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劉衍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私設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劉衍就是該非法組織的主要成員。他在「六一零」十餘年間,「六一零」和政法委聯合操控指揮公檢法,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綁架、勞教、判刑、送洗腦班和精神病院摧殘,不擇手段的逼迫健康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致使多人被折磨致死、致殘。作為「六一零」主要頭目的劉衍,雖然不是每次親臨現場綁架法輪功學員,但其在背後策劃、指揮公檢法,是對法輪功學員行惡的操盤手之一。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網發布《通告》,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赴美簽證,對迫害人權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輪功的人,拒發簽證,拒絕入境。據評論,國際社會已從對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呼籲,走向實質性的具體拒簽行動。原佳木斯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劉衍被舉報。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個人信息

劉衍, Liu,Yan,男
出生日期:一九五九年八月
出生地:佳木斯市
工作單位名稱:原佳木斯市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
職務:政法委副書記 、六一零辦公室主任
家庭住址:佳木斯前進區濱江名築一單元二十層

迫害事實簡述

據明慧網報導不完全統計,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截止到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十七年間,佳木斯當局對市區法輪功學員迫害總結如下:

◎迫害總人數至少1086人,其中:男性306人、女性780人;
◎迫害的酷刑種類至少68種;
◎其中綁架總數至少2199人次;
◎非法判刑至少88人次,累計427年;
◎非法勞教至少381人次,累計刑期859年;
◎在高壓恐怖下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至少82人;
◎其中直接迫害致死至少15人;
◎勒索罰款現金至少6396262元;
◎勒索財物約合人民幣至少958750元(僅計入大電子設備)。

以下是劉衍在佳木斯市「六一零」期間,佳木斯地區發生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幾個案例。

一、非法勞教十七名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佳木斯首次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吳玉立、王玉紅、欒桂芝、李鐵志、唐宏偉、吳春龍、杜文福、孫兆海等十七名法輪功學員被五花大綁,帶到佳木斯市工人文化宮,各單位,各公、檢、法部門主要負責人都被通知到場,還有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文化宮內擠滿了人。

以610劉衍為首的邪黨人員對這十七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所謂的宣判勞教後,即被遊街示眾,然後將十七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佳木斯勞教所迫害。(佳木斯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明慧網已有詳細報導,如《佳木斯市勞教所所犯罪行概況(圖)》

二、佳木斯610辦公室成立非法的「教育轉化大隊」

二零零一年初,以劉衍為首的佳木斯市610辦公室,為了進一步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成立了所謂的「教育轉化大隊」,他們組織了一批邪悟的人到處做「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勾當。每天從各單位抽調兩部車專用。這些人所到之處,揮霍公款大吃大喝。個別單位的領導也被裹脅迫害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逼迫接受「轉化」、洗腦。如果有拒絕的法輪功學員,就以各種方式威脅恐嚇,甚至被送看守所、勞教所迫害。

610辦公室還在佳木斯市勞教所成立了強行轉化班,將各單位堅修大法的學員一律送轉化班,每人每月非法索要生活費1000元。每期三個月,到期不轉化的就地勞教。

三、蹲坑監控 騷擾居民 實施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凌晨兩點多,佳木斯鐵路分局公安處20-30個惡徒包圍了佳東五百附近的一個住宅樓。他們在單元防盜門內蹲坑,所有進入這個門的人都被劫持。持續到上午九點多,已經有很多人被抓,其中有許多不修煉的人,大家都非常氣憤。

當時被綁架的大法弟子有:馬學俊、左秀雲、王清榮、劉秀芳、戴立霞等七名大法弟子。接著,市公安局高志倫、陳永德、陳萬友等七、八個國保警察也到了此地,他們把大法弟子帶到市公安局,長時間非法審訊,又把她們分到各個分局,只把馬學俊留在市局,對馬學俊進行了令人髮指的迫害(明慧有報導)。而後對馬學俊非法判刑十二年,在佳木斯市看守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他們怕擔責任,便匆忙給馬學俊辦理了保外手續,在家人拒接的情況下,警察把馬學俊抬到家,放在門外,便逃之夭夭(詳見《馬學俊在佳木斯市公安局、東風公安分局遭受的酷刑》)。


馬學俊幸遇大法獲新生(二零一六年拍攝),遭中共迫害瘦骨嶙峋

四、劉衍親自現場指揮綁架邱玉霞母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下午,馬多的親屬和朋友陪同律師剛走進法院,就發現佳木斯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六一零」成員陳萬友正在法院的門衛室內坐著。當律師和家屬剛走出法院大門,就陷入了一大群警察的包圍圈裏。

時任佳木斯「六一零」辦公室頭目、政法委副書記劉衍親自現場指揮,一幫警察不由分說,衝上去架住律師的胳膊,強行將其拉入法院一間屋子裏,與此同時,另一夥警察則將在法院外面等待馬多的母親邱玉霞及親朋好友等八人綁架。

馬多被非法判刑後不久,劉衍唆使公檢法強行將馬多的母親邱玉霞也非法判刑三年。母女二人都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邱玉霞因遭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殘酷迫害,冤獄期滿回家後不久,就含冤離世。

在這次事件中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項曉波、蔡榮、屈玉傑、邱玉芬、趙文傑、田洪英和王洪忠都被非法勞教。

五、迫害用「小喇叭」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九年二月,佳木斯「六一零」、公安局、安全局協同,各公安分局、派出所配合,對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發起了又一輪瘋狂迫害。兩週時間內,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有:付裕、黃衛中、於雲剛、劉秀芳、劉孝斌、孫慶和、王桂珍、欒秀媛、戴麗霞、沈國、康愛民和吳姓等法輪功學員。

他們被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後,遭酷刑折磨,多人被非法判刑。於雲剛在佳木斯監獄服刑期間被迫害致死,付裕被佳木斯監獄折磨血壓高,保外回家不久便含冤離世。

六、勒索錢財

1、二零零二年五月,趙倫先給大慶的母親打電話時提到法輪功,因電話被大慶國安監控,他被佳木斯國安一位姓侯的科長綁架並抄家,趙倫先被判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期間,趙倫先遭到強制洗腦、逼寫「五書」、坐「線轂轤」致皮膚壞死,煉功曾遭到獄警楊劍濤用警棍毒打臀部,教導員滕某拳打頭部,大隊長劉洪光搧耳光近十下,每天出六小時奴工,先期挑紅小豆一百斤、後期糊刺五加藥盒,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妻子鄒穎秋被迫流離失所,期間兩歲的孩子無父母照管。二零零三年九月,佳木斯市六一零主任劉衍,通過單位,勒索趙倫先的家人一萬四千元,才將其放回。

2、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楊民江被非法勞教三年。一進勞教所,就被強迫在打印好的「三書」上簽字,被逼迫放棄信仰。天天做奴工挑小豆,每天必須完成七十斤任務,定期作思想彙報。二零零五年三月被釋放。佳木斯市「六一零」主任劉衍勒索楊民江家人三萬元(未開收據)後,才讓單位接楊民江出來。

3、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馬豔萍在向陽區政府後面的小區內發真相資料,被人誣告,兩個警察拖著馬豔萍,綁架到保衛派出所,馬豔萍被非法搜身和兜子,幾十份真相資料被擺到桌子上拍照,兜裏的三百八十元錢被搶走。晚上六點左右,六、七個警察像土匪一樣,衝進馬豔萍家飯店撬開辦公室的門,把屋裏的東西翻得一片狼藉。

市「六一零」劉衍等人,得知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家是開酒店的,他們想敲詐一筆錢,百般刁難家人,家人共被勒索了七萬多元。馬豔萍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兩個多月後放回家。酒店的營業額一落千丈,無奈之下只好把房子賣了還錢,一個好端端的酒店破產了。

七、三十歲的吳春龍被佳木斯勞教所迫害致死

吳春龍,男,30歲。1995修煉法輪大法,很快無病一身輕。一九九九年七月,良知使他不顧個人安危兩次進京上訪,以親身經歷向世人講述大法的美好,兩次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直至迫害致死。


吳春龍生前照


吳春龍被迫害奄奄一息

第一次非法勞教三年,在佳市勞教所受盡非人折磨。罰坐「老虎凳」;冬天被惡警扒光衣服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澆涼水等等的迫害。吳春龍父親為見被非法關押的兒子,被迫花掉近兩萬元。二零零二年底吳春龍被釋放。為躲惡人跟蹤騷擾,父子倆五次搬家。

酷刑演示:潑冷水
酷刑演示:潑冷水

第二次為生存借錢開髮廊。剛開業僅隔兩日,英俊派出所警察安全義無端綁架了吳春龍,吳春龍遂又被非法勞教三年。期間遭勞教所劉洪光、楊春龍、郭剛等七、八個惡警非人折磨:暴打、電棍電擊,被打耳聾;吳絕食抗議,遭野蠻灌入過量鹽滷和不明藥物,內臟損傷嚴重,大小便失禁。

勞教所不醫不放,反加重迫害。惡警們指使兩犯人用殘忍手段卡脖子、堵嘴、摳眼睛、摳鎖骨;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毫無人性的用毛巾沾上稀屎塞進嘴裏憋醒昏迷中的吳春龍;被關小號(牢中牢)迫害長達一個多月,有段時間兩犯人每天在水房脫光吳春龍衣服,在黑龍江寒冷冬季(白天零下二十度,夜晚零下近三十度)潑上冰冷刺骨涼水,大開房門冷凍。

長期非人折磨使吳春龍膝蓋以上至腰部肌肉癱瘓無知覺,腿不能動,胸部發涼瘦得皮包骨,意識喪失、生命垂危;大量鹽滷強制灌食造成腎衰竭,送回家中不久便含冤離世,年僅30歲。期間吳春龍父親為見兒子,三年中又被迫花掉近兩萬元,卻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劉衍'
劉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