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毀邪黨紀念章 明真相父親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我父親今年八十八歲,退休多年,患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等多種疾病。父親年輕時就加入中共邪黨,受毒害很深。給他講大法真相,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並不完全相信。

二零一八年春季,街道的老年辦通知我父親領東西,我開車帶著我父親去了。我父親領了幾本邪黨老年雜誌和一個50年邪黨黨齡紀念章。路上我勸父親把它扔了,但他一直推諉,到家下車時,還不同意,說留著紀念,有檢查的。

到了八月十五前後,父親突然呼吸困難,喘不上氣,趕緊送進我們縣級市人民醫院搶救。路上一直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念了。醫院診斷為:

I、呼吸衰竭、缺血性心臟病、陳舊性心肌梗死 心功能Ⅳ級,高血壓病3級(極高危)。

2、糖尿病、慢性腎衰竭、貧血等,很危險。

晚上我陪床時,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勸他把邪黨黨齡紀念章不要了、扔了。有時晚上同意了,上午身體好點就不同意了,認為念的不起作用,住了十多天出院了。回家不到半個月又犯病了,還是一樣的症狀,一樣急,一樣危險。再送醫院住院,又住院十多天。連續四次,每次住院十多天,每次出院、入院間隔半個多月,每次都勸他把那個邪黨黨齡紀念章不要了、扔了,晚上同意了,第二天就反悔。

第四次出院不到半個月父親又犯病了,我和妻子(同修)開車接我爸爸,上車時看情況沒有前幾次那麼嚴重,比較平穩。送醫院的路上,繼母對我說:你爸爸同意把那個「紀念章」扔了。我問爸爸:你同意扔了?我父親說:同意,怎麼樣身體好就怎麼做,那個紀念章上有金子,你把那個金子刮刮,再扔了。其實那個章上有層黃的,我父親當成金子了。我和妻子聽了都笑了,放心了。我把那個邪黨紀念章砸毀了。這一次住院,病情較輕,挺平穩,很快就出院了。這樣整個二零一八年我父親住了五次醫院。

這次以後,我父親真正知道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健健康康過了二零一九年的新年。父親和繼母兩人都念,身體一直不錯,近一年沒有再住院。

身體好了,兩老人控制不住又開始吃水果,又引起併發症,二零一九年十一月我父親又住進醫院了。這一次更重,先是急診搶救,送心內科ICU病房,不到一天,出現兩次呼吸衰竭,送進重症搶救室四、五天,又回心內科ICU病房,直到出院一直戴著導尿管拔不了,身體很虛弱。大夫對我說:你父親身體原來就很危險,這一次檢查心臟又出現危險情況(醫生的專業術語我也記不住了),總之,身體隨時會有生命危險。住了十一天,直到出院我父親都沒下過床,體重一百九十多斤,回家上二樓,自己能上嗎?我哥哥打怵了,對我說:咱中午出院吧,叫上外甥,咱們三人把父親弄回家。我父親也擔心,能行嗎?我對我父親和我哥哥說: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行。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順利的從病床上起來,走出醫院,坐上車回到家樓門口。

下了車,父親對著我說:我能走上去?我說:行!咱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行!我父親把著樓道欄杆一邊走一邊念,上三、四級台階歇一歇,接著念,再上,樓門到一樓十幾層台階,一樓到二樓,走到轉彎處,八十七歲的父親走不動了,我架著他的胳膊都架不住了,一下子要癱下去,找來馬札子坐下,歇了一會兒,接著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終於進了家門。不修煉的哥哥也又一次見證了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奇蹟。

回家後,戴著導尿管的父親,大便在床上,墊著尿不濕,很不方便。出院時護士囑咐半個月後回來換藥,拔導尿管。第二天我父親就要拔,拔導尿管回醫院拔,我父親的身體很不方便,我到社區診所、藥店找人上家裏拔,人家都不出診。我和妻子同修求師父幫幫,峰迴路轉,恰好孩子認識的小護士只會拔導尿管,不會插尿管,上門幫忙順利的拔下導尿管。我父親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活很快自理了。

從此,我父親徹底的相信了法輪大法,師父是來救人的。每天誠心的念,睡覺前也念,有時睡覺一翻身嘴裏都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醫生說身體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半年多了,我父親一直正常生活,真的受益太大了。

現在說來很簡單,當時真的很難,弟子及全家無以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情,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眾生。真心希望善良的世人早日了解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