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區封門時去學法點的進出說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遼寧省大法弟子,五十七歲,女,已退休。武漢肺炎爆發,各地封城、封道、封門,控制百姓正常通行。

我住的小區和我去學法的小區只有一道之隔,二月七日封門,到三月十五日解禁,人員進出要登記,小區保安和防控執勤人員總計約有八、九個人,其中有幾個人穿著防護服在小區外辦公,還有一輛警報聯控的車,高音喇叭不停的播放,表面形式異常緊張,這給我去學法點造成很大不便。

一開始我的心態很好,沒甚麼壓力,在家發正念,清除、銷毀、解體、滅盡共產惡靈操控的阻礙我進門出入的一切邪惡因素。晚上去學法點時,一路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幫我開門」。每次到同修小區的大門時,我都在側面觀察,等有人進入時,我再隨其進入,每次都很順利。有幾次,保安也朝我要門卡,我就拿我家的門卡在保安眼前晃了晃,說在這兒呢,他們點點頭說進吧,有時,我也和保安打聲招呼,我說天很冷,沒人時,就進屋裏暖和暖和,別凍著,或說兄弟辛苦了,注意保護自己等等。他們也都回話,說沒辦法,就得在這兒盯著,賺人錢呢!後來就拿通行證進入,我還和往常一樣照做,沒有阻礙,一路順風。這樣的過程十多天還可以。

大約過了二十天,人心上來開始作怪,沒有了正念,憂傷、愁、還有怕,思想迷迷糊糊,也不知道怕啥,憂愁的心滿滿的,一連三天都是這樣,一到下午四點多,就開始鬧心。第一天這些敗物打過來的時候,愁著愁著就到學法時間了,發完全球六點正念後,也堅持去了,進門沒甚麼,還那樣。

第二天四點,又開始犯愁,心裏都是苦苦的,想著:「唉,咋這麼難呢?九九年七二零時都沒這麼愁,這麼難過,這回進個門,咋就這麼難呢?」心裏想著:「師父啊,我不能沒有學法環境,更不能離開整體,在邪惡最瘋狂的時候,師父您保護加持我一直走到今天,現在心裏咋就沒正念了呢?師父您還是幫幫我吧,幫我樹立正念,我還得去,不能一個人在家學。」就在這樣思想鬥爭中,又到點兒了,我就一路念著師父的法,順利進去了。

過後想想,兩天我都能在這麼鬧心的心態下順利的進去了,為甚麼就沒靜下心來,冷靜的思考一下呢?

第三天,憂愁心慌的物質又來了,這回更重了,心跳無力,也不想吃飯,一個人在屋裏難過,愁著愁著,師父的法在腦子裏一段一段地想起來了:「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1]

「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穩,會使你周圍的環境也發生變化。你害怕的時候,你發現眾生都不對勁了。你變的神情清朗的時候,心胸寬廣、樂觀的時候,你發現周圍環境也不一樣了。在講真相中、在證實法中、在你們做的事情中發生難度的時候,調整調整自己,用正念來思考問題,可能會相當管用。」[2]

「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3]

此時,我的心情穩定下來,也清醒了,這回我想起來,同修他們也在頂著壓力(我們五、六個人去他家,但他家的孩子不修煉,怕傳染),一再穩定著這個環境,讓大家在一起學法交流,有時學完法,去張貼疫情真相粘帖。

在這個非常時期,隨時都會有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需要我們去做,這樣更不能離開整體。就這樣,師父的法幫我解除了彷徨、人心,幫我消掉了大量另外空間的敗壞物質,一股清流由然而至。

又要去學法了,一路上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幫我開門」,到了門口,在側面等著,大約有七、八分鐘沒人進出,心裏有點著急,因為七點整開始學法。探頭看看,只見人行道的大門打開著,保安背著臉看前面,我輕盈的大步走過去,心裏一路感謝師父,弟子悟性差,讓您多操心了。學完法,要走的時候,同修把他家的門卡給了我,我感動極了,心裏好美呀。

當關過去,向內找時,我發現自己平時學法不紮實,想問題總用常人心去對待,沒有把大法的超常和金剛不動堅如磐石的信念在實修中展現出來,人為的設置障礙,把邪黨製造的緊張亂象的表面形勢看重了,導致「人心凡重難過洋」[4]。

總結這些天走過來的修煉過程,在今後修煉中要真心學法、悟法、不迷惑,實修到位,珍惜寸金時間,走好每一步。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