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名政要加入全球譴責中共行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明慧加拿大多倫多記者站報導)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加拿大麥克唐納德-勞裏爾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MLI)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譴責中共政府在COVID-19(中共病毒)爆發初期掩蓋疫情真相,打壓發出疫情警告者,導致了一場前所未有的病毒全球大流行災難。數名加拿大政要在四月十六日在此公開信上加入了他們的名字。加拿大麥克唐納德-勞裏爾研究所是獨立於任何黨派,位於渥太華的國家公共政策智囊團。

源自武漢的中共病毒,已導致全球超過二百二十萬人受感染,超過十五萬人死亡,經濟損失難以計量。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共當局如果在病毒爆發早期向世界發出準確的疫情信息,而不是不斷以沒有「人傳人」,「疫情可控」等假信息誤導世人,今天的世界會完全不一樣。該公開信刊登時,已有一百多位中國專家和資深政治人物聯署,其中涵蓋了世界上有關中國政治、法律和現代歷史的一些主要權威機構。

此公開信分別在三個政策智庫機構的網站上發表,包括位於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的麥克唐納德-勞裏爾研究所(MLI)、位於英國首都倫敦的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及位於捷克首都布拉格的歐洲價值觀中心(European Values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至本週四加入簽名的加拿大政要包括,聯邦保守黨領袖安德魯﹒希爾(Andrew Scheer)、保守黨領袖候選人彼得﹒麥凱(Peter MacKay)和艾琳﹒奧圖爾(Erin O'Toole)、保守黨國防評論議員詹姆斯﹒貝讚(James Bezan)、新布倫瑞克省西南區國會議員約翰﹒威廉姆森(John Williamson)、保守派參議員麥克爾﹒麥克唐納(Michael MacDonald)、新布倫瑞克省內閣廳長多米尼克﹒卡迪(Dominic Cardy)。

中共掩蓋疫情危及國際社會

該公開信稱,中共當局不但在疫情暴發初期掩蓋真相,還去影響世界衛生組織(WHO),一同淡化此疫情的嚴重性。比如台灣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四月十一日公布,他們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底向世衛組織發出了關於該病毒「人傳人」的預警,但該組織在中共的壓力下,沒理睬台灣。

四月十四日,安德魯﹒希爾對世衛組織(WHO)拒絕出席加拿大國會衛生委員會關於應對疫情的一個聽證會表示「嚴重關切」。保守黨認為,聯邦政府太過依賴世衛組織針對此次疫情的建議,錯過了阻止病毒傳播的最好時機,並質疑世衛組織所發布信息準確性,以及該組織在病毒流行期間與中共政府的特殊關係。

執政黨自由黨國會議員、醫生馬庫斯﹒波洛夫斯基(Marcus Powlowski)在聽證會上,也表示了與保守黨議員類似的擔憂。

該公開信將中共政府掩蓋COVID-19(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稱為「中國切爾諾貝利時刻」。和該信同時發布的一封新聞稿稱,中共政府基於恐懼的統治「將中國公民乃至世界置於危險之中」。

「切爾諾貝利時刻」指的是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在前蘇聯境內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的大爆炸事件,連續的爆炸引發大火並釋放大量高能量輻射物質到大氣層,所釋放出的輻射劑量是二戰時期廣島原子彈爆炸的400倍以上,受影響地區包括歐洲及北美東部。此事故被稱為近代史中代價最大的災難。當時,蘇共當局也是極力隱瞞真相,「切爾諾貝利時刻」被認為是加速蘇共滅亡的「時刻」。

必須對中共當局問責

據加拿大環球新聞(Global News)報導,約翰﹒威廉姆森議員簽署公開信後說:「中國共產黨專制建立在武力對待及恐嚇中國人民的基礎上。它的統治者不尊重人的自由、透明度或法治。」他說,「中共當局須要對其在國內外的行為負責,它不應被視為國際社會的普通成員。我相信,加拿大與(中共統治下的)大陸的『正常關係』應該結束。」

詹姆斯﹒貝讚議員在推文中寫道:「我很榮幸能與這些有高聲望的人權領袖一起,譴責這共產專制在中國掩蓋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必須在不必要的生命損失及打擊無辜的舉報人方面,問責北京政權。」

彼得﹒麥凱在推文中寫道,中共政府「剝奪了世界(對病毒爆發)做出回應的機會」。「他們(中共)對這場全球大流行病負有責任」。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報導,自由黨國會議員、國會公共安全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約翰﹒麥凱(John McKay)表示,他希望調查中共當局在疫情爆發初期的行為。他說:「我非常願意面對這個問題。」他認為安全的定義應該更廣泛,應該考慮病毒大流行帶來的安全問題。並表示, 「一個國家未能正確披露其流行病數據,其影響實際上成了我們所有人的安全問題。」

中共面臨巨額討債

實際上,世界各地對中共掩蓋疫情的追責,已經開始訴諸行動。比如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拉裏﹒克萊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薩斯州北區地方法院提出的集體訴訟,就中共肺炎大流行而提出求償20萬億美元賠償,因中共政府「冷酷無情的冷漠和惡意行為」(because of its callous and reckless indifference and malicious acts.)

四月五日,英國外交政策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簡稱HJS)提交的報告認為,中共違反國際衛生健康準則,導致全球數百萬人感染病毒,令包括英國、美國和日本在內的七國集團蒙受3.2萬億英鎊的損失。報告中提出,由於疫情帶來的損失,根據正式宣布的政府支出,英國要求賠償的潛在價值為3,510億英鎊(4,490億美元)。使用相同的方法,美國可能同時要求賠償9333億英鎊(1.2萬億美元),加拿大479億英鎊(590億美元)和澳大利亞299億英鎊(370億美元)。該報告使用了截至二零二零四月五日的正式宣布支出,而不是整個危機期間的預計支出總額(預計會更大)。(數據來源: https://henryjacksonsociety.org/publications/coronaviruscompensation/)

二零二零年四月,由阿迪什﹒阿格瓦拉(Adish Aggarwala)領導的國際法學家協會(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ICJ)和設在德裏的全印度律師協會(AIBA)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UNHRC))提出了針對中國的投訴,要求為中共病毒大流行尋求未指定的賠償。

澳大利亞參議員亞歷克斯﹒安蒂克(Alex Antic)也建議澳洲政府向中共當局索賠,並獲得民眾高達85%的支持。

美國政府還沒有提向中共索賠的事,因為美國國內的疫情仍在發展中,為應對疫情,美國政府僅僅是財務救助方案,目前已經花出去的就已接近10萬億美元,美國的人員和物質的損失還在繼續。從川普政府目前的表態來看,美國會對中共追究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