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歲母親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我的老母親今年九十三歲了,過了大半生的苦日子。母親小時沒上過學,婚後,生過八個孩子,三個早逝,我們姐弟五人活了下來。父親火爆脾氣,家中長年吵鬧聲不斷,沒有幾天安穩的日子。

從我記事起,幾乎沒有看到母親有閒著的時候,為了一大家人的生活,她白天黑夜的忙。由於勞累過度,再加上生氣上火 ,在六十多歲的時候,她的兩耳就失聰了,十幾年前又不慎摔斷了腿,走路只能靠兩個拐杖助步。母親是一個很剛強的人,自己再苦再累,也不願輕易麻煩別人。父親去世二十多年來,她一直在農村老家獨住,不願去子女家住,不想給子女添麻煩。

幾年前,我好不容易說通了母親,冬天供暖後,把她接到我家。今年還沒有供暖前,我就把她接來了。我們家安裝了新唐人電視接收器,為方便母親看,在擺放電視機的大廳裏,我們給母親專門買了一張床,周圍用布簾圍住,方便她休息,把她的拐杖頂部用防滑的面布做了處理,在床與廁所之間鋪上了一塊防滑的大地毯,使母親行走安全,母親見後,很高興。把母親安頓好後,我就告訴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高興的答應了,並認真的念了起來。

我熟悉的幾個同修經常來我家,每次來她們總是熱情的和母親打招呼,有時間還和她聊幾句家常話,都很尊重和關心母親,母親也很喜歡這些同修。如果有幾天看不見同修來,她就會問我:那些朋友怎麼不來了?學大法的人都真好啊!不嫌棄我這個老人。

母親很喜歡看新唐人電視節目,開始看不懂,慢慢的她也能看進去了。有一天,電視正在播放警察在天安門廣場抓捕大法弟子的鏡頭,她看後表情膽怯的看著我說:你說法輪功好,法輪功是好,看到上咱家來的學法輪功的你那些朋友,我就知道法輪功好,她們和不學法輪功的人就是不一樣。那共產黨為甚麼要抓你們呢?警察為甚麼這麼兇狠的打這些好人呢?

看到老人迷惑的眼神,我心裏發酸,又很難和她說清楚,因她的耳朵基本失去了聽力,我們之間用語言交談很費勁。她平時看甚麼,也都是用自己的觀念來認定,所以當從電視的畫面上看到甚麼時,她也是憑著自己的想像而已。

母親的思維一直停留在幾十年前她耳朵好時所聽到的邪黨宣傳的謊言。聽信接受了中共鼓吹標榜自己的「偉光正」那套騙人的歪理。她會想:共產(邪)黨不壞啊,這是怎麼了?

我知道了母親的心結, 我也絕不會允許邪黨的謊言再繼續欺騙毒害她。一定要幫她打開心結。我看著母親,一個字一個字的大聲說了三遍:大法師父傳的是佛法,是來救好人的!江澤民和共產黨是邪惡的,是害國家和人民的,它們專門抓好人。母親認真的聽著,她聽進去了,只見她目光明亮有神,表情也輕鬆了,真相明白了,心結也打開了。

從那天起,母親看電視時狀態變化了。當看到講《九評》,畫面出現砸廟砸佛像、鬥人、抓打人、迫害大法弟子的鏡頭時,她很氣憤的說:這就是共產黨幹的,共產黨就是壞!當看到出現大法師父的鏡頭時,她會激動的大聲叫我:快來看,師父來了!師父真好啊!當看見大法弟子煉功和大遊行的場面時,她竟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大聲招呼我們:都快來看哪!這麼多煉法輪功的好人哪!

有一次,她眼睛緊緊的盯著電視喃喃的說:師父啊!您這麼好啊!我這麼大歲數了,還能見到您,我真有福啊!我看到她眼圈紅紅的,像嬰兒那麼純淨,我不知道她看到了甚麼,那一刻,我也不由自主的眼含熱淚。我輕輕的走到了她跟前,又聽到了她發自肺腑的聲音:師父真好啊!我怎麼這麼有福能見到師父呢?!看著一臉虔誠的老母親,一股幸福的暖流湧上了我的心頭,我默默的在心裏感恩偉大的師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無辜的被中共江氏集團瘋狂的打壓,進京為蒙冤的師父和大法討還公道是每個弟子應盡的責任。記得我第一次進京上訪,被綁架後,拉回本地派出所,母親去看過我,那時邪黨企圖用親情動搖我堅修大法的信心和意志。母親深知自己女兒的品行,也親眼見證我修大法身心的巨大變化和給她帶來的歡樂。她見到我後,沒說一句話,只是淚流不止,眼神複雜的看著我,我能讀懂母親內心的真意。在邪黨鋪天蓋地謊言造假的日子裏,很多被毒害的人也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警察曾因找我,也到母親家騷擾、威脅過她,老人為我承受了很多。慈悲的師父也一直在保護她,幾年中,母親摔了好幾次跤,對健康都無礙。她很自豪的告訴我,有一次,摔在地上,爬了很長時間也沒起來,最後她想起了求大法師父幫忙,結果一會兒,師父就幫她站了起來。她很感激師父。

黃曆二零一九年的臘月初,母親著急要回家過年(我們當地風俗,過年不能在女兒家過),那天,天氣不錯,我的兒媳開車送我和母親去浴池洗澡,隨後,兒媳又去接她讀高三的女兒了。

這之前,我已領母親來洗過幾次澡,雖然有些難,也沒有出現過甚麼意外。當兒媳來時,我幫母親已經洗好,正在送她出去換衣服。兒媳說:你不用管了,我幫姥姥穿衣服,再把她送到車上,你出來,咱就走。我高興的答應了。

等我穿好衣服,剛一出澡堂的門,見兒媳正在大聲哭著說:我把姥姥蹾壞了!我愣了一下,立刻師父的法顯現在腦子裏:「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立即說:別哭,沒事!兒媳邊走邊告訴:就蹾在這石頭台階上,是一個小夥子幫忙把姥姥搬上車的。

看到母親安然的坐在車上,像甚麼事沒發生似的。我問她:媽,沒事吧?她痛快的說:沒事,我明白著呢!她看著我兒媳說:別哭了,我不挺好嗎?兒媳仍然哭著說:如果今天姥姥出了事,我可承擔不起啊。我說:你姥姥肯定沒事,放心吧。我心裏明白,如果不是師父保護,九十多歲的老人,骨質疏鬆,這下磕在石板上,真是不敢想像。

回家後,母親突然光睡覺,不吃不喝了,除上廁所,就是整天迷糊,一連兩天都這樣,我逼著哄著,她才勉強喝點水和奶。喝後,她說肚子發脹,很難受,還說:這次我感到過不去了,不能死在你家裏,我得回老家,過年以後,正月再死。丈夫找醫生拿了一些藥,吃了也沒見好。

第二天傍晚,她開始說胡話,開始我還以為她在說夢話,沒往心裏去。一會兒,我發現不對勁,只見她閉著眼不停的說,聲音有點嘶啞。丈夫擔心的說:這麼大歲數的人,這種情況怎麼辦?當時,我沒有不好的想法,心很平靜,我堅信師父和大法,一切交給師父安排。那時,我正承擔著一個證實法的項目,工作量很大,時間很緊迫,我不允許任何形式的干擾,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

晚上十點,孫女放學一回家,母親醒了,對孫女說:你奶奶跟前從哪來這麼多人?還有一個白頭髮的老婆子,抱著一個小孩,還說了一些奇怪的話。孫女聽後,心情緊張的問我:老姥姥怎麼了?我安慰她說:別怕,老姥姥吃藥吃多了,出現幻覺,叫她回房間安心睡覺。整整一個晚上,母親一直說個不停,根本就沒有睡覺,我幾乎也沒睡著,看了她好幾次。只見她閉著眼睛,嘴不停的說著,有時兩隻手還舞動著,好像很快樂的樣子。

清晨,孫女上學後,我拍了拍母親說:別說了,休息會兒吧,嗓子都啞了。她呼的爬起來,指著大廳一邊說:你家甚麼時候搬一家人來,還蓋個廂屋,家裏還有個小姑娘,長的真俊,一點不閒的幹活,快過來看看,說著就拉我。我說:媽,這是我們的家,誰也不敢來。她說:你家來的人可多了,一屋子都是人,我認識不幾個,他們大多數都不和我說話,還有三個當兵的,他們和你家誰是親戚。她越說越多。

我看著她那迷惘的眼睛,認真有些嚴肅的對她說:媽,咱甚麼也不說了,大聲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師父救救我!」好嗎?她聽後點點頭,就按著我說的,開始大聲一句一句的說,聲音洪亮根本不像一個九十多歲的老人發出的。母親喊了很長時間後,她睡了一覺,起來後,吃飯等一切恢復正常了。

在她睡覺時,我給一同修打電話,簡單的說了一下情況,同修鼓勵我不要被假相帶動。隨後,我又給小妹打電話,把母親的情況大概的說了一下。小妹聽後,焦急的說:這種情況不是好現象,前幾天,某某在醫院住院,說了一宿胡話,第二天就走了。我得快去看看。

八點多鐘,同修來了,這時母親紅光滿面,精神很好,高興的和同修說著笑著。當小妹來見到母親的樣子,根本不相信發生的那些事。我告訴她,母親能儘快恢復的原因是大法的威力。小妹聽後,非常驚奇的說:大法太神奇了!太超常了!我還以為媽這回過不去了呢。那天,姪女也正好領著孩子來看奶奶,也知道了這件事。

母親很認真的告訴我們:人是有魂的,昨天晚上,我就回家看了看,人不能做壞事,要多做善事,心要寬,不能生別人的氣。

從那以後,母親看電視更能看懂了。看到師父,她會說:師父好,師父真好!師父真是大佛,救好人。看到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她會說:江澤民真壞,共產黨太壞了,專門害好人,一定遭天打雷劈!老母親真的清醒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