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下斷言的習慣和極端化思路

為同修議論如何寫好文章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在中國大陸泡出來的同修,寫文章時經常被兩個問題障礙了文章效果。這兩個問題,一個是斷言加斷言,不能中性敘述;另一個是用極端化思路對待人和事。我們在這裏試著議論一下。

一、 下斷言

下斷言也叫下結論。「結論」的詞典解釋是, ①從前提推論出來的判斷。也叫斷案。 ②對人或事物所下的最後的論斷。「下斷言」如果作為名詞來用,意思是極其肯定的說,或者斷定、下結論。

從詞典解釋①看,正確的下結論過程,應該先提供前提,然後用清晰的邏輯,才能推出判斷,也就是結論。

必須有可信的前提和可信的邏輯,才能得出令他人信服的結論。人都是有情的,講真相中學員如果下斷言不當,很容易被人認為偏激,引起反感。在感情和觀念的作用下,人們很理性的從你說的一大堆論斷中找出有用信息來吸取,效果就會很有限。

舉幾個例子。比如,聚餐時有人喜歡主動買單,在這個前提下,如果下結論說這個人錢太多,這個結論可能就被別人認為是個謬誤斷言,至少不夠令人信服。因為這個例子中的特定前提和特定結論之間,不存在可信的、確鑿的邏輯和情理。反駁的例子之一是,喜歡主動買單的人,可能不是因為錢太多,而是把友情看的比金錢重要。

又如,有人與別人發生爭執後總是先提出道歉。如果在這個前提下得出,這個人自知理虧,所以才先道歉,這個結論就不足以讓人信服。反駁的例子之一是,和別人發生爭執後總是率先道歉的人,不一定是因為自己錯,而是出自內心的善良、懂得珍惜身邊人。

而「工作時願意主動多做的人,不是因為傻,而是懂得責任。」這個結論或者斷言,雖然沒有包含所有的可能性,但是眾多情況下,是令人信服的。

我看到一篇同修寫的文章,標題是「冠狀病毒就是中共惡黨」。雖然能理解作者想表達的意思,但不得不說這個結論是個謬誤。單從語法看也是不成立的:主語的「冠狀病毒」是個病毒,賓語的「中共惡黨」是個黨,「病毒是黨」,這個論斷中的推理太曲折,恐怕很難有人看了標題馬上就感到信服。

要給出結論,必須給出前提,然後才能出論斷。也就是,列出主要事實,幫人看清其中的情理和邏輯。舉例說明,冠狀病毒是產生武漢肺炎的病毒,各國專家懷疑此病毒出自武漢病毒研究所(P4)。中共嚴控疫情信息而導致武漢肺炎在中國廣泛蔓延,並傳染了全世界。此瘟疫始發於中國武漢,所以有人管它叫「武漢肺炎」。又因此病毒專找與中共為伍的人去感染,所以人稱「中共病毒」。

從上一自然段中給出的事實信息,可以得出幾個斷言,其中之一,「中共是製造這場瘟疫的元凶」。其二、「此瘟疫是武漢肺炎」。其三,「此病毒是中共病毒」。當然,要寫成文章,還要提供更多具體事實信息,並從情理或邏輯上理順。而且,要在了解自己所面對的讀者的前提下,選擇作為論據的事實和數據,然後按照一定的情理或邏輯整理清晰,最後得出的結論應呼應標題。

反之,句句結論、開口就下斷言的文字,其實是不能稱其為文章的。

順便一提,把沒有理順的事實堆在一起,只能說文字還處於草稿階段,而不能作為文章供人閱讀。

二、極端化思考

極端化思路指思考或解釋人或事時,採用全或無(all or nothing)的方式,或用「不是……就是……」的方式極端的分類。這種二分法的思考把事情只分為「好或壞」、「對或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非親則敵。

在中國大陸環境中泡出來的人,很多都習慣於把人和事絕對化。一個人做了一件壞事,甚至只是一件自己不認同的事,就對此人恨之入骨、貶到地獄。一個人做了一件好事,就把這個人說的好上加好、捧為英雄、甚至幻想其如何完美。其實一個好人也可能做出壞事,一個壞人也可能做出好事;一個好人也不可能處處完美,一個壞人也並非全身細胞都是惡的。這個世界五顏六色、眾生百態,並不是非黑即白、非0即1。

其實專業織染的人用肉眼就能識別三十來種黑色;白色也有很多種;還有赤橙黃綠青藍紫有色無色呢,每種顏色也有很多不同的飽和度和明度組合。

和妄下斷言一樣,極端化思路帶來的最大弊端之一,是把人推走,讓人認為你偏執、跟你沒理可講。

幾個月來,學員中花了很多時間爭論這場瘟疫是大淘汰還是舊勢力安排。其實這種爭執就是極端化思路在這次事件中的體現。讓我們稍微分析一下:

從疫情爆發至今已經三個多月了,很多修煉人都看出來,這場瘟疫在定向淘汰著選定了中共的人、一直跟中共跑的人。所以說它是大淘汰的一部份是對的。但是這部份是不是舊勢力安排的呢?當然是,可它是師父在將計就計,它是得到師父認可才能發生的,淘汰已經救不了的人、骨子裏和中共合為一體的人。同時,這場瘟疫也在被中共利用,干擾神韻演出,煽動和蠱惑中國人、海外華人,和用其它方式講真相的大法弟子搶人。這毀人、剝奪人獲得真相機會的部份就是舊勢力安排的。那麼說這場瘟疫是舊勢力的安排也沒錯。

在人世間,相生相剋的理早就被絕對化了。任何事情一出,都有其正面和反面的兩種效應。而我們有些學員,非要把眼前的這場瘟疫定性為「不是大淘汰就是舊勢力安排」,那是很片面和絕對的。如此看來,這種思路是否需要去掉?歸正?

再拿「復工」這件事分析一下:

有些人把復工一律說成是壞事。的確,中共強行復工,必須在隱瞞疫情真相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實現;而繼續隱瞞疫情,必定造成很多該檢驗的人得不到檢驗,確診了的得不到醫治,沒治癒的出院造成更多人感染,治癒的又復發等等等等,中共的政治性復工是中國公共衛生的又一波大災難。

但是不復工呢?老百姓生活難以為繼。所以不能說復工是絕對的一件壞事,壞在中共強行控制疫情信息,強行控制社會生活的一切方方面面。復工如果能開始讓中國社會回歸傳統,實現類似孟子所說的「制民恆產」,即賦予人民一定的個人生活資料和生產資料,使民「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樂歲終身飽,兇年免於死亡」,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復工如果能讓更多人認清中共「假惡暴」本質,從而抓住最後的時機三退,又怎麼能決絕的反對復工呢?

所以說,寫文章,特別是寫評論文章,思路很重要。不妄下斷言、思想不極端,才能思路好、要點好,出好文章。

個人看法,謹以交流。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4/6/18392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