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迫害初期,我由於學法不深,特別是受黨文化的毒害,沒有在法上認識,把迫害當成邪黨的政治運動,用被邪黨灌輸的黨文化的做法蒙混過關,保護自己。九九年「七二零」邪黨打壓時,我被非法「雙規」。為了應付邪惡,我寫了「我的認識」,把當時邪惡已經綁架的總站同修與邪惡已經了解的總站的一些工作寫給了邪惡。當時我以為那樣寫不是出賣同修,也不是背叛大法,因為這些邪惡都知道。現在我認識到,那是人的認識,不管邪惡是否知道,只要是給邪惡寫了,就是出賣同修、背叛大法。我被「雙規」後,一天上級來人找已經「轉化」的學員座談,單位讓我去。當我被問及「轉化」的原因時,我說了一個修煉人不該說的話。還有一次,外孫女上初中,學校要求她入團,外孫女不想入,因為她是大法小弟子。但是我由於學法不深,叫外孫女先入團,再上網退團。現在我認識到叫小同修加入邪教組織,同樣犯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修煉是嚴肅的,修煉的標準是嚴格的,不是人的想當然。我為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給自己的修煉造成的污點感到深深的痛悔。嚴正聲明:我上述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梁春生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迫害初期,邪惡叫我與他們去看被他們非法拘禁在一個招待所的同修。他們非法拘禁同修的目地是不讓同修去北京,只要同修寫「保證不去北京」就可以回家。我因為當時學法淺、人心多,認為不去北京是對的,我就把自己的認識與同修說了,結果有的同修就寫了「不去北京」的保證。回家後,我翻開師父的講法,正好是經文《位置》,我立刻認識到自己錯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認為自己沒有「轉化」過同修,今天才意識到,我雖然沒有直接主動起到「轉化」的作用,可是邪惡用狡猾欺騙的手段同樣使我犯下了「轉化」同修、破壞大法的罪惡。我深深的痛悔,修煉太嚴肅了,邪惡太邪惡了。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做、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認真學法,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學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有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及文字,包括所簽的各種「保證書」、「聯保責任書」、「自我鑑定」、「思想彙報」、「總結」、「五書」、「解教證書」、「判決書」、「釋放證」、「反對邪教、崇尚科學」條幅等及所有被迫簽的字和按的手印、手紋、指紋全部作廢。我的任何親人、親戚、朋友、鄰居或其他人以我的名義、名字在任何場合所說、所做、所寫、所簽或者代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廢。今後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正念正行,信師信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隨師父回家。

張桂芬 2020年4月20日


嚴正聲明

2002年8月份我被騙到洗腦班大約有半個月的時間。洗腦班結束時,邪惡讓每個被洗腦的學員都得寫「轉化書」,我說我不會寫,帶隊的說他給我寫。他寫完後,讓我念,念完後又讓我簽字,我簽了,還按了手印,照了像。還有一次,我怕公安局上家裏抄家,就把別的學員給我的印「法輪大法好」的印章給拆毀扔了。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了由於自己法沒學好,正念不足,有怕心,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對不起大法,更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牢記師父的教誨,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彌補過錯,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邵寶傑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12年了。在去年我地派出所來我家問同修的事,我就說同修以前身體如何不好,後來煉功煉好了,我自以為是在講真相,那知警察就把同修說成「主犯」,雖然同修正念強,當天就回家了,可我還是做了出賣同修的事。同時,警察問我時,我支支吾吾的,當警察說不要煉,如何如何,我當時沒經過大腦,隨口就:「嗯」。我錯了。我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這最後的時間裏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包述華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曾被非法迫害八年,關押在監獄六年。自出監獄到現在近兩年多時間裏,警察不斷到我家中騷擾。今年三月十五日,又強行將我帶到派出所,扣押了近二十四小時。在這次被強行扣押迫害中,由於怕心作祟,我違心的寫下了所謂的「保證書」,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現追悔莫及。嚴正聲明:在被迫害中我所說、所寫的所謂「保證」統統作廢。今後一定要認真學法,努力救度眾生,緊跟正法進程,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梁剛 2020年4月15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零年三月九日,當地社區兩人進我家談到疫情,要我寫保證自己做好,家人也勸我寫。我在認識不清的情況下寫了「保證書」。後來意識到自己當時的心態不對,想表面應付她們,不給家人找麻煩。我沒有按照大法的標準來衡量,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心裏非常痛苦。我嚴正聲明:我給邪惡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堅修大法,講真相,勸三退,多救人,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鐘麗 2020年4月20日


嚴正聲明

2015年4月,我弟媳由於修煉法輪大法被人構陷。當時母親和弟弟害怕邪惡來抄家,就讓我把師父講法磁帶、師父教功帶和其他一些大法真相磁帶全部丟棄了。現在我也得法修煉了,對自己在無知中對大法犯下的罪過感到非常後悔,原來自己丟棄的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無價之寶。我真心向師父懺悔,並嚴正聲明:以上我對不起大法的行為作廢。今後一定做師父的真修弟子,加倍彌補損失。

彭嬌梅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昨日我在馬路上面對面講真相時,被便衣跟蹤,綁架到派出所。警察追問資料來源,以非法抄家相威脅,軟硬兼施使我上了舊勢力的圈套,配合了邪惡的要求,被非法驗血、驗尿、筆錄、簽字。回來後我萬分懊悔,感到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靜心學法,修好自己,救度眾生,跟師父回家。

黃曉梅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今年二月初,我在街上貼真相粘貼,被攝像頭照了。晚上,派出所的人到我家抄家,把師父的法像、大法書籍、真相資料,還有收音機、光盤等全搶走了,還要我在清單上簽字。由於學法不深,我稀裏糊塗的簽了字。事後我悟到這是向邪惡妥協,是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嚴正聲明:我的簽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柳萬珍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5月,幾個人來騷擾我,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因為學法淺,執著心重,沒有堂堂正正的回答,含糊其辭的說「以前煉過」。這件事情,壓在我心頭很久很久,現在認識到,我沒有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深感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嚴正聲明:我以前說過的、做過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尊回家。

杜鐵凝 2020年4月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4月12日,我被保安構陷。派出所、國保警察非法抄家後,將我帶到派出所,審問資料來源。我稱真相資料是自己所做,派出所所長要我在審問筆錄上按了手印。現在我悟到自己做錯了,怎麼能夠給邪惡按手印呢?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給大法抹了黑。嚴正聲明:我按的手印和所有錯誤行為全部作廢。以後一定加倍彌補過錯,跟隨師父走到底。

賀金芳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3月21日,派出所、政府、社區人員到我家騷擾,說一些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話,寫了一些污衊大法的東西,叫我們簽字、按手印。由於當時有怕心,正念不足,我們在壓力下違心的簽了字、按了手印。我們知道錯了,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留下了污點。我們嚴正聲明:我們所有簽字、手印全部作廢。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以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莊富榮、董家美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2019年中旬我被綁架進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二十多天,原因是我見了一個技術同修。期間,邪惡問我煉沒煉,我說:「現在沒煉。」之後他們讓我在筆錄下簽字,有一句話大概意思是「不學不煉了」,由於當時有怕心,我簽字了。我意識到做錯了。嚴正聲明:我之前說過的不符合大法的話和簽過的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助師正法,跟師父回家。

張寶華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怕心重,在家庭的壓力下,我妥協了,說了不該說的話。兒子逼著我不讓我修煉法輪功,由於我法理不清,和家人一塊到同修家找我修煉大法的弟弟。這事我做的不對,我知道錯了。嚴正聲明:我以前說過的對大法不敬、對師父不敬的話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多學法,在大法中歸正自己,聽師父的話,堅定修煉大法到底。

劉長慶 2020年4月14日


嚴正聲明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國保、派出所警察五、六個人因看到我家門上貼的大法對聯和「福」字,就強行把我帶到派出所,又到我家抄走《轉法輪》一本、四個音盒、真相材料等,強行敲詐一千元。嚴正聲明:我在此過程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郝玉鳳 2020年3月20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沒有做到信師信法,沒有堅持學法煉功,加上怕心,在邪黨警察的威逼下做出了對大法不敬的犯罪行為。本人在此聲明:以往我所有對大法不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等犯罪行為全都作廢。我要從新走回修煉,放下生死,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切由師父做主。

連冬梅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邪惡操控家人威逼我,由於自己信師信法不夠、意志不堅定,違心寫了「三書」。我真是悔恨莫及,我現在知道我錯了,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嚴正聲明我寫的「三書」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邱玉霞 2020年4月20日


嚴正聲明

社區叫我寫「保證書」,我不會寫。他們說我們給你寫好了,你寫個名就行了。所以我就在上面寫了我的名。當時,我也沒多想這是不對的,現在我知道錯了。我現聲明過去我所說的、所寫的對大法不利的言論全部作廢。我要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心不動。

董發 2020年4月1日


嚴正聲明

在去年,孫子當兵因我煉法輪功去不了,兒子就夥同村幹部硬拉著我到派出所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我覺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聲明以前我所寫、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我以後加倍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讓師父放心。

曹書橋 2020年4月16日


嚴正聲明

本人被非法判刑三年,監獄中在高壓下承受不住,被迫寫了「四書」。我在此嚴正聲明:自己在非法關押時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緊隨師父,救度眾生。

姜亞濱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80歲。近些天,因為我發放大法資料被舉報到派出所,在威脅之下我說了罵師父的話。我知道自己不對。在這裏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王蘭英 2020年4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瘋狂鎮壓時期曾因法理不清、有怕心而向邪惡妥協。我聲明我所寫、所說不符合真善忍的一切言論全部作廢。不為自己的人心找藉口,我要堂堂正正修煉,做好三件事,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劉丹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丟失過一本大法書。現在,我知道錯了,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跟師父回家。

胡華 2020年4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寫、所說、所做對大法、對師父不利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韓景玲 2020年4月20日


嚴正聲明

邪黨利用黑手爛鬼強迫我抄寫的對大法、對師父的污辱誹謗言論聲明全部作廢。我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信師信法,一修到底。

李保同 2020年4月2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