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赤峰元寶山區法院董利賀被嚴重凍傷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八日】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末的一天,那天是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就在這天晚上,內蒙古赤峰元寶山區法院董利賀酒醉後要回家,但鬼使神差,他沒有回到家,在一住宅區附近的街頭脫衣脫襪(有一隻襪子沒有脫掉),出現幻覺誤以為自己到了家,在街頭睡了一宿。大早被人發現後,送去醫院,當地醫院診斷嚴重凍傷的那隻腳,無法醫治,有可能得截肢,於是董利賀轉往了北京某醫院。

在這裏,但願董利賀早日康復,更希望董利賀康復後對自己的這次遭遇,有個冷靜而深度的思考。同時希望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寶山區公檢法官員,引以為戒,在正邪較量特殊的時代,天滅中共的大劫來臨之前,請選擇善良,讓自己擁有未來。

董利賀的這次遭遇,值得每一個人深思啊。在那麼冷的冬夜,董利賀沒有出現生命危險,這是上天慈悲的又給了他一次悔過的機會。希望董利賀珍惜這機緣,真心懺悔,並且不再迫害打壓善良,遠離邪黨,退出黨團隊,給自己做出最好的選擇。

一、董利賀的蹊蹺遭遇有前因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一時,赤峰市元寶山楊福田、孫晶夫妻在家被元寶山派出所副所長韓立民、元寶山區國保大隊盧玉財等人綁架。

九月七日上午,楊福田在元寶山區法院二零七室被非法開庭。楊福田被多個警察劫持進入法庭,還戴著手銬、腳鐐。開庭時有元寶山區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盧玉財、柴景民,後來又進來兩個便衣。

庭審開始後,身為審判長的董利賀,問楊福田的家庭住址等信息,隨後又問楊福田「曾在哪年哪月被判勞教一年,又在今年幾月被抓等」,意在說有所謂的「前科」,以楊福田曾被非法勞教為既往證據進行構陷。

隨後,董利賀讓楊福田確認公訴人提供的證物中照片內的打印機等物品是不是他的。接著,公訴人指控楊福田家中的打印機、紙張、大切刀、電腦、U盤等這些現代家庭用品都是法輪功的東西,無理指控楊福田應處以三年以上至六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款。

董利賀質問楊福田是否認罪,楊福田回答:「我沒罪。」董利賀在法庭上不讓楊福田多說話,多次粗暴打斷楊福田的自我辯護,更不讓楊福田提起法輪功。

楊福田在最後說:各位法官、工作人員,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董利賀和公訴人說:希望你們生命平安,在法輪功(被中共迫害)問題上,你們今天做的事情都有記載,在以後的追責上會找到你們。董利賀不屑一顧地說:我知道你說的意思。

此刻,董利賀應該是真正懂得楊福田的善勸了吧。無論誰,做了甚麼,最後都得有個承擔,做善事有福報,做壞事有惡報。這是誰都無法改變的天理,在無神論的謊言毒害下,當下的國人,無知的承受著自己造下的罪業。那些與邪黨共舞喪盡良知,直到如今仍然不知悔改的,在天滅中共的時候,將承受更為嚴厲的天譴,那時可就沒有一點機會了。

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是宇宙循環的規律,任何一個生命都要無條件的遵循和守護。

二、元寶山區公檢法一些官員多年來合謀打壓善良

楊福田被綁架後,元寶山區公檢法官員勾結在一起,聽命中共上級指令,執意對楊福田判刑。當時楊福田的家人去公安局要人時,國保大隊警察對楊福田的家人威脅恐嚇。家人給他們講善惡有報的道理,問警察:「你不怕善惡有報嗎!」有一高個兒的黑胖警察說:「我就等著打雷劈我呢!」

楊福田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後,赤峰市元寶山區公安國保向檢察院提交的所謂「案卷」,因證據不足,被退回。檢察院閱卷後,明知楊福田實在是不夠判刑的條件,應該無條件釋放楊福田,但是退回案件要求公安局補充偵查。

對楊福田的案件,現任元寶山區檢察院偵監科的主要責任人,有足夠的權力以證據不足撤訴後釋放楊福田,但是檢察院下達了非法批捕令。當時國保警察也沒有依照法律釋放楊福田,而是向檢察院申請批覆兩個月時間,用以偵查補充證據,也就是延長時間來構陷黑材料。

楊福田的辯護律師在法庭上全盤否定檢察院、法院對楊福田的公訴及審判。辯護律師說:公訴人指證的證據不實,私自添加。律師按法律條文指出:信仰合法、煉法輪功合法,楊福田沒罪。有打印機、紙張和大切刀也沒罪。律師還說現在有很多律師聯名上訴最高法院要求廢除兩高解釋。律師又辯護說:「國家出版署已經廢除禁止出版法輪功相關書籍的禁令,法輪功書籍可以出版」。

律師並在法庭上指控公安局和檢察院的違法行為,公安局警察在沒有搜查證的情況下抄家是違法。從六月八日對楊福田批捕到卷宗公開,再到法院開庭共三十九天,期間,從檢察院到法院,沒有告知家屬任何關於楊福田的信息。卷宗七月十七日到了法院,沒有按照法律程序進行操作,法院相關人員的行為屬於公職人員玩忽職守。最終,元寶山區公檢法合謀構陷了楊福田,楊福田現在正在赤峰監獄遭受迫害。

元寶山任素香,被非法判刑八年(法院審判長是陳玉明,檢察院公訴科單九祥負有主要責任),元寶山區公檢法更是明目張膽地執法犯法,竟然搶走任素香個人賬戶上的兩萬元,從非法抓捕、立案、偵查、審判每一個環節,都是公然無視法律的條款,為所欲為。所有的這一切作為,都是在為自己埋伏著可怕的危機,生死考驗的大難就要臨頭啊。

三、一再作惡 不聽奉勸 遭惡報

赤峰地區在內蒙古來說,都是屬於嚴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災區,元寶山區的迫害程度又排在赤峰首位。那些參與迫害的,有的已經喪命,如元寶山區政法委書記張春儒,四十八歲左右時癌症喪命,張春儒把抓捕、綁架法輪功學員的事件以及下一步如何打壓法輪功的計劃,都作為政績,寫在他的年終述職報告裏;元寶山鎮610頭目張玉霞積極、拼命的抓捕、騷擾法輪功學員,她竟然掉進自己的三號水缸裏被淹死;原元寶山區公安國保大隊長劉偉民心臟壞透了,癱瘓在床。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初,元寶山區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科長李秀麗,在檢察院樓道內倒地而亡,四十八週歲命喪黃泉。

偵查監督科是檢察院下設的科室,起初叫批捕科,後更名為偵查監督科,承辦對公安機關等部門提請批准逮捕的案件審查決定是否逮捕,對公安等機關提請延長偵查羈押期限的案件審查決定是否延長,對公安機關應當立案偵查而不立案的及偵查活動是否合法實行監督等工作。李秀麗沒有秉公執法,而是緊隨江澤民集團參與迫害,十幾年來元寶山區公安局對法輪功學員的構陷案件上報檢察院以後,李秀麗一律給定性為刑事案件而下達准予逮捕的批示。李秀麗長期任批捕科科長和偵查監督科科長,至少對三十二名元寶山區的法輪功學員非法下達逮捕令,致使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都被非法判刑,家破人散。

接替元寶山區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科長要職的現任官員是單九祥。單九祥非法下達了多起批捕令,元寶山任素香於二零一九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單九祥把非法判法輪功學員的事,當成政治任務,在公開場合、在酒桌上公然誹謗大法,並且很自豪地說:那是政治!有不少人打電話提醒單九祥不要參與迫害時,單九祥就迴避說:「我不是單九祥啊!」以打斷勸善電話。

在此奉勸單九祥,不要一再充當邪黨的工具,不要淪為邪黨的殉葬品,大難臨頭生死攸關的時候,一定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從內心發出一念,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果真這麼做的話,會遇難呈祥,否則,後果不敢想像。

奉勸公安局長張文凱以及國保大隊的王賀然、王彥軍、盧玉財等人,你們想讓元寶山區的父老鄉親平安躲過天滅中共的大劫嗎,那就停止參與迫害,你們不去綁架法輪功學員,檢察院、法院的那些官員,是不是也少一些造下迫害善良的無邊罪業啊?

作為元寶山區的鄉親,共同生活在這塊兒天地,彼此都無冤無仇。誰遭報了,誰死了,對其每個家庭成員來說,都是莫大的苦痛。法輪功學員不是在仇恨誰,也不是在幸災樂禍,而是在苦口婆心的勸善那些仍然參與迫害的人。文中無論提到了誰的名字,都不是惡意的,只想藉這些活生生的例子,喚醒那些依然執迷不悟的積極參與迫害的各界官員。

相關電話號碼:
董利賀 電話:0476 3517208,手機:13604762908
元寶山區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科長 單九祥,電話:18547627533,1351476689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