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議員:中共強摘器官如同納粹罪行(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據自由亞洲電台三月十一日報導,中共近期宣布,人體器官捐獻和移植數量均居世界第二位。那麼,這些器官究竟從何而來,再次引起外界的關注。

'圖1:三月十日,美國新澤西州共和黨籍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會上譴責中共從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身上強摘器官'
圖1:三月十日,美國新澤西州共和黨籍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會上譴責中共從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身上強摘器官

三月十日,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中國項目研究員、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博士羅伯遜(Matthew Robertson)發布最新研究報告,報告收集了來自中國三百多個醫院的相關數據、中共內部講話和通知、臨床醫學論文等資料,並查證了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人的驗血和醫檢等證據,發現當局從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身上,以法外方式獲取器官是最合理的解釋。

文章說,美國新澤西州共和黨籍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等人也出席了這場題為「政策論壇:中國的器官採購和法外處決」研討會,他們呼籲美國以及各國政府、醫療機構、人權組織等開啟全面的調查和行動,以終止中共當局非法強摘人體器官的罪行。

一九九六年,時任議員克里斯﹒史密斯、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弗蘭克﹒沃爾夫(Frank Wolf)等人,就曾出席美國國會就有關中共當局強摘人體器官問題舉行的首次聽證。當時,兩位中國醫生周維彰(zhou weizhang,音譯)和錢曉江(qian xiaojiang,音譯)也出席作證,他們告訴史密斯議員,有時器官擁有者會被直接殺掉,有時會做手術。

史密斯議員認為,羅伯遜這份經過仔細調查,確保內容翔實的報告,給中國器官強摘的議題提供了一個支點:

「這種駭人的、納粹式的行為現在成為主流,特別是對那些異見分子、中共當局厭惡的人,比如法輪功學員、維吾爾人等。」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副主席馬恩紮(Nadine Maenza)表示,自二零零七年後,該委員會在每一年的年度報告中都會提及中國的器官強摘,而羅伯遜的報告為中共侵犯信仰自由提供了新的證據:

「幾十年來,我們知道中國政府從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身上強取器官,我們呼籲美國政府完整徹底地調查所有的指控。在二十一世紀,器官強摘不應該存在。」

早在二零一九年六月,由「終止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 ETAC)設立的中國法庭(China Tribunal)就做出裁定,英國律師尼斯(Sir Geoffrey Nice)最終宣判,中共犯下了謀殺罪和群體滅絕罪形:「毋庸置疑,在中國,強制摘除良心犯器官已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涉及非常多的受害人。法輪功學員向來是器官供應來源,而且很可能是主要來源。」

'圖2:挪威法輪功學員在挪威首都奧斯陸中心以模擬表演的形式展示摘取人體器官'
圖2:挪威法輪功學員在挪威首都奧斯陸中心以模擬表演的形式展示摘取人體器官

廢除摘取死刑犯器官後 器官捐贈暴增?

史密斯議員還指出,儘管缺乏可靠數據,但外界估計全中國每年的商業化器官採集在六萬到十萬之間,而全球通過合法醫療手段獲得的器官移植只有十萬左右。

發布報告的羅伯遜研究員也發現,二零零零年之後,中國的器官移植開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遞增,用中國西南部一所軍醫大學外科醫生的話來說,就是「雨後春筍般增長」。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短短四年內,中國的腎移植手術上升至近五倍,肝移植增加至近二十倍,心移植增加至十多倍,而肺移植數量則上升至近二十五倍。

羅伯遜所調查的十個醫院每年大約可以進行一萬四千多個器官移植手術,而全中國居然有一百七十三個類似的場所。

'圖3:三月十日,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中國項目研究員羅伯遜(Matthew Robertson)發布最新研究報告,搜集中共當局從法輪功學員身上以法外方式獲取器官的證據'
圖3:三月十日,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中國項目研究員羅伯遜(Matthew Robertson)發布最新研究報告,搜集中共當局從法輪功學員身上以法外方式獲取器官的證據

但中共當局對此的解釋反覆無常。在二零零六年之前,中共堅稱器官捐贈只來源於志願者;之後改口為,來自合法執刑的死刑犯。直到司法改革使得中國死刑犯數量不斷下降,當局又在二零一五年正式廢除使用死刑犯器官後宣稱,公民自願捐贈已經代替犯人成為器官移植主要來源。

中共官方數字顯示,二零一五年,也就是禁用死刑犯器官的第一年,中國公民器官捐獻人數從二零一四年一千五百例上升到二千七百六十六例,二零一六年增至四千零八十例,二零一七年為五千一百四十六例,二零一八年為六千三百零二例。

而羅賓遜對相關數據進行統計分析後認為,中共官方的這些數據是按照某種數學模型偽造出來的人工數字,其中必然還存在第二個隱藏的器官來源。

此外,中國的肝移植器官可以在二十四小時至七十二小時內進行急診移植,或者僅需等待數天或數週,這暗示中國有以血型分類的活體肝臟庫,可以按照病患需求予取予奪。

史密斯議員認為,巨大的器官移植規模離不開中共最高層的政策支持:

「用於器官移植的龐大基礎設施和醫療人員配備,早於中國計劃使用自願捐贈系統,看來這個體系是邪惡而且早有預謀的,這台死亡裝置似乎享有中國的最高支持。」

按需供給的活體器官庫: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人。

羅賓遜研究員指出,中共強摘器官的對像從訪民到乞丐無所不包,其中最龐大和最弱勢的群體是良心犯,包括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人等。而鎮壓法輪功的中共高官鄭樹森和王立軍二人,都在器官移植研究方面有所建樹。

史密斯議員表示,證人的陳述、大量的移植手術、短暫的等待時間都清楚地表明,中國器官來源於活人,他們被像牲畜一樣對待,留著一口氣,直到配型成功:

「諷刺的是,信仰犯因為健康的生活方式成為更好的器官捐贈者。『中國法庭』報告中的獄警證人提到,疾病或者身體不健康是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唯一救贖。這位學員有二十四或二十五個更為健康的朋友,都被殺死之後取走器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