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紀念碑前傳真相 高貴精神獲讚譽(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記者李靜菲美國華盛頓特區報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美國首都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煉功,傳遞法輪大法真相,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持續二十一年的迫害。

'圖1~5: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美國首都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煉功,傳遞法輪大法真相,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持續二十一年的迫害。'
圖1~5: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美國首都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下煉功,傳遞法輪大法真相,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持續二十一年的迫害。

華盛頓的七月酷熱難耐,法輪功學員頂著烈日煉功,有的學員手持「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橫幅,靜靜傳遞著他們的心聲。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年年來參加華盛頓的反迫害活動,走過了二十一年,昔日的莘莘學子如今已步入知命之年,當年的中年人現已年逾古稀;有些人因堅守「真、善、忍」信仰,向民眾傳遞真相,在中國大陸身陷冤獄,遭受迫害。一些西方人也加入了煉功的人群,修煉大法帶給他們健康和快樂,他們希望大洋彼岸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也能自由地修煉。

法輪功學員傳遞真相 民眾感恩

'圖6: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兩位遊客蔚山(Jweshan)和希爾(Shea)感謝法輪功學員傳遞真相。'
圖6: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兩位遊客蔚山(Jweshan)和希爾(Shea)感謝法輪功學員傳遞真相。

「他們太高貴了,所以我們過來一探究竟」,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兩位遊客蔚山(Jweshan)和希爾(Shea)被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的場面吸引過來。第一次聽說法輪功的蔚山說,他們已迫不及待想瀏覽法輪大法網站,了解更多,我們要了解更多迫害真相,盡我們所能幫助他們。希爾補充說:「我知道中共限制信仰,但不知道程度如此嚴重。『真、善、忍』是普世價值,我們在生活中都應遵循。」他們感謝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們真相。

史密斯和太太半年前從阿拉巴馬州的亨茨維爾來到華盛頓,在聯邦政府部門工作,他說,這段時間他多次見到法輪功學員打坐煉功。史密斯說他以前在媒體上看過有關法輪功的報導,但那只是媒體的一面之詞,很多時候甚至被媒體誤導,他很高興能有機會和法輪功學員交談。他認為,兼聽則明,才能做出自己的判斷。「如果我們都能心懷『真、善、忍』,那就太好了」,史密斯說。

來自中國東北的遊客洪先生迫切地詢問法輪功學員是否有中文真相資料。他說,中國人看不到真相,能翻牆的畢竟只是一小部份人。中國人的處境很艱難,共產黨控制了社會各個領域,民眾為了生存,被動地接受中共的謊言毒害。他希望儘早推倒阻擋中國人了解真相的防火牆。

母親講真相再被綁架 兒子要求中共立即放人

二十一年來,中國大陸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冒著被非法關押,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的危險,用各種方式揭穿中共欺騙民眾的謊言,堅持不懈傳遞真相。

三十歲的馬晨是大華府地區一家公司的軟件工程師,他第一次來參加「七.二零」反迫害活動。今年五月二十七日,他的母親王春梅在雲南省開遠市向當地民眾講中共病毒疫情真相,送護身符和真相小冊子時遭舉報,隨後被警察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草壩鎮看守所。

五十七歲的王春梅是紅河州個舊市人,雲南電網公司紅河供電局退休職工。馬晨說,這些年裏,他的媽媽因告訴人們真相,屢遭中共拘捕迫害,每隔一兩年就被抓,次數多得他都數不清了。

'圖7:大華府地區的軟件工程師馬晨要求中共立即釋放他的母親王春梅。'
圖7:大華府地區的軟件工程師馬晨要求中共立即釋放他的母親王春梅。

「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媽媽半夜跟同修出去發真相資料,當即被抓了,當時爸爸出差,我經常去爺爺奶奶家住,挺難的,就算她沒被抓的時候,都隨時有人監視,出門有人跟蹤。我去上海上大學時,警察不讓我媽去送我去學校,最後她送我去昆明機場,這一路都有警車跟著我們。我上大學期間,警察還威脅我媽,如果不放棄修煉,就開除我。」

「從小在父母不能俱全的情況下,我總是生活在恐懼之中,感覺跟同齡人都不一樣,這種心理的陰影對我的成長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

馬晨說:「媽媽已經被關押了將近兩個月,我要曝光邪惡,營救我媽媽,中共必須立即釋放她。」

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當中,馬晨這樣的情況並不只是個例。父母因堅持信仰而被中共非法關押,給孩子幼小的心靈造成恐懼與傷害。

馬裏蘭州一所社區學院的編程教師於析雨和馬晨是同齡人,來自河北廊坊市。於析雨從小由母親於敬一人撫養長大,於敬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中共發動迫害後,於敬被三次抓捕,兩次抄家。

'圖8:來自河北廊坊市的法輪功學員於敬和女兒於析雨。'
圖8:來自河北廊坊市的法輪功學員於敬和女兒於析雨。

於析雨說:「一到了敏感日子,警察就到家裏抓人,最恐怖的一次是在我上初中的時候,我媽幫我把自行車從樓上搬下來,我剛要騎上自行車去上學,一幫警察就撲過來把我媽按倒在地,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場面驚呆了,等我反應過來,我媽已經被押上警車抓走了,隨後警察又到我家抄家。」

她回憶:「還有一次,警察半夜來撬門,企圖抓我媽,趁我睡著了,我媽從二樓跳窗逃脫了警察的抓捕。」

「我周圍跟我同齡的孩子幾乎都經歷過這些,有的在這場迫害中失去了父母。這種恐懼和痛苦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到」,於析雨說。

修煉法輪大法 西方人內心產生共鳴

在法輪功學員反迫害這些年當中,越來越多的西方人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走入修煉。

二零零一年,羅伯特﹒斯坦納森(Robert Stenerson)的太太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感受到太太身體帶的能量,這讓他開始探尋大法。「我在天主教環境中成長,也接觸過其它西方宗教,但從未讓我的內心受到觸動,法輪大法讓我的內心產生共鳴。」

'圖9: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羅伯特﹒斯坦納森(Robert Stenerson)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煉功。'
圖9: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羅伯特﹒斯坦納森(Robert Stenerson)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煉功。

斯坦納森是美國聯邦政府承包商,他說,修煉前富足的生活並沒有給他帶來幸福感,修煉後他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快樂。「到了我這個年紀,身體都會出現一些疾病,背痛等,但我感覺身體的脈絡打通了,身體健康,沒有病痛,好多年都不用去看醫生了。」

「我修煉後身心發生了改變,思想裏沒有了不好的想法或對別人的成見,我周圍的人也感受到了我修煉後的變化。」

斯坦納森說,他的朋友和同事都很感激他分享法輪大法的真相。「美國主流社會的民眾大多都知道共產黨不好,但是他們不會談論,不予理會,現在大家都會主動找我來了解中共幹了甚麼,具體是怎樣操作的。」

'圖10:德裔美國人紐曼(Bjorn Neumann)和女兒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煉功。'
圖10:德裔美國人紐曼(Bjorn Neumann)和女兒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煉功。

德裔美國人紐曼(Bjorn Neumann)擁有一家小企業,他每年都帶著全家人來參加「七.二零」反迫害集會。「我們在這裏可以自由修煉,可是在大洋彼岸,人們卻因為修煉法輪功而遭受中共的迫害。」

紐曼說:「中共已滲透美國,企圖摧毀美國社會和立國之本,美國全方位受到共產邪靈的邪惡攻擊,共產邪靈統治著我們的世界,越來越顯露出來。」

他最後說:「法輪功學員二十一年來和平理性反迫害,守住『真、善、忍』,這是理性的做法,作為法輪功群體的一員,我感到很驕傲。」

逆境中堅守良知 樹立道德豐碑

走過這二十一年的反迫害歷程,昔日風華正茂的莘莘學子,如今已步入知命之年,增添了一份睿智和沉穩。

'圖11:美國政府雇員崔愛東過去二十一年來每年都參加在華盛頓舉行的反迫害活動。'
圖11:美國政府雇員崔愛東過去二十一年來每年都參加在華盛頓舉行的反迫害活動。

回想起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美國聯邦政府雇員崔愛東說:「那時我在北卡讀書,開車來華盛頓呼籲停止迫害,暴曬後皮膚火辣辣的痛,當時的想法很簡單,以為我們呼籲呼籲,中共就能讓法輪功學員自由修煉,每一年我都是懷著同樣的心情來到這裏,希望儘早結束迫害,一年一年在期盼著,我怎麼也沒想到這場迫害能持續二十一年。」

'圖12:法輪功學員邵欣博士'
圖12:法輪功學員邵欣博士

一九九九年,二十六歲的邵欣還是亞特蘭大喬治亞理工學院的博士生。邵欣說:「經過二十一年的堅持,如今已有撥雲見日的感覺,越來越多的人逐漸清醒過來,周圍的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善惡的天平已經翻轉過來,這場迫害即將走到盡頭。」

'圖13:美國華府法輪功學員薛斌(右一)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的「七.二零」反迫害活動現場。'
圖13:美國華府法輪功學員薛斌(右一)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的「七.二零」反迫害活動現場。

薛斌曾是中國農業部的官員,九十年代初來美留學,一九九九年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功。

薛斌說:「回顧二十一年來,每到『七.二零』,我都感到心情很沉重,那麼多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而法輪大法只是教人向善,做好人。」

他說:「每年七月,華府天氣炎熱,氣溫經常高達一百多華氏度,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聚集在這裏,喚起世人關注這場迫害,很多法輪功學員都是省吃儉用,攢足路費,就是為了在這一天能夠來到美國的首都,呼籲停止迫害。」

薛斌並說:「今年很不尋常,中共病毒的大流行使得大家的生活方式都改變了,天滅中共呼聲四起,可以看到中共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只要中共一天不停止迫害,我們就不會停止反迫害。」

靜靜矗立的華盛頓紀念碑見證了法輪功學員走過的這二十一年反迫害歷程,他們展現的理性平和,善良堅韌樹立起一座道德豐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