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父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九日】父親出生在四十年代初,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那時家裏很貧窮,但父親書沒少念,讀十幾年,在我們村那時算是有文化的人。他曾經在村上當過會計、當過老師,後來在我們當地的一個企業上班,成為正式工人,後來在單位當了會計,直到企業倒閉。再後來,父親以收廢品維持生活。到了退休年齡,開始領退休金。

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一生節儉,孝敬老人,心地善良,愛打抱不平。對爺爺、奶奶非常孝敬,對子女真是無條件付出。我和弟弟都是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期間念的高中和大學。那時家裏不富裕,父親非常節儉,省下錢,供我們念書。後來我們都當了老師。

一九九六年法輪大法洪傳到我們地區。我和弟弟及母親先後得法。之後,我們村有三十多人修煉大法,成立了兩個煉功點。我們就每天到煉功點,晚上就剩下父親一個人在家。我母親原先身體不好,有胃病,經常吃小蘇打;有風濕病,大夏天腰部圍著圍脖子;還有幾種病,經常吃藥。父親看到母親身體的變化,不再吃藥,也很支持我們。當時家裏請了師父的大法像和法輪圖,父親就同母親到鎮裏鑲框的門市部,給法像和法輪圖鑲框。回來別人問父親背著甚麼,他說背著老佛爺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迫害大法。九九年九月之後,我們母子三人為大法討公道,曾兩次被關進看守所。父親一人在家,自己不會做飯,還要到看守所為我們存錢、送行李等。後來,我和弟弟都被非法勞教,母親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近半年後才回家。父親還要到勞教所看我們。弟弟曾經在勞教所逃脫,想去北京證實法。勞教所警察三更半夜就到家裏來找,父親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二零零一年,我和母親去北京證實法。我們給父親留下一封信,告訴他我們三天就回來。當時弟弟被關在看守所,正絕食反迫害,被送進醫院,父親到縣裏醫院去看他。去親戚同修家時,父親說我們三天就回來,還說幫我們發正念呢。

迫害剛開始那幾年,我們母子三人都被非法勞教過。不管我們在不在家,家裏沒有安靜的日子。不管白天還是黑天,警察和單位領導經常來騷擾。父親面對這種情況,從來沒有埋怨我們。後來,弟弟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在黑窩被迫害的很嚴重,出來後精神恍惚。父親為他買藥,帶他看病。最後弟弟還是走了。父親一輩子的願望破滅了,唯一的兒子沒有了,一切為兒子所做的,沒有用了。但父親還是堅強的走了過來。

二零零八年,我們當地有同修被綁架,父親說幫我們去了解一下情況。他騎著自行車,在路上被一位騎摩托車的人撞了。父親肋骨被撞折五根,被送進縣裏醫院。母親在醫院護理,我是來回走。當時我們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好的快。確實恢復得挺快。還沒住上一週時,我們當地國保及派出所警察到家裏把我綁架。父親在醫院住了七天,就出院了。我姨怕母親出事,就把父親一個人送回家。周圍的親友給父親送飯。

兩個多月後,我被非法開庭,我看到了父親,精神狀態還可以,身體上和精神上的雙重打擊,父親沒有倒。之後的漫長五年,父親和母親到監獄看我。從我們家到監獄,來回需要三天。也就是第一天晚上,到火車站上車,第二天到監獄,晚上返回到城裏,住在親戚家,第三天回家。每次,父親都說挺好,讓我多花錢,不用省。等到出獄時,父親親自到監獄接我。那時父親已經七十三歲了。

回來後,我已失去工作。父親經常安慰我,給我錢,還給我攢了幾萬,就是當時單位欠的錢和工資等。

我當時想找點活幹,不想連累父親。幹了幾個月,對做好三件事,有點影響。父親說家裏錢夠花,不用我掙。於是,我就安心做自己的事,父親每月給我幾百元讓我自己用。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開始,我和母親都寫了訴狀。六月份,在同修的引導下,父親也用真名起訴大魔頭,起訴內容是,弟弟怎樣被迫害致死。當時父親還問,咱們(訴江)郵件到了嗎?

二零一七年「敲門行動」,警察經常到家裏騷擾。父親看到警車就急忙跑回家,告訴我躲一躲。父親真是為我們操碎了心。

在過年的時候,我都要給師父做賀卡。我和父親說,給師父拜個年吧。父親就寫:「祝李大師過年好,大法弟子家屬敬上」。然後我就幫他做賀卡發出去。父親還幫助我們發過真相材料,貼過粘貼,就是他在收廢品時,看到誰家沒人,就把資料放哪家。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父親身體出現狀況,於二零一九年二月去世。

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九年二十年期間,父親為我們付出的太多太多,用語言是無法描述的。這就是我的父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