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瘋狂迫害法輪功 河北省原副省長張和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河北省委原常委、副省長張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調查。

張和,男,一九五零年十二月生,現年七十歲,一九七八年入邪黨。一九九四年二月,張和躋身河北省唐山市委常委,當年十二月任唐山市代市長、市長。二零零二年,時年五十二歲的張和成為河北省唐山市委書記,二零零五年躋身河北省常委,兼唐山市委書記,次年轉任河北省副省長,二零一一年一月,退休,其中主政河北省唐山長達十二年之久,主管黨委辦、組織部、宣傳部、統戰部、紀檢委、人事任免、立法、司法等等。

張和在河北省唐山任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一日,報導,張和任唐山市委書記期間,向下傳達「對法輪功怎麼整都不過份」,導致唐山灤南縣發生了法輪功學員劉素軍,懷孕七個月被強行墮胎的惡性事件;唐山開平勞教所和荷花坑勞教所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張和剛上任唐山市委書記,就非法抓捕了八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三年,薩斯(SARS)期間,唐山電視台報導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五十多名,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七月五日,張和指揮、操縱《唐山勞動日報》轉載新華社嫁禍法輪功的浙江毒殺案,《唐山勞動日報》是中共唐山市委機關報,是中共的傳話筒。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中共迫害法輪功中之後,《唐山廣播電視報》登載多篇誣蔑法輪功文章,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做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報導,毒害了大批不明真相的市民。

二零零四年二月,張和收到遵化市法輪功學員郵寄的真相資料,惱羞成怒,親自下令遵化市委、公安等限期破案,追查筆跡,並施壓公安人員「你們願意就幹,幹不了回家」,以此煽動迫害,在此淫威下,遵化法輪功學員遭到嚴重迫害,有近十名大法弟子被綁架,他們是石門鎮李春豔、黨小蘭、堡子店鎮的李明輝等。

以下是在張和任期內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北京市大法弟子王秀華被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致死

北京法輪功學員大王秀華於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被河北省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致死。唐山開平勞教所是將王秀華迫害致精神失常、生命垂危後,於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強行讓家人接回的。當時王秀華呈中樞神經遭嚴重破壞的典型症狀:目光呆滯、不會說話、腿腳不會動、下身無知覺、不能排尿。經家人緊急送醫搶救無效,王秀華於出獄三個星期後死於醫院。


王秀華
^p

將王秀華迫害致死的責任單位有:河北省唐山開平勞教所、北京團河勞教人員調遣處、北京市門頭溝區公安分局國保科、拘留所。

六十八歲賈秀蘭在唐山紡織大學洗腦班被奪去生命

河北省灤縣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賈秀蘭,二零零五年八月三十一日,被中共綁架,劫持到唐山紡織大學洗腦班迫害,九月四日,即傳出死訊,死因不明。

賈秀蘭的遺體被急忙火化,不法人員送給家屬四萬一千元錢,讓其簽字,寫上監護人。洗腦班不法人員聲稱是上吊死的。

唐山法輪功學員崔鳳岐生前遭迫害經歷

法輪功學員崔鳳岐和姚秀榮夫婦多次遭到唐山鋼鐵公司不法人員的迫害,崔鳳岐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六日含冤離世。以下是崔鳳岐和姚秀榮遭迫害經歷。

法輪功學員崔鳳岐和姚秀榮都是唐山鋼鐵公司煉焦製氣廠的職工,只因堅信「真、善、忍」,否定「天安門自焚案」,於二零零一年三月,初被該廠黨委書記肖鴻禮強迫下崗(失業)學習,並帶人非法抄其家,一天連續兩次將他們家翻個底朝天,並非法將他們扣留在單位拘審。二人被逼無奈半夜從單位出走,單位領導怕擔責任,將他們非法除名。後來又派人到崔鳳岐親戚家將他放置在那的複印機和紙、墨等物品全部非法抄走,並全國通緝追捕他們。

二零零一年四月,他們回家照看年幼的孩子和年邁的老母親,其單位竟派人到其親戚家四處騷擾,他們被迫只好繼續流離失所。後因老母親無力繼續照看孩子,二人於二零零一年七月,再次回唐山照顧孩子,八月二十日被單位綁架。他們在單位被非法拘審半個月後,又被轉送到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一個多月。

十月十日,其單位派人將他們接出直接送到市洗腦班。崔鳳岐被迫害得雙眼看不清被洗腦班拒收,當天下午被送回家交給其老母親。兩個月後姚秀榮在洗腦班又被迫害成心肌缺血、心律過速,高血壓等症,其單位又派人將她送到唐鋼醫院繼續迫害。到醫院兩天後,當煉焦製氣廠保衛科長張建中和警察趙生正準備等大夫給姚秀榮輸完液後送回洗腦班時,崔鳳岐聞訊趕到醫院阻止,張建中打電話,一會兒六一零主任馬國力帶一群公安趕到醫院病房準備強行派兩名大夫帶藥陪姚秀榮到洗腦班繼續迫害。經過一番僵持,最後邪惡才同意崔鳳岐把患病的姚秀榮接回家。

他們回家後,多次給廠領導打電話講真相,要求歸還非法抄扣的所有財物和身份證,並恢復他們的工作。哪知單位不但不予解決,卻又派人到他們家騷擾。二零零四年七月,中共邪黨惡人指定的所謂「敏感日」那幾天,竟派廠警察蔡志強帶人在他家樓下晝夜圍困了四、五天,二十二日半夜二-三點鐘左右到他們家不斷扒門縫叫:「小崔開門!」騷擾的大人孩子都無法入睡,致使崔鳳岐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最終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六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的六年間,在張和任期內,據不完全統計,唐山市至少有五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張和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