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島青龍滿族自治縣佟瑞蓮一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秦皇島青龍滿族自治縣佟瑞蓮與丈夫肖雲合及婆婆都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佟瑞蓮、肖雲合多次被迫害,年邁婆婆因受驚嚇、精神恍惚離世。丈夫肖雲合長期被迫害,於二零一一年含冤離世。

修煉前,佟瑞蓮曾患有多種疾病,一九九八年四月她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的疾病都好了,她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

這些年的迫害中,這個家庭遭受了各種魔難:肖雲合被非法勞教一次、被洗腦迫害四次、被迫流離失所兩次;佟瑞蓮被拘留洗腦四次、被抄家兩次、被騷擾20幾次。由於他們夫妻長期被綁架、騷擾、抄家,年邁婆婆因受驚嚇和精神摧殘,整天提心吊膽,擔驚受怕,導致她變成痴呆,精神恍惚離世。肖雲合因長期被迫害,給他精神造成極大的傷害,身體造成了很大的痛苦,於二零一一年含冤離世。

佟瑞蓮、肖雲合夫婦被迫害的經歷

一九九九年十月,肖雲合去縣政府講真相,被公安局警察綁架到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後放回家,身心受到摧殘。

二零零零年二月,肖雲合去北京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又一次被青龍鎮政法委劉佔民等人綁架到看守所迫害,拘留半個多月,被勒索罰款1000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肖雲合在大棚種菜,又被政法委劉佔民和村幹部孟召印等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強制洗腦。幾天後,這些人又把佟瑞蓮綁架到洗腦班強行洗腦迫害,逼迫她放棄信仰。因他們夫妻倆不轉化,每人被強迫交伙食費1000元。佟瑞蓮在教育中心被強行洗腦一個月後被放回家。肖雲合因不轉化又被公安局強行綁架到看守所繼續迫害。九月份從拘留所直接將肖雲合劫持到開平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受盡各種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五十天後,肖雲合被轉送保定高陽勞教所,繼續遭受迫害。遭電刑、大字銬、吊銬暴曬等,還一直長期被強迫奴役勞動,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示意圖:烈日下暴曬折磨
示意圖:烈日下暴曬折磨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日,佟瑞蓮去縣政府講真相,證實大法,被公安局送教育中心強行迫害半個月,因佟瑞蓮不放棄修煉送到看守所受盡非人的折磨,公安局局長張璽指使大兵抽皮條、掛桿、罰站等酷刑折磨,皮條是用多根細鋼絲擰成繩,外邊用汽車輪胎的膠皮熔化後灌注而成,外邊帶稜,堅硬而能彎,大拇指粗,七十到八十公分長。是青龍縣看守所常用的一種刑具。逼佟瑞蓮放棄修煉。二十多天後罰款1400元,被家人接回。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一年八月,佟瑞蓮被青龍鎮派出所七、八個人晚上從家中綁架到公安局,然後被劫持看守所迫害半個月,被勒索罰款1500元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輛勞教所警察乘坐的大客車將肖雲合送到回家的半路上,他們怕擔責任,沒敢見肖雲闔家人就跑了。肖雲合只得一個人坐車,到村裏的停車處下車。當時,肖雲合走不了路,由本村鄰居用三輪車送回了家。

肖雲合在高陽勞教所檢查的結果是:肝癌、脾癌、血癌。肚子像扣個小鍋一樣,腿和腳腫的走不了路,臉色蠟黃,整個人都脫相了,連家人都很難認出他來。回家後,到醫院檢查,血也只剩正常人的三分之一。親朋好友看到肖雲合後,無人不哭,當時大家都讓給肖雲合準備後事了。後經長時間學法煉功,肖雲合身體漸漸康復。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佟瑞蓮又被青龍鎮政法委劉佔民等人從家中綁架到看守所,再次被非法關押二十多天,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勒索1000元放回。

二零零四年七月,青龍鎮派出所、公安局王海龍,政保科佟秀民,村幹部孟召印等七、八個人,將佟瑞蓮又一次綁架到公安局後,被劫持到青龍縣看守所,受盡非人的折磨。佟瑞蓮絕食反迫害,被惡警插管灌食迫害。幾天後,佟瑞蓮被迫害的精神崩潰,他們不得不把她送到醫院檢查,結果血壓過低,在未做任何治療的情況下又被送到看守所繼續迫害一個月。六一零人員怕承擔責任,將佟瑞蓮取保候審,非法勒索2400元後,佟瑞蓮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七年,肖雲合又因為向世人講真相,在回家的路上,被婁杖子鄉政府王連友和派出所所長韓義華綁架到青龍縣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並被勒索罰款1000元後,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春天的一天晚上,佟瑞蓮和肖雲合因發放《九評》救度世人,被肖營子派出所孫海紅綁架到肖營子派出所,拘留半個月後,又被勒索罰款1360元後被放回。因佟瑞蓮家是靠大棚種菜維持生活的,當他們夫妻被迫害時,家中只剩下老人和孩子,棚裏的菜被偷,給家裏經濟造成嚴重損失,給家人身心造成嚴重傷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