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福建抽調大量警員增援武漢女子監獄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訊員大陸來稿)最近廣東省女子監獄和福建省女子監獄又抽調了大量警員增援武漢女子監獄,這是過去兩週內發生的事情。武漢肺炎根本沒有消除,外界估計,之前增援的警察大都感染了中共病毒,所以現在不得不調集更多的警察前往填坑,該監獄內疫情根本沒有消失。

目前,調入武漢女子監獄增援的那些警察身穿生化防護服、帶著護目鏡,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沒有手機──手機平時都被沒收了,中共怕他們把該監獄內的疫情真實情況洩露出去。

武漢各監獄、看守所、派出所,在這場長達二十年的迫害法輪功中,都積極追隨中共的迫害政策。即便在這場武漢肺炎疫情中,他們仍然繼續關押和迫害法輪功學員。

武漢女子監獄

湖北省司法廳所管轄的武漢女子監獄,被中共授予「模範監獄」,監獄原政委蔣春曾被中共610和司法系統樹為迫害法輪功的典型;由其主導實施的「三人互監」制度,即:吃、住、行、睡、包括如廁都必須三人同行,管制嚴厲,生產任務量加大,導致發生多起普通犯人自殺事件。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報導,湖北省武漢市新洲區法輪功學員蔡茹芬在武漢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刑滿之後,近一個月了家人也沒有見到蔡茹芬本人,相關部門也沒有給任何說法。武漢市新洲區第一中學是湖北省重點中學和示範性高中,也是武漢市對外開放學校。蔡茹芬是區一中的高中優秀女教師。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五日報導,因刑滿釋放的新冠肺炎確診人員離漢抵京,湖北省司法廳廳長譚先振被立案審查調查;湖北省監獄管理局局長郝愛民、副局長胡承浩、政治部主任張新華、刑罰執行處處長李欣被免職並立案審查調查;此前已被免職的武漢女子監獄原黨委書記、監獄長周裕坤被立案審查調查;武漢女子監獄副監獄長郭秋文、刑罰執行科科長湯早容被免職並立案審查調查。

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又稱七處一所)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綁架了經營法輪功書籍的王漢生及徐祥蘭夫婦,並將他們非法關押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早上,武漢市中級法院法警將法輪功學員徐祥蘭從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押送武漢市中級法院,當時,從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裏到門口警察密集站崗,沿途馬路上都是警察全副武裝戒嚴,警車前後都拉開很大一段距離,通過後才允許其他車輛通行。

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武漢市中級法院非法開庭,以「組織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非法判徐祥蘭八年徒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至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隨後,徐祥蘭被劫持到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迫害。這是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第一宗案例。

也就是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起,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就成為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最早的黑窩。至今二十多年,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至少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680人次,並害人致死。其中,武漢軍醫龐麗娟就是在武漢第一看守所被害死。

二零零七年,時年67歲的武漢軍醫龐麗娟,被武漢漢陽五里墩派出所、漢陽區國保大隊以及漢陽區「610」的一夥流氓關進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龐麗娟醫生是六十年代曾在廣州軍區空軍醫院工作,期間獲得過無數獎勵和榮譽。被關押期間,看守所用竹片撬開龐麗娟醫生的嘴,灌入一杯白色的流食。灌食後龐醫生明顯感覺異常,口乾難受,精神亢奮,如同服用激素藥物一樣。在經過了幾年的非人折磨後,龐醫生被抬回家時已是奄奄一息,並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二零一月十二日報導,法輪功學員梁香嬌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受到迫害,牙齒被打掉兩顆,嘴裏面被塞垃圾。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報導,武漢市武昌區八一花園玫瑰苑法輪功學員張桂珍,被武漢市一看守所吊掛幾天幾夜,小手指被打殘,被野蠻灌食。她以前體重一百六十多斤,現在被折磨得十分瘦弱。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

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網曾報導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以武漢肺炎疫情防控為藉口,拒絕釋放已經刑滿到期的法輪功學員程幼金。

從天理論,在這場中共病毒的襲擊中,武漢女子監獄警察即便普遍感染也不足為奇。那麼武漢市女子監獄以及武漢市的其它監獄中,目前病毒感染和死亡詳情如何,還有待於進一步調查和挖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