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命運如何 只看對大法的態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走進大法修煉的。修煉前我全身都是病,修煉三個月,所有的病都好了,「真、善、忍」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成為我想問題、做事情的準則。由於修煉了法輪功,我的身體健康了,知道了人來到世間的意義,活得更加明白,對師父所闡述的大法法理我堅信不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鋪天蓋地的打壓和殘酷迫害,瘋狂程度比中共的那場「文化大革命」更甚。煉功人由於根基和思想素質的不同,對這場迫害的認識也不同。很慶幸,我沒有被中共對大法和師父的這些誣陷和謊言嚇倒。在這近二十一年的血雨腥風中,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堅持不懈的向各界人士講述大法真相,用一顆至誠至善之心呼喚人們的良知,也救了不少人。

在此簡單地和同修們講述幾個講真相中的真實故事,以證實法輪大法的神奇、美好,與同修分享。

癌症病人與全家的真誠感恩

我認識的一位中年婦女患病,到省城昆明一家醫院住院檢查,結果是患直腸癌且已到晚期,腸子已爛了一米多。住院治療三個月,醫院下病危通知並讓家人接她出院,告訴家屬準備好後事吧。

她回家後我去看她,看到的她已是一個完全變相,不成人樣的人,只能整天躺在床上。我對她說:「還是請大法師父救救你吧。」我把《轉法輪》拿給她看,並告訴她:隨時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捧著《轉法輪》這本寶書很認真的看起來。

她看《轉法輪》的第三天,她對我說,她的肚子裏像翻江倒海似的,還不斷的拉肚子,拉了半桶膿和血,但拉完後全身都感到很舒適。過了將近三個星期左右,我又去看她,她已經能出門了,能上街上走走了,還能幹些輕微的體力活了。她高興的說,她的身體已經恢復到原來的狀態。

至今她的身體都很健康,並且堅定的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她全家老少都說非常感謝我,救了她的命!我告訴他們:「千萬不要謝我,要感謝的是法輪大法的師父!」告訴他們一定要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保護全家平安的真言!他們都表示記住了。

重症肌無力患者的故事

一個中學教師,患了「重症肌無力」,全身軟弱無力,只能穿拖鞋,穿皮鞋抬不起腳來。請假到北京、上海等醫院進行醫治,醫藥費達二十多萬元也沒甚麼改善。最後到了天津市醫院。一位醫生告訴他:「這種病現在是無法醫治的,你去找煉法輪功的吧,煉煉功、打打坐試試看。」

回來後他來找我,告訴我他的病情及天津醫生的建議。我就把師父的《轉法輪》和教功錄像拿給他,告訴他如果想修煉,就要按照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講的去做。

他嚴格地按照《轉法輪》的要求進行修煉。很快恢復了健康。如今已退休,始終堅持做著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講真相救度眾生。

「三退」修大法 淋巴癌晚期患者康復

二零一三年前,我們本村一個中共邪黨的黨員患了淋巴癌,到昆明住院檢查癌細胞已經擴散,做了兩次化療,醫院通知家屬料理後事,說他可能二零一三年的中國年都過不去了。

我得知他的情況,就去送給他一個護身符,讓他隨時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為他辦理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

一個多月後他跑到我家告訴我他的病已經好了,一切都恢復正常了。康復以後,他覺的在家沒甚麼事可做,看到家門口外的麻將攤上有很多人在玩雙聯鬥地主玩的紅火,經不住常人的利益誘惑,他們老倆口也就天天去參與,玩遊戲賭錢,而且天天運氣很好,贏的錢最多。

很快,他的老病復發,家人又將他送昆明醫院。我對他說:要信仰法輪功就不能去參與賭錢,就得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認真修煉,否則就是現在的結果。

他聽後說再不去參與。門口的賭場也自動解散了。他回到大法修煉中,身體又恢復了健康。

村書記「三退」得福報

我們本地的村支書騎摩托車翻車摔斷了膀扇骨,送到醫院檢查照片,兩骨之間有一寸的裂縫,醫生的結論是永遠不能復位,連鋤頭也不能扛了。我聽到這個消息就去對他說:「給你一個護身符試一試。」告訴他你要隨時默默念上面的九個字。他很樂意的接受了。

一個星期後他就背著背簍下地割草去了。我問他:「好了吧?」他說:「真神奇啊!代我感謝大法師父吧。」當然,當初他已用化名「三退」了。

我們村有四、五個患類風濕、糖尿病、腰椎間盤突出的病人。我給他們每人一個寫有九字真言的護身符,叫他們隨時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他們當中拄拐杖的拐棍扔了,有病的病好了,這樣的真實故事分開一個個的講,講都講不完,我只能簡單地列舉以上幾個例子。

打壓法輪功遭報應的例子

我地地處雲南西北邊遠地區,一九九八年當法輪功傳到我們這裏時,很多中老年人都修煉法輪功,串廟子丟香錢的人很少很少了。當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打壓法輪功後,本地一個司法人員和他母親(他母親長期在廟裏燒香收香火錢)把我們修煉法輪功的所有弟子的名單上告到縣、市公安局。警察對我們大法弟子逐人逐戶進行抄家、搜查,使盡恐嚇手段。

可是神無處不在,人在做天在看著呢。三個月之後這個司法人員的母親就死了,半年內他家死了三個人。他那個在司法工作的兒子患上了嚴重的尿結石,前兩年住院兩次開刀沒治好,今年上半年又做了第三次手術。現在看上去不是正常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村級換屆選舉時,選舉通知單上居然也誣蔑法輪功。當天我就把這個通知撕了,對幾個在場的村幹部說:現在是甚麼時候了,中央哪個文件通知的,中國哪部法律規定法輪功是×教組織的?你們拿出來給我看一下。幾個幹部都沒吭聲,我說這樣幹你們會遭報應的。

選舉的當天下午進行勝選會餐,其中一個阻止我撕通知的人,由於喝酒過量,在回家的路上一跤跌下深溝,當場跌成植物人,連夜送昆明。住院二十多天,花去醫藥費二十多萬元,最後醫院讓出院,拉回家人就死了。

二十二年來,我在修煉的這條路上經過無數的坎坷,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走到了今天。修煉中的故事幾天幾夜也講不完,我只簡單的舉幾個例子。和精進的同修相比我差的太遠了,但是我會努力精進的走好師父安排的最後的路,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