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髮師:為甚麼不是北京而是武漢呢?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平時,人們在週末休息或節假日逛逛街,順便理個髮甚麼的,那是司空見慣的,簡直太平常不過的事了。可是今年不同,武漢肺炎在全國各地蔓延,隨後又瘋狂向全球蔓延,世界上已有兩百個國家遭難。一月二十三日武漢開始封城,隨後全國各地紛紛效仿,封城、封路、封村莊、封小區,電視、網絡每天都被疫情的消息充斥著,人們普遍陷入迷惑、恐慌之中,以至於頭髮都很長了也沒去打理,也無心顧及。甚至要想正常理個髮,都成了一種奢望。

二月中旬,我所在的城市有所鬆動,附近有一家理髮店的店主勇敢的開張了。通過網上預約,我成為他店裏的第一批顧客。

為了防止疫情傳播,市場管理者給理髮店立的規矩很多,其中一條是一次只能接待一位顧客。

當我走進理髮店,才發現整個店就他一個人在張羅。我想正好可以好好和他聊一聊,或許可以使他的焦慮和恐慌有所緩和,最好能讓他對未來充滿希望。於是我開始和他聊天。

我:現在疫情仍然緊張,你能開門營業,勇氣可嘉啊!你每天接觸不少顧客,你擔不擔心被傳染?

理髮師:能不擔心嗎?有甚麼辦法呢?日子總要往下過啊。我現在擔心沒客源,可是顧客多了,又擔心交叉感染,一旦出現感染,這個店就要被封了。真是左右為難啊。

我:我知道有九個字,你每天誠心念一念,可以提高你的免疫力,病毒就不容易感染你,而且,你的生意還會越來越好,你想不想試一試?

理髮師:哪九個字?

我:這叫「九字真言」,即「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的核心就是「真善忍」從字面上理解,真,即真誠、守信用、講誠信、對顧客童叟無欺;善,即心地善良、有同情心、能替顧客著想;忍,遇到困難或矛盾,能忍讓,不與人爭鬥。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而真、善、忍的原則正是法輪大法所倡導的,是修煉人必須遵守的修煉標準。所以完整的念,那就是「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理髮師:國家好像不讓煉法輪功吧?

我:其實不是國家不讓煉,是當初江澤民出於妒嫉,就不顧其他常委的反對一意孤行,利用中共的一言堂宣傳機構造謠構陷和抹黑法輪功,編造所謂「天安門自焚」欺騙世人,使這場迫害在大陸已持續了整整二十年。當時,前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還上書中央一份調查報告說,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當時的總理朱鎔基、政協主席李瑞環等,也都支持人們修煉法輪功,因為法輪功讓人身體健康,可以為國家節省大量的醫療費用。與大陸同根同祖的台灣,現在有數十萬人在煉法輪功;在香港和澳門也都有人公開煉法輪功。至今法輪功已經洪傳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各族裔民眾的歡迎。唯有在中國大陸遭到中共極其殘酷的迫害。這不,現在的武漢肺炎,就是迫害法輪功遭到的報應。

理髮師:迫害法輪功遭報應那也應該從迫害的發源地北京爆發呀,怎麼是武漢呢?

我:這人們就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了。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為迎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就拍攝了一部惡意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片,聲情並茂地羅列許多偽造的所謂證據,紀錄片居然長達六個小時。在中央召開的取締法輪功的會議上,播放了這部片子,江澤民就以此為根據堅持要鎮壓法輪功。

這部誹謗片從武漢製作出,傳遍全國,使無數世人對法輪佛法產生了很深的誤解、甚至仇恨,從而在中共鎮壓法輪功時大部份民眾都默不作聲,而且在邪黨指揮下,武漢地區的公檢法、「610」包括政府機構和社區基層單位都有恃無恐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所以瘟疫在這個罪惡深重的地方爆發,為武漢和武漢人民帶來了如此的災難也就不足為怪了。

法輪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以「真善忍」為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法輪功學員都是心地善良的人,即使是在當前大疫面前,他們在自身遭受迫害的情況下,還不斷地善意提醒人們:誠心誦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能得到佛法保護,外邪不侵,就可保平安,就是希望更多好人能得到上天的保護,跳出這場滅頂之災。遠的不說,在我家就有這樣的例證。

理髮師:哦,說來聽聽?

我:今年我回老家過年,住在我妹妹家。她家有一個剛上初中的孩子,就是我的外甥。放寒假了嘛,就在家裏。除夕夜吃完年夜飯,原本活蹦亂跳的外甥突然變的有點蔫,打不起精神,一量體溫38°,這下全家人都慌了神,怎麼辦?又不敢送醫院,擔心被武漢肺炎感染。只能在家裏找找看有沒有退燒藥,也沒找到。

我對妹妹和妹夫說:你們讓孩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肯定會好起來的。我又走到外甥的床前告訴他:只要誠心實意地念「法輪大法好」,就一定能好起來。

我以前就給他們全家人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他們對法輪大法也都有正面的認識,所以外甥就開始念了。念著念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外甥退燒了,全家那個高興啊。我擔心當地封城會影響我回單位上班,正月初一下午就匆匆往機場趕。剛到機場,妹妹就打來電話說,孩子又發燒了。我說你們繼續念「九字真言」,要有信心。妹妹答應了。大年初二的上午,我順利返回到住地。手機剛一開機,妹妹的電話就來了,電話那邊傳來外甥洪亮的聲音:「大舅,我好了!」

理髮師:今天和你聊天,感覺到挺自然的,而我們村裏的幹部和黨員們,和他們講話總讓人感到隔著一層東西,他們老是要端著、裝著,來證明他們是唯一正確的,打著官腔,嘴裏重複著的都是上面講的官話,沒有一點人情味和真實感。共產黨不讓老百姓有信仰自由、不讓人有言論自由是不對的。

我:那我就給你取一個化名,把你曾經加入過的共青團、少先隊退出來吧,不和它們為伍。再有,你要經常誠念「法輪大法好」,這樣你肯定會健康平安,理髮店也會越來越紅火,你說好不好?

理髮師:好!

又過了一個多月,不知不覺又到了該理髮的時候,我又打電話與上次那個理髮店預約了理髮時間。該店還正常的開著。在走向這家店的路上,不時會看到店鋪緊鎖,店門上貼著「店面轉讓」的字樣,讓人有種蕭條衰敗的感覺。

再次走進這家店,因戴著口罩,理髮師一下沒認出我來。我問他最近生意怎麼樣?他說:「挺忙的,回頭客比較多。」我問:我上次告訴你的「九字真言」你還記得嗎?他說只顧忙,忘了念了。我說,很多店都關門了,你能這麼忙,說明你生意不錯。你能正常的給人理髮,說明你身體也是不錯的。其實,你能遠離中共,你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有了光明的前景和出路了。

我又把「九字真言」念給他聽,他表示記住了。臨走時,他把我送到店門口,一遍一遍和我告別,戀戀不捨的樣子。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