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019年遼寧朝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根據明慧網報導的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七年一月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朝陽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共計1496人次,其中非法判刑42人;非法批捕、起訴、庭審64人次(含外地七人);綁架非法關押141人次;騷擾1245人次;迫害中流離失所一人,迫害致死三人。由於中共邪黨偷偷摸摸的迫害導致信息封鎖,還有更多的遭迫害信息沒有及時披露出來,所以實際遭迫害的數字遠高於以上的數字。

表1:2017至2019年朝陽市法輪功學員遭各種迫害人次統計
非法判刑非法批捕
非法起訴
非法庭審
綁架非法關押騷擾迫害致死總計
2017年24276412371353
2018年118353158
2019年729425285

表2:2017至2019年朝陽市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關押按地區人次統計
朝陽市北票市凌源市朝陽縣建平縣喀左縣總計
2017年25519748314221861301
2018年1901126038
2019年13213172047

目錄:
一、被迫害致死或失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二、被非法判刑、庭審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三、被綁架關押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四、二零一七年大面積騷擾部份案例
五、善惡必報,蒼天有眼
六、結語

一、被迫害致死或失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案例1:被枉判十一年重刑,朝陽市李翠華在迫害中離世

李翠華女士,朝陽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她身患多種疾病,修煉法輪功後獲得健康,無病一身輕,家庭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李翠華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遭到中共邪黨人員抄家、罰款、綁架,不定時來家騷擾、威脅家人。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李翠華被朝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趙立極夥同光明警務大隊李廣文等警察綁架,被枉判十一年重刑,被劫入遼寧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月從監獄傳出李翠華被摧殘成「重度昏迷」;之後監獄以「保外就醫」形式把她推給了家人,自此李翠華生活一直不能自理。

在經歷近五年的病痛折磨後,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李翠華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四歲。

'李翠華離世前照片'
李翠華離世前照片

案例2:遼寧法輪功學員李捷春被大連監獄迫害致死

遼寧省朝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捷春被朝陽市北票法院冤判五年,被劫持到大連監獄非法關押一年。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李捷春被大連監獄迫害致死,終年六十二歲。

據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報導,在中共召開「十九大」期間(二零一七年十月),李捷春在大連監獄遭到惡警施以「熬鷹」酷刑,企圖逼他「轉化」,李捷春堅持自己的信仰。在大連監獄裏李捷春白天被四個邪悟人員圍攻,晚上,被逼迫長時間坐在二指寬、十五釐米高的「門」字形小凳,進行體罰,不許睡覺,李捷春堅持五天五夜,未妥協。


中共刑具:強迫法輪功學員坐的小凳

李捷春曾五次被綁架,被非法勞教兩次共五年,並多次被抄家搶走生活用具。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李捷春被綁架後遭非法勞教三年,關在西大營子教養院迫害,在西大營子教養院關押期間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幾次被電棍電擊昏死過去。

案例3、顛沛流離二十年 法輪功學員付景華被綁架迫害離世

朝陽市建平縣八家農場劉家溝村的法輪功學員付景華和丈夫尹國志,二十年來多次遭受迫害,其中付景華被非法判刑七年,一家人一直顛沛流離,經濟窘迫。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五十三歲的付景華在她的租住屋中含冤離世。尹國志仍被非法關押在建平縣看守所遭受迫害,他還不知道妻子離世。

付景華和丈夫尹國志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開始修煉法輪功,以前患過的多種疾病都好了,從此家庭和睦。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付景華和丈夫堅持信仰遭到多次騷擾、拘留。付景華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瀋陽大北監獄裏遭受非人的奴役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付景華再次遭到建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陳榮亞、張立慧、八家農場派出所於躍軍(所長)、張寶鳳、劉豔軍、於勇等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到朝陽市看守所十五天。

在這次被非法拘留迫害期間,付景華堅持信仰「真、善、忍」,沒有寫「保證書」,建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張立慧、建平縣八家農場派出所所長於躍軍等警察又兩次闖入付景華的家中騷擾、恐嚇她,並威脅說:「你要不寫保證書,上次判你七年,這次就給你判刑十六年。」付景華為躲避迫害,就流離失所在外,過著有家不能回的艱苦日子。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丈夫尹國志在租房家中被凌源市八間房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建平縣看守所。因他不配合迫害,警察曾把尹國志與黑社會人員關在一起,讓黑社會人員對尹國志毒打折磨。

在尹國志被綁架後,付景華回到家中,建平縣八家農場派出所新任所長(姓名不詳)等警察再次去付景華家敲門騷擾,付景華因承受不住巨大壓力,害怕再遭受綁架迫害,不敢在家住,再次離家,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

離家在外,付景華擔心和思念自己的丈夫和兒子:自己居無定所,身心受到很大的打擊,於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離開了人世。

案例4:朝陽縣宋守雲被迫害重度昏迷


迫害前的宋守雲


被迫害致重度昏迷的宋守雲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半夜,宋守雲家屬突然接到朝陽市看守所電話,被告知宋守雲生命垂危,正在朝陽市第二醫院搶救,直到現在(二零一八年五月)還是昏迷不醒。

宋守雲修煉法輪大法後一直身體健康。這位樸實的農村婦女,一直種田做家務,從沒傷害過任何人,善良的宋守雲卻承受了她都難以想像的非人折磨,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甚麼,這個政府為甚麼要這樣對待她?

宋守雲在被非法關押這一年的時間裏到底經歷了甚麼。一位好心人透露了宋守雲被殘酷迫害的內幕。宋守雲經常遭到犯人毒打折磨,在二零一六年整個寒冷冬天,只許宋守雲穿個內衣內褲,白天監室開著窗戶,晚上睡在冰涼的木板大鋪上,宋守雲被凍得渾身發抖整個人抱成一團,日夜煎熬。由於長期挨凍、承受各種體罰打罵,一次被打的鼻口噴血。為此宋守雲的身體每況愈下,還有長期體罰盤坐腳踝骨腐爛的傷痛,人已經非常消瘦。宋守雲在一年時間裏幾乎沒被讓用幾次被子。因手被折磨得發抖經常擺放不好東西而遭到毒打,為此宋守雲每日都在承受打罵與折磨中度過。

現今宋守雲仍在朝陽市第二醫院裏兩年多了,人仍不能說話,吃飯,沒有記憶。本是一位健康的人被無故從家中劫持走後,迫害成如此慘狀,可想而知宋守雲的一家老小是怎樣度過這以後的日日夜夜。

二、被非法判刑、庭審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九年,朝陽市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四十二人。

案例1:謝寶鳳被迫害致命危

二零一七年謝寶鳳被朝陽市朝陽縣法院枉判五年刑,於當年十二月五日被劫持到瀋陽女子監獄。

身體健康的謝寶鳳於二零一八年被監獄迫害出現病症,很長時間已經不能進食,吃東西就嘔吐,由於沒給及時治療,病情越來越嚴重,家人幾次要求監獄放人,獄方以謝寶鳳不「轉化」為由拒絕放人。

在五月份,謝寶鳳的病情惡化,被送往瀋陽七三九醫院重症監護室不省人事,醫生稱生命時刻都有危險,急需手術,當時情況非常危急,但這時得等家人拿錢才給做手術。可家中已失去勞動能力的年邁婆婆與患腦血栓的丈夫拿不出手術費。後只好在當地開個困難戶手續醫院才算為謝寶鳳手術。人清醒過來不久就劫持回了監獄,在惡劣條件病情再次出現危急,又一次回醫院搶救。據悉,謝寶鳳現在遼寧女子監獄生活不能自理,只能靠坐輪椅度日。

案例2:牟麗華被迫害舊病復發後,又被非法加刑

朝陽市法輪功學員牟麗華曾患血癌,二零零三年修煉法輪功獲新生,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被綁架關押後舊病復發,北票法院將重病的牟麗華無罪枉判五年刑,劫持到遼寧瀋陽女子監獄。

在遼寧女子監獄裏,牟麗華被迫害致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右側乳房有三個腫瘤已出水,子宮也有腫瘤,在這種情況下還被逼幹繁重的體力勞動。

二零一八年五月份,朝陽新華分局將牟麗華從監獄劫回當地看守所,人們還以為警察出於人性將重病的牟麗華接回當地釋放回家。誰知不久傳出被龍城法院羅列罪名又加刑三年,共枉判八年重刑,警察無視牟麗華的生命安危,再次被劫持回監獄。牟麗華生命安危令人擔憂。

案例3:主動讓好地的李振洋被朝陽市龍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李振洋先生是朝陽市八里堡村出了名的老實人,自從信仰真、善、忍後,心地更加善良,當年村上分地時他默默的把好地讓給了別人,自己要了一塊誰都不願種已長滿了雜草的邊角地(村裏幹部都知道這事)。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朝陽市法輪功學員李振洋先生被光明分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朝陽市看守所。光明分局牛猛等人將李振洋構陷到雙塔區檢察院非法批捕;又從雙塔區檢察院轉回光明分局所謂偵查後,再將李振洋的冤案轉到龍城區檢察院,十二月二十八日,龍城區檢察院胡超等人將構陷李振洋的材料遞交到了龍城區法院刑庭。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李振洋被龍城區法院非法開庭。龍城區法院法警給李振洋這樣一心向善的好人戴上了重刑犯戴的腳鐐手銬,中間還連著短鏈子,使李振洋無法直身行走。

龍城區法院法官劉明鏑等人在明知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的情況下,枉判李振洋四年刑。

案例4:凌源趙長福再陷冤獄 遭受酷刑「上大掛」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凌源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王亞東和警察趙鳳臣、李海超以及莫胡店派出所副所長齊軼國,帶著便衣、特警,把正要送兒子上學的趙長福、孫廣麗夫婦綁架,非法抄家。

趙長福被劫到凌源市看守所迫害。趙長福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強制灌食,遭受酷刑「上大掛」。「上大掛」就是四肢定位,在一個長兩米、寬一米半的膠合板上,四個角每個角固定上鐵鏈子,把人放在上面,四肢被鐵鏈子固定,一動不能動,非常痛苦。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由於長期的關押迫害,趙長福的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腳部潰爛、流膿,血壓高達220mmHg,身體非常虛弱。親戚去探望他時,被四個人抬出來會見。

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凌源市法院在朝陽市西大營子法庭對趙長福構陷秘密開庭枉判四年六個月。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身體虛弱的趙長福被劫入監獄。

案例5:癌症患者獲新生 七十二歲老人被枉判入獄

朝陽市七十二歲法輪功學員王孝芝老人曾患有嚴重的心臟病、肝癌。身體一度虛弱到飯碗都拿不起來,日常生活難以自理。丈夫為維持生活不得不外出工作,那時只能靠家中年幼的兒子照顧臥床不起的她。面對王孝芝日漸嚴重的病情,家人已將臨終用的終老衣服都給她備好了,而她自己則是日日夜夜生活在病痛的折磨之中。幸運的是,九十年代末,王孝芝得遇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她按著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處世為人,在日漸提升自身道德境界的同時,身體也奇蹟般地獲得了康復。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上午,王孝芝和同伴李雲峰在將自己親身感受到的法輪大法美好的真相傳達給世人時,被人攔截並遭綁架。當日下午兩點左右,警察脅迫王孝芝領路到她家,抄家搶劫。王孝芝被警察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關押到朝陽市看守所。

據悉,王孝芝在朝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遭受種種折磨與虐待。在炎熱的夏天,王孝芝還穿著很厚的衣服。看守所用各種手段折磨人,三十六個人擠在六十平米的房間裏,每天規定坐板床,背監規,強行看新聞聯播,不看就被呵斥,眨眼睛都不行。每到十月一日都被強迫唱些歌頌邪黨的歌,人人過關。每到過節要封號,每個人被強迫脫光衣服,搜查,每天上廁所,洗漱都要固定時間,每次上廁所不能超過四個人,否則罰站,造成有人上不了廁所,被憋的直哭。善良的王孝芝老人,快一冬天不被允許洗澡。後被朝陽市龍城檢察院、龍城法院以莫須有的罪名枉判五年,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被劫入遼寧女子監獄。

三、被綁架關押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九年三年時間,朝陽市各地區被綁架、抄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達141人次,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的直接被非法拘留,幾乎全部被抄家,有的還被勒索資金,具體分布:朝陽市(含雙塔區、龍城區)49人次;凌源市41人次;北票市八人次(含三名外地學員);朝陽縣28人次;建平縣11人次;喀左縣六人次(含四名外地學員),部份案例如下:

案例1:法輪功學員任國壯被綁架,妻子被打並受傷

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早上四點多鐘,遼寧省朝陽市龍城區聯合鄉下麻地村法輪功學員任國壯的妻子在做早飯,拿刀正在切菜時。忽然聽到屋外有敲大門聲,急忙出來一看,被眼前的一切怔住了。見大門外有幾個人在來回走動,她還沒回過神,從屋頂上下來一個人,這時大門外的人打開了大門來到了眼前,大約有六七人。任國壯的妻子問道:你們是幹甚麼的?沒有人吱聲。只見一個人拿著一根棍子向她的手的方向猛打來,緊接著就有人抓著她的頭髮把她拽到了一邊。幾個人竄到了屋裏將其丈夫任國壯帶走,等走遠後拽著頭髮的人才將其撒開。撒開後當她站了起來沒走幾步感覺自己的腳劇烈的疼痛,她一看自己的鞋上和地上滿是血,地上還有一縷頭髮。緊接著她就喊道:我受傷了你們別走。沒有人理她,這時她的小叔子趕來,就聽有人和她小叔子說,這事就交給你了。自己的丈夫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帶走了。

自家的親屬找了個車,把她送到了離家幾十里路的朝陽縣醫院,腳上縫了十二針,醫生說傷口過深需要住院治療,任國壯的妻子見光處理傷口就花了兩千多元錢,哪有錢住院,只好回家養著吧。事後分析,任國壯的妻子聽到敲門聲,開門來到了屋外,剛才正在切菜的刀還在手裏拿著,有人用棍子將刀打落,落在了腳背上。由於用力過猛,才造成了如此重的傷口。

過後她的兒子給當地派出所和向陽分局打電話詢問此事,得到的回答是:他媽持刀妨礙公務不拘她就不錯了,如果再追究他媽受傷一事就重判他的父親。據附近的村民說,那天早上任國壯家附近的道口上都布上了人,聯合鄉派出所的所長也在附近。

十多天過去了,任國壯被關在哪裏也沒有人告知,任國壯妻子因腳傷還不能行走,當時正值農忙季節,幾十畝地無人料理,任國壯的妻子自己還得靠親屬照料。一個農村的家庭婦女,面對這樣無端的橫禍與家庭的災難將如何去面對?

案例2:遭迫害致癱 凌源市李亞君再被折磨

十年前,凌源法輪功學員李亞君在拘留所遭惡警、壞人扭打,由外傷引起頸椎神經受損,引起「高熱抽搐」,從此長期高位癱瘓。

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生活不能自理的李亞君被凌源市國保警察連抬帶拽塞進轎車,企圖關進朝陽市看守所,遭拒收。來回顛簸四百餘公里,對於仍然不能正常站立、行走的李亞君,一個修真、善、忍的好人,無疑是再一次的折磨與虐待。凌源市國保警察用暴力抓一個十年都不能出樓的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見證了中共邪黨對法輪功迫害的邪惡。

案例3:遼寧省朝陽市法輪功學員殷保合、張偉、潘玉峰被綁架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法輪功學員殷寶合在朝陽市一小區內粘真相貼被小區保安惡告,朝陽北塔分局警察白雪健等人將殷寶合綁架到北塔分局,家被抄。現殷寶合被非法關押在朝陽市看守所。北塔分局警察說已將殷寶合交到雙塔區檢察院。

同時被北塔分局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潘玉峰、張偉也被構陷到雙塔區檢察院。朝陽市公安局與朝陽市政法委、雙塔區政法委人員參與,督促迫害。

四、二零一七年大面積騷擾部份案例

從二零一七年三月開始,遼寧省610(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制定「敲門行動」,操控各地公安警察、社區、片警、610等相關人員打電話詢問,或非法上門騷擾當地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有的實行騷擾的警察還直接給法輪功學員照相、錄像、強迫簽字、恐嚇等。經過兩個來月的調查,朝陽市各地區(不含喀左縣)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不完全統計至少達1237人次,由於大陸的迫害環境,還有很多地方的具體被騷擾人數不詳,已知的如下:朝陽市區已知被騷擾235人次(雙塔、龍城),凌源市463人次,建平縣215人次,朝陽縣133人次, 北票市已知被騷擾的達191人次。明慧網記載的具體被騷擾部份案例:

案例1:二零一七年三月份以來,朝陽市內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到無故騷擾,警察到家中照相、錄像、強迫簽字等。四月二十八日,朝陽市龍城區西大營子派出所吳志偉,王猛等人在雙景村挨家去法輪功學員家中,強迫簽字,說這是「敲門行動」,法輪功學員不簽字,就恐嚇帶走。

案例2:六月一日,西官派出所警察岳佳奇、喬憲凱,村委會幹部徐蕊等四人,到西官鎮各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問還煉不煉了,煉就抓人。

案例3:六月七日,遼寧省朝陽縣根德鄉派出所所長丁華、副所長王碩和警察高澤超開著警車到各個屯子騷擾法輪功學員,逼迫放棄法輪功修煉。下午三點半,警察闖到根德鄉曹長子屯老年法輪功學員徐近富家,碰上徐近富正在看《轉法輪》,王碩兩人搶過書,問徐近富還煉不煉了,徐近富說這麼好的大法能不煉嗎?警察就開始翻東西,劫走七本真相、一本《轉法輪》、一本《各地講法》,還有牆上的掛曆,手抄的《洪吟》兩本,警察去拿師父的法像時,徐近富跟他們搶拉起來,徐近富已是七十二歲的老人了,最後還是被警察搶到手裏把法像率在地下打碎了,把裏面的照片劫走了,並踢了徐近富老人兩腳,所長和警察兩人拽著他強行把拉到車上,說就憑你這些東西,最少也得判你三年。在派出所直到晚六點才把老人放回家。

案例4:二零一七年四月份開始,遼寧朝陽市向陽分局對法輪功學員騷擾不斷,尤其下屬龍城區西大營子派出所所長吳志偉,王猛對「敲門行動」非常賣力,拿著上百人的名單到中澇村、郝家村、河南村、北山村、老窩鋪村,西大營子村挨家挨戶去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強迫簽字,照相、錄像。訊問還煉不煉法輪功,家裏有沒有電腦,打印機等,是否出去粘貼法輪功真相,真相誰給的,家人支持不支持等等問話,並要求簽字,按手印,個人信息,包括電話,房子面積,幹甚麼工作等等。走時把部份法輪功學員家中對聯,年畫劫走或撕掉。近日由西大營子村民陳三、王福生帶領吳志偉,王猛等再次騷擾法輪功學員,在去一法輪功學員家時吳志偉打電話向上請示要求增加人來綁架法輪功學員,還要抄家,結果上邊沒來人,吳志偉就把師父法像搶走。

對沒在家的法輪功學員吳志偉,還經常打電話追找去派出所簽字照相,在當地造成極壞的影響,給多年來迫害中承受重大傷害的家屬再次帶來痛苦壓力 。

案例5:五、六月份期間,遼寧省建平縣哈啦道口鎮派出所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照相、要電話號碼、撕真相對聯,並搶走大法書《轉法輪》一本,還說在家煉,不許出去張貼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不許聚會。

被騷擾人員(39人):杜瑞英 李秀芬 李秀英 趙秀英 張鳳萍 付桂英 端文祥 趙金雲 謝彩萍 趙越友 王秀英 趙廣文 趙國利 孫桂蘭 董淑蘭 陳永華 張秀芝 吳鳳珍 李瑞蓮 田麗豔 李淑榮 於秀榮 趙桂榮 林振榮 端秀玲 冷玉梅 王玉平 張秀芝 叢桂榮 林振國 趙淑芹 杜瑞雲 郝玉芹 高素雲 趙淑芝 楊玉梅 張玉蘭 李玉榮 林金柱

五、善惡必報,蒼天有眼

下面是二零一七~二零一九年,朝陽市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遭惡報的事實。

案例1:遼寧朝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支隊長張志儒被舉報

張志儒,男,漢族,遼寧省朝陽市龍城區人,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出生於朝陽縣。曾隨其父母下鄉到朝陽市龍城區七道泉子鄉居住多年。 一九八三年七月開始,曾任遼寧朝陽市站南派出所所長;朝陽市雙塔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專職迫害法輪功);光明公安分局副局長;新華公安分局局長;朝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凌源市政府副市長、公安局長等職,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被任命為朝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隊長。警號:861175。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來,遼寧朝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支隊長張志儒緊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期間一直任職在重要的迫害崗位上,其利用職權,踐踏法律,對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勒索、拘留、勞教、判刑等,其中有法輪功學員王麗霞、范維淮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二年度,張志儒因賣力參與迫害好人曾被遼寧省公安廳嘉獎個人一等功、二等功各一次,被朝陽市公安局嘉獎個人三等功一次。其濫施法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鐵證如山,筆筆血債記錄在案。

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美國政府正式啟動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的制裁,明慧網發表《通告》: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赴美簽證,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輪功者,拒發簽證,拒絕入境,凍結海外資產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迫害者的配偶、子女也在懲罰之列。現在,張志儒已被民眾舉報。

案例2:朝陽建平萬壽鄉派出所所長張傑患絕症亡命

朝陽建平縣萬壽鄉派出所所長張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患癌症死亡,時年四十二歲,留下一對未成年兒女。張傑遭此惡報,這是他追隨中共、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自己造下的惡果。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張傑帶手下警察瘋狂地追趕騎三輪車的四位法輪功學員並將她們綁架。後將許淑芝誣判七年,張敏芳六年,張小蘭、高桂芝被判緩刑。

從二零一五年六月到十一月九日,建平縣城內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抄家,這些幾乎都是張傑帶領人幹的,其中多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其中法輪功學員沙錦堂、田鳳英夫婦在家中被建平縣國保大隊及萬壽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沙錦堂家中的幾位法輪功學員也同時遭綁架,這些學員並遭非法抄家、勒索現金。張傑還恬不知恥地說:那老頭那好東西,你們在這裏隨便用吧,誰給他們往回退呀。後沙錦堂被非法判刑三年緩期五年,被勒索現金七萬元,妻子田鳳英經歷此次恐怖事件後不幸離世。

張傑為了升職,將多位法輪功學員家庭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他自己在造孽中種下了惡報的結果。朝陽市建平縣萬壽鄉派出所所長張傑遭惡報。

案例3:建平縣紅山派出所副所長劉耀明身中數刀斃命

建平縣紅山派出所(原城西派出所)副所長劉耀明遭惡報,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與人爭執,被人砍數刀致命亡,時年五十三歲。

在迫害法輪功的血雨腥風中,劉耀明緊跟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毫不手軟。尤其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在朝陽警察迫害訴江法輪功學員的大抓捕中,劉耀明積極參與,建平縣法輪功學員郭昊去法輪功學員沙錦堂家串門,被前來沙錦堂家抄家的劉耀明、張文明、張二寶等人撞見,遭綁架。隨後郭昊因高血壓在找人擔保的情況下於晚上十二點前回家。

按說郭昊這件事過去將近兩年了,應該不再追究。可是郭昊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紅山派出所給起訴了。郭昊被迫流離失所,但在二零一八年入月二十三日,紅山派出所兩個警察從家中將郭昊劫持走,人從此沒了下落。郭昊母親到處打聽無人告知,有人讓她找副所長劉耀明,可劉耀明不承認自己是副所長,說不知道送哪去了。直到郭昊打來電話才知道人被劫持到瀋陽康佳山監獄。

劉耀明原來只是紅山派出所的一個警察,是近兩年才被提為副所長的。是不是踏著法輪功學員的血淚上去的,他自己知道。

劉耀明同妻兒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奔赴陝西省華陰市華山鎮旅遊,次日因買五個肉夾饃與人發生爭執,其兒又到人家飯店將營業執照拍了下來,說是要投訴人家,然後開車揚長而去。

飯店老闆被激得怒火中燒,騎電瓶車帶菜刀跟在後面,見劉耀明一人在售票處去了廁所,便尾隨其後在廁所裏只兩刀將劉耀明砍倒在地,隨後又補了數刀,頭部被砍四十來刀,刀刀致命,劉耀明當場斃命。

案例4:朝陽縣南雙廟鎮後杖子村書記姚祥廷被癌症折磨死去

姚祥廷在擔任本村村幹部的時候,經常塗抹法輪功真相標語,有時帶著村裏的孟凡榮一起塗抹。孟凡榮與兒子都反對大法,其兒子還毀過大法書,在二零一五年孟凡榮的兒子患癌症死了,年僅五十四歲。現孟凡榮的身體也不好,也殃及家人,與兒媳兩人天天與藥相伴,在痛苦中煎熬著。

姚祥廷更是不知悔改,還帶派出所人員到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家進行騷擾,那個時候他擔任大隊書記。他的老伴也不相信大法,很反對。二零一七年上半年他老伴被檢查出癌症,不長時間就死了。在他老伴死去一個多月的時間,姚祥廷也是患癌症死去,死時六十二歲。

案例5:凌源市委書記鄒鳳彥被判刑二十一年並沒收全部財產

二零一八年,前凌源市委書記鄒鳳彥因貪腐受賄被調查。二零一八年年末,喀左縣法院一審判處鄒鳳彥有期徒刑二十一年,並沒收全部財產。

鄒鳳彥,從二零一三年六月開始擔任凌源市市委書記,離職時間不詳。據媒體報導,至少在二零一五年八月,鄒鳳彥還在這個位置上。在任職期間,凌源市多位法輪功學員遭受各種迫害,十五人被綁架,二十人被綁架關押,三人被非法判刑,還有多人被騷擾或綁架未遂。

二零一四年六月中旬,各地派出所強行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抽血化驗的騷擾事件,很多人懷疑是為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建立檔案。作為凌源市一把手,鄒鳳彥任職期間發生的全部迫害,他都難辭其咎。

六、結語

二十年來,朝陽市法輪功學員不畏生死,在自身遭受嚴重酷刑、關押等壓力迫害下,突破江氏犯罪集團及中共的封鎖,懷著慈悲之心,向世人持續不斷揭露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及其犯罪集團炮製的謠言和犯罪事實,為的就是讓家鄉百姓,了解事實真相,不再參與迫害,儘快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讓有緣人得救,一旦真有災難(如瘟疫、地震、海嘯、洪水等等)來臨,能夠平安度過免於淘汰。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是從來不會缺席。希望所有的迫害者、做惡者、參與者立即停止作惡,共同抵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聲援與營救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給自己留條後路!否則將被「終身追責」,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最終難逃遭報落網的悲慘命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