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願自己起化名三退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同修們在講真相勸三退中,雖然準備好了一堆的好詞可以用作三退的化名,但是,如果明白真相的眾生更想用自己中意的小名、化名三退,那我們就不要大包大攬,那樣眾生會更加認同三退保命的天象。

因為護理親人病人的原因,我遇到了A女士。A在陪護父親,她的父親年近九十,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已經不能自主下地走動或站立。A個子矮小,她父親個子高大,老人家上大號(大便),想在為殘疾人特製的馬桶椅子上解手。但她女兒個子矮小,無法搬動高大的父親,一個勁地在隔壁房間大聲抱怨。旁邊其他的病人家屬都不願援手相助,其中一個家屬前去觀望了一下,逃走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這麼大的抱怨聲,我去看看到底咋回事。於是跑過去。一看,明白了。老爺子要上大號,女兒一個人搬不動他,父女倆槓上了。於是我立即把老爺子的一隻手搭在我肩上,讓他女兒學我樣,一人一隻手,架著老人上了馬桶,完成了大便,隨後又一起把老人架回床上休息。A幫她父親擦拭乾淨,我誇她做事細緻。A對我很有好感。以後好幾次,她都主動跑過來和我打招呼。

這天,我正好有點空,就在走廊裏閒逛,A來到我身邊。我想,這幾天北京疫情復發,情況嚴重,我得跟A好好講講真相。於是,我跟A說了全世界武漢肺炎的確診情況,死亡數字。又說了北京新發地批發市場的疫情,告訴她瘟疫是有眼睛的。中國五千年文明,朝朝代代新舊更替,誰也擋不住。而且歷史上朝代滅亡很多伴隨著瘟疫、蝗災、地震、水災。這都是天象警世人。現在,這個瘟疫是衝著中共以及和中共站隊的國家的團體和個人來的。天要滅中共,誰也擋不住。共產黨從四九年執政到現在一次次的搞運動,鬥地主、鬥資本家、文化大革命鬥知識份子,八九年六四坦克車機關槍打死天安門廣場上的大學生。九九年發動鎮壓按真、善、忍修煉法輪功的老百姓,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牟取暴利,這是這個星球上最大的罪惡,比納粹還要納粹。「打大老虎」揭露出來的高官無官不貪,集體腐敗、塌方式腐敗、斷崖式腐敗、窩案、淫亂,真是觸目驚心,中共已經到了人不治天治的地步了,這瘟疫是人禍更是天譴吶!

A明白了真相,答應退出,可是她說自己沒有入過邪黨和團,少先隊那是幾十年前的事了,早就退了,用不著三退了。她在國外景點上也是這麼說的,當時沒有退出少先隊。我告訴她,雖然現在你早就不是少先隊員了,但小時候在血旗下發過毒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所以也得把這個隊給退了,才能把毒誓給抹掉了。這是退給神佛看的。神佛看人心。三尺頭上有神靈。你知道了惡黨的邪惡歷史,退出少先隊,就說明你心存善念,是非分明,所以就不會被大淘汰了。輕輕的說,說給神佛聽,不影響的。A點頭答應退出少先隊。我說還得起個化名、小名或真名也行。她還在想起化名的事時,可我欣然就給了她起一個化名,完成了三退。她嘴上答應了我給起的化名,但感覺她心裏不是很接受。

事後我反思自己,自己大包大攬,應該給明白真相的眾生一點時間,因為有的眾生喜歡用自己內心喜歡的小名或化名三退,她覺得那更代表了她自己的心願。下次我應該有所停頓,給他們一點時間給出心中喜愛的化名,這樣做更尊重對方了。

轉天過來,又是一個女子,與我相談甚歡。她對北京的疫情和劉伯溫的預言都知道很多,對真實的資訊知道一些,所以一說三退保命,立刻點頭答應。我正想給她起化名,她對我說:用「某某」這個化名幫我退了吧!我真心感覺到那是她內心喜歡的一個與她有關的化名。她是真心實意的退出邪黨少先隊了。她好開心啊!

轉過身來,寥寥數語,另一個水果攤老闆也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的少先隊組織,但他對我起的化名好像有些遲疑,是拖延了一會兒再點頭同意的。

我仔細反思,感覺眾生越來越明白真相,在生命去留的關鍵時刻真的是在內心退出邪黨組織,而不是表面敷衍或者是應付了事。因為他們真的看到了瘟疫、大水災、蝗災和種種災禍層出不窮,感覺到了天滅中共的天象必然。

又一天買菜,遇到一位七十多歲的賣菜大姨,問她:「大瘟疫這是幹啥的?」答:「瘟人。」問:「為啥瘟人?」答:「改朝換代!」「快退黨團隊保命!」「好,就入過少先隊,幫我把隊給退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保命,瘟疫上不了身,念了神佛會保祐你。」阿姨高興極了,雖然念書不多,但是大問題都明白著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