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地址是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507號,現在監獄裏有四千多人。這裏集中非法關押著黑龍江省內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輪功學員,主要被非法關押在八、九、十監區,約有三、四百人,與普通犯人關在一起。每個監室有二十多人,其中法輪功學員大約有八、九人,佔監室的三分之一。

下面是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一、利用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

黑龍江女子監獄多年來執行江澤民流氓集團的迫害政策,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妄圖百分之百的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每個監區有道長,道長下面有組長,每個組裏有包夾。這些犯人往往都是被監獄警察利用來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她們大多刑期較長、沒有道德底線、急於減刑。

道長韓立君(雞西犯人)、柴明昕、於敏是專門管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組長曹鳳萍(哈爾濱人)、高文濤(北京清華大學畢業,經濟詐騙犯)、李桂梅,她們都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包夾王新紅、鮑傑、楊旭、穆易紅、於鳳霞、方方(綏化)、黃婷婷等,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剛入獄前三個月的集訓迫害中,不寫「四書」的法輪功學員就被持續的迫害。

大慶法輪功學員李明秀,被關押後一直遭迫害,被打臉或用拖鞋打,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每天只允許睡幾個小時。

組長每月兩次向監獄彙報小組裏的情況,包括誰與誰說話了,誰與誰接觸了,做了甚麼,嚴重的給加長刑期。女子監獄每年年末評選所謂的「先進」,凡是迫害手段兇狠的,轉化法輪功學員多的,就被評為「優秀」,這樣的人可減刑。女子監獄利用這種辦法迫害學員,刺激犯人替他們賣命。

二、強制坐小板凳

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酷刑手段,就是強制坐小板凳,這是一個隱性的迫害手段。小塑料凳不到十五釐米高,凳面也很窄,只有十幾釐米,凳子又小、又矮、又窄、又硬。除了幾個小時的睡覺外,法輪功學員被長時間的罰坐,從早坐到晚,不能動、雙腳並攏、雙手放在膝蓋上。由包夾時時看著,坐的不正或稍動一下就挨踢、用書打臉或用盆澆水。很多法輪功學員剛到女子監獄就強迫連續每天罰坐小板凳,幾天坐下來,腿就腫大,腰背直不起來,全身疼痛,承受到極限,直到寫「四書」為止。有的臀部都坐爛了,有的臀部發黑紫色。最嚴重的是心臟受到擠壓,血壓升高。監室裏的人普遍血壓高。這是一種殺人不見刀、打人不見刑具,全方位、高強度、長時間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手段,非常殘酷。

'中共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中共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安達市法輪功學員於桂榮(五十六歲),在九監區七組,因始終不寫「四書」,從入獄就被強迫坐小板凳迫害,從早上四點半一直坐到晚十點半。同時還經常遭到包夾的各種體罰、群毆、辱罵等。於桂榮從二零一九年十二月被關進女子監獄,被強制坐小凳子已三個多月,

渾身長了大片的牛皮癬,包夾李秋君等還經常打罵於桂榮。於桂榮牢記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教導,不寫「四書」,不放棄信仰,經常遭三、四個人一起上來推搡、踢打。

一次,她們又讓於桂榮寫四書,遭拒絕,李秋君等三人大打出手,包夾踢打聲、吼叫聲特別大,其它監室都聽見了。其她法輪功學員間接向監獄反應此情況,告訴她們這是在違法,監獄派人來調查,才停止了對於桂榮的毆打。


中共體罰示意圖:暴打

對七、八十歲的老人也實行這種迫害。哈爾濱有一個姓任的七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前後兩次共十五年被關押在女子監獄遭受此種迫害,還有二、三年才到期;綏化市七十五歲的劉秀蓮被非法判刑兩年半,也遭此折磨。劉秀蓮八十多歲的丈夫因她被非法判刑關押,精神壓力很大,在她被劫持女子監獄半年後,劉秀蓮的丈夫在思念與悲憤中含冤離世。

還有一種高一點的板凳,二十五釐米左右,這是在集訓迫害後,每天每個人都要坐的,除了睡覺或午休,剩下的時間一律坐這種高一點的小凳,從早上八點半一直要坐到晚上睡覺前。

三、利用猶大迫害

監獄還有一些猶大,如左先鳳,四十歲,依蘭縣鄉鎮英語教師,自己轉化了,又去轉化別的法輪功學員。進去五年了,專給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所謂的「講課」,做轉化。左先鳳今年四月份刑滿出獄。王志剛(長春人)把誹謗大法的內容製成光碟,這些年來,此光碟在監獄裏成為各地主要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教材」。《憲法知識》是二零一八十一月由四川司法部編制的,也是洗腦轉化的材料,裏面污衊法輪功。

四、強行灌輸、精神摧殘

除此之外,還逼迫法輪功學員看佛教的書,監獄裏還有所謂的圖書館。各屋都有書,一屋一箱,由組長每天組織學,不學不看,就被打罵或罰坐小板凳。每週要寫一個週記,每月要寫一個思想彙報,不按時寫,就挨罵。對學員進行全天、長期的這種洗腦,強行灌輸,精神摧殘,目的是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與修煉,達到對其身體和精神的雙重迫害。

五、逼迫做奴工

在強制洗腦、酷刑迫害的同時,監獄還強迫在押人員做奴工,為監獄創收。法輪功學員被強迫疊錫紙裝小袋。錫紙有毒,每天都有任務,大約疊900~1200個不等,有時要連續幹一個星期,從早幹到晚,幹不完不讓睡覺。也沒有口罩、手套等防護,空氣裏瀰漫著有毒的氣體,刺鼻難聞。很多人乾渴、噁心、乾咳、多痰、發炎,有的身上起一片片疙瘩,鑽心的癢。監獄每個月給12元錢作為勞動報酬,原本是被壓榨、欺凌,無償做奴工、做苦力,12元錢的廉價報酬是監獄為掩蓋罪行做樣子的,裏面浸透著法輪功學員的血和淚。

六、日常生活迫害

有的監室只有五十平米,卻關押四、五十人,晚上只能側著睡,不能平躺,一顛一倒還得互相抱著腿,條件非法惡劣。據悉,哈爾濱第二看守所(二所),也關押了一些法輪功學員,也是如此擁擠。每個屋裏,前後兩頭都有監控器,全方位、無死角24小時監控在押人員,連衛生間也安上監控。

天天強迫量血壓,強迫法輪功學員吃藥,直到把藥用水沖嚥下去,還得張嘴檢查,看看嘴裏還有沒有藥。

一個月一次搜監、搜身,被子也得打開,看藏沒藏經文等。監獄還給法輪功學員建立檔案,從小學、中學、工作期間的簡歷,到家庭、身體狀況、血壓、血型等做全面調查,裝入檔案。

搞株連,只要監室有一個人違規,不管是犯人還是法輪功學員,就集體被懲罰。懲罰的手段是背監規、被訓斥或全體三、四個小時在走廊上坐小板凳,用這種挑動群眾鬥群眾的仇恨手法,讓每個人「自律」,接受高壓控制。

上廁所、洗漱都有時間限制,上廁所不能超過五、六分鐘,洗漱不能超過十五分鐘。這其中還得規定時間、次數。甚麼時間洗漱、甚麼時間上廁所、甚麼時間不能大便只能小便,都有具體的規定,邪黨監獄裏的管控是對人性的踐踏。

中共的勞教制度在二零一三年雖然解體,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沒有停止,反而利用黑暗的監獄關押法輪功學員,加大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