又見你面帶祥和,後面跟著一些神仙,這是怎麼回事?」那人說:「我剛才是要去殺人。」修道人問他:「為甚麼要殺人?」他說:「某某欠我的錢好多好多年了,怎麼討他都不還,我今天要去殺了他。可到他家一看,他家上有老、下有小,我想,如果我把他殺了,他家人怎麼活啊!算了,不殺他了!我就回來了。」道人一聽是這麼回事,就明白了。後來這個討賬的人得了福報了。

丈夫還給他們講了不失不得的法理。我接著說:「別人欠你多少錢,得給你多少德,給你承受多大的災,這是善惡有報的天理,哪有白欠的。只是現在的人不知道,要知道他也不會這樣去做了,這都是共產黨破壞傳統文化,使中國人道德淪喪,給中國乃至全人類帶來的災難。」他們說:「我們也是信佛的,也明白這些道理,就是心裏放不下。」我說:「是啊!其實,錢財乃身外之物,生帶不來,死帶不去,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要把身體急壞了,那錢不要送醫院嗎?」他們夫妻說:「你們說的都對,謝謝你們。」我送給他們兩本真相資料,要他們好好看看,這上面講的故事都是真的。

過了幾天,天氣越來越冷。我想,他們蓋這麼薄的被子肯定不暖和,我就把家裏厚一點的大被子曬了一下,晚上和丈夫給他們拿去,還拿了一些小菜。我說:「我還要告訴你們一件大事,就是『三退保平安』,不知道你們聽說沒有?」他們說「沒有」。我就跟他們講為甚麼要「三退」;講「天安門自焚」偽案是中共自編自導自演抹黑法輪功、挑撥中國人仇恨佛法,使人類走向絕路的一場偽火;講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講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他們聽明白後說:「我們都只戴了紅領巾,請你們幫我們退了吧!」看到這兩個生命得救,我心裏很高興。

接著,我們又跟他們講了我們倆人得法修煉的故事。我說:「我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六年多了,七年前,我和丈夫都是一身病,丈夫幾乎喪失了勞動能力,是修煉了大法,才有了這樣一個好的身體。這些年來,我們沒有打過一次針、沒有吃過一次藥。我們都快六十歲了,天天在這裏上班,你也看到了。跟我一起幹活的工人,只有我年紀最大,有的小我十幾歲,我跟她們幹一樣的活,從沒被她們落下。前幾天流感,她們都中了招,打針輸液的用了不少錢,就我和丈夫好好的,平安無事!」他們說:「法輪功這麼好啊!」

過了兩天,我再去的時候,給他們買了一個播放器,裏面有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和五套功法的煉功音樂。他們很高興。妻子說:「你們告訴我們念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很好。上次你走了之後,我又睡不著,也不舒服,我就不斷的念那九個字,念著念著,不知不覺的睡著了,一夜睡到大天亮,真的睡了一個好覺,我要謝謝你。」我說:「你要謝,就謝謝大法師父吧。」我又告訴他們聽師父的講法,就會明白人生的意義,還教會了他們五套功法,他們說,回去以後要天天煉。

又過了兩天,我正在上班,他們倆來車間向我告別,說:「我們今天就要走了,感謝你對我們的關心和照顧。」我說:「是應該的。」他們要了我的電話號碼。

晚上,我同丈夫去問大哥:「他們走了,你是不是還了他們的錢了?」大哥說:「你又不是不知道,工人的工資都沒錢發,哪有錢給他們。可能他們有事走了,還會來的。」我說:「都臘月二十幾了,過年沒幾天了,他們不會來了。」大哥說:「我又沒給他們一分錢,好像不可能不回來。」丈夫說:「他們可能明白了一層理。」大哥問:「甚麼理?」丈夫說:「只有大法師父的法,才能使人明白人生的真正意義,才能化解人世間的一切矛盾。」並把這些天我們做的這些事都告訴了大哥。大哥也相信法輪大法,他說:「聽你們這樣一說,那有可能他們不回來了。」我們說:「快過年了,想想辦法給人家匯一點錢過去,給人問一聲好。」大哥誠懇的說:「會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