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派出所裏整天發正念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二零年五月的一天,我在派出所裏,在警察的眼皮下,發了一整天的正念,晚上九點走出派出所,平安回家。這是一次神奇的經歷。

二零二零年五月末的一天,早上八點,我在市場買東西,身邊來了兩個警察,說有人舉報我發法輪功資料,要帶我走。他們從我包裏搜出一份真相小冊子,幾枚護身符,就強行綁架我上車。這時,我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告訴市場上的人,這裏發生了甚麼事。一個老太太說:壞人不抓,抓好人。

上車前,一個人拎著一包真相資料來交給警察。包裏有《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疫情小冊子、《天賜洪福》和真相傳單等。

我被綁架到派出所,關進了一間屋子。抓我的警察兇巴巴的說:一會有人來對付你。

這間屋子的外屋是警察看管人的值班室,值班室與裏屋之間隔著鐵欄杆門,鐵欄杆窗,裏外相望,外屋可以清楚的監視裏屋的情況。裏屋沿牆擺放著沙發,牆上有一個個的鐵環,鐵環上繫著手銬,被抓的人可以被銬在座位上。

值班的警察聽說抓來這個是煉法輪功的,於是罵罵咧咧,高聲大氣的發洩他對法輪功的誤解而產生的蔑視情緒。好幾個警察聽說來了個煉法輪功的,都好奇的湧進來看。看見值班室裏放著早上警察得到的那包真相資料,一個個就翻開資料,默默的看了起來。值班的警察也在看。一會兒,陸陸續續都有警察進值班室來看資料。

八點過後,裏屋又關進來幾個人,有稅收糾紛的,有打架的。值班警察突然對我說,你是煉法輪功的,你就煉功嘛。他又指著那幾個犯事的說:你們都跟著煉,你們也學學嘛。快點快點,煉功,煉功,煉給我們看。

這時我立刻悟到,是師父在借警察的嘴點悟我,叫我在派出所裏清理這個環境。此時我真真切切的感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頓時我正念大增,信心大增,心更平穩,「怕」蕩然無存。於是我對那幾個犯事的人說,對對,煉功,煉功。於是我盤腿立掌發正念。有個人學著我盤腿,盤不上,那幾個人就哈哈大笑。

值班警察指著我厲聲說:「你心不靜,你不嚴肅!不准說話,不准說話!認認真真的煉。你看你的手型不對,應該這樣。」他做出蓮花掌的手勢。我想一定是師父借他的嘴在提醒我,要抓緊黑窩裏發正念的機會。我立刻就靜下來了,前所未有的靜。

這時,干擾來了,考驗也來了。一個黑黑的瘦小警察,滿臉兇相,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樣子自報姓名,還說:「這裏我說了算。」然後氣勢洶洶的問我,你叫甚麼名字?家住哪裏?我微笑著平靜的對他說,這些不重要,你們要能得救才最重要。他說:「哪個救我呀?我才是救人的。」他叫人把我的頭仰起來給我拍照,我把口罩提上來遮住面部。他不准我這樣,就說:「等會我們動手就重得很喲。你看我們敢不敢動手嘛。」

他再三問我叫甚麼名字,家住哪裏,我不回答,只是說這個不重要。他就謾罵。滿嘴的髒話、粗話、流氓話。還說,「你腦殼是空的嗎?你死的慘!叫人吐兩口濃痰在你臉上看你忍不忍?」我仍然微笑著,平靜的說你們不會那樣做的。看你們都年紀輕輕,漂漂亮亮的,這個劫難這麼大,只有相信「法輪大法好」才能得救,才能留下來,留下來多好嘛。

最後這個瘦黑的警察氣急敗壞的說:「等會我才來跟你兩個談。問你啥子你都不說,最少(審訊)二十四小時,弄你到高頭(看守所)去關起。」

這個警察走了,如一陣旋風刮過,派出所裏出奇的安靜,我發正念也出奇的心靜。我發正念:解體該派出所空間場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邪惡因素,清除警察頭腦中抵觸大法的謊言毒素。請師父救他們。這幾個犯事的人是來聽真相的,也請師父救救他們。

我一直發正念,累了,腿放下來緩一下又繼續發。我打著大蓮花手印,只聽有人說:「你看,開花了,蓮花開了。」

除了上下午吃飯時間,我都在發正念。下午我發正念間插著背法。整個一天派出所裏都很安靜。晚上九點,犯事的人走完了,就剩我一個人了,瘦黑警察來了,看見我盤腿立掌的坐著,就兇巴巴的說:「你還在這裏幹甚麼?走!」我以為要來審我,要來對付我了。我就要只紙杯想喝口水。他說:還拿杯子幹甚麼?我意識到不讓我喝水,是喊我走了,我就拿著包走出了派出所。

今天經歷的事情真是太神奇了。二零一五年我因發一張光盤被派出所非法拘留十天。今天怎麼也沒想到會在派出所這個直接迫害法輪功的黑窩裏,在警察的命令下,在警察的眼皮下,發了一整天的正念,最後平安回家。

當日下午三點左右,一個上級模樣的人來看了我一眼,聽他嘟囔說,這個人不是我們轄區的,不歸我們管(可能從我的乘車卡中得到了我的信息)。晚上九點,我走出派出所時,聽見瘦黑警察打電話告訴甚麼人說我有「前科」,可能沒得到對方的響應。看來有些個上級人士不想管法輪功的事了,能推就推。我悟到,大法弟子堅持不懈講真相二十餘年,人心在變,全球大環境在變,大陸局部的小環境也在變。可是世間上哪怕一點點微小的變化,有大法弟子的努力,更有師尊無比艱辛的付出與巨大的承受。如:師尊給了我在派出所這個特殊環境發正念的機會,又用強大的法力加持我,我才有那麼強的正念,才能持續發正念長達十多小時。師父又慈悲的保護弟子平安回家。

走出派出所時,到處黑黑的,街道兩旁停滿了車,我看不清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幾次招出租車都招不到。正在犯難的時候,師父就安排一個熱心的小伙子非常熱情的給我招到了車。我再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師尊就在我們身邊的踏實與幸福。

今天的經歷,使我感到,我們的師父太慈悲了!師父利用種種機會錘煉弟子,為弟子增添正念,加強信心。我決心走好最後的路,不辜負師尊的教誨,修好自己多救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